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她是什么人
    宁晞也是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自己冲动之下竟然做出了这样莽撞的事情,顿时觉得十分的尴尬。

    被这样来一下子现在宁晞的心里哪里还能有之前那样旖旎的心情了呢?

    她顿时就挣脱了一下想要从陆苍黎的怀里下来。

    可是已经品尝到了宁晞唇舌的美味的陆苍黎哪里有那么容易就放人?在察觉到了宁晞有退缩的意图的时候他就伸手扣住了宁晞的后脑勺,那熟练的动作真的是看的碧穹三人叹为观止。

    厉害了啊,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直接看人类谈情说爱呢,不得不说着俊男美女在一起的画面真的是非常的养眼啊。

    “唔唔唔……”

    即使宁晞背后没有眼睛完全看不见碧穹他们的反应,但是那落在自己身上的仿佛在看戏一样的目光宁晞却是可以真切的感受到的,宁晞顿时就不满的出声想要让陆苍黎停下来。

    陆苍黎当然也不想就这么惹恼宁晞,于是重重的在她的唇瓣上吮吸了一口之后,才心满意足的放开了宁晞。????宁晞一被放开就红着脸躲进了陆苍黎的怀里。

    虽然说现在宁晞对于陆苍黎是十分的恼怒的,但是目前最为安全的地方还就是陆苍黎的怀里了。

    不然的话让她一抬头就面对碧穹他们几人的目光,那还不如让她害羞死算了。

    过了好一会儿,陆苍黎才轻轻的拍了拍宁晞的脊背:“好了没有人看你了,刚才有没有做梦?有没有梦见那个长老?”

    说道正经的事情宁晞也不好再害羞下去了,她抬头小心的看了一眼碧穹他们,确定他们没有在看她的笑话之后,才抬头起来,终于没有了害羞的小情绪的说道:“我刚才梦见长老了。”

    “是吗?”碧穹几人终于将目光转向了宁晞,眼里一瞬间就亮起了光芒:“我们怎么进入无鲛之地?”

    宁晞摇了摇头:“长老只是告诉我我们如果要进入无鲛之地,我们需要进过三个关卡,至于我们到底要怎么进入,他并没有说,而且我听他的声音好像他越来越虚弱了。”

    碧穹几人立马露出了担忧的表情:“那我们要怎么进去?”

    宁晞想了想,试探的说道:“如果说只要进入无鲛之地就要接受考验的话,那么是不是说明我们如果要进去,说不定不会遇到什么阻拦?不然的话长老应该就会直接说明我们要怎么进去的方法吧?”

    碧穹几人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听从宁晞说的这个说法:“竟然这样的话那我们现在就直接进去。”

    听从宁晞所说的那个说法的确是他们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

    鲛人族虽然并不笨,但是对于思考问题这一方面,安逸了太久了鲛人族还真的是完全这个能力。

    所以现在唯一一个愿意思考的宁晞顿时就成为了所有人的主心骨。

    宁晞也没有想到碧穹他们这么直接的就听从了自己的要求,有些不知所措的同时也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气势。

    “好吧,那我们走吧,反正一切都是为了鲛人族,希望你们鲛人族的先人在天有灵可以直接让我们顺利的进入无鲛之地。”

    宁晞说完了之后就赶紧站起身来收拾了一下东西。

    陆苍黎依旧是一言不发的跟在了宁晞的身后。

    碧穹几人也收拾了一下,几个人在做好了心理准备之后,就在宁晞的打头下朝着无鲛之地走了过去。

    无鲛之地依旧是火红的一片,珊瑚一丛丛的在尽情舒展着自己的身姿。

    那一栋古建筑就坐落在那一丛丛珊瑚的后面,看样子如果他们想要进入那栋古建筑里面,就非要先绕过那一株株珊瑚。

    “我们就这么直接进去吗?”在即将要踏进去的时候,宁晞却是忽然回头,有点忐忑的问道。

    碧穹几人愣了一下。

    随即坚定的点了点头。

    宁晞只觉得这一刻她的心跳的有点快,在心里使劲的给自己加油鼓劲了之后,宁晞才朝着那些珊瑚丛踏出了第一步。

    而四周的一切,就在宁晞踏出了第一步就紧跟着发生了变化。

    呜呜呜呜……

    四周阴风大作,宁晞被吹的浑身一个一个哆嗦,等她的视线聚焦的时候,她才发现刚才就近在眼前的珊瑚丛全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断壁残垣。

