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穹月病变的后续
    现在还有谁能够救她呢?

    女人抱住自己的腿,蜷缩起了自己的身体。

    这一刻,她真的开始为自己的野心而后悔了。

    她甚至想如果能够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绝对不会在听信别人的话傻乎乎的被人骗了。

    她现在该怎么办呢?

    她要怎么办呢?

    绝望的情绪笼罩着她,女人终于没忍住崩溃了,压抑的哭声从她紧抿的双唇里溢了出来。

    宁晞被一阵暖洋洋的感觉给笼罩着,她才一睁开眼睛,就看见陆苍黎的一张脸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宁晞瞪大了眼睛。

    她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的时候她已经从床的一侧滚到了床的中间来,而陆苍黎整个人已经侧起身来,很明显如果不侧起身来睡觉的话他就会直接被她给挤到地上去。

    宁晞有些汗颜。

    大概是昨天晚上实在是睡的太舒服了,所以她才会乱动挤到了床中间来。

    悄悄的看了一眼大概是被挤了一个晚上的陆苍黎,宁晞轻手轻脚的移开了手脚,正要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是猛然看见陆苍黎已经睁开眼睛了。

    宁晞手脚的动作顿时就僵住了。

    ……

    气氛有些僵硬。

    陆苍黎睁开眼睛的时候眼里就一片清明,根本没有刚睡觉醒来的混沌感和迷糊感。

    他看了一眼挪到了床边的宁晞,忽然伸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扯下了一根头发。

    有成人手臂长的头发黑如墨色,面对阳光的时候还微微发着亮,陆苍黎看着那根头发发尾的一缕弧度,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感觉到了一股温柔从自己的心底升起了。

    宁晞看着陆苍黎竟然直接拿着她的一根头发再看,顿时有些不争气的红了脸。

    难道他就不觉得拿着女孩子的头发什么的行为很让人觉得暧昧吗?

    “好舒服哦。”

    昨晚从病变恢复之后就陷入了沉睡的穹月蹬了蹬自己的四只小短腿,扬着一脸微笑从自己的小窝里站了起来。

    宁晞尴尬的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笑着冲穹月说道:“穹月,昨晚睡的舒服吗?”

    穹月也看见了宁晞,顿时迈着短腿跑了过来,“舒服,好久没有睡的这么舒服了。”

    宁晞伸手把他抱到了床上:“舒服那你就都在这里睡,好了,我先去洗漱哈。”

    穹月被放在了床上,看着宁晞进了浴室之后,就扭头看向了陆苍黎,原本还很愉悦的脸上如同变脸一样的换上了一副紧张的样子。

    “舅舅,昨天我又发作了是不是?宁宁……宁宁她也都看见了?”

    看着穹月一脸紧张的好像很怕宁晞会害怕他的样子,陆苍黎难得的勾唇冲着穹月笑了笑。

    “她没有害怕你,昨晚是她救的你。”

    穹月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宁宁救的我啊?宁宁可以阻止我体内的灵力吗?”

    陆苍黎点了点头:“你的牙齿划破了的她的手臂,她的血有一点流进了你的嘴里,所以你才没有像以前那样的痛苦。”

    穹月“哦”了一声,随即开心的笑了起来:“我就说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宁宁,她真的是太好了。”

    说着之后他又扭头看了自家舅舅一眼,从舅舅精致帅气的五官看到舅舅完美的倒三角身材,忽然用爪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舅舅,要不你去勾引宁宁来做我的舅妈怎么样?”

    陆苍黎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去。

    “我大概是太纵容你了,所以你什么话都敢说。”

    穹月:“……”

    “好嘛我不说了。”

    虽然穹月刚才胆大的跟陆苍黎开起了玩笑,但是对于自家舅舅天生的畏惧还是让那个他并不敢多说话。

    宁晞出来的时候,穹月就低垂着头坐在床上,看起来像是受了什么委屈的样子。

    她将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辫,看向穹月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穹月从床上跳下来,扬起笑脸说道:“嘿嘿,没有呐,我很高兴耶,昨天谢谢你宁宁。”

    宁晞并不想提起昨天的事情,虽然穹月自己并不在意,但是她还是不想谈起穹月的伤心事。

    走过去给穹月梳毛了之后,宁晞才抱着穹月站起来。

    陆苍黎已经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看见宁晞和穹月也收拾好了之后,两人就一起下楼去了。

    其实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其实就不用起这么早了,不过宁晞的生物钟一向很准时,陆苍黎他们作为妖族也不需要那么多的睡眠,所以大家醒了也就都起来了。

