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第一关考验
    男人捂住凌菲脖子的手更加的用力,凌菲甚至都觉得随时有可能下一秒自己就会被男人给闷死。

    “不,她不可能有家人的!她就是一个孤儿!你是不是在骗我!”

    男人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像是疯了一样的怒声道:“说!你是不是在骗我!”

    凌菲几乎都要被憋死,然而她却不敢有任何挣扎的动作,因为她知道,自己越是挣扎,男人就会把自己禁锢的越紧!

    这个男人,是完全不允许别人反抗他的!

    “呜呜呜……”

    凌菲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在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窒息而死,脸上都开始泛着青色的时候,男人终于放开了她。

    “回答我的问题!”????男人似乎进入了一个机械的场景里,他现在只会重复的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得不到答案就是一副完全不会善罢甘休的样子。

    凌菲终于得到了自由,立马就大喘气赶紧呼吸了几下新鲜空气,此时她的鼻腔和口部都是剧痛,可惜她已经完全顾不得了。

    “我说的就是事实,她真的有一个舅舅,当初她舅舅来学校闹事,我们同学都跟她说她可能不是跟他有血缘关系的,那一次她就跟她舅舅去做了亲子鉴定。”

    不过这种并不是亲生的血缘关系的亲属之间也会存在误差,凌菲虽然想到了这个,但是却也没有刻意的去解释这个。

    看见男人这么愤怒的样子凌菲完全就不敢肯定他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又为什么会忽然就这么的关心起宁晞的问题,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多说关于宁晞的事情了。

    她完全莫不清楚男人为什么忽然针对宁晞的事情发这么大的脾气甚至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完全失控的状态,为了她自己也为了宁晞,她都不能再说。

    男人却是失魂落魄的跌坐在了地上。

    窗外有月光隐隐透进来,凌菲终于看清楚了男人此时的样子。

    凌菲一直都知道男人很高,但是她没有想到,男人的身高竟然有这么高。

    他跌坐在了地上,都已经到了凌菲的胸口位置。

    虽然她因为刚才的情况此时已经有点站不住脚了,但是即使如此,她也是公司女生里面少有的一米七多的身高的。

    和她一比,男人的身高几乎是高的吓人。

    可是奇怪的是,凌菲之前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和男人之间的高度差距有这么明显。

    而此时此刻,凌菲彻彻底底的感觉到了自己和男人之间的差距。

    这种高度的差距像是一道沟壑,让凌菲完全看不清楚沟壑那边男人的表情。

    他低垂着头,一直在喃喃的说真“不可能……”什么的,完全一副疯魔化了的样子。

    凌菲莫名的就觉得有一点害怕。

    她从大学的时候就一直跟在男人的身边,这个男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凌菲也完全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就是,男人是她的福星,她的一切困难在遇见男人之后都可以迎刃而解。

    也是这样,他对于男人的依赖可以说是十分的严重。

    也正是因为如此,看见了男人这个样子,她竟然觉得有点心疼。

    “你……你怎么了?”凌菲小心翼翼的靠过去,想要问一下男人的情况,可是男人却是一把抓住了她,扯住了她的脖子就把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凌菲只觉得在男人的面前,竟然就如同一只毫无还手之力的鸭子。

    任凭着他怎么对待她,她都毫无还手之力。

    “找到了她之后,带我去见她,不然我就杀了你!现在,去给我找一点她曾经用过的接触过的东西过来!”

    凌菲今天被这样一番拉扯简直觉得自己像是死过一次,对于男人的话虽然很惊讶但是却又不得不照做,所以只好听话的应了一声好就要回去找宁晞的东西。

    之前她跟宁晞住在一个宿舍,虽然留下的宁晞的东西并不多,但是好在她碰过的肯定是有很多的。

    凌菲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回了家。

    为了怕别人看见她现在一副女鬼一样的样子,她都没有打车,直接一路走回了家。

    宁晞几人在听见了碧云的喊声之后就朝着碧云所看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然后都是一脸的惊骇。

    之前笼罩在他们面前的红珊瑚消失了,他们仿佛在一节一节的后退,一队应该是鲛人的骨头架子慢慢的走了过来。

    那应该曾经是一对结亲的队伍。

    他们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可惜他们无论是身体还是手上抬着的轿子还是拿着的乐器,都是骷髅架子。