    “这……这里是哪里……”宁晞被风吹的牙关都在打斗,眼前的情景让她十分的害怕,不过让宁晞还稍微安定的是在她的身后,陆苍黎还有碧穹他们都在。

    碧穹他们看见眼前的场景也很是惊讶,不过他们毕竟也是没有来过无鲛之地的,所以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陆苍黎感觉到了宁晞浑身都在发抖,立刻就走上前去直接抱住了宁晞:“我们现在可能就已经进入了第一个考验了,不要害怕,这跟我们刚才看到的场景不一样,很明显就是幻象。”

    有了陆苍黎这样冷静的声音指导着,宁晞也慢慢冷静了下来。

    她努力的平静着自己的呼吸,什么可怕的都见过了,她已经打定主意了要去管鲛人族的事情,那么当然就不能因为这一点恐怖的场景就退缩。

    宁晞的心定下来的一瞬,四周原本狂刮着的阴风忽然就慢慢的停了下来。

    呜——

    呜——

    呜——

    有号角声从远方传来,宁晞几人扭头看过去,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那是什么?!”

    碧云惊声问道。

    转瞬是一天时间过去。

    凌菲从昨天晚上在酒店回来之后就一直有点心不在焉的。

    原因是因为那个男人在答应帮自己的忙之后,两人到酒店,他竟然并没有提报酬的事情。

    凌菲觉得十分的忐忑。

    以往的每一次男人都是先收下了报酬才会帮她完成想要完成的愿望,可是这一次,男人却是没有收取报酬。

    这是说明男人根本不把这件事情当一回事,还是说明其他的什么原因?

    凌菲就在忐忑中度过了一天。

    这天晚上她下班回家,还没有来得及洗澡睡觉,就接到了男人的电话。

    “来我这,立刻。”男人的声音很是沙哑,像是拼命的在压抑着什么情绪。

    凌菲一惊,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惊开始穿衣服然后应道:“好好,我马上就到。”

    这个神秘的男人居所从来都是不稳定的,凌菲之前是不知道男人到底住在哪里的,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男人终于确认了自己绝对不会背叛他,所以他才告诉了她地址。

    他每周都会换一个新的住址,这一次的住址,男人前几天才告诉了她。

    凌菲打车到了男人的住址,她也不敢司机直接开到男人的家楼下,所以只敢让他在最近的马路口停了,付了钱之后就赶紧朝着男人的家跑了过去。

    男人的家是在一个高级公寓小区。

    六楼。

    凌菲在电梯门口迟迟等不来电梯,于是就干脆直接走楼梯硬是跑上去。

    到门口敲门的时候凌菲已经是气喘吁吁。

    公寓的安全门才被敲了三下,就被人从里面打开,凌菲抬头看过去,什么都没有看清楚,就被一只大手直接扯进了门里面。

    “啊——”凌菲的叫声才一出口,下一秒就感觉一只手力道十足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说,你要找的那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男人声音沙哑的问道。

    凌菲惊讶的眨巴了一下眼睛,她不知道男人为什么要问出这句话,但是却不敢不回答他的问题。

    此时房中十分的黑暗,凌菲完全看不见男人的神色,但是从他喘着的粗气还是可以感受到男人此时很是愤怒难受。

    “我……我和她是大学的室友,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朋友?”男人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词语,干哑的笑了笑之后问道:“你知道她什么事情?”

    凌菲更加的莫名其妙,她从来不知道宁晞有什么事情,在读大学的时候宁晞几乎就是一个没有秘密的人,她的舅舅舅母来了学校闹过一次,从那之后宁晞到底是什么身世几乎是全校皆知。

    除此之外凌菲也根本不知道宁晞身上有什么事情。

    再说了,凌菲根本也不知道男人问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你……你问的是什么事情……”

    凌菲的嘴巴被捂的十分的严实,她要想发出清晰的声音就必须得非常的用力,而每一次的用力都给凌菲带来了痛苦。

    男人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她是个孤儿?”

    孤儿?

    凌菲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她不是,她还有一个亲舅舅。”

    凌菲只说了宁城,对于宁晞的舅母赵艳,那样的亲人她知道以宁晞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认的。

    男人忽然怪笑了两声:“不可能,她绝对应该是个孤儿,无父无母,也不可能有任何的亲戚!”

    男人这样偏执的态度让凌菲很是纳闷,可是她却是不敢询问男人他为什么忽然突然这个样子,只能接着说道:“她有舅舅,做过证明的,他们有血缘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