    下楼的时候,陆苍雪他们已经在吃早餐了。

    看见他们三个一起下来,陆苍雪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戏谑的笑。

    “哎不是我说,你们三个天天这样的话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

    宁晞对于陆苍雪的话已经会选择性忽视了,对于他这样开玩笑的话直接当作听不见。

    陆苍黎也没有要跟自己的弟弟计较的意思,连一个眼神都欠奉的直接走到餐桌上坐下。

    宁晞走到另一边不远的地方坐下,将穹月放去了一边的座位上坐下。

    佣人立马端上了早餐。

    宁晞道了声谢。

    其实在她和陆苍黎住在一个房间里之后,别墅里的佣人对于她的态度就明显不同了。

    这种态度的转变虽然让她觉得有些尴尬,但是其实想想之后也可以接受。

    虽然她现在一直都是在别墅里白吃白住,甚至尊陵还是给她发工资,但是她可以帮助陆苍黎治伤的事情也是事实。

    她大可以直接把这个当作是一场公平交易。

    她帮助陆苍黎治伤,而陆苍黎管她的吃住。

    到目前为止,宁晞都是拿这个说法来说服自己的。

    今天的早餐是牛奶加三明治,宁晞吃饱了之后,就开始盯着穹月吃早餐。

    穹月虽然是个妖族,但是因为他受了反噬的缘故,妖力耗尽之下其实和普通的狼族差不多,所以和陆苍黎他们比起来,他还是比较需要营养的。

    虽然人族的食物他吃的没什么作用,但是牛奶这种人和动物都可以吃的东西对于穹月还是比较有用的。

    盯着穹月喝满了两杯牛奶之后,宁晞才带着穹月去消食,陆苍黎也跟了上去。

    看着宁晞和穹月慢悠悠的去了别墅的后花园,而自家哥哥慢悠悠的跟在身后,陆苍雪想了想,挥了挥手让正在整理桌子的佣人退了下去,选择了和自家哥哥意识交流讨论一番。

    意识交流是妖族的同族之间可以使用的交流方式,陆苍雪他们来到人界之后就没怎么用过,但是现在私下不方便交流,所以就只能利用这个来交流了。

    “哥,你觉得宁晞的身份……”

    陆苍雪的话才开了一个头,就被陆苍黎给打断:“不用管这个,我们和她绝对不会有冲突就是了。”

    陆苍雪点了点头:“是这个道理,其实我觉得,宁晞最后可能还会帮我们呢。”

    陆苍黎没有说话。

    安静了一会他忽然开口:“去和碧落打探一下消息,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提供帮助。”

    “嗯?哥,你准备跟鲛人合作?”陆苍黎很是惊讶。

    他哥哥虽然不说是什么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但是也是一个很骄傲的人,要是让他去低头去和别人合作,他相信他哥哥是绝对开不出这个口的。

    可是现在他哥哥竟然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了。

    陆苍雪想着自家哥哥,眼里闪过一抹痛意。

    他们曾经是天之骄子,可是现在他的哥哥受了重伤不说,现在他们连回去报仇都要借助于他人的力量,他的哥哥心里一定很难过。

    “你不用想太多,狐族他们笼络了大多数的妖族,现在光凭我们狼族本来就是不可能完成复仇的,阿雪,经历了这么多,无论是你还是我,都要选择改变了。”

    陆苍雪怔了怔。

    阿雪这个称呼,哥哥只有在年幼的时候这么叫过。

    唉。

    到底是他太过于沉迷于过去了。

    “我知道了。”

    既然穹月已经经历过了病变了,那么去大商场玩的计划又被他提起来了。

    宁晞虽然很想带他去,但是考虑到大商场今天开张到底还是人太多了,她还是狠心拒绝了穹月的提议。

    穹月第二次被拒绝,心情很是郁闷。

    “哼!宁宁你也被舅舅他们给带坏了,你都帮着他们不帮我!”

    穹月耸拉着一张脸,十分不爽的说。

    宁晞哭笑不得。

    “我这是担心你被别人看到呢,明天还不是会带你去的吗?不生气好不好?”

    对于宁晞的好言好语穹月还是很受用的,不过自己的大爷范还是要端起来的,所以在宁晞第三次来哄他之后,他就点了点头,“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宁晞看见穹月终于开心了,顿时也开心了。

    为了转移穹月的注意力,不让他总是想到去商场玩,宁晞在征得了陆苍黎的同意之后,就和陆苍黎一起带着穹月去山脚下的树林里玩了。

    这栋别墅坐落在半山腰,往下去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树林,小树林的后面是一片开阔的花田,那一片也不知道是被谁买下来做花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