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鬼术
    陆苍雪四处看了一眼,对于这个公寓小区这么宽松的警戒,倒是让人觉得十分的诡异。

    宁晞点了点头,“的确是蛮奇怪的,不可能连个卫门都没有吧?这样的高级公寓楼区,怎么可能不做一点出入人员检查呢?”

    陆苍黎也在无声的打量着这个安静的有些不正常的公寓楼小区,心里的也觉得有些怪异。

    “都小心一点。”宁晞伸手把穹月从陆苍雪的怀里给抱过来,虽然没变身的她是三个人里面战斗力最弱的,但是变身之后她厉害啊,完全可以保护穹月和陆苍黎不受欺负的,至于陆苍雪嘛,那就靠他自己的真本事保护自己了。

    从宁晞抱走穹月的时候陆苍雪的眼睛都亮起来了,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十分的憋屈:“为什么你只准备保护穹月啊。”

    宁晞瞥了他一眼:“你一个大男子汉还需要我来保护吗?”

    宁晞一说完,陆苍黎也跟着看了陆苍雪一眼,那一眼中带着红果果的鄙视。

    陆苍雪:……????忽然被自己的亲人鄙视了,这种感觉还真的是让人觉得十分的微妙。

    三人慢慢的朝着魏红所在的那栋公寓楼里走。

    夜仿佛越来越深,宁晞在行走之间一个抬头,刚好看见原本浓厚的云层之下,原本还散发着白色微光的月亮竟然慢慢的夺进了一边的云层里。

    失去了微亮的月光的照亮,整个公寓小区都陷入了纯黑的黑暗里。

    整个公寓楼小区没有丝毫的亮光,宁晞只觉得好像整个天地间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她是一个很怕黑的人,下意识的就朝着陆苍黎那边靠了靠,空出了一只手去抓住了陆苍黎的衣袖。

    陆苍黎感觉到了宁晞的害怕,顿时反手将她的手握在了手里,低声道:“别害怕,靠着我。”

    宁晞点了点头:“嗯。”

    因为面前突然变成漆黑一片,所以三人的速度就慢了下来,穹月完全缩在了宁晞的身上,宁晞也已经靠在了陆苍黎的身上,可以说有半个身子都靠在了陆苍黎的身上。

    一边的陆苍雪可以说就比较惨了,既没有人抱着他也没有人给他靠,孤孤单单的很是可怜的样子。

    “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陆苍雪为自己的可怜默哀了一下,随即心中更加坚定了要找一个女朋友的信念,不能光看自己哥哥在这里秀恩爱虐单身狼啊是吧,总归以后他也是要娶老婆的,早点找一个也早点体会一下恋爱的滋味啊。

    “我说——”陆苍雪正准备说话,一阵黑雾忽然浓郁了起来,瞬间就让陆苍雪即将要出口的话哽在了喉口。

    因为他看见,他眼前的画面忽然就变了。

    宁晞醒过来的时候,大大的吃了一惊。

    因为她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很熟悉的老房子里。

    不,应该不是很熟悉,而是太熟悉了。这件灰色的老旧楼房,不就是她从小住到大的舅舅舅母家的那个老房子吗?

    这栋房子当年被分配给宁城的时候就已经是很老旧的了,不过在当年的审美眼光看来,即使这栋房子很老旧,但是却也因为是在小区里,所以对于其他人来说,还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当年宁城也因为分到了这处的房子,和赵艳很是激动了一会,家里的亲戚还曾经一波一波的来,一波一波的走,最后如果不是因为要开学了宁城忙起来了,估计家里的亲戚是都要来这边走个遍的。

    当然,当年来的大多都是赵艳家里的亲戚,宁家人不在豫市,每年也就是宁城带着两个孩子回去过年,赵艳和宁晞不会回去的,当然,赵艳是因为不想回去,而宁晞,则是因为不被家里承认。

    当年宁晞的妈妈也算是违反了家族安排的联姻逃出了家门,即使后来她的确是结婚生子了,可是宁家人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她找回来,甚至在宁晞的爸爸死去的时候,宁晞的妈妈抱着她求上门,宁晞的外公外婆却只是冷眼旁观。

    最后宁晞的妈妈没有办法,才带着宁晞来到了豫市,可惜宁晞的妈妈还没有见到宁城,就死了,宁晞被带去了孤儿院,最后被宁城接回了家。

    宁晞站起身来,看着面前这熟悉的桌子椅子,还有就被放在角落里的,那个像是狗窝一样的属于自己的地铺。

    那么多年,她成长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钟,她都是在那张地铺上度过的。

    如果不是这次再度见到,宁晞都快要忘记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她抱着小黑在那个地铺上学说话,学东西的记忆了。

