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陆苍雪的幻想
    宁晞把自己和陆苍黎原本准备去商场看看结果最后却是偶遇了宁栗的事情简单跟陆苍雪说了一下。

    陆苍雪惊讶的合不拢嘴。

    “不是吧?你们走的什么运?出去一趟还能捡个人回来的?”

    宁晞耸了耸肩,对于上个街忽然就能捡一个人这种事情,其实她也觉得有些说不过去,实在是有点太诡异了。

    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一种阴谋靠近了她的感觉。

    毕竟宁栗养小鬼爆出来的那件事,的确是有一点像是要冲着她来的意思,虽然最后不了了之了,但是也还是让人觉得十分的奇怪。

    本来嘛,电视上播新闻就播新闻吧,为什么要刻意提到有一个长的很像宁栗的人就在豫市呢,还是说原本背后那人是想要让宁晞去给宁栗背黑锅的吗?

    那最后为什么计划又流产了没有实行?????这一切的一切,宁晞都觉得应该有丝丝缕缕的联系,只不过到目前为止,宁晞还没有摸索到什么头绪。

    或许宁栗的到来就是一个契机,让她可以稍微了解到一些什么。

    对于宁晞只是觉得豫市开始不平静起来而言,陆苍黎是直接的认为豫市已经开始阴谋论了的。

    毕竟他带着妖族藏匿在这里,狐妖凤鸢鸢一族也找了过来,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虽然看起来似乎和他一族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原本平静的豫市,确实是开始乱起来了,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一只手,搅浑了豫市的水。

    看着沙发上坐着一个两个都沉默着,眉头皱的紧紧像是想到了什么很严肃的事情的宁晞和陆苍黎,陆苍雪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戏谑的笑。

    到现在为止,陆苍黎和宁晞之间的氛围是越来越好了。

    对于这个状况,陆苍雪是乐见其成的。

    他哥这个人啊,以前在狼族的时候就是高高在上的,虽然围在身边的妖族众多,但是却从来没有看的过眼的,活这么久,陆苍雪就从来没有看见过自己的哥哥跟哪个女的亲近过。

    可是从宁晞出现在陆苍黎的身边开始,一直冷心冷情的哥哥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目前看来还不明显,但是陆苍雪可以肯定,他家老哥绝对是没有发现的。

    不管怎么说,这种变化在他看来,是好事。

    他们月见狼族已经毁的差不多了,穹月年纪还小根本什么都不懂,他自己的心态还不错,唯一让陆苍雪觉得有问题的,就是他哥哥了。

    毕竟他哥哥在少年之时就肩负起了月见狼族以及妖族的重担。

    这样的压力之下,能够让他哥哥开心的事情就少的可怜了。

    现在出现了宁晞这个变数,说不定可以改变他哥哥的未来。

    想到这里,陆苍雪的目光闪过了一抹希冀。

    他好像都可以预见到自己以后侄子侄女成群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哇,想到这场面都觉得很激动。

    陆苍雪兀自笑出声来:“哈哈……”

    原本陷入了沉思的宁晞和陆苍黎顿时从自己的思绪里脱离了出来,两人对视了一眼,有些诡异的看向了陆苍雪。

    宁晞看着他笑的开怀活像是自己要当爹了一样的样子,伸手戳了戳陆苍黎的手臂,轻声问道:“你弟弟怎么了?”

    陆苍黎的目光在宁晞戳在自己西装外套上纤细白嫩的手指上落了落,干咳了一声说道:“不知道。”

    宁晞看着陆苍雪越笑越开心的趋势,顿时有些莫名其妙。

    “咳,我有点累了,能上去睡一会么?”想了那么多,宁晞觉得脑袋有点疼,想上去躺一会,于是就扭头看向陆苍黎问道。

    陆苍黎点头,“走吧。”

    宁晞笑了笑,跟着陆苍黎一起起身上楼去了。

    从自己的幻想里清醒过来的陆苍雪刚好看见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顿时又开始怪笑起来。

    从厨房里偷吃里一点肉的穹月满脸心虚的走里出来,原本以为要面对宁晞的盘问,但是没有想到最后却是只看到自家小舅舅独自坐在沙发上,笑的十分的诡异。

    穹月浑身的毛都抖了抖。

    “小舅舅,你在笑什么啊?喜当爹吗?”

    陆苍雪看着迈步过来的穹月,又是两声怪笑伸手把穹月抱了起来,“我跟你说啊,你大舅舅和宁晞,估计是好事将近啊。”

    穹月张大了嘴巴:“哈?”

