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宁晞的特殊
    穹月被宁晞抱在怀里,因为太过痛苦,他剧烈的挣扎着。

    宁晞几乎快要抱不住他,身体都被带的东倒西歪的。

    陆苍黎直接走过来,伸手扶住了宁晞的肩膀,想要替她稳定身形。

    但是他来的有些晚,等到他来的时候,宁晞的身体已经被甩的倒在了地上,她的手也有点脱力,再也抓不住穹月的头。

    挣扎之间宁晞的手不小心被穹月长出来的獠牙一擦,瞬间就划破了一道扣子。

    血腥味瞬间弥漫了开来,陆苍黎和陆苍雪都是一愣,心里都是暗叫一声“糟糕”!

    穹月在病变的时候最不能闻到的就是血腥味,如果闻到了血腥味,原本就变得十分狂躁的他会变的更加的狂躁。

    陆苍黎在一愣之后就做出了决定,想也不想的伸手一抱,就要把宁晞抱走。????陆苍雪也在第一时间退后。

    两人的动作才一完成,原本他们以为会更加狂躁的穹月却是忽然安静了下来。

    没有了他的怒吼声,房间里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宁晞甚至可以听到从浴室里传来的喷头洒水的声音。

    大概是刚才穹月忽然的病变,让陆苍黎洗澡都没有洗完,洒水喷头也来不及关就直接冲出来了。

    穹月这一安静下来,陆苍黎和陆苍雪就显的有些尴尬了。

    他俩刚才的动作真的是大的很,宁晞看着陆苍雪一脸的惊骇都还没有收下去,顿时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陆苍雪干咳了一声,显然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咳,那什么,今天的穹月有些奇怪啊。”

    宁晞也没有要一直看笑话的意思,点了点头正要去看一下穹月的状况,一动却感觉自己背后靠着一个温暖的胸膛。

    宁晞和陆苍黎都是一愣。

    陆苍黎刚才一抱其实也就是下意识的动作,抱完了之后才感觉到自己的行为似乎不妥,但是当时放手又有点刻意,所以就装作没有看见算了。

    现在宁晞身体这样一僵,他倒是更不好动作了。

    陆苍雪也注意到了对面两人怪异的姿势,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哎,你两人这倒是有点意思啊,在我面前秀恩爱?”

    陆苍黎顺势放开了搂着宁晞的手,宁晞站稳了身体,一双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去接陆苍雪的话。

    毕竟这个话题略敏感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特地解释是一个误会吧又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最好还是选择当作没听见最好。

    宁晞蹲下身去看穹月的情况。

    穹月已经恢复成了平常的大小,他的病变似乎已经过去了,此时正躺在毯子上沉沉的睡着。

    宁晞觉得有些惊讶,其实从穹月病变到现在并没有过去多久,可以说是连十分钟都不到,这期间虽然穹月很痛苦,但是其实并没有陆苍黎说的那么严重。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不解,陆苍黎蹲下了身子检查了一下穹月的嘴巴,忽然抬头看向宁晞说道:“你的血,不简单。”

    宁晞:……

    陆苍雪也好奇的凑了过来,仔细的看了看穹月嘴角还残留的一点血液。

    “的确,你血的味道好古怪,不像是人血……”

    宁晞继续:……

    身为一个正常人类,忽然被两个妖怪指着说自己的血不正常,不像是人类的血,这话宁晞要是接的话,就真的是不正常了。

    陆苍雪并没有在房间里逗留很久,确定穹月没事之后就走了。

    穹月没事了,宁晞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仔细的替穹月整理了一下之后,宁晞就准备再去洗个澡。

    刚才穹月忽然就病变了,倒是让她吓了一跳,抱住穹月的时候她也出了一身的汗,现在后知后觉的有点不舒服。

    不过等到宁晞转身准备去找另一套睡衣的时候,却正好看见陆苍黎现在的样子。

    他大概出来的匆忙,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堪堪遮住了重要部位,他好的有点不像话的身材被充分的暴露在了空气里。

    看着他浑身都透露着力量的肌肤,宁晞一怔之后,顿时扭头,耳朵却是突兀的红了起来。

    陆苍黎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身上除了一条浴巾之外完全属于真空状态,脸上虽然是面不改色丝毫看不出尴尬,但是从他略微有些跳动的眼角边就可以看得出来,他还是有点不自在了。

    “额,你要不继续洗澡吧,那个,我等会洗。”

