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各人的考验
    宁晞静静的看着下面的场景。

    她并没有在下面的鲛人族里看见熟悉的面孔,很显然这些人似乎不是这一代的鲛人族。

    一个高高的台子上,一位鱼尾是紫色的老者慢慢的游到了高台的前端,看着底下乌泱泱的群众,语气郑重的开口了。

    “诸位——今日是我们鲛人族近百年来最为重大的日子,我们的王已经失去了行踪,我们等待了数百年,可惜仍旧杳无音信,诸位,之前的种族之战我们的王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按照王的性格,他很有可能是躲到了哪里去自己疗伤,又或许是已经不在这世间了,我们的王为了保护我们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经过我们的讨论,现在的鲛人族,没有一个族人可以到达王那样的势力,所以从今天开始,鲛人族将要实行新的权力制。”

    “即日起,我们的鲛人族将从王的统治改为族群自治,每个族群拥立出自己的族长,每年族长到王都来开会,今后我们的鲛人族,将永不封王。”

    “永不封王!”

    “永不封王!”

    “永不封王!”????鲛人族的族人们歇斯底里的大喊着,宁晞清楚的看见,有许多的之珍珠不断的从鲛人族的眼睛里落下来,看样子这些鲛人对于他们最后一任王的离开感到很是惋惜。

    “小丫头。”

    一个清亮的声音忽然在宁晞的耳边响起,宁晞骤然拧眉看过去,只见一个鱼尾是五彩的鲛人就站在她的身后。

    宁晞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的鱼尾……”

    宁晞之前也听碧落讲过一些事情,不过鲛人族越是厉害的鲛人鱼尾就是越鲜艳的颜色,就像碧落他们,碧落的鱼尾是青色的,碧穹的鱼尾是绿色的。

    刚才说话的那个老者鱼尾是紫色的,看样子应该是特别厉害的鲛人,可是眼前的这个人,鱼尾竟然是五彩的?

    五彩代表着什么啊?

    那鲛人看见沈初辞如此惊讶的看着他,顿时笑了笑。

    他的容貌绝美,看起来如同一个谪仙,此时笑起来眼角唇角就露出了一点细纹,看起来应该是上了年纪的鲛人了。

    “我是鲛人上一任已经死了的王。”

    宁晞:!

    “你是鲛人族的王?死掉的?”

    凌菲第三次带着恐惧踏足男人的公寓。

    男人这个时候不在,凌菲听说他是去找宁城一家人了。

    说起来凌菲在男人表现出对于宁晞的不同寻常之后自己其实也去找过宁城一次,只不过宁城一家显的特别的颓废。

    家里唯一的男丁残废了,唯一的女孩子被赵艳逼的去卖身坐台,听说是因为她弟弟的伤治疗的时候花了一比巨款。

    宁城夫妻两自然是没钱还的,于是就想到了自己的女儿。

    对于这样的一对夫妻凌菲是一点都不同情的。

    当初为了一点钱就闹到大学去,还在校门口可劲的撒泼的一对夫妻,凌菲只要是响起当初赵艳那一副嘴脸就觉得厌恶。

    两夫妻不认识凌菲,或者说在宁晞读大学的时候两人是见过她的,可是后来他们跟宁晞都断了联系,就更不可能还记得凌菲了。

    在听说了凌菲的来意之后,两夫妻毫不客气的就下了逐客令。

    赵艳更是声嘶力竭的叫骂:“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以后别来我家了,来一次我打一次!”

    凌菲几乎是十分狼狈的从宁家逃出来。

    想到这里宁晞的眼底露出了一丝狰狞。

    从跟了男人之后,凌菲其实还没有受过那样的对待。

    不过今天男人既然去了,想必那两口子是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男人的确是来到了宁家。

    当初宁晞给赵艳的钱赵艳夫妻直接买房了,如今时间也过去这么久了,前不久赵艳一家人到底还是搬进了新房子。

    宁晞自从上一次跟他们闹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们,而宁城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丢了工作,这让宁城很是颓废了一阵子。

    宁池在豫市百妖逃窜的时候被妖怪给伤了,医院虽然稳定了伤势但是宁池的腿基本上算是废了,虽然现在已经可以正常走路了但是却走路还是有障碍。

    其实宁池原本也不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但是当初在医院要高额的费用的时候,赵艳不愿意把他们的新房子给卖掉来给宁池治病。

