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宁栗背后的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宁晞这个样子的那一瞬间,他又不想去猜测宁晞到底是什么种族了。

    他本来就并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但是现在的他身上的担子太重,他不能让身分不明的人呆在他们的身边。

    如果是以前的他,肯定是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的,但是到了现在,追随着他的都是一群信服老将,他不想去伤他们的心,即使他不能完全的知道宁晞的身份,但是最起码,宁晞不是妖族,这就够了。

    只要宁晞不是妖族,就和他们完全没有利益冲突。

    这样,他就可以把宁晞留在身边了。

    至于他陆苍黎,到底是为什么竟然会这么费尽心思的想要把宁晞留在身边,这个原因,陆苍黎不愿意去想。

    事实上,就算是他去想了,也想不明白。

    毕竟一个过去那么多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脑子里只有修炼和家人的他,是不会懂这世界上还有一种可以让人为之生为之死的感情的。????死气散尽之后,之前笼罩在朝西路的黑暗也就完全消失了去。

    天空已经完全变成了正常的色彩,阳光淡淡的洒在了宁晞的脸上,照耀着她的一头白色晶莹发亮。

    宁晞不习惯的眯了眯眼,等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垂在身上的白发已经恢复成了黑色。

    她的眼睛也已经恢复成了正常的棕色瞳。

    陆苍黎看的一阵惊奇。

    “你变身的时间很短暂?”

    宁晞看了一眼自己的周身,摇了摇头道:“我不清楚,其实我并没有经历过几次变身。”

    说着宁晞活动了一下手,原本只是轻轻的一挥手,但是一道金光却是被她挥了出去。

    “砰——”

    金光直接撞上了停在银行门外不远处的一辆车,直接把车子砸了给粉碎。

    宁晞瞪大了眼睛,简直惊呆了。

    陆苍黎:……

    两人静默了一会,最后陆苍黎淡淡转身:“走。”

    宁晞默不作声的跟了上去。

    两人上了车,陆苍黎脚下油门一踩,就离开了朝西路。

    两人回到别墅的时候,陆苍黎正在别墅门口焦急的走来走去。

    宁晞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

    她只觉得这一幕实在是有些似曾相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陆苍雪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站在别墅门口等待他哥哥回来了。

    对于这种明显的兄控,宁晞只觉得陆苍雪的大总裁的形象已经在她的心里幻灭的差不多了,这样的大总裁如果被拉到尊陵的门口去溜一圈,那绝对是要惊掉一群人,哦不,是一群妖的下巴的。

    “陆总,你真的是太尽职尽责了吧?这每天等到门口就是你的工作了?”熟悉了起来之后,宁晞对于陆苍雪的态度也亲近了不少。

    虽然宁晞看起来一般都是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看起来也是柔柔弱弱的,但是有小黑那样凶残的人陪在身边,她的脾气其实是略微有些清冷高傲的。

    她虽然并不是因为自己的不平凡而高傲,但是的确是因为自己的不同,所以宁晞其实还是表现出了和一般人的不同。

    陆苍黎其实从一开始就开穿了这一点,所以才会特别的关注她。

    虽然观察了这么久还没有一个结果,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宁晞表现出来的东西,还是很让他满意的。

    陆苍雪冲着宁晞翻了个白眼,咧开嘴露出了一口的白牙:“你别以为你现在有我哥罩着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

    宁晞老脸一红,只觉得陆苍雪这话带着的暧昧气息实在太浓郁,但是想要反驳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装作并没有听出他话里别的意思,笑眯眯的道:“是啊,所以你现在就是不敢收拾我。”

    陆苍雪一噎,倒是没有想到熟悉过后的宁晞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就连准备进屋去的陆苍黎都回过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宁晞一眼。

    陆苍雪注意到了陆苍黎的动作,顿时笑了笑道:“哟,可没看出来,乖乖女宁晞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

    宁晞龇牙笑了笑。

    看着她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就连陆苍黎都没忍住笑了笑,然后看向陆苍雪:“你站在这里真的是来守门的?有什么事?”

