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宁晞的能力
    “呵呵,这才乖。”

    那人的声音忽然近了些,宁栗感觉似乎就是在自己的耳畔响起的,顿时浑身打了个哆嗦。

    那人感觉到了宁栗的抗拒,顿时干哑着嗓子笑了起来。

    “哈哈,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他的话音才落,宁栗就感觉自己胸前的娇软被猛的握住,宁栗顿时尖叫一声,反手就要去掰开握着自己娇软的那只爪子。

    可是那个爪子却是握的十分的紧,看那个样子,竟然像是要把自己捏爆一样。

    宁栗死命的挣扎了起来。

    但是她越是挣扎,那个爪子就捏的越紧,宁栗心里惶恐,嘴里的尖叫瞬间更加高昂了。????那人却是笑的更加开怀。

    “你叫吧,越是叫的欢我越是高兴!”

    宁栗已经顾不得那人到底在自己的耳边说什么了,她只觉得自己的胸前痛的好似要爆炸,恐惧如同潮水一样侵袭了她的心脏,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如同被冻住了一样,去抓那个爪子的手指都因为太过害怕而有些筋挛。

    宁栗的眼角慢慢的渗出了泪水,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实在太过愚蠢了。

    原本就已经因为自己的野心而上过一次当,可是她却还不死心,现在又是羊入虎口,这一次,可没有人会来救她了。

    她该怎么办?

    屋子里渐渐有一股黑烟弥漫看来,宁栗虽然看不见,但是却可以感觉得到在自己的身体边,有什么东西不断的在萦绕的感觉。

    而她的脑袋也开始昏昏沉沉。

    存在于宁栗脑海里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自己胸前的衣服忽然被一把撕开,钻心的疼痛袭来。

    宁栗终于晕了过去。

    用过了晚饭,宁晞照旧带着穹月去散步。

    这些日子她和陆苍黎的已经有些默契了,每天吃完晚饭就来散步,已经是不需要宁晞去问陆苍黎到底要不要去的事情了。

    两人并肩走向了后院,穹月慢悠悠的跟在两人的后面,吃的有些胖乎乎的身体有些跌跌撞撞。

    陆苍雪处理了公司的事情之后,也跟着来了后院。

    陆苍黎和宁晞已经绕了一圈,正在石墩上坐着。

    陆苍雪走过去,“刚才新闻里播报了,所有的妖怪已经被捕捉完毕,豫市将会恢复正常的运作。”

    宁晞抬头看了陆苍雪一眼,有些奇怪这么一点小事怎么陆苍雪也会亲自过来说一趟。

    陆苍雪却是看了宁晞一眼,面容严肃的说道:“东郊那边,有结界,我们的人进不去,只知道宁栗被带到那里去了。”

    宁晞恍然大悟。

    原来当时宁栗可以那么顺利的被救走,竟然也是因为陆苍黎他们有放水的缘故。

    仔细想想倒也是,陆苍黎他们的这个别墅本来就有结界的,宁栗能够被带走原本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陆苍黎他们故意的缘故。

    陆苍黎“嗯”了一声:“抽个时间去看看。”

    陆苍雪点了点头。

    穹月在花丛里玩累了,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直接就要往宁晞的怀里跳。

    宁晞吃了一惊,在它跳起来的时候顿时一把抓住了他。

    “哎你等一下,脚是脏的呢。”

    穹月被宁晞定格在半空,顿时有点委屈,晃动了一下自己的四个小爪子,可怜兮兮的道:“宁宁你嫌弃我了吗?”

    宁晞:……

    “我不是嫌弃你,我是嫌弃你的脚。”

    穹月双眼含着两泡泪:“那你还是嫌弃我,我的脚也是我啊。”

    宁晞:……

    扭头看向陆苍黎,宁晞果断的选择放弃和穹月继续掰扯下去,说道:“我们去给穹月洗脚吧。”

    陆苍黎点头,正要说话,却听见陆苍雪的声音带着笑意响起:“哟,我们都出来了,你们相处的挺好嘛,我是不是改改口了?”

    宁晞直接翻了个白眼。

    陆苍雪这厮每次都是正经不过三秒,说完正事就是这样一副样子,真的是让人喜欢不起来,有的时候甚至都想要直接找根针把他那张嘴给缝上。

    伸手直接拉了陆苍黎的手,宁晞冲着陆苍雪拧眉说道:“你如果想要改口叫我叫姑奶奶,我觉得也是可以的。”

