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宁晞的愤怒
    从始至终,宁晞对于宁芳华和宁池,其实还是抱着好态度的。

    宁城当年毫不犹豫的把她带回了家,虽然后面她被舅母和宁芳华欺负的时候,宁城并没有干涉,但是宁晞还是感谢他的。

    只不过她对于宁城的感谢,也在宁城竟然也能够为了钱找到她学校去的时候完全的消失了。

    她对于这贪财的一家子,其实已经是完全没有感情了。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的舅舅,在和赵艳在一起生活了多年之后,最后还是被带的往贪财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她宁晞虽然是受过赵艳一家的照顾,但是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小黑一直矜矜业业的教导她,难道宁城她们还认为,她能够顺顺利利的读书甚至考上大学?

    还记得她考上大学的时候,她舅母是怎么说的?

    “既然你考上大学了,那以后你的事情你就自己负责吧,就在学校住宿吧,家里的房间本来也不多,让你弟弟妹妹一直挤着也不是事,没什么事就不要回家来了,多一个人的饭每天可多花好几块钱呢。”????当时的宁晞听到这话的时候,其实内心里对于这一家子就已经死心了。

    现在宁晞还想着宁芳华她们,只不过是想要替自己死去的妈妈做点事情。

    宁城这个当舅舅的照顾过她,那她就为本该是宁芳华他们姑姑的妈妈做点事情。

    反正,她把那些钱交给宁城一家的时候,他们就已经两清了。

    不过让宁晞受伤的是,没想到她冒着生命危险过来,却在门外听到了那样诛心的话!

    她的妈妈被舅母用那样鄙视,像是在说着什么脏东西一样的口气说着。

    而她,在舅母的眼里,就是一个拖油瓶。

    宁晞的一脚踹开门的时候,浑身都笼罩着一层泠冽的杀意。

    这一刻,她是有一种想要把赵艳一家都送去地狱的想法。

    赵艳他们被宁晞忽然的到来给吓了一跳。

    一瞬间的心虚之后,赵艳就完全忘记自己刚才说的话了,对于宁晞踢她家的门顿时怒从心起:“你上学老师就是这样教你的吗?到别人家门都不敲直接踢坏别人的门的吗?”

    宁晞对于赵艳一家的感情在刚才赵艳的那一番话里完全变成里厌恶,她慢慢的朝着赵艳走过去,语气冷的随时都会掉出冰渣子:“我的教养不是你能管的,我问你,刚才你说我爸爸被我妈妈气死是怎么回事?”

    赵艳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被宁晞听到了,那些事其实也是她从宁城的只言片语里听到的,她其实并不知道实情,现在被宁晞这么一问,倒是有些心虚:“什么你爸被气死,我又什么都不知道。”

    宁城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咄咄逼人的宁晞,看着她手里提着的东西,他原本惊异的目光倒是软了软:“小晞啊,你是来给我们送东西的?”

    赵艳也已经看见了宁晞手上的吃的,原本有些心虚的脸上顿时换上了一副满意:“哟,难为你还想着我们,谢谢了。”

    她说着伸手就要去接宁晞手上的东西,宁晞却是忽然一撒手,受伤的袋子直直的掉去了地上,袋子里装着的吃食顿时散落了一地。

    赵艳一愣,顿时就要发火。

    宁晞却是已经冷笑起来。

    “我妈妈被你那样骂,我还给你送吃的,呵,恐怕我妈在地下都死不瞑目!”

    赵艳虽然一直觉得宁晞好欺负,但是其实对于宁晞的脾气也是有一点了解的,当初在家里的时候她怎么对待宁晞她都好像是没有脾气似得,但是有一次她想要把猫拿去卖掉的时候就知道宁晞的脾气绝对不像她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好了。

    只不过那个时候她觉得自己怎么着也是宁晞的舅母,再怎么样宁晞也不能对她这个舅母怎么

    样,所以非但不收敛,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

    可是今天,她却是有点怕了。

    宁晞现在的这个样子,真的是太可怕了。

    “姐,妈妈不过是开一句玩笑嘛,你不要当真啊,这位是谁啊,你还没有介绍呢。”

    宁芳华忽然开口,打破了屋内剑拔弩张的气愤。

    赵艳和宁城这才发现站在门口并没有进来的陆苍黎。

    两人看的眼睛都直了。

    两人都不算是见过什么大场面的人,这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陆苍黎这样贵气逼人的人物,顿时只觉得自己的屋子都好像散发着金光一般。

    宁芳华其实也差不多,不过她到底心思多,还知道收敛自己的惊艳。

    她可是发誓要嫁大老板的,如果一看见长得帅的就像乡下土包子一样的那怎么行。

    陆苍黎看见赵艳他们都盯着自己看,不悦的皱了皱眉,却没有说话。

    宁晞扭头看向宁芳华,并没有理会她的话,只是不依不饶的道:“我问你,你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给我解释清楚!”

