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分头行动
    一个天性快乐的种族可是现在变成了这样的一个状态,真的是让人唏嘘。

    宁晞看着碧落一粒一粒的把珍珠捡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眼里忽然就有了一点泪意。对于美人鱼,她也是从小憧憬到大的,虽然不至于说对于他们有一种天然的崇拜,但是对于这样一个美丽又柔弱的种族,想必无论是谁都会抱着十分喜爱的心情的。

    可是也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的种族,挑起了人类捕捉的**,正是因为他们的美丽,才为他们招来了杀身之祸。

    更甚至,可能会是灭族之祸。

    这样的一场劫难,不知道鲛人族这次能不能安稳度过。

    “别担心,不是还有你在吗?”看见宁晞有些恍然的样子,陆苍黎有些心疼的揽住了她的肩膀,慢慢的说道。

    宁晞点点头,看向碧落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不管你们鲛人一族的事情的。”

    此时此刻,宁晞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一股油然而生的正义感在瞬间就爆棚,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跟鲛人族有什么联系,但是她知道,在她第一次听说鲛人的事情的时候,她就对于鲛人族十分的关心,宁晞想,她到底是不是人类还有待于确定,说不定是因为她的前辈跟鲛人族有什么联系,所以她才会对鲛人有这个亲切的感情。????宁晞的目光落去了电视屏幕里还在不停播放的关于美人鱼的新闻上,眼里闪过一丝坚定,她扭头看向碧落,语气严肃的问道:“你跟碧云是亲兄妹,想必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不被别人察觉的联系的密法吧?像是心灵感应什么的。”

    碧落怔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是的,不光是兄妹,整个鲛人族的族人都可以直接靠只属于鲛人一族的声音来联系。”

    “这种声音只有你们鲛人可以听得到?”宁晞的眼里一亮,对于这种种族之间特殊的沟通方法,宁晞只觉得造物主实在是想法太奇妙了。

    碧落点了点头:“是的。”

    点完头之后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拧眉道:“不过我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可以联系到她,毕竟这里是在人界不是在海洋里,所以想要和她联系上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宁晞点头:“我们兵分两路,你先试着联系你妹妹,我们再想其他的路子。”

    上次打探碧落下落的事情是小黑负责的,现在小黑不在,宁晞一时之间倒是想不到去找谁帮忙了。

    几个人气氛严肃的吃完了晚饭,宁晞还是想不出有谁是可以帮这个忙的,所以一时之间有点焦躁。

    她都答应要帮碧落了,总不能白白给了碧落希望结果却又因为这边帮不上忙就放人家鸽子吧?

    这种事情别说宁晞自己做不下去,就算是可以做的下去,估计以后也是会后悔死的。

    这种焦躁的情绪一直持续到宁晞回房间。

    这个时候穹月也不闹腾了,虽然他的年纪小,但是却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实他可以调皮捣蛋的时候了。

    再说了他也知道了,现在出了这个事情,明天他们也不可能出去玩了。

    这样一想,穹月也觉得能不能出去玩也不是什么很要紧的事情了。

    宁晞洗完澡出来,整个人还是有点萌闷闷不乐的。

    一边的陆苍黎看在眼里,却是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而是拿了自己的衣服进浴室去洗澡了。

    等到陆苍黎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一本正经的宁晞正在和穹月说话。

    “穹月,你是狼,听说现在的犬类有很多都是有狼族血统的,你的鼻子,是不是也特别的灵?”

    宁晞抱着穹月,一边抚摸着穹月光滑的毛发,一边问道。

    穹月虽然有点不解为什么宁晞忽然说起这个,但是还是诚实的点头:“狼族的鼻子一向很好使啊。”

    宁晞的眼睛一亮,看着穹月的目光带着些希冀:“那你是不是可以靠味道找到碧云?”

    碧云?

    穹月的眼珠子一转,总算是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他有些奇怪的歪着脑袋:“你是说让我去找碧落的妹妹?可以是可以啊,但是我并没有接触过她妹妹,她身上的气息我一点都感知不到,怎么去找她呀?”

    啊?

    宁晞有点失望的垂下了眼睛:“你非要接触过一个人才可以寻着味道找到她啊?”