    这样的一副场景不得不说很是瘆人。

    这种瘆人程度就像是一部真切的鬼片里的场景就在你的面前上演。

    而这是你还手脚完全都不能动弹,只能被动的看着那些骷髅朝着你走了过来。

    “这是曾经我们鲛人族的送嫁场景。”碧穹是他们所有人里对于鲛人族的古文化了解的最多的,所以他对于眼前的场景更有资格开口。

    “那边呢?”宁晞忽然开口问道,指着个骷髅送嫁的队伍完全相反的方向问道。

    “什么?”碧穹他们显然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两个队伍同时朝着他们这边过来,碧落几人朝着宁晞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也是一对骷髅队伍。

    和刚才的那一批送嫁的队伍相比,这一批的骷髅队伍看起来远远没有之前的送嫁队伍那么规整,就是一批零散的队伍。

    宁晞紧紧盯着那些人下半身的鱼骨头,虽然以前就知道鲛人的下半身腐烂露出骨头之后是什么样子,但是这样亲眼看见还真的是让人难以接受。

    “这……这是什么?”

    碧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景,瞪大了眼睛完全说不出来话。

    两方人马马上就要触碰在了一起,忽然抬花轿的那个队伍里面一阵骚动,然后抬着花椒的人竟然就丢下花轿都跑了。

    宁晞几人看过去的时候,只能够看见在海底里晃动的鱼尾。

    “我怎么觉着……”宁晞很想说眼前的这一幕怎么那么像狗血电视剧,然而她还没有说出口那句话,没人抬的花轿里,一个应该是新娘的骷髅鲛人就从里面钻了出来,然后众人的耳边就听见了呜呜的哭声。

    宁晞:……

    这么一看,顿时就觉得更加的像狗血电视剧了。

    凌乱的那批人马越过了宁晞他们一行人,直接停在了送嫁的那一群骷髅面前。

    宁晞几人看的是一脸懵逼。

    “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宁晞转头看向碧穹,这里现在是碧穹最有发言权,所以一切都应该听碧穹的。

    然而碧穹也只是摇了摇头。

    “不清楚。”现在的情况也是看的他一脸懵逼。

    宁晞于是只好扭头去看陆苍黎。

    然而陆苍黎一个妖族的人就更不可能知道鲛人族的事情了,更别说这还是鲛人族的无鲛之地的考验。

    “这个什么考验,难道是让我去把这些骷髅鲛人都打趴下?”碧云无比郁闷的问道。

    “嗡——”

    碧云的话音刚一落下,这一方天地间忽然发出了巨大的类似于钟声的嗡鸣声。

    宁晞几人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这里是鲛人族的禁地无鲛之地,凡是想要进入这里的人,如若没有钥匙,就必须通过这里的三道考验题。”

    “那么现在,请想办法通过第一关卡,观察这两对鲛人人马,讲述一个你看到的故事,如果故事通过,第一关即为通过。”

    不带丝毫语气的声音机械的仿佛在念着稿子,有的话之间甚至停顿都没有,然而宁晞几人听完了之后却是沉默了。

    这特么,这个什么考验这么诡异的吗?

    看图说故事都来了?

    宁晞转头看向碧穹几人,原本想要吐槽一下,然而却是看见碧穹几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宁晞:……

    这……难不成编个故事有这么难?

    “你们怎么了?”宁晞问道。

    碧穹抬头看了宁晞一眼。

    他没有说话,最后是碧落开的口:“讲故事什么的,我们不会。”

    “哈?”宁晞一脸懵逼:“什么叫做不会讲故事?看图说故事不会?”

    碧穹听见宁晞的话顿时抬头看向她:“你会?!”

    绝对惊喜的那种语气听的宁晞莫名的竟然还有点尴尬。

    “讲故事什么的……我不会,不过我看过很多故事。”

    碧穹几人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那你快过第一关。”

    宁晞扭头看了陆苍黎一眼。

    陆苍黎知道宁晞这是在好奇什么,于是解释道:“鲛人族天生缺乏创造力,编故事可不是他们会的技能,你既然会,那么这第一关就很简单了。”

    宁晞轻轻的“哦”了一声。

    事实上宁晞此时心里真的是惊讶的不行。

    都说鲛人族是一个浪漫的种族,看样子那也是人类赋予了鲛人族这个想象而已,真实的鲛人族其实就只是一个喜欢过着和平安定的生活的种族。

    他们既不好高骛远,也不种族歧视,对于其他的族群,他们依然友好,即使现在他们正在遭遇着不测,他们也依然还坚信着自己的族群可以挺过去。

    鲛人族,还真是一个美好的种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