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认死理的宁晞
    新来的前台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打扮的十分得体,看起来仪态也十分的好,和之前的魏红比起来,这个前台正经了不知道多少倍。

    终于不用在进出公司的时候对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前台,宁晞觉得这一刻,从此以后天空每天都是晴朗的。

    跟着陆苍黎到了办公室之后,宁晞想了想,还是问了陆苍黎这个问题。

    “谁?”

    陆苍黎正在打开笔记本,听到宁晞的问话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不解的问道。

    宁晞:……

    得,她就知道问了陆苍黎也是白问。

    如果陆苍黎连一个前台的名字都记得住的话,那宁晞还会怀疑眼前的这个陆苍黎到底是不是陆苍黎了。????问不出个结果来,宁晞也就不再追问下去,反正不管怎么样魏红被赶出去了,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件舒心的好事,结果是好的就行,过程她干脆就不关心了。

    想开了之后宁晞就去工作了。

    从陆苍黎说让她也做助理做的事情之后,宁晞除了带穹月就多了一点工作。

    好在也不是什么很难的工作,也就是检查了一下文件,打印一下文件,给陆苍黎端茶倒水什么的,对比其他的助理来说,宁晞的工作简单轻松的令人发指。

    看见陆苍黎已经开始工作了,宁晞就带着穹月去茶水间了。

    “要吃这个。”

    穹月坐在茶水间休息的沙发上,奶声奶气的指挥着宁晞给她弄东西吃。

    尊陵对员工一向是很好的,蛋糕点心之类的食物都是当天送来的最新鲜的,穹月对于奶油蛋糕十分的心水,吃起来简直就是没完没了。

    宁晞拿了一个奶油较少的蛋糕递给了穹月,嘱咐道:“少吃一点,不然中午吃不下饭了小心你舅舅骂你。”

    穹月一边囫囵吞着蛋糕一边不清不楚的点头:“好~”

    宁晞看见他那明显敷衍的态度叹了一口气,穹月的性子她还能不了解吗,说是答应了,吃完了肯定又要的。

    站起身来,宁晞把奶油蛋糕都收拾了一下,准备一会全都收起来。

    她才一收完,茶水间的外间煮咖啡的小间里忽然进来了几个人。

    宁晞原本想要出去,但是看了一眼马上就要吃完了一个蛋糕的穹月,顿时就停下了脚步,还是决定盯着他,一会再出去给陆苍黎煮咖啡。

    外间的几个人窸窸窣窣的好像是在磨咖啡豆,宁晞坐去了穹月的边上等。

    这个时候,外间的几个人忽然说话了。

    “哎魏红被开除了,真是一件好事啊。”说这话的是一个声音蛮好听的女人。

    “是啊,常年靠着背后的大佬作威作福,现在她和那个男人都被开除了,真是太快人心。”另一人接道。

    声音好听的女人笑了笑:“那可不,听说他们俩偷情那天刚好碰上了董事长,哈哈,也是倒霉,搞到了董事长的面前还不被开除?”

    “呵听说她被开除了之后,被那个男人的老婆带人打了一顿,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

    “管她什么情况呢,最看不惯的就是她那种女人了,仗着长的好看就作威作福,眼睛每天都巴不得看到天上去,要我说新来的那个董事长宠物的奶妈都比她长的好看,再说人家还是董事长身边的,每天看那个女孩都很有礼貌的样子,她不就是傍到了一个老男人吗?得瑟什么啊。”

    宁晞莫名其妙的低头看了自己的鞋子一眼。

    她没有听错吧?刚才那两个人是说到她了吗?

    董事长宠物的奶妈?

    果然尊陵的人都知道她这个特助的内幕了啊。

    穹月已经吃完了一块奶油蛋糕,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爪子,看着宁晞傻乎乎的笑:“宁宁,她们在说你哎。”

    宁晞伸手摸了摸穹月的脑袋,她当然听出来了两人现在已经说道了她的身上来了,对于别人怎么看她她一点都不在意,况且这两个人能这么说,那就说明她们应该不是妖族,如果是妖族的话,是肯定不会这么多话的。

    既然不是妖族,那那些人说就说吧,只是被八卦一下而已,他们又不会八卦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倒是听到了魏红被开除的内幕。