    赵艳心里这个时候真的是想上去打宁晞几巴掌的,但是碍于宁晞身上的气势却是有点不敢上去,对于宁晞的不依不饶也实在是恨的紧,可是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说辞去回答,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抛向了宁城。

    宁城是不想让自己的妻子在一个小辈面前那么难堪的,于是只好出来打圆场:“小晞啊,你舅母她刚才就是气坏了,所以才口无遮拦的,你就别跟她计较了,来,你身后的这位是谁,给我介绍一下吧?”

    宁晞的目光落去了宁城的脸上。

    她的目光冰冷无情,看着他的时候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宁城一惊,正要说话,却见宁晞冷笑了起来。

    “我早该认清你们一家子的,我妈妈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弟弟和弟媳,一个懦弱无能,一个贪财不要脸,真的是好亲戚!”

    宁城和赵艳的脸上憋的通红,赵艳指着宁晞一连说了几个“你”,却又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

    “我今天话就撂在这了,本来我以为好歹在你们家住过那么多年,虽然过的日子佣人都不如,但是我还是感念你们,但是我没有想到原来我和我妈妈在你们眼里这么难堪,那好,你们就当作我和我妈妈一样死掉了就好了,以后再让我知道你们敢来找我,别怪我手下无情!欠你们的钱我连本带利都还了,如果你们还为了钱来纠缠,我会直接联系律师。”

    如果说宁晞活了这么多年最在乎什么的话,那无疑是她的妈妈,虽然她并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甚至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是她却遵从本能的爱着她的妈妈。

    赵艳敢这样说她的妈妈,那就别怪她不给他们一家留脸。

    “这里有一千,我想你们换个门都够钱了吧?我希望最后不会因为踢坏了别人家的门又被你们纠缠上,如果你们觉得一千不合理的话,我们也可以找警方来。”

    宁晞说完把从皮包里掏出的一千放在茶几上,深深的看了一言不发的宁城和赵艳一眼,扭头就走了。

    陆苍黎冷眼扫了赵艳他们一眼,也跟着宁晞走了。

    屋子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赵艳和宁城他们完全被宁晞那一番话给惊到了,迟迟都没有反应。

    等到赵艳反应过来的时候,宁晞他们已经走远了。

    宁城颓然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忽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宁芳华看向宁城,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刚才陆苍黎俊朗的如同天神一样的外貌,喃喃的问道:“爸爸,姐这是跟我们断绝关系了吗?”

    宁城痛苦的点了点头。

    宁晞是他姐姐唯一的血脉,刚才宁晞的一句“懦弱无能”真的是戳到了宁城心底去。

    这么多年了,其实他的确是一直被赵艳压着,整个人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而宁晞,即使在赵艳的苛待下,她还是长成了和他姐姐一样的样子。

    刚才宁晞那副样子,宁城都觉得有一瞬间的恍惚。

    好像那个不顾家人同意,一心要追寻真爱的姐姐,又回来了。

    “那,姐姐今后不会再来了吗?”宁芳华喃喃的问道,其实她倒不是舍不得宁晞,在她看来,她根本还没有利用完宁晞,如果现在就不和宁晞联系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她离那个英俊的男人也越来越远了?

    她甚至都还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这怎么可以?

    这样想着,宁芳华顿时就把恼怒的目光投向了赵艳。

    “妈!你能不能好好管管自己的一张嘴?平时啰嗦喜欢胡说八道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说姑姑呢?你看,姐姐好心过来给我们送吃的,可是现在却被你气走了,还说要断绝关系!现在怎么办?!”

    被宁芳华的一通指摘,赵艳简直欲哭无泪。

    “我怎么了?本来就是的事情还不让我说?她宁晞现在脾气倒是大了,你还怕她不成?”

    宁芳华嗤笑了一声:“你不怕她,那刚才她说那么多你怎么连一个屁都不敢放?”

    被自己的女儿看不起,赵艳的脸上青红交加:“我——”

    她的话才开了一个头,就被暴怒的宁城给打断:“你给我住嘴!以后家里的事都由我来管,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别整天一张嘴就知道乱说!”

    赵艳大惊,看着宁城目眦欲裂:“你凭什么?!”

    宁城被宁晞一骂,倒是难得的硬气起来了:“我凭什么?你要是觉得我说的话没有用,那等到这事过去了,我们就去离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