    宁晞红着脸说道。

    陆苍黎点了点头,强自镇定,踏着自己一贯的步伐朝着浴室里走了过去。

    宁晞蹲坐到了穹月的边上,抚摸着穹月的毛发,过了一会之后,总算是压下了不自在的情绪。

    等到陆苍黎洗好出来之后,宁晞就赶紧进去洗澡了。

    陆苍黎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上前去观察了一下穹月的情况,想了想之后,他还是伸手摸了摸嘴边那滴已经干涸的血迹。

    妖族对于人类的血其实并不敏感,在很久之前妖族曾经有一段时间把人族的血液当作营养,但是长久饮用之后,妖族发现人类的血液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用,从那之后,妖族对于人类其实就不抱有攻击性了。

    虽然很久没有感受过人类的味道,但是对于人血到底是什么滋味,陆苍黎还是知道的。

    只不过穹月嘴角的这滴,确实是跟人类的血很不相同。

    说起来,宁晞其实也很不寻常。

    身边跟着一只奇怪的小猫,自己常常做噩梦会梦见一些奇怪的景象,而且梦魇神婆还似乎就住在宁晞的噩梦里。

    这一切的一切,都彰显着宁晞的不同寻常。

    陆苍黎的眼眸闪过一丝深意。

    浴室的门轻轻被拉开,宁晞从浴室里走出来,看见陆苍黎坐在穹月的身边,还以为是他还在担心穹月,下意识的开口就安慰道:“穹月会没事的。”

    陆苍黎点了点头,“嗯。”

    经过刚才穹月病变的一番惊吓,宁晞有些疲惫,所以在躺上床上去的时候,很快就睡着了。

    陆苍黎听着床的另一边传过来的均匀的呼吸声,只觉得有点好笑。

    宁晞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有点太强了吧,看见了穹月那样凶恶的一面,她一点都不害怕也就算了,现在一沾床竟然什么也不想,直接就睡了。

    这也实在是心太大了。

    漆黑的夜。

    万籁俱寂。

    豫市虽然是一个高速发展的大城市,夜生活也是十分的丰富多彩的。

    不过夜生活毕竟是某些人士才能够享受的,所以在豫市的大部分地区里,一到了夜晚,家家户户都还是关了灯,进入了睡眠。

    安静的某个小区内。

    一道鬼祟的身影慢慢的绕过了小区里幽暗的路灯,慢吞吞的躲进了小区一道灌木丛的后面。

    那人穿着一个很大的风衣,帽子盖在头上,看不清那人的性别。

    但是从那人衣服下面看起来苗条纤细的身材,还是可以窥见那人是一个身材很好的女人。

    女人悄无声音的窝在灌木丛后面,秋日的天气,即使现在已经是深夜,也难以冲淡秋老虎带来的热气。

    蚊子在她的耳边嗡嗡的叫着,女人有些不耐烦的抹了一把自己的脸。

    身上的手机无声的震动了起来,感觉到了震动的女人风帽下的一双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那个样子看起来就像是溺水的人终于找到了一根浮木。

    “喂!”女人的声音粗嘎,大概是长期缺水,所以听起来像是很久没有喝过水的样子。

    那头的人笑了笑,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女人眼里刚扬起的希望之光顿时就破灭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当初不说你威胁我让我自曝自己养小鬼的事情的吗?你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比是打算不管我了是吗?“

    大概是太过气愤了,女人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压制。

    尖利又沙哑的女声在寂静的小区里显得特别的突兀。

    距离灌木丛不远处的一栋楼层里,有灯光忽然亮起。

    女人眼角瞥见了,顿时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不敢再发泄自己的情绪了。

    有窗户被拉开的声音响起。

    原本只是细小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的大声。

    灌木丛里女人将自己的身体压的更低。

    约莫过了一分钟左右,那个窗户的灯才重新被关闭。

    小区里重新黑暗了下来。

    女人跪坐在地上,在脏兮兮的风衣里,纤细的身躯开始发起抖来。

    那头的电话已经被挂断了,女人的无力的坐在地上,只觉得本来因为这些天东躲西藏的疲倦加上绝望一下子就压的她根本就喘不过气来了。

    如果不是他们告诉她有了这次的事情之后她会变的更红,她是压根就不会答应自己曝光自己养小鬼的事情的。

    这样一来她现在就算是求助于她养的那只小鬼也难以成事了。

    小鬼最忌讳曝光,现在他的存在已经被知道了,他不来报复自己就算是好的了,她哪里还敢去求他。

    她现在名声也毁了,没有人帮她的话她到底要怎么活下去?

    她真的后悔了。

    当初为什么要因为成为一线大明星的诱惑力就答应为他们做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