    陆苍雪凑到穹月的耳边,嘀嘀咕咕的把自己刚才看到的,以及之前想的事情说了出来。

    穹月听的是目瞪口呆。

    只听说过人类的想象力丰富的,没想到月见狼的想象力也是蛮丰富的。

    一直觉得人类可以拍出那么多好看动画片,十分厉害的穹月此时直接把厉害的标签打到了自家小舅舅的身上。

    和那些动画片比起来,自家小舅舅的想象力明显更强大。

    并且强大的多。

    宁晞小睡了一下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了。

    之前两人上来的时候,陆苍黎只是托了一张椅子靠在床边睡觉,宁晞起来的时候,陆苍黎确实站在窗边似乎在跟谁说话。

    看见宁晞起来了,陆苍黎挥了挥手,空气中一股难以察觉的波动之后,陆苍黎就朝着床边走了过来。

    宁晞奇怪的看了窗户一眼,没有察觉到任何的气息,只以为自己刚才是听错了,没有在意。

    不过仔细一想即使刚才真的有什么人在,宁晞也不觉得奇怪。

    毕竟陆苍黎身份不是很不一般的吗?说不定是属下来给他汇报事情了。

    “下楼?”

    陆苍黎也没有要和宁晞说明情况的意思,直接问道。

    宁晞点头:“嗯,走吧。”

    两人下楼的时候,穹月立马就蹦跳了过来:“宁宁,刚才那个长的跟你很像的人还过来问你呢。”

    宁晞走过去抱起穹月,点了点头说道:“你刚才都在干什么呢?”

    穹月掰着指头开始数自己在宁晞睡觉的期间看了什么电视,又吃了什么东西。

    跟在宁晞身后的陆苍黎看着穹月开心的不得了的样子,唇角微微弯了弯。

    此时他的心情,倒是跟陆苍雪有些像。

    陆苍雪是因为陆苍黎的变化而高兴,而陆苍黎也因为穹月的变化而开心。

    穹月是他唯一的姐姐的孩子,可以说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但是他一出生,就遇到了狐族叛变的事情,他的姐姐也因为这样没有养好身体,在最后往人界逃亡的时候因为身体实在是熬不过去,最后香消玉殒。

    那个时候穹月还小,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母子之间到底还是有天性存在,穹月也因为那样之后一直闷闷不乐。

    到了人界来之后也没有开心过。

    那天忽然遇见宁晞,穹月破天荒的很喜欢宁晞,所以陆苍黎才会想也不想的就让宁晞过来给穹月当保姆。

    之后的宁晞和穹月的相处也证明了穹月的确是越来越开心了,证明了陆苍黎当初的选择还是没有错。

    宁晞和穹月叽叽喳喳的了聊起天来,当然,大多数时间是穹月在讲,宁晞面带微笑的在听。

    这个场面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在拉着自己的妈妈叽叽喳喳的说话,而妈妈特别好的脾气,微笑的听着孩子的童言无忌。

    陆苍雪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看见这一幕,只觉得自己原本脑子里的想法更加的鲜明了些。

    自家老哥和宁晞凑一对,绝对不亏啊。

    宁晞长的一副好相貌,性格也很好,笑起来真的是犹如天使一般的吸人眼睛,这样的一个女孩子,身上还带着一种特殊的力量,和妖王在一起,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正在听着穹月说话的宁晞看见了陆苍雪的到来,瞥见他脸上的笑意,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笑的那么猥琐,是干嘛呢?

    陆苍黎也看见了陆苍雪脸上的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觉得有点慎得慌。

    他这个弟弟脑子里常年是一些不靠谱的事情,以前在妖族的时候,最调皮捣蛋的也是他了。

    淡淡的扫了陆苍雪一眼,陆苍黎的心思就没有再放在他的身上了。

    “把那个人叫过来。”陆苍黎在宁晞的身边坐下。

    一开始的时候他每次坐下,和宁晞是有一段距离的,但是现在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两人的不在意,每次坐下两人几乎都是直接坐在一起的,之间的距离不知不觉的在无形中就没有了。

    宁晞不在意这个,陆苍黎也不在意这个。

    陆苍雪还指望着两人给他生小侄子侄女玩,那是发现了也不会说出来的,所以根本就不会去说这件事。

    穹月是压根就不觉得自己的舅舅和宁晞坐在一起有什么不对,所以他压根就不会说什么。

    宁晞一开始是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晚上睡都睡在一起了,坐在一起又怎么了,索性也就不在意了。

    宁栗很快就过来了。

    她已经洗漱了一番,换上了新衣服,下午也休息了一下午,刚才也吃了东西,现在整个人和之前那个乞丐似的女人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可以说之前那个乞丐宁栗是一去不复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