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第二关考验
    宁晞所需要的淡水一般都是碧云带着宁晞去找的,不过因为陆苍黎和宁晞不能分开的特质,所以一般找水是三人行动。

    “之前我们在海底的时候可以找寻那种天然产出淡水的植物,现在进入了无鲛之地,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不过宁大人,我之前见过你转化水灵力,或许你可以自己产出淡水。”碧云带着宁晞和陆苍黎寻找了一圈,也没有知道自己熟悉的那种植物,于是只好说道。

    宁晞看了碧云一眼:“什么叫做自己产出淡水?”

    “嗯……怎么说呢,简而言之就是一种能量的转换,宁大人你可以从这四周充沛的水元素里面提取灵力,然后再随便使用一种水灵力法术,在法术出来的一瞬间我们可以帮你收集淡水。”

    碧云对于这些东西其实也不是很了解,所以就只能说一个大概。

    不过宁晞也大概知道了碧云的意思。

    “你是说使用水灵力法术的时候出来的水都是淡水是吗?”宁晞想了想,挑了一个比较容易理解的方式问道。

    碧云点了点头:“对,就是这样。”????宁晞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那我们找一处空地就行了,我觉得在无鲛之地还是不要使用太大的术法,不然的可能后果不太好,你教我一个简单的控水术,变个什么水球出来就可以了。”

    碧云也知道宁晞是一个不会使用水灵力的人,所以就点了点头,教给了宁晞一个很简单的控水术的咒语。

    宁晞很快记住。

    说来也奇怪,其实之前宁晞跟小黑在一起的时候小黑有的时候也会交给她一些术法的咒语,可惜宁晞总是记不住,所以之前跟小黑在一起的时候,宁晞可以说是一点关于身体的异样都没有表现出来。

    倒是现在小黑去治疗去了,宁晞倒是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而且居然各类东西都学到了很多。

    找了一个空地,宁晞把自己喝水的水壶交给了陆苍黎和碧云一人一个,就开始施展转换术。

    实际上宁晞其实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进行转换,但是她发现只要她有这么念头之后,身体里很快就会自动开始吸收四周的水元素。

    大条大条的水龙开始从四周汇聚到了宁晞的身体周围,他们开始围绕着宁晞的身体转动,一缕蓝色的灵力开始慢慢的从水龙中分离出来,慢慢的钻进了宁晞的身体里。

    宁晞的眼睛变成了金银双瞳,她内视了一下自己身体里的水灵力,确定够了之后就一边进行转换一边开始使用控水术。

    两个大水球慢慢的从宁晞的手心里升起,碧云看了陆苍黎一眼,看见他朝着宁晞走了过去之后,也开始朝着宁晞走了过去。

    两人走到了宁晞的身边,宁晞就把水球慢慢的缩小最后凝聚成了一个小水珠。

    碧云和陆苍黎就把壶口对向了宁晞。

    宁晞控制着两个水珠落入了壶口里。

    “滴答——”两声。

    落入壶中的小水珠瞬间就像是雪球融化,淡水瞬间就盛满了整个水壶。

    两个水壶都灌满了水,宁晞也就不再进行水元素转化了。

    收好了水壶之后三人才找到了碧穹他们所在的地方开始准备安营扎寨。

    第二道关卡迟迟没有开启,宁晞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所有能做的事情只有等待。

    而就在宁晞他们在水底苦苦等待的时候,原本安静了一周左右的什纳海上,在今天早上,忽然变的热闹了起来。

    之前离开的那些寻找鲛人的船只已经全部去而复返,而这一次的他们,各自带上了自己国家发明的最为先进的武器,一副势必要找到美人鱼的样子。

    每艘大船在来到什纳海上的时候都十分默契的占据了自己的好位置,仿佛各自都不相干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如果抓捕到了美人鱼,那也是那一艘船的收益。

    “今天先说好了,我们无论是谁找到了美人鱼,那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其他人的人如果想要抢夺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一个看起来就是外国人的胖子拿着一个扩音器,粗狂的声音响彻在什纳海之上。

    “ok。”

    “好。”

    “说道做到。”

    一众人应声,然后就各自开始忙碌了起来。

    原本才平静了不到一周的什纳海,顿时又开始翻云覆雨起来。

    海底的黑夜到来的时候,宁晞就和陆苍黎在一个睡棚里面,相拥而眠了。

    陆苍黎是不需要睡觉的,可是抱着宁晞抱了一会之后,竟然也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如果此时他们出去看的话,就会发现无论是碧穹还是碧落碧云兄妹,竟然也闭上眼睛,一副睡熟了的样子。

