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背后的推手
    宁栗看见宁晞他们停了下来,也知道这件事大概是有的谈,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就说话。

    宁晞和陆苍黎也不急。

    站在楼梯口等着。

    陆苍雪自然是以自己哥哥的想法为主的,如果他哥哥要管这件事,他自然也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宁栗思索了一会,最后还是咬咬牙,说道:“我这么些年赚来的积蓄,其实在这件事情要发生之前,我就把他们全都存到了一张卡里,那张卡被我放在一个银行的储物柜里,我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不好出面,可不可以请你,去帮我取出那张卡?”

    她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宁晞,仿佛这个请求,只是对着宁晞说的。

    宁晞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说,让我代替你,去把那些钱取出来?”

    银行的储物柜虽然还没有高级到要人脸识别,但是要去储物柜,也是要经过银行的大厅人员的。????宁晞如果代替宁栗去取出那些钱,势必会被围观。

    “不,我当初并没有说只有本人去才可以取出那些钱,你可以说是我的亲戚,我们长的想象,银行也不会一直追问的。”宁栗带着祈求的说出这话。

    宁晞下意识的看了陆苍黎一眼。

    陆苍黎眉眼沉沉,对于宁栗说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宁晞已经习惯了他这样一副样子,虽然陆苍黎依旧冰冷,但是她却并没有感觉到从前那种如同窝在冰柜里的感觉。

    “地址。”沉默了良久,陆苍黎终于发话。

    宁晞一怔,倒是没有想到陆苍黎居然什么都不问了直接就来了这样一句。

    宁栗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喜色。

    宁晞的眸光忽然深了些。

    这大概是宁栗从被救到现在,露出的第一个真实的情绪。

    宁晞自认自己看人并不太准,但是宁栗出名,可不是因为绝高的演技。

    就宁栗这种拙劣的表演,宁晞都可以看得出来,她就不信陆苍黎这种活了不知道有多久的老妖怪会看不出来。

    不过他竟然还答应了,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朝西溪路工商银行。”宁栗吐出了一个地址。

    陆苍黎点了点头。

    “知道了。”

    宁晞点头,看了宁栗一眼,跟在陆苍黎的身后上楼去了。

    看见陆苍黎和宁晞上去了,陆苍雪自然也不会在大厅里多待:“宁小姐,你自便。”

    宁栗冲陆苍雪点点头,目送陆苍雪挺拔的背影离开。

    另一头宁晞已经跟着陆苍黎回了房间。

    宁晞伸手把穹月放去了沙发上,看向毫不顾忌正在换衣服的陆苍黎问道:“你还真的答应她啊?”

    陆苍黎正脱下了在家里的穿的西装外套,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

    陆苍黎这个人吧,除了有洁癖之外,还有一堆穷讲究的事情。

    比如说他在家,基本上都是能不穿西装就不穿西装,但是一旦要出门,那绝对是西装革履。

    和他的讲究比起来,陆苍雪就简单多了,他基本上就是早上取到哪一件就穿哪一件,从来不会多计较什么。

    回答宁晞的话的时候,他已经把衬衫都给脱了下来,露出了充满力量的背。

    “既然她总是开口了,那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陆苍黎冷淡的回道。

    宁晞原本的注意力都在穹月的身上。

    陆苍黎可以毫不在意的在房间里换衣服,宁晞可不会一直盯着他看的,所以在看见他换衣服的时候,宁晞自然就识相的不再看向他了。

    但是他的一句“我们”,却是让宁晞难以控制的将目光移到了陆苍黎的身上。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陆苍黎已经把她也纳进了他们的小圈子里了。

    竟然直接就说了“我们”这两个字。

    这样两个温暖的字眼。

    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这么的让人泪意满满。

    不过宁晞刚升起的泪意,在接触到陆苍黎的脊背的时候,却是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陆苍黎的整个上半身已经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露出了结实的背部。

    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看见陆苍黎的身体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宁晞觉得自己每看一次,都能看出不一样的感觉。

    比如说这次。

    她就觉得陆苍黎的身体真的是太有诱惑力了。

    结实有力的肌肉并不冗杂,偏古铜色的皮肤让他看起来男友力简直爆表,宁晞看的有些目不转睛。

    她平时其实并不是一个在意外表的人,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古怪了,宁晞竟然觉得自己都有一种晕晕乎乎的感觉。

    穹月看着宁晞像是蒙上了一层雾一样的眸子,只觉得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嗬!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宁宁露出这样迷蒙的样子呢。

