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千年前的长老
    宁晞从以前到现在其实每天都会做梦。

    只不过做的到底是一个可以让她睡的更加香甜的好梦还是一个让她心情不宁的噩梦,这一切都取决于小黑。

    小黑在宁晞的身边,宁晞就会做一个好梦,小黑不在宁晞的身边,宁晞就会做噩梦。

    不过之前一切的梦魇在梦魇神婆从宁晞的身体里面出来了之后,就已经差不多完全消失了。

    而现在宁晞到底做的是哪一种梦,宁晞不知道是取决于什么。

    在和陆苍黎进行了姻缘链的连接之后,宁晞做梦的时间也很少了。

    不过从进入深海之后,她做梦的时候真的是增多了。

    因为之前已经给了自己足够的心理暗示,所以在进入了梦乡之后,宁晞迅速的凝结了自己所有的精神力,开始专注的观察起了自己的这个梦境。????这是一个漆黑的地底世界。

    宁晞之所有认出了这是一个地底世界,是因为即使一片漆黑,宁晞也可以感觉到有湿滑的东西从自己的脸颊边滑过,而且那东西游动之间,还带着一点腥味。

    这样的腥味宁晞只在鱼的身上闻到过。

    宁晞皱了皱眉。

    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除开游动的鱼带动的一点水声,宁晞再没有听见其他的声音。

    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梦?

    宁晞竟然有一点好奇。

    难不成她之所以记不住自己每晚做的梦,是因为她本来就根本没有梦见什么东西吗?

    这不是太奇怪了,如果真的没有什么梦见的,那么为什么她要做这样一个黑暗的梦呢?以前她做梦的时候都是有内容性的啊,无论是血腥的还是梦魇神婆,那都是有具体的指向性的。

    这就很奇怪了。

    宁晞下意识的动了动手脚。

    身体带动水波动的声音立刻就在宁晞的耳边响了起来。

    “是谁在哪里?”黑暗中忽然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宁晞愣了一下,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下意识的问道:“你是谁?”

    那人显然是已经有很久没有听见有人的声音了,听完了宁晞的话她竟然大笑了几声:“哈哈哈,终于有人来了!几千年过去了,我以为再也不会有人收到我发出的信号了,没有想到竟然还真的有人可以听到!天不亡我鲛人族啊!”

    宁晞并听不懂那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过那人最后说的那一句话宁晞却是明显听见了。

    “你是鲛人族?”

    那人也停下了笑声,听见宁晞的问话说道:“是的,我是鲛人族上一任王手下的长老。”

    “长老?”宁晞不懂这个职位是什么意思,不过却懂那人所说的王。

    “你是说鲛人族的王?鲛人一族不是一直都是族群制吗?为什么会有王?”

    宁晞从碧落那里了解到鲛人族都是族群制,他们如果遇到什么大事一般都是族长之间进行讨论然后再发布给各个族群的族人,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不会有王的。

    “什么?丫头,你们现在是什么年代了?”那人忽然问道。

    宁晞一愣,想起了碧落说鲛人族的寿命和妖族一样都是十分长寿的,顿时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按照人界的时间来说,已经是二十三世纪了。”

    “二十三世纪?不,不对,当初我被那些人囚禁起来的时候明明人界还不是用世纪来纪年的。”

    宁晞大吃一惊。

    人界还没有用世纪这个称呼,这得是多早之前啊?

    宁晞才活了短短的二十多年,她还真的没有想到原来真的有“人”可以活的这么长久的。

    “老前辈,你是为什么被囚禁?”宁晞觉得自己现在最应该关注的是这个,所以暂时把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给抛开,只是问道。

    “我……咳咳……不行,我的时间不多了,丫头你听我说,我就被囚禁在鲛人族的禁地中,你一定要来救我出去!一定要来!”

    那个声音说完宁晞就觉得眼睛一痛,她猛地睁开了眼睛,大喊了一声:“老前辈!”

    正在赶路的碧落几人都是一惊,顿时就停下来扭头看向一惊醒过来的宁晞。

    “宁宁,你怎么了?”陆苍黎就在宁晞的身边,看见宁晞惊叫着醒过来顿时就游过去问道。

    碧落几人也赶紧游到了宁晞的身边,担忧的看着她。

    宁晞四处看了看,看见身边都是认识的人之后才慢慢的从那个梦境中清醒了过来,她扭头看向碧穹问道:“碧叔叔,你们鲛人族在多早之前是以王为权力最高人的?”