    这一群不需要睡觉的人竟然都悄无声息的睡着了,如果此时能有个人是清醒的话,那么他们自然就会发现这一切的环境不一样,但是可惜的是,所有人都陷入了睡眠中,并没有人发现这其中的异样。

    凌菲在第二天又被男人叫到了他家的公寓里。

    昨天离开之后,凌菲回家就发现自己的身上完全是惨不忍睹,那个脖子就像是被怪物掐过异样。

    她冰敷了很久之后也没有能够让那些青紫给消下去,最后第二天只能围着围巾去上班。

    现在的天气已经是接近于冬天了,说是怕冷也可以抵挡住同事们那些人无比八卦的目光。

    凌菲想到昨晚男人的状态几乎浑身就要发抖,硬生生的熬过了上班时间凌菲觉得可以回家休息的时候,又接到了男人的电话。

    凌菲十分的害怕,可是却也不敢说不去。

    于是只好打扮的严严实实的来到了男人的家里。

    男人比起昨天而言已经是平静了许多。

    看见凌菲过去,竟然还短暂的露出了一个微笑:“昨天没有伤到你吧?”

    凌菲想到自己脖子上的伤口,她能说自己被伤到了吗?脖子今天疼了一天而且短时间内肯定是好不了了吗?

    “没……没事。”凌菲就算是心里不满了,也不敢直接就说出来,况且男人这也是第一次这么对待她,其余的时候男人都是儒雅的,她也只以为昨天是他受了刺激,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

    “过来。”男人轻声说道。

    凌菲浑身一个瑟缩,最终还是慢慢的走了过去。

    陆苍黎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火红的珊瑚礁上。

    “宁宁?”察觉到自己的怀抱空空的,宁晞竟然不在,陆苍黎顿时就撑着手坐了起来。

    “哈哈,据说妖族中人都长情,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就绝对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依我看也只有狼族会这样吧?”苍老的声音带着笑意,那种笑意让陆苍黎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你是?”陆苍黎并没有理会那个声音所说的话,他暗自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妖力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这样的情况对于陆苍黎来说很不妙,但是他没有轻举妄动。

    “哈哈我是谁并不重要,下一任妖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助鲛人族,但是你能来,我当然只能说谢谢,如果这一次鲛人族成功的度过危机,鲛人族不会参与妖族内部的内斗,但是我们可以帮你们打通妖族所有的水路。”

    苍老的声音丝毫不像是在跟陆苍黎谈条件,而只是在说着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

    陆苍黎忽然就顿悟到了自己现在所处的境况。

    “你是主管这个无鲛之地的鲛人?”

    苍老的声音没有回答,陆苍黎就当他是默认了。

    “宁宁他们在干什么?”

    “哈哈,他们,在接受我的试炼。”

    陆苍黎慢悠悠的靠回了那个珊瑚礁上:“所有人都在进行试炼吗?”

    “哈哈,当然,我的那些个小辈我当然是希望他们也可以努力成为强者的,鲛人族已经隐匿了太多年,现在有人居然欺辱到了我们鲛人族的头上,我们当然越犯不着就这么被欺负而不还手吧?”

    陆苍黎“哦”了一声。

    他本来就是一个话不多的人,所以在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之后,陆苍黎就不愿意跟那个声音多说话了。

    “哈,年轻人果然就是高冷啊。”苍老的声音也不在意陆苍黎的冷淡,自顾自的说道。

    陆苍黎抿了抿唇没有再接话,苍老的声音也不再说话。

    两人都在等待着结果。

    等待宁晞还有碧穹几人,顺利通过考验出来的结果。

    宁晞没有想到自己来到海底真的是不能睡一个好觉,好不容易窝在陆苍黎的怀里顺利的睡过去,结果睡熟还没有五分钟,她竟然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浮动,然后就完全失去了重心飘在了天空上。

    宁晞拧着眉头睁开了眼睛。

    地下,是乌泱泱一片的鲛人。

    所有的鲛人都聚集在了广场上,他们的鱼尾在海水中飘动,显得十分的飘逸。

    宁晞奇怪的看着底下的场景,觉得有些奇怪。

    她现在明明已经不是在海里了,而是漂浮在了天空中,可是却可以清晰的看见海底鲛人族好像是要聚会的场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