    耽误了功夫之后宁池才变成了一个瘸子。

    为了这件事情赵艳和宁池基本上是天天吵架,最后两夫妻更是直接分开睡了。

    这日赵艳在家里做饭。

    宁芳华虽然现在还在读书,但是每天晚上她都要去那些地方坐台。

    宁城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做这件事,事实上宁芳华自己还觉得挺开心,每天只需要出卖自己的美色和身体就可以获得很多的钱让她变的更加的美丽,宁芳华觉得,并没有不好。

    宁芳华回家的时候照例没给赵艳好脸色。

    从那一次吵架之后,这一对极为相似的母女就陷入了冷战。

    有的时候赵艳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对了,还知道对宁芳华好一点,很明显宁芳华现在对于自己这个自私自利的母亲,是压根都不在乎了。

    宁池因为身体原因,休学了一年在家里休息。

    才十来岁的孩子,已经是拥有阴沉的眼神,有的时候宁芳华都不愿意跟自己的这个残废弟弟对视。

    “你回来了。”看见宁芳华回来了,赵艳从厨房里出来,难得好心情的端上了一盆香蕉。

    宁芳华嗤笑了一声:“家里有闲钱了?”

    平常总是说家里没钱了逼着她拿钱回家,现在倒是有钱买香蕉了?

    赵艳笑了笑:“今天在路上捡到了一个钱包,运气太好了里头有一千来块钱呢。”

    宁芳华毫不掩饰的翻了一个白眼:“那你还真的是好命。”

    赵艳毫不在意自己女儿嘴里说出的话无比的讽刺,招呼着宁池过来:“池儿来,也过来吃,妈去做饭,马上就好。”

    宁池对于自己的母亲的话从来都是不反驳,顿时就听话的走了过来。

    姐弟两人相对无言,默默的吃着香蕉。

    门铃声响起,宁芳华看了一眼动都不动一下的宁池,撇了撇嘴走过去开门。

    碧落和碧云醒过来的时候,整个海底都在发生着剧烈的震动。

    碧落一惊,想也不想就拉住了碧云要往外面跑。

    “宁大人!”他扭头去找宁晞几人,结果却是什么都没看见。

    相反,他看见的自己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家。

    碧云也一惊完全清醒,看见眼前的场景顿时惊道:“哥,我们怎么回家了?”

    碧落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

    虽然疼痛感十分的明显,可是碧落却依旧是清醒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当初他们的族群所在的族地全部都被一场海底海啸给吞没了,他们的家自然也是不可能幸免,所以他们现在所看见的一切,绝对是假的。

    “哥哥,你快看!”碧云指着碧落的背后,面色惊恐的叫道。

    碧落扭过头去,之间一道水墙上已经卷起了很多海底的植物还有石头,虽然他们转动的并不快,可是被卷上去的那些东西却是没有一个掉下来,牢牢的吸在了水墙上。

    “是海底海啸,哥哥,我们怎么可能又看见海底海啸了!”

    碧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海啸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可以说是碧云兄妹一个难以遗忘的噩梦,碧云现在只要想起那天的场景都觉得无比的惊愕。

    那一天,他们的家园尽毁,他们流离失所不得不寻找新的驻扎地。

    那一天他们族群里死伤惨重,熟悉的亲人朋友一个个在他们的眼前被海啸吞没。

    跑的慢的基本上都被海啸带走了,而他们根本连去救他们都无能为力。

    碧落的脸色变的很难看:“我们应该是在考验,记得吗?刚才我们是在等待第二关的考验开启的,现在我们应该是已经进入了考验了。”

    碧云惊讶:“什么?可是为什么我们的考验是这个?难道说我们和宁大人他们的考验不是一样的吗?”

    碧落点点头:“我猜想应该是的。”

    “所以我们只要想办法通过考验就行了。”

    宁晞消化了许久,才终于消化了自己对于鲛人族的王的身份的震惊情绪。

    “我为什么会见到你?”宁晞问。

    鲛人族的王笑了笑:“或许是你我有缘,小丫头,是你身上的力量吸引我来此。”

    “什么?我身上的力量?”宁晞更加的好奇。

    她身上的力量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她可以使用的灵力略微有些广泛,这让她对于自己的种族都开始产生了好奇。

    “这位王……那个,你知道我是什么种族吗?”宁晞想了想忽然问道。

    鲛人族的王十分的惊讶,过了一会他笑了起来,像是被宁晞给逗笑了:“你怎么会想到问我这个问题?”

    宁晞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她刚才实在是略微有点冲动了:“对不起,其实我是有点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种族,您是鲛人族的王,应该有一些特殊的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