    “什么?王?”碧穹瞪大了眼睛。

    碧落和碧云不知道宁晞为什么忽然会这么问,只能呆在一边看着,并不插嘴。

    陆苍黎也只是默默的揽住了宁晞的肩膀,也没有多问。

    宁晞点了点头:“是的,王,而且王的身边还有长老。”

    碧穹惊骇的瞪大了眼睛。

    “王是我们鲛人族在万年前的统治者,在很早之前我们鲛人族也是有一族之王的,王作为我们鲛人族的最高统治者,享有最高的权力,一般我们的王,是拥有控海能力最高的人,鲛人族之王一人之力,可以抵得上我们所有鲛人合起来的驭水之力。”

    原本的碧穹也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但是在当上族长之后,碧穹也知道了很多只能属于族长才能够知道的关于鲛人族的历史。

    宁晞瞪大了眼睛。

    她没有想到鲛人族真的是有王统治过的时代的。

    “那么长老是什么人?”

    宁晞再次问道。

    碧穹看了宁晞一眼,面色十分的严肃:“长老是王身边的守护者,也可以说是守卫,王的实力虽然是我们鲛人族之中最强的,但是作为鲛人族的王,身上所背负的是整个鲛人族的兴旺,而且鲛人族王的王的实力就代表着整个鲛人族的实力,所以王为了提高整个鲛人族的实力,在每个月都会选择在某一天去鲛人族的试炼之地进行试炼以图增强自己的力量。”

    “而长老,就是负责在鲛人族的王去试炼的时候,保护王以及所有族人的鲛人,能够当选长老的鲛人,实力也是鲛人族里十分厉害的。”

    宁晞点了点头。

    “其实我最近一直在做怪梦,只不过以前在我每次醒过来之后我就会忘记梦境的内容,可是今天我再度入梦,却见到了一个自称为是你们鲛人族长老的人。”

    碧穹碧落他们都是瞪大了眼睛:“什么?长老?”

    碧云年纪最小,她知道的事情不多,但是关于鲛人族的历史也还是知道一点点的:“可是我们鲛人族据说进行分族群管理也已经有好几千年了吧?那个长老还活着?”

    宁晞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不仅如此,他还说当年是有人把他囚禁,他还让我去救出他,他说他就在鲛人族的禁地。”

    “禁地?”碧落和碧云都是疑惑的看向了碧穹,身为鲛人族的族人,他们从来都不知道鲛人族还有什么禁地。

    碧穹神色更加的严肃。

    “鲛人族的禁地,已经有千百年没有开放了,当年有鲛人进去过,听说进去就没有出来过,再后来有鲛人在禁地的外面发现了一具鲛人的尸体,支离破碎的完全看不出来本来的样子,之后禁地就被封了,再没有人去过。”

    碧穹说完深深的看了宁晞一眼,说道:“我有一种预感,这位长老,很有可能能够帮助我们鲛人族度过这次的难关。”

    宁晞很是惊讶:“你怎么会这么认为?你们鲛人族现在做大的危难是人类已经知道了你们的存在,可能他们会对你们大肆捕杀,还有就是海底不明的海啸不是吗?这位长老就算是再厉害,可是他却是被囚禁的……”

    宁晞还没有说完,碧穹就点了点头,他的面容严肃,看起来一副绝对认真的样子:“实不相瞒,我们这么多年的繁衍下来,鲛人族的驭水力其实已经越来越差了,不然的话鲛人族也不可能就因为一个海底海啸就闹的家破人亡毫无还手之力,鲛人族的繁衍已经极为困难,更不用说鲛人族的力量了,其实我们一直都在秘密的找寻当初鲛人族的王试炼的地方以图让我们的力量可以有所增强,但是我们一直都没有找到。”

    “如果我们救出了那个长老,就可以让我们知道当初的试炼之地到底在哪里,我们也就可以增加我们自身的力量了。鲛人族强大了,那些危险才不足以伤害到我们。”

    碧穹越说眼睛越亮,看着宁晞的目光几乎都要发光。

    “宁小姐,你简直就是我们鲛人族的救星啊!”

    被碧穹那样崇拜的看着,宁晞还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脑袋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们就先转道去你们鲛人族的禁地去找寻那位长老的下落吧,救出了你们的长老,你们鲛人族的危险或许真的就可以解除了。”

    碧穹点了点头,和碧落碧云交代了一下方向,众人才继续开始上路了。

    而此时的岸上,找寻了很多天都没有得到任何美人鱼行踪的大船终于返航了。

    “下一次我们来,估计这片海域就要掀起狂风暴雨了。”水手们站在甲板上,看着还是风平浪静的海面,眼里带着一点跃跃欲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