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宁晞体内的封印
    老头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强大的力量。

    他直觉的开始朝着后面缩着自己的身体,在宁晞身上爆发出这样强大的力量的时候,他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逃跑。

    他知道自己再留在这里,只能是被屠戮变成普通人的命运,他不敢再留在这里。

    事实上岂止是原本在为那人服务之前,他也就只是一个平常都躲着不敢在外人的面前随意的展露自己的天赋的人,他原本并么有想过要利用自己的与众不同来赚钱的,可是在那人找上了自己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是这么有用的人的。

    他才知道原来他们才应该是用一类人,虽然他们不是一个种族,但是不管怎么说,是那些人给了他一个新的生命。

    他今年已经将近六十了。

    他的天赋才被发现,他不能就这么的死去。

    他还么有看见那人跟他说的场景,他们一定是可以有更好的未来的,他只要完成了那人交给他的任务,那么在事成之后,他是可以分的到一块鲛人肉的,有了鲛人肉,他就不用再担心生老病死了。????可是现在,谁能想到他竟然就这么被一个小丫头给吓破了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黑色的灵力如同一阵飓风,飞快的袭进了老头的眉心,那种仿佛浑身经脉尽碎一样的疼痛真的是让他难以忍受,剧痛之下他想要知道的唯一一个问题就是想要知道这个忽然闯出来少女到底是谁。

    宁晞的一双金银双瞳上已经漫上了无比嘲讽的笑意,她的瞳孔里已经满是黑色的雾气,金光和银光被笼罩在里面,隐隐绰绰的竟然散发出了一种无比诡异的神秘的感觉。

    她轻轻的笑了笑,凝眉看着黑色的飓风一点一点的在摧毁老头的身体,这种肉眼不可见的一番举动她却是完全可以看的清清楚楚,甚至于他都可以看得见老头体内一种灰白色的东西正在慢慢的被黑色的飓风给吸走。

    “我是看不惯你们作为的人,事实上我其实也不知道我是谁,但是无论我是谁,我都不会是你们这一类人。”宁晞清楚的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易于常人这件事情宁晞倒是一旦都不会顾忌的,而且宁晞一直坚信,无论她自己到底是那一个种族,从她体内的强烈的呼吁和平的**就可以感觉到,她绝对不会是和老头和他背后的人一样的种族。

    老头忽然嘎嘎笑了起来。

    失去了身体里最引以为傲的力量,他本来就略微有点干瘦的身体飞快的干瘪了下去,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具干尸。

    “看样子大人还不知道人界竟然还有这样一个有趣的小娃娃,哈哈哈,倒是没有想到啊。”

    他大笑着,很快就晕了过去。

    夜一和夜二顿时满眼崇拜的凑了上来。

    看着转瞬就恢复了正常的宁晞,满眼都是小星星的问道:“夫人你好厉害啊,还能有这样剥夺被人能力的法术的吗?”

    宁晞笑了笑,看了陆苍黎一眼,低声道:“我也不清楚,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学过法术的,很多事情都是我自己脑子里忽然冒出来的,我就直接用了。”

    夜一和夜二依旧是满面崇拜。

    这就是天赋异禀的人啊,天神的宠儿啊。

    解决了老头之后,宁晞他们要离开就容易多了,陆苍黎直接叫来了留白,直接用了上次宁晞救出碧落的方式直接再度救出了碧落的妹妹碧云。

    他们回到别墅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半下午了。

    碧落带着碧云先去水里修复灵力透支的问题,宁晞和陆苍黎则是直接回了房间。

    之前的那种力量的爆发宁晞觉得十分的奇怪,所以她想要问一问梦魇神婆。

    这一次梦魇神婆倒是没有傲娇,很直接的就出来了,面对宁晞的问题,她只是说了一句时候未到,就不再过多的去说关于封印的事情了。

    宁晞也不太敢强求梦魇神婆去说,不过却也算是可以完全确定她的身体里的确是有一个封印这种神奇的只存在于里的东西了。

    既然什么都问不出来,宁晞也就没有去管这件事情,在水族馆里她消耗的灵力有点太多了,所以没过多久她就睡着了。

    陆苍黎静静的看着宁晞的睡颜。

    他们同床共枕了这么久,其实他没有好好的看过宁晞睡着时候的模样。

    宁晞是一个十分含蓄委婉的人,虽然在面对他的这件事情上宁晞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进步,但是和妖族那些人一比,那简直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区别。