    穹月点点头:“是的啊,狼族的追踪术是很厉害的,只要是被我们狼族盯上的,没有能够逃脱的。”

    宁晞很想撇撇嘴,狼族的追踪书再厉害到她这里也毫无用处啊,现在她要的不是追踪一个人,而是要去找人啊。

    “唉……”毫无办法让宁晞有点气馁,不由的就叹了一口气。

    穹月有点不解,不知道宁晞这是怎么了,于是好奇的问道:“宁宁,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要找到碧云啊?”

    宁晞点点头:“是呀,碧落他的妹妹被抓了,现在还不知道多惨呢,被人类抓住的其他族类生物,我感觉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宁晞说着皱了皱鼻子,人类之中总是有那么些个科学家啊什么的,喜欢疯狂的研究不属于自己同族的食物,想象一下,一具干尸被能让那些人研究那么久,更何况于是一个活生生的美人鱼呢。

    对于这种只存在于童话里的生物,那些研究人员怎么可能放过呢。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次碧云是落在了私人的手里,看样子短期内应该是不会被怎么样的,我们现在能够利用的机会也就只有这一点时间了。”宁晞无意识喃喃的说道。

    事实上从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她的心情就一直有一些乱,她总觉得自己得身体似乎有一些奇怪的情绪正在冒头,譬如说那种感同身受的愤怒,还有那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焦躁。

    她的身体里似乎有一种情绪,十分的抵触关于人类抓住鲛人的事情,这种情绪不断的在波动着,似乎有什么即将破土而出。

    而且宁晞觉得,自己有些控制不住这一股焦躁的情绪。

    而她控制不住这一情绪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她体内的灵力也跟着有点暴走了。宁晞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灵力了。

    “看样子,你体内的封印,马上就要开始解封了。”

    梦魇神婆的声音蓦然在屋子里响起,宁晞一愣,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陆苍黎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什么封印?”

    一缕黑雾从宁晞的胸口溢出来,黑雾没有凝结成一个固定的形状,就是呈现了一缕黑色的烟雾状。

    “你们不知道吗?”梦魇神婆抖动了一下,带起了一阵冷风。

    宁晞看了一眼穿着睡袍就走了她身后的陆苍黎,眼里闪过了一丝惊艳之后,才拧眉看向梦魇神婆:“我体内有什么封印?”

    梦魇神婆意味不明的说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那我就也不知道了。”

    宁晞:……

    “你也太傲娇了吧?”宁晞有点无语。

    梦魇神婆嘎嘎笑了两声,就慢慢的化作了一缕黑烟,飞快的蹿进了宁晞的胸口最后消失不见了。

    宁晞喊了她几声,却不见她再做任何的回应了。

    宁晞有点无语,说话都不带梦魇神婆这样只说一半的,这样子说,成功的勾起了人的好奇心之后,偏偏又不给人解惑,真的是让人好奇的挠心挠肺的不得纡解。

    这种感觉真是让人醉的不要不要的。

    “这个梦魇神婆还真的是恶劣。”穹月是有什么就说什么,要不是舅舅的伤还需要梦魇神婆帮忙,穹月肯定就要骂人了。

    说起来其实梦魇神婆这个人经常说话只说一半就溜的,真的是让人恨的咬牙切齿的。

    “难怪别人都说梦魇神婆轻易得罪不起,就这我们没有得罪她她都是这个样子,更别提得罪她的人了,估计怎么被整死的都不知道。”宁晞叹了一口气。

    其实她应该算的上是被梦魇神婆整的比较惨的人了,毕竟那么多年来,梦魇神婆给她留下的阴影其实还是蛮严重的,就拿现在来说,虽然梦魇神婆看似好像对他们都无害,但是宁晞却还是有点害怕她。

    她在梦里带给宁晞的感觉实在是太过恐怖和深刻了,宁晞根本就不敢忘却那些梦境,所以对于梦魇神婆,宁晞向来都不敢得罪。

    “没事,先不管这个,小黑从小跟你一起长大,你身体的状况他肯定也知道不少的,等到他回来之后我们再问他就是,现在主要的还是碧云的事情。”陆苍黎拍了拍宁晞的肩膀,虽然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是有点郁闷的。

    本来他是觉得自己和宁晞在一起了,按照人类的习俗似乎都要两个人单独出去约会什么的,本来这周末陆苍黎就像带她去,但是现在这个状况明显就不可能两个人单独出门,所以陆苍黎才想了个理由说要让碧落跟着。

    当然,让碧落跟着其实陆苍黎也是很不高兴的,但是一屋子人里面,也就碧落比较会看人眼色,他要是带陆苍雪或者是穹月,那真的是完全别想干别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