    她们说魏红的那个男人也被开除了,那么说明这件事情已经曝的全公司都知道了。

    这对于魏红来说估计是一个永远也洗不去的污点了。

    一个在上班的公司勾引有妇之夫的女人,真不知道以后还有哪家公司敢要她。

    这对于魏红来说,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

    外面说话的声音渐渐的没有了,等到两人离开了,宁晞才抱着穹月从内间里走了出来。

    “宁宁,我能不能再吃一块?”穹月看见宁晞的脸色还好,顿时可怜兮兮的求投喂。

    宁晞看了他一眼,把他放在了煮咖啡的台子上,一言不发的去拿咖啡豆。

    这么明显的冷拒绝穹月自然是感受到了,他也知道虽然宁宁一直很宠他,但是在这些事情上宁宁一向很严厉。

    穹月顿时就耸拉了耳朵。

    他都还可以闻得到奶油的香味呢,只能闻不能吃实在是太让人伤心了。

    这个时候宁晞并没有时间去管穹月这个小吃货。

    她一边研磨着咖啡豆一边想着刚才从那两个女人话里听到的事情。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魏红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被解决。

    想想那个时候魏红明明知道她就跟在陆苍黎身边,还一次次的来骚扰她,让她为她做事,那么现在魏红虽然被开除了,但是保不齐心里就对尊陵有恨了。

    虽然尊陵开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尊陵里面毕竟有很多的妖族,万一魏红曾经发现了什么的话怎么办?

    宁晞考虑的问题其实也不能算是没有道理,不过如果她把自己的考虑去跟陆苍黎说的话,陆苍黎肯定会说:“没有那么麻烦,如果觉得她不可靠,直接让她消失的神不知鬼不觉就行了。”

    对于陆苍黎处理事情不喜欢拖泥带水来看,魏红被直接做掉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宁晞心里想着事,对于穹月一直不停的撒娇卖萌自然也就不怎么在意了,于是她一路忽略了穹月,端着煮好的咖啡回了办公室。

    穹月的眼睛都眨的快抽筋了,但是却得不到宁晞的任何回应,郁闷的简直想要去撞墙。

    两人回到了办公室,宁晞把咖啡放在陆苍黎的办公桌上之后,就继续去处理文件了,当然,她满脑子里想的都是魏红的事情。

    凭直觉而言,她觉得魏红不简单,如今她丢了这么大的面子,不找回来简直就不相识魏红的作风。

    所以宁晞一直有点担心。

    宁晞不陪穹月玩了,穹月无聊的要命,几次去闹她得不到回应之后,穹月只好缩去角落里怀念小黑在的日子了。

    上午很快过去,宁晞带着穹月去餐厅吃饭,这下陆苍黎就不得不跟着过去了。

    今天宁晞去茶水间的时候,因为茶水间其实就在陆苍黎的办公室隔壁,宁晞只要走路小心点的话是不会超出范围的,因为陆苍黎一直就坐在那里办公,不移动的话两人的距离其实也就是隔了一堵墙而已。

    而现在宁晞如果要去吃饭的话,那陆苍黎如果不跟着去宁晞也走不了了。

    于是陆苍黎只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和宁晞一起去餐厅。

    不过两人自然是不可能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去餐厅里吃饭的,为了避免被别人看见,陆苍黎把陆苍雪也叫了来。

    餐厅里有一个包厢,是专门为了公司高层准备的,而眼下那些高层知道了以后董事长和总经理都要来吃饭过后,自然是不会没眼力见的去和两人抢的,所以包厢就空了下来。

    三人带着穹月在包厢里吃了饭,吃完了之后为了避免出去碰到人,三人还在包厢里坐着喝茶。

    在别墅里的时候这样的相处模式宁晞已经很习惯了,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虽然出了门就是公司大庭广众之下,但是现在又没有人知道,所以说宁晞还真的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他们三人相处的时候,多半是宁晞和陆苍雪在聊天,或者是宁晞和穹月聊天,陆苍黎一般很少插嘴。

    想了想宁晞还是把今天纠结了一上午的事情问出了口:“那个公司为什么开除了魏红?”

    陆苍雪身为公司的总裁,有人员开除这种大事的肯定是有人上报的,对于这个魏红,陆苍雪倒是有点印象。

    “你说那个前台?”

    宁晞看着他真的有印象,眼睛顿时亮了亮,点了点头道:“对,就是那个前台。”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宁晞其实是一个蛮认死理的人,她现在对于魏红的事情这么好奇,如果不问出个所以然来的话,她估计还会继续纠结下去。

    陆苍雪想了想,“报上来的原因是因为她勾结地产部的一个经理挪用公款啊,不过据我所知,当初她不是刁难过你吗?怎么,现在她被开除了你不觉得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