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鲛人族的诅咒瓶
    宁晞靠在船边听了听,没有听到什么有效的消息之后,直接就动了动腿想要离开,然后在她扭身要走的时候,却是看见黑亮的船身上,有一个像是水草一样的东西忽然一滑,忽然就消失不见了。

    宁晞不觉得自己的眼睛有多好,但是刚才那一下,她的确是看的真切。

    活了这么多年,她真的是没有看见过会动的水草。

    这就很奇怪了。

    宁晞围绕着船身转了一圈,终于在一个角落里看见了那一根会动的水草。

    那一根水草长的十分的奇怪,宁晞从前根本就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会动的水草,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宁晞的错觉,她总觉得那一根水草在引诱她。

    那水草的尾端摆动的弧度就像是在对宁晞说:你跟我过来呀就过来呀

    宁晞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这样一种感觉,但是很明显的是,宁晞对于自己身体的特殊是一清二楚的,起初的小黑,就是因为宁晞一眼瞥过去发现了小黑的不同,最后小黑才会被宁晞带回家的。????那么就是说,宁晞在这个时候看见的这个水草,绝对不是什么平常的东西。

    宁晞看了一眼此时根本看不见踪影的陆苍黎他们几个人,想了想之后还是决定要去把那根水草弄到手。

    宁晞的动作躲在暗处的陆苍黎第一时间注意到了,然而他却是看不见那根水草的,所以在宁晞一副明显的蠢蠢欲动的时候,陆苍黎奇怪的问道:“宁宁在干什么?”

    碧落和碧月伸脑袋瞧了瞧,在看见那水草的时候,眼睛骤然就是一亮。

    碧月更是兴奋的抓住了碧落的手,眼里带着难以言喻的兴奋:“哥哥!你快看!”

    碧落的脸上也带着笑:“恩,我看见了。”

    陆苍黎看着碧落,原本俊朗帅气的脸上此时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那到底是什么?”

    陆苍黎本来就不是什么脾气好的,所以在宁晞不在的时候,这种不好的脾气就直接被表现的那叫一个彻底。

    碧落早就习惯了陆苍黎的态度,所以只是抱歉的笑了笑之后对着陆苍黎说道:“那是我们的一族的联络水草,他们应该算是一种水草类的妖怪吧,因为生活在海底,所以和我们鲛人族关系密切。”

    碧落真正想说的是,见到了他们,他就已经可以确定他们的族群现在就完全安全的了,所以碧落和碧云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的好。

    族群有没有是是碧落碧云兄妹唯一担心的事情,现在发现他们很有可能没事,两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恩。”陆苍黎其实根本就没有看见水草,但是他是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承认自己的无力的,所以即使没有看见那个什么水草,但是陆苍黎也依旧是端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碧落和碧云也只当他看得见,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而此时的宁晞已经顺着船身慢慢的摸索到了大船的中央位置。

    这艘大船十分的大,宁晞这种小个子在上面慢慢蠕动的场景还真的是极度的不显眼,再加上这次出来宁晞穿的衣服都是十分低调的,所以现在整个人都趴在船身上的宁晞还真的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船上的几个大汉在聊完正事之后又习惯性的各自吹了一番牛逼之后,就一个接一个的慢慢的回到了船舱里去。

    片刻的功夫,整个甲板上就没有人了。

    紧贴在船身上的宁晞松了一口气。

    她已经追着水草来到了船沿边上,如果那些人没有走的话,宁晞只要再往上移动一点点,就很有可能直接暴露在了那些人的视野里。

    那到时候场面就会很好看了。

    宁晞再度朝着那个水草看了过去。

    此时那根水草已经如同一条蛇一样的扭到了船沿边上,只差一点点,它就完全可以翻身上到甲板上去了。

    宁晞看着那个水草,心里有些不可控制的骂了一句粗口。

    她现在忽然有点怀疑这个水草到底是他们这边的还是不是他们这边的了,这到底是来帮她的呢,还是不是来帮她的?

    如果是来帮她的,那么直接就过来让她带走去给碧落他们看看不久可以了吗?为什么要一直移动让她去找她呢?

    而且现在他们马上就要上船了,难不成这船上还有什么东西不成?