    穹月又偷偷的扭头看了陆苍黎一眼,看见他家舅舅平日里利索的动作居然都变的无比的缓慢,穹月顿时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

    “嗷……”

    笑着笑着,穹月就高兴的嚎了一嗓子。

    这一声并不大声的狼嚎却是唤回了宁晞的神志。

    宁晞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盯着陆苍黎看了有一分钟了,顿时有些羞窘的低下了头。

    陆苍黎也终于换好了衣服,他已经换好了一件白色的polo衫。

    他的下身还穿着西装裤,宁晞已经回过神来,看见他居然已经开始解皮带了,顿时一把捞起穹月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飞快的冲进了浴室里。

    看见她如同兔子一样一下子就躲进里浴室里,正在脱衣服的陆苍黎终于没忍住笑了笑。

    他的唇角微弯,虽然整张脸依旧是有些面瘫,但是却因为嘴角的那抹笑温暖了许多。

    过了一会,浴室的门被轻轻敲了几下,陆苍黎嘴角的微笑没忍住又大了些。

    “好了没有啊陆苍黎……”

    宁晞如同猫儿一样的声音从浴室内传了出来,陆苍黎坐去了床上,淡淡的“嗯”了一声。

    浴室的门咔嚓响了一声,陆苍黎扭过头,就看见宁晞像是做贼一样的将浴室门打开了一点缝隙,慢慢的从浴室里挪了出来。

    等到看见陆苍黎正的是换好了衣服之后,她才加快了脚步走了出来。

    穹月对上自家舅舅含笑的眸子,顿时不厚道的笑了。

    “舅舅,你真奸诈!”

    他用的妖族之间的语言,宁晞并听不懂,穹月的话听在她的耳朵里只是他在低叫而已,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陆苍黎却是警告的看了穹月一眼。

    穹月登时就闭上了嘴巴不敢说话了。

    宁晞并没有在意这一对甥舅之间的风波,只是在陆苍黎不远处坐下,看着他问道:“你为什么要答应她?”

    相处久了,宁晞对于陆苍黎原本的惧怕和疏离都在慢慢的被打破,现在的宁晞对待陆苍黎的态度其实都快赶上她对小黑的样子了。

    只不过因为陆苍黎到底还是太冷淡了,即使他开心,宁晞也根本觉察不出来,所以说宁晞对于陆苍黎,现在也仅仅只是依靠,即使他们两人之间有着一种不知名的感觉萦绕在,但是宁晞对于陆苍黎的依赖,却并没有宁晞对小黑的那么强烈。

    “你自己不是也愿意去的吗?”陆苍黎掀眼皮看了宁晞一眼,淡淡说道。

    宁晞愣了愣。

    她以为自己其实表现的已经很隐藏了真实情绪了,可惜没想到,自己隐藏的情绪,还是被陆苍黎给看出来了。

    “我愿意去和你要去的理由应该不是同一个吧?”胆子大了很多,宁晞说话也就随便了很多。

    陆苍黎的唇角微微扬了扬。

    “我以为你想去。”

    宁晞:……

    事实上宁晞是真的想去。

    宁栗的这件事情她总觉得有些奇怪,虽然说宁栗的这件事情真正的矛盾也没有爆发出来,但是事情进展到现在,宁晞还是觉得很不对劲。

    不知道为什么,宁晞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是一种来自于她直觉的不对劲,宁晞也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劲,但是就是感觉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宁晞自我感觉是没有得罪过谁的,就说她舅母那一家人就算是看她不顺眼也不会对她怎么样,顶多也就是口舌上不饶人而已。

    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宁晞总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背后搅风搅雨,也就是俗称的搞事情。

    “既然你也心有怀疑,那就去,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宁晞想了想,最后还是笑了笑,点头应下了:“好,那就去吧。”

    陆苍黎点了点头:“别怕,到时候我会陪你。”

    宁晞愣了愣。

    随后笑容更大了些,点头道:“你就算不想陪我去,还能不去吗?”

    陆苍黎:……

    穹月用爪子捂住了眼睛,但是却又不甘心的留了两条缝偷看着,对于这种自家舅舅吃瘪的事情他根本没见过,这还是头一次见,他当然要好好欣赏一下。

    宁晞笑了笑,看着穹月的小动作没有吱声。

    陆苍黎自然也注意到了穹月的小动作,顿时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口冷气。

    穹月蒙着眼睛的爪子瞬间就放了下来。

    看舅舅笑话他是敢的,但是看舅舅笑话还被抓包了,那穹月可是不敢的。

    毕竟他是一头小怂狼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