    宁晞四处打量了一下,甚至还伸手摸一下那破烂的书桌。

    手上传来的触感那么的真实,让宁晞都有一种是不是自己重生了的错觉。

    但是很明显,错觉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她刚才明明就是跟陆苍黎他们一起,明明他们刚才还在一个诡异的小区里。

    “难道这是幻觉吗?”宁晞喃喃道。

    她的这一句话音才一落下,四周的屋子忽然如同水波一般慢慢的荡漾了开来,宁晞只觉得一道白光直射她的眼睛而来,宁晞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浑身一颤,身体难以抑制的开始的打起哆嗦来。

    而此时原本的公寓楼小区里。

    陆苍黎抱着紧紧在颤抖的宁晞,脸上有点蓬勃的怒意。

    陆苍雪担忧的看着正在发抖的宁晞,手里抱着穹月,穹月看着看起来很是痛苦的宁晞,难受的问道:“舅舅,宁宁这是怎么了?”

    陆苍黎没有回答,陆苍雪拍了拍她的脊背:“宁晞这是中了鬼术。”

    “鬼术?”

    穹月对于妖族的事情都很不了解,更不用提是属于鬼族的鬼术了。

    陆苍雪点了点头:“怪不得这个小区里面这么的安静,原来是下了鬼术,鬼术这种东西按照道理来说是不会对除了鬼族意外的种族产生作用的,但是这个鬼术显然里面还参杂了其他的力量,它对于妖族没有用,但是却对于人族和鬼族十分的有用。”

    穹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宁宁现在是怎么了?”

    陆苍雪看着身体不断的颤抖,脸色都开始发青的宁晞,轻声道:“她现在进入了自己的梦境中,除非她自己从自己的梦境中清醒过来,否则外力无法唤醒她。”

    穹月看着痛苦的宁晞,问道:“那如果宁宁醒不过来怎么办?”

    陆苍雪沉默了一会。

    “会永远醒不过来,我想在这里作祟的应该是什么妖物,她利用了这个鬼术不断的将人族和鬼族吸引了过来,将他们困死在幻境里,然后从他们的身上获取了什么东西。”

    看见宁晞的情况,陆苍雪基本就摸清楚了这个小区的古怪之处了。

    如果是利用鬼术的话,那么这里没有人来就可以说得通了,其实根本就不能说这里是因为没有人来所有才会这么寂寥,而是因为这个地方人族和鬼族来了之后根本就是有来无回。

    “我们怎么办?”陆苍雪看着面色难看的陆苍黎,这是他来到人界之后第一次在自己的哥哥脸上看见这样恐怖的表情,那样毁天灭地的一种情绪毫不客气的在释放着,仿佛如果宁晞不醒来的话,下一秒他就回把这里夷为平地。

    陆苍黎摇摇头:“等。”

    “等什么?”穹月有点不解。

    陆苍雪却是已经懂了:“等宁晞自己突破梦境。”

    既然陆苍黎相信宁晞可以自己突破梦境,按么他自然也无条件的相信,陆苍雪一向是相信自己哥哥的眼光的,再说了不管怎么样,宁晞的身份不简单,这么一个简单的鬼术,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于是寂静的夜色下,墨色的气息无声的流动着,陆苍黎在他们的周身布下了一个隐身结界,他们都静静地看着宁晞,默默的在等待着。

    宁晞看着眼前的梦魇神婆,身体不可控制的发着抖。

    此时她在的地方是她曾经梦见过很多次的小树林。那个她怎么逃都逃不开的小树林。

    梦魇神婆就勾在一棵巨大的树枝上,和之前宁晞见到的状态相比,她今天的状态算得上是很正常的。

    依旧是看不清五官,也只能简单的看得出一个身体的轮廓,她像是一条蛇一样的把自己缠绕在树上,一条绿色的尾巴从树上垂落下来,正在无风自动着,

    宁晞盯着那条尾巴,她觉得十分的奇怪。

    虽然身体还是因为本能而害怕着,但是宁晞却是觉得无论是这个小树林还是面前的梦魇神婆,都十分的奇怪。

    这种奇怪的感觉其实从一开始就有了,但是宁晞之前并没有仔细的去想到底是哪里不对。

    此时此刻她看见梦魇神婆,身体因为害怕而不敢挪动,理智倒是慢慢的回笼到了身体里。

    她终于想起来到底是哪里不对了。

    她的心脏。

    此时她的心脏,正在发热。

    那种发热让她的身体的温度都开始升高,这样的温度让她觉得仿佛下一秒她自己可能就会自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