    陆苍雪:……

    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宁晞已经左手拉着陆苍黎,右手抱着穹月回别墅去了。

    陆苍雪看着自家哥哥和宁晞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抹笑。

    其实说真的,他真的觉得自家老哥宁晞怎么都配一脸啊。

    俊男美女,真的不是一般的养眼。

    宁晞和陆苍黎回到了房间之后,陆苍黎就站在浴室门口,双手环胸,看着宁晞给穹月洗脚。

    宁晞蹲在地上,用花洒给穹月冲着脚,丝毫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动作有什么不对。

    陆苍黎的目光在他的手臂上定了定。

    想起了刚才被宁晞拉着的感觉,嘴角微微勾了勾。

    宁晞似乎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她现在对于陆苍黎的熟悉程度已经不亚于她自己对待小黑猫了。

    大概是因为两人每时每刻都不离不弃,所以距离瞬间就被拉近了。

    宁晞其实就是这样的性格,一旦确定那人对自己无害了,自然就会不自觉的把那人纳进自己的世界里,对待那人也不会生分,说起来她还真的是很好相处的一个人。

    陆苍黎看着认真的给穹月洗脚的宁晞。

    他也已经在习惯宁晞的存在了,等到他有一天完全习惯了,她就躲不掉了。

    给穹月洗完脚,宁晞抱着穹月一转身,就撞进了陆苍黎深邃的眸子里。

    宁晞一愣,有些奇怪陆苍黎那样深邃带着些占有的目光是在想什么。

    “怎么了?”她低头看了看,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不对。

    陆苍黎已经收回了目光,淡淡道:“没事。”

    说着他转过身走到房间沙发上坐下,看向已经在给穹月擦脚的宁晞,随口问道:“一会干什么?”

    宁晞抬头看了陆苍黎一眼,奇怪的问道:“什么干什么?”

    陆苍黎被她那奇怪的目光盯的有些发虚,清了清嗓子之后淡淡然的道:“出去逛逛吗?”

    逛逛?

    宁晞看陆苍黎的目光顿时更奇怪了。

    这不像是陆苍黎该说的话啊,什么时候陆苍黎也会说让人出去逛逛这种话了?

    “好哇,要去要去,我们出去玩玩吧,宁宁啊?”

    宁晞还没有回答,穹月就已经开始闹腾起来了。

    宁晞无语,最后只好点头应了。

    “好,那我们就出去逛逛吧,正好也出去看看外面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说着宁晞抬头看了陆苍黎一眼,陆苍黎点了点头,起身道:“走吧。”

    宁晞想了想,给穹月的四只脚上穿上了四个小鞋子之后,才放他下了地。

    穹月第一次穿鞋子,走的有些跌跌撞撞的。

    宁晞看得直乐呵。

    陆苍黎嘴角也勾起了一丝笑:“这个造型还不错。”

    穹月原本还不想穿鞋子,听到陆苍黎的这话顿时就忍住了想要脱鞋子的冲动,乖乖的穿着鞋子跟在宁晞的身边。

    宁晞想了想,伸出了手掌默念了一句咒语。

    金色的光芒从宁晞的手掌上透出来,慢慢的聚拢在了穹月的身上。

    穹月只觉得自己被一股舒服的不行的力量被包围住,那种舒服的感觉就像是重新回到了母体。

    “哇,好舒服呀~”穹月开心的在那团光晕里面扑腾起来。

    陆苍黎静静的站在一边,没有阻止宁晞的动作,也没有问她在干什么。

    五分钟过后,宁晞慢慢的收回了手里的金光。

    随着光晕散开去,一只白色的小狗狗露了出来。

    宁晞看了一眼被自己变化过了的穹月,满意的点了点头:“嗯,现在这个样子不错。”

    说着她扭头看了陆苍黎一眼,笑眯眯的问道:“怎么样?这样不会被别人看出来穹月事一头狼吧?”

    陆苍黎看了穹月一眼。

    虽然穹月已经大变样了,身上属于狼族的特征都被掩盖了,但是陆苍黎还是一眼可以看出来穹月本来的样子。

    不过他和穹月同族,能看出来倒也不是什么很令人惊讶的事情。

    相反,对于宁晞现在竟然有这种本事,陆苍黎更为的好奇。

    宁晞摸了摸穹月的肉乎乎的脑袋,站起身来说道:“我一直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有一股力量,刚才只是想试试看看有没有用,没有想到真的有用。”

    陆苍黎“嗯”了一声。

    看着笑的开心的宁晞,陆苍黎的心头忽然软了软。

    宁晞又去房间里找到里一条牵引绳,给穹月系好了之后又给穹月检查了一下他脚上的鞋子,笑着说道:“嘿嘿,这下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去了,穹月,一会可不准捣蛋,听见没有?”

    穹月虽然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听到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去,顿时开心了,对于宁晞的话那自然是言听计从:“好哒好哒,宁宁,我最喜欢你啦!“

    宁晞笑着抱起穹月在他脑门上亲了一口,才站起身来对陆苍黎道:“走吧。”

    陆苍黎看着穹月头顶刚才被宁晞亲过的地方,眸光有些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