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被鬼族围困
    而这个地方,宁晞直觉就觉得不舒服。

    闭上了眼睛,宁晞开始试着感知这一片的气场。

    其实说起来,宁晞之所以觉得自己并不是普通人,还有一个理由就是这。

    她可以凭借自己的感知感受到一个地区的气场,这可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做到的,再加上那天被死气围拢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似乎的确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不过那又怎么样,宁晞向来不以自己的特殊而怎样的。

    宁晞慢慢的放空了自己的思绪,开始将自己的精神力慢慢的释放到了外界去。

    这是宁晞第一次试着用感知力,不过还好,她并没有觉得生疏,反而使用的十分的熟练。

    精神力慢慢的弥漫开来,这一条朝西路都被包围在了其中。????肉眼不可见的一层淡淡的白雾慢慢的笼罩在了这一方天地。

    银行里原本还熙熙攘攘的人群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陆苍黎一直在注意着四周,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的心跳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跳快了几拍。

    他的目光豁然间落去了宁晞的脸上。

    在她的眉心之中,一朵不知名的花忽然缓缓张开了一片花瓣。

    陆苍黎只觉得自己的心忽然间跳动的频率就加快了不少。

    一股想要伏地膜拜的心情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弥漫上了心头,这种感觉太强烈,让他的双腿竟然都有些微微的发软,有一种真的可以能跪下去的感觉。

    陆苍黎心头凛然。

    刚想要伸手掐自己一下,结果耳边却听到一道破风声忽然传了过来。

    宁晞正好在此时睁开了眼睛,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看见边上的陆苍黎一个闪身来到了她的身前,然后宁晞就感觉到了腰上一紧,就被陆苍黎拦腰抱着飞了起来。

    忽然双脚离地的感觉让宁晞心头一跳,双手已经靠着本能去搂住了陆苍黎的脖子,将自己全身的重量都交付在了陆苍黎的身上。

    女孩身上淡淡的清香不断的涌入鼻腔,陆苍黎怔了怔,虽然觉得这样的感觉也十分的好,但是两人落地之后陆苍黎还是第一时间松开了手。

    怀里一空的感觉不怎么好,陆苍黎的脸上那一瞬间有一抹异样闪过。

    宁晞原本其实还想问一句陆苍黎为什么那么突然的就抱她,但是等到脚一落地,一股浓郁的死气传过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刚才的一切只是情势所逼了。

    “快走!”这下变成了宁晞拉着陆苍黎后退了一大步。

    “砰——”

    浓郁的死气团重重的的砸在了刚才宁晞和陆苍黎落下的地方,死气碰到坚硬的地面,竟然直接砸出了一个黑色的坑。

    陆苍黎的眉眼瞬间就低沉了下来。

    宁晞的脸色也是十分的不好看。

    原本她以为这一切的背后应该是凤鸢鸢,但是现在看来,明显不是这么回事。

    “这里的死气好浓郁!看样子这条街应该是和黄泉路接壤的街道了。”

    宁晞想起了小黑教导给她的东西,顿时咬牙说道。

    陆苍黎点了点头:“嗯。”

    宁晞握着陆苍黎的手紧了紧。

    她实在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误打误撞的撞到这个地方来。

    人界虽然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但是和不知道地方的妖界其他界不同,鬼界,也就是阴阳界,其实就在人界的边缘。

    和妖族不同,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鬼族和人族其实可以算得上是住在同一片天空下。

    只不过情况不同的是,鬼族因为惧怕阳光和浓郁的阳气,所以鬼族向来不会主动来到人族的世界。

    鬼界到底在那里,没有人知道,但是宁晞可以肯定的是,鬼界因为和人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人界还是可以见到很多的人界和鬼界的交界处的。

    而照着现在的这个情况看来,这条朝西路,应该就是两界的交界处了。

    在这个交界处,鬼族可以自由活动,也不用惧怕其他的东西。

    人界死了的灵魂,大概会被鬼界给拘走,然后从这里的某个地方进入鬼界,成为鬼族。

    “没想到背后的人竟然能够让鬼族帮他们做事。”宁晞听小黑说过各界在种族大战之后基本上已经井水不犯河水了,就像是人界,如果不是有妖族过界伤人,基本上捉妖师是不会出动的。

    就像是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那些妖族逃窜还四处伤害了人族,原则上人界是不会让捉妖师出动去降服那些妖怪的。

    可是现在鬼族大量的出现在人界也就罢了,竟然还主动攻击人类,这就有点让人意味深长了。

    “先解决这里的事情再说。”看见宁晞在发呆,陆苍黎沉声说道。

    宁晞回过神来,将这些东西放在了脑后,赶紧开始面对起现在的情况来。

    整个银行里的“人”已经出来了。

    宁晞看着他们面目狰狞,漂浮在空中脚不沾地的样子,原本还有些害怕。

    可是她忽然想到了陆苍黎。

    他受了很重的伤,而且还在治疗当中。

    虽然不知道现在他恢复的怎么样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受了伤肯定就不适宜在动手了,毕竟万一扯动了旧伤可怎么办?