    陆苍雪这才一拍脑袋哎呦叫了一声:“你瞧我,光顾着说话都忘记正事了,哥,宁栗不见了。”

    豫市郊外一栋不知名的别墅里。

    明明此时天色还是大白天,但是此刻别墅里面,却是一片浓郁的黑。

    别墅的大门外,站着一个单薄的身影。

    那人抬手敲了敲门,力道不大,且有些萎缩。

    别墅大门在那人敲响第二下的时候,就吱呀一声从里面开启了。

    那人吓了一跳,略微偏过了头。

    她这头一偏,阳光就照出了她那张和宁晞有六分相似的脸。

    此人,正是宁栗。

    此时宁栗就站在别墅门外,盯着别墅开启的那个门缝看。

    别墅的门只打开了容一人通过的缝隙。

    里面,是一片漆黑。

    那浓郁的黑,就像是完全没有被磨开过的墨汁,粘稠的竟然有一种让人作呕的意味。

    宁栗浑身都抖了抖。

    这一刻,她有些不敢进去。

    “来了怎么不进来?”别墅里面传来一道干哑的声音,那个声音苍老,带着一些不知名的韵味,竟然恍若来自天外。

    宁栗浑身再是一抖。

    她忽然就后悔了。

    其实之前她的确是被凤鸢鸢给抛弃了。

    原本凤鸢鸢的计划是也的确是如她所说,但是后来凤鸢鸢等人已经在豫市消失了,官方的解释是她出国去国外参加一个拍摄了,但是她却是知道,那天她打电话的时候,凤鸢鸢那边的声音很是急切,那完全就是落荒而逃的模样,根本不是什么去国外拍摄了。

    不过这些事情在对宁晞他们说的时候,她还是有所保留。

    因为,在那个时候她真的走投无路的时候,有一个人找到了她。

    那人浑身都笼罩在一身黑色长袍了,露出来的脸上除了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睛可以看到之外,其余的五官都被蒙在了黑色的口罩里。

    他当时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脖子,威胁他帮忙做一件事,如果她不答应的话,下一秒就会是她的死期。

    说实话,宁栗之前的确是有点不想活了。

    但是就这么死了,她还真的有点不甘心的,于是她答应了。

    更何况那个人还告诉她,如果她帮他们做了这件事,最后她会得到很好的归宿。

    虽然那人用归宿这个词让宁栗有点意外,也觉得是不是自己当时临近死亡听错了有点异想天开,但是在那人重复第二遍的时候,宁栗就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这一切,都是真的。

    在那样的时刻,大概没有人会拒绝的吧。

    所以她果断的答应了。

    最后那人说,只要她帮忙引宁晞去那家银行就可以了。

    到时候她就会被他们救回来,得到很好的归宿。

    宁栗那个时候已经完全被自己将来可以得到的好处给冲昏了的头脑,果断的就答应下来了。

    在那天宁晞他们问起的时候,果断的就按照黑衣人说的话做了。

    她现在也成功了。

    在宁晞他们出门之后,那个黑衣人就忽然出现在了她的房间里,直接就把她带到了这里来。

    在路上的时候宁栗原本还是有点紧张又有些兴奋的,但是现在,她却是忽然有些害怕。

    那别墅里面,漆黑一片的,那里面,到底有的事什么呢?

    宁栗紧张的捏了捏一角。

    最后,她还是动了动脚,鼓起了勇气就走了进去。

    阳光仿佛在宁栗进入别墅的那一刻就被完全隔绝在了外面。

    不,确切的来说,应该是说所有的光线都被隔绝在了外面。

    宁栗一进去,就感觉自己的眼睛仿佛在一瞬间失去了功能,再也看不见其他的东西。

    她不由的伸出了手,想要找到什么可以依靠的东西,然而她一伸手,就感觉道自己的手被攥住了。

    攥住她手的,她完全分辨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只感觉到是个爪子。

    是的,应该就是个爪子。

    宁栗皱着眉,努力的感觉了一下,最后还是确定那就是一个爪子。

    因为她感觉得到那个爪子的指甲十分的细长,而且在爪子的底部。她可以感觉到粗粝的掌腹。

    这种掌腹给她的感觉,很像鸡爪的爪腹。

    鸡爪?

    一只鸡爪攥住了她的手?

    宁栗瞪大了眼睛,手上下意识的就开始要挣脱那个爪子。

    但是她才一有动作,那个爪子就飞快的扣住了她的手,尖利的指甲在一瞬间就刺破了她的皮肤钻进了她的血肉里。

    宁栗难以抑制的尖叫了起来。

    “呵呵,你这小丫头的味道还不错。”

    之前的那个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此时他的声音带着些笑意,但是听在宁栗的耳朵里,却犹如催命魔音。

    宁栗的尖叫声再度响起,几乎要刺透整个别墅。

    “不要再叫了,再叫下去,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嘴巴今后还能开口。”

    声音不带着什么意味,说不上厌恶,也说不上有力度,但是宁栗却奇迹般的闭上了嘴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