    不过陆苍黎纠结的也不是这个。

    既然已经确定他自己喜欢宁晞了,那么对于宁晞的一切他都会接受,现在让他有点想不通的是,今天宁晞力量爆发的时候,那股缠绕在宁晞体内的黑色的灵力到底是什么。

    那些灵力到底又会不会影响宁晞。

    陆苍黎是不会过多的去管宁晞生活中的问题的,他是一个很追求自由的人,所以在对于宁晞,他也是很宽容的给与最大的自由的。

    但是现在他想不通是宁晞身上不同寻常的力量,他必须知道那力量到底是什么,会不会危害宁晞的身体。

    宁晞只是简单的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她一睁开眼,就看见陆苍黎有些忧心忡忡的看着她。

    她有点不解:“怎么了?”

    陆苍黎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随即她摇头:“没什么,我们下去吧,差不多是时候吃晚饭了。”

    说起吃的,宁晞倒是真的觉得饿了,于是就赶紧起身,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就跟着陆苍黎下楼了。

    两人来到楼下的时候,陆苍雪他们几个人正围着碧云十分稀奇的看着。

    水就是鲛人族所有的力量来源,只要有水,他们的恢复能力就比谁都快,宁晞的力量来源并不知道主要是来自于哪里,所以她恢复起来,当然是没有碧云快的。

    穹月对于这里又来了一个鲛人是十分稀奇的,看见宁晞下来,穹月顿时朝着宁晞摇尾巴表达自己的喜悦:“宁宁你快来,这个鲛人比碧落还要漂亮呢。”

    宁晞无奈的笑了笑。

    穹月你就这么直截了当的当着人家的面说人家长的不好看,你想过碧落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吗?

    走过去将穹月抱起来,宁晞冲着碧落笑了笑。

    碧落摆了摆手表示没有关系:“其实我们鲛人族本来就是雌性的容貌比雄性好看。”

    宁晞“哦”了一声,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话题,于是就开始转移话题:“你妹妹的伤都好了吗?”

    碧落看了碧云一眼,她的鱼尾并没有像是碧落那样变成人腿,只是躺在沙发上,看着宁晞面带感激:“已经好了,谢谢你大人。”

    碧落并没有向碧月介绍宁晞的身份,事实上就连碧落自己都不知道宁晞到底是什么身份,所以碧云只是跟着碧落叫宁晞大人。

    至于其他的都是妖族,碧云有着属于自己的种族骄傲,即使眼前的这些人曾经救了她,但是表达过一次感谢之后,她就不会再开口。

    “先吃饭吧,边吃边聊。”

    陆苍黎忽然开口,宁晞点点头,感激的看了陆苍黎一眼,当先朝着厨房走去。

    鲛人族也是不需要吃人类的食物的,但是饭桌上显然是很好谈事情的地方,所以在饭桌上就变成了宁晞和穹月两个人在吃,而碧落他们都端坐着。

    没有人去挑起那个话头,宁晞在百忙之中只好抽出一个嘴巴的空档出来说话。

    “那个碧云你是怎么被抓的?你也是因为海里的海啸被卷上岸的吗?”

    有了宁晞的这一句问话,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的碧云终于找到了一个开口的突破口。

    她看了碧落一眼,目光有点悲伤。

    “我们跟着族群逃难的时候,哥哥和我们走散了,族长他们让我们不要管哥哥,要先行离开,我不愿意,就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机会直接跑掉了,我回到了原来的族地,顺着我们迁移的路线找过去,都没有找到哥哥的身影,后来我的确是遇到了海啸。”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被冲上岸的,但是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被那些人给抓住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显然十分的紧张,面对着抓住她的人,她有着从内心发自而来的恐惧。

    “那些人是谁?”宁晞已经吃了个八分饱,手上嘴上的动作都慢了下来。看着碧云的状态,她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如果只是被人类抓住的话,碧云应该不会这么紧张,人类中除开部分特殊人群,其他的人都应该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平常人而已,鲛人的灵力虽然攻击性不高,但是也应该是可以应对,不会被人类轻松抓住的才是。

    碧云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浓烈的恐惧,她整个人都微微发起都来,她慢慢的回想起自己清醒那天的记忆。

    那是一个天色昏暗的早晨。

    她的身体在被海啸卷起来的时候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所以她是被疼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