    毫不犹豫的,宁晞直接一脚跨到了陆苍黎的面前,站在了他的面前,挡住了那些鬼族虎视眈眈的视线。

    陆苍黎一怔。

    看着面前宁晞乌黑的发顶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人毫不犹豫的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从出声到现在,陆苍黎一向是骄傲的,即使当年在妖界还小的时候,他也没有要自己的父王和母后保护过,从懂事开始,貌似他就一直是靠着自己的。

    甚至于,大多数的时间,都是他在保护姐姐。

    后来有了弟弟,陆苍雪那个家伙像是跟屁虫一样的跟着他,从此他不仅得照顾自己的姐姐,还要保护自己的弟弟。

    再后来,姐姐嫁人了,不久之后又生下了穹月。

    小穹月生下来的时候其实并不大,身体也差,姐夫那个时候为了月见狼族而战死,姐姐身体顿时就更差了。

    于是照顾穹月的事情也落在了陆苍黎的头上。

    有的时候陆苍黎觉得,这真的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但是他其实并不觉得累。

    他觉得很欣慰。

    后来月见狼族出事,他被迫带着所有的狼族躲到了人界,东躲西藏的过了这么多年,终于才能够让所有狼族光明正大的站在人类的面前。

    到现在所有的狼族终于不用过东躲西藏的时候,有一个人,竟然愿意站在他面前。

    陆苍黎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

    陆苍黎此时的内心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变化,宁晞并不知道,宁晞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成群结队的从银行里出来的那些非人类。

    整个朝西路都慢慢的灰暗了下来。

    宁晞抬头看了一眼似乎被什么蒙起来了一般的天空,只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开始变的冷凝了起来。

    虽然已经进入了秋季,但是宁晞穿衣服一向不多,今天出来她也就穿了一件衬衫简单的搭了一件开衫外套,下身穿了一件黑色的铅笔裤。

    现在天气骤然阴了下来,刺骨的冷风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吹过来,吹乱了宁晞和陆苍黎的头发和衣服之后又盘旋着离开。

    宁晞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肩膀。

    这种每当鬼族出场就自带着的阴风不是普通的风可以相比。

    与自然的风比起来,阴风带着鬼气,这种直白的和人族**能够带来伤害的鬼气夹杂在阴风里,那种冰寒的程度差不多可以冷到人的心底去。

    宁晞正在心里暗骂这背后的人十分无耻的时候,肩上忽然一重,随即一股温暖的气息带着陆苍黎身上清新的味道涌入了宁晞的鼻腔。

    宁晞惊讶的回头,正好对上陆苍黎那一双透亮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

    “……不用的,我不冷……”

    冷字刚一落下话音,宁晞就很没有形象的打了一个喷嚏。

    宁晞:……

    这就有点尴尬了。

    好在陆苍黎并没有要笑话宁晞的意思,伸手替她捂紧了之后,就抬眸看向已经围拢过来了的鬼族。

    “这些只是最低等的鬼族,不足为惧。”

    陆苍黎开口说道,语气淡然。

    宁晞点了点头,虽然很想吐槽,但是却硬生生的忍住了。

    在曾经差一点就成为妖王的陆苍黎眼里,眼前的这些小喽啰可不就是不足为惧么?

    不过在宁晞的眼里,眼前这一大片的鬼族还是挺让人虎躯一震的。

    “那个……你或许知道一点人族捉鬼的术法?”想了想,宁晞还是决定不耻下问。

    她曾经成功的捉过鬼,但是那也是在小黑可以告诉她捉鬼口诀的前提下。

    现在她不知道口诀,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和普通人完全没有什么两样啊。

    陆苍黎神色淡淡的看了宁晞一眼。

    薄而好看的唇瓣轻动,吐出两个字:“不知。”

    宁晞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

    陆苍黎诚实的点了点头。

    宁晞此时的内心犹如万马奔腾,这一瞬间的落差让她有点想把陆苍雪拉过来打一顿。

    不是说好跟陆苍黎一起出门绝对没有问题的吗?

    现在是绝对没有问题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