    宁晞满心的怀疑,可是在面对这样一个很可疑的水草的时候,她最后还是选择跟了上去。

    水草在空中轻轻一个扭动,就翻进了甲板上。

    宁晞暗骂了一句操蛋,没有办法还是跟着她翻身到了甲板上去。

    好在此时的甲板上很是安静,人刚才都已经走了,所以宁晞上去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水草落在了油腻腻的甲板上,居然神奇的浮起了一点和甲板之间的距离,他如同一条丝带一样慢慢的朝着甲板的角落挪动。

    宁晞赶紧跟在水草的身后挪动。

    等到两人慢慢的挪动到了角落的时候,宁晞才终于确定这跟水草肯定是友军了。

    在甲板的角落里,胡乱丢弃了一个小瓶子,那个瓶子很普通,就像是有人胡乱玩漂流瓶丢下的,可是宁晞捡起瓶子看向里面,却是很清晰的看见了瓶子里面有一个小鱼。

    这条鱼仔细看十分的诡异,因为她没有尾巴。

    宁晞想也没有想直接就把瓶子揣进了怀里,然后朝着水草伸出了手。

    水草这一次没有离开,直接一扭身缠绕上了宁晞的手臂。

    宁晞赶紧小跑准备离开。

    然而不巧的是,有一个水手不知道因为有东西忘在了甲板上,于是就一个人过来拿了,宁晞和那个水手正面相遇的时候,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飞快的跑过了甲板,奋力一跃就跳进了水中。

    同一时刻一直关注着宁晞的陆苍黎他们赶紧让留白前来接应。

    于是等到那个水手带着一大群人下水的时候,已经完全不见了宁晞的踪影。

    “我去,我是真的看见了一个女孩,她的手上还缠着一截水草呢,衣服也是湿湿的肯定是从海里上来的。”

    那个水手十分肯定的说。

    “窝草,难不成真的是美人鱼不成?美人鱼上岸了?!”

    那边水手们乱成了一窝粥,而宁晞已经成功的被留白带到了陆苍黎的身边。

    刚才宁晞在船上的时候好在留白一直带着陆苍黎跟在她的不远处,不然的话那个什么鬼姻缘线的肯定早就报警了。

    “大人,你真厉害!”

    对于宁晞竟然可以认出他们鲛人族的朋友水草妖的事情,碧落并不奇怪,但是碧月就很是惊讶了。

    惊讶之余,她对于宁晞更多的是崇拜。

    在她心里,宁晞又美丽又神秘,简直是她见过的最厉害的女子了。

    宁晞对着碧月笑了笑,然后就和陆苍黎一起游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几人停了下来之后,她就把水草和那个瓶子交给了碧落。

    碧落和碧月在看见那个瓶子的时候,竟然惊讶的叫出声来。

    “诅咒瓶!”

    宁晞奇怪的问了一句:“什么是诅咒瓶?”

    碧落和碧月的脸色都十分的不好看,碧落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才回答了宁晞的问题:“诅咒瓶是我们鲛人一族的某种禁忌法术所创造出来的东西,传说只有犯了很严重的错误的鲛人才会被切掉尾巴被关入诅咒瓶中,在诅咒瓶中的鲛人不会死,但是没有了尾巴,相当于生不如死,而且诅咒瓶里还有一种咒术,会让鲛人受到诅咒,每天都要受到钻心之苦,这就像是万劫不复。”

    碧落显然是很是厌恶这个诅咒瓶,所以说起它的时候他的目光都带着一种强烈的厌恶。

    每一个种族都有他们自己的禁忌,宁晞自己都不是完全懂,所以她也没有随便开口,但是她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个瓶子的来历有点不正常:“这个瓶子就被丢在一堆杂物里,而且那一堆的东西看样子也是从海里被打捞上来的,上面的咸味还很明显,应该就是之前不久才打捞上来的。”

    宁晞说完看了陆苍黎一眼,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个温软的笑之后才继续说道:“我不觉得你们鲛人族在遭到如此大难的时候还有心思去处决一个族人,而且如果这个鲛人真的是十恶不赦的话那么水草也不会带我去找到她,所以说,这其中必定有事情。”

    碧落和碧月点了点头。

    水草已经去到了碧月的手上缠绕着,但是无论碧月怎么和它沟通,那根水草都不说话。

    碧月最后只好放弃:“这应该是一根还未成熟的水草,暂时还不能和我们沟通。”

    这就等于说是失去了一条线索了。

    宁晞的眼珠子转了转,那灵慧的样子看的陆苍黎都有一种想要就直接把她拥入怀里再也不放出来的冲动。

    宁晞道:“既然那些水手们还真的打捞到了有用的东西,那么就说明他们获得的信息是对的,我们就留下来跟在他们后面,如果信息真的是对的,那么我们找到的东西肯定可以比他们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