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考验结束
    碧穹拧眉想要追上去,可是他的眼前却是雾茫茫的一片,让他完全看不清楚自己在哪里,更别提追上去了。

    “我的族人……”

    悠长的声音带着叹息声在碧穹的耳边响起,碧穹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那人是在跟自己说话。

    他茫然四顾,却是完全没有看见有其他的鲛人存在的影子。

    “你是谁?是谁在说话?”

    碧穹大声问道。

    碧穹这个人在自己的哥哥碧苍没死之前那一直都是玩世不恭的,以前吊儿郎当的名声也是在他们的族群里响当当的,原本如果不是因为碧落他不肯继承族长之位的话怎么找也是轮不到碧穹来坐的。

    但是在当了族长之后,经过了长时间的磨砺,碧穹整个人也算是有了一个成长,所以现在遇事到底是还可以冷静,即使现在的情况很诡异,碧穹也知道自己绝对要冷静下来。????“我是你这次考验的考官。”那人倒是没有拐弯抹角,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碧穹惊讶的合不拢嘴:“考官?”

    他忽然想起自己应该是在考验里的,所以说他刚才看到的一切都应该是自己考验的内容。

    只是碧穹不懂的是,自己为什么看见的,竟然会是自己哥哥死去的那一幕。

    四周的白雾忽然开始缓缓流动,碧穹惊讶的四处看着,他的目光已经没有了惧怕。

    一个老者的身形慢慢的在碧穹的面前显现出来,碧穹的脸上没有惊讶,他只是盯着那个老者看,目光沉静。

    老者看着这样的碧穹,倒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错。”老者骤然开口,碧穹有些莫名其妙,他问道:“你说什么不错?”

    老者身下的鱼尾一甩:“我说你不错。”

    碧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说我?”

    老者似是觉得这样的对话还算是比较有趣,于是像是玩心大发一样的说道:“是说你。”

    碧穹看到了老者眼里的恶趣味,顿时道:“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我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我知道。”

    碧穹说着想到了和他一起的碧落他们,于是问道:“你说你是我的考官,那么请开始我的考验吧。”

    老者仿佛是看出了碧穹脑海所想,笑着道:“你也别想着出去可以帮助你的后辈了,他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考验,你即使出去了,无非也就是等他们而已。”

    碧穹轻轻的“哦”了一声,大多数时候,他其实都是一个特别随大流的人,此时见到了这个所谓的考官,其实他也没有什么特别想知道的事情。

    “那我的考验是什么?”碧穹还是问道。

    他现在觉得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赶紧解决自己的考验,现在找到长老的事情都迫在眉睫了,怎么可能还留在这里跟这个不认识的长老扯皮。

    长老看见碧穹倒是挺着急,顿时就笑了:“好,你的考验其实也挺简单,你看你的背后。”

    碧穹依言转过身去。

    碧蓝的海底世界,那都是碧穹最为熟悉的地方。

    他从小在海底长大,现在都记不得自己的年纪了,可是他却是对于这海底的一草一木都万分熟悉,熟悉的如同那是他自己的身体。

    “我的家园。”碧穹看着水幕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这是我原来的家。”

    碧穹一字一句的说道。

    “如今你的家园还是好好的。”老者游到了碧穹的背后,轻声说道。

    碧穹只觉得老者的语气里带着一点郑重的意味,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却还是认真的回答:“是。”

    老者笑了笑。

    “再过不久,这里就会发生你之前见过的,大概是已经刻入了骨髓的那一幕,你的考验就是,灾难马上来临,我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这一次,是你去死,还是你的哥哥去死。”

    碧穹的双手陡然握紧。

    宁芳华坐在自己家客厅的沙发上,却是觉得垫子上有针在扎自己。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如此华贵的男人竟然问出的,是这样一个问题。

    “这位先生,你和宁晞……是什么关系?”宁芳华看了一眼走出来的赵艳,想了想还是轻声问道。

    男人看也没有看赵艳一眼,只是问道:“我只要我那个问题的答案。”

    宁芳华被噎了一下,顿时道:“我不知道先生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宁晞虽然是我爸爸的外甥女,但是之前宁晞单方面的和我家里的人断绝关系了,所以现在我们也不好说到底是有没有血缘关系。”

    “现在跟我一起去一趟医院。”男人对于宁芳华的回答显然不满意,站起身来冷声道。

    宁芳华一愣,自从干了那事之后之后,她现在最不愿意去的就是医院,所以在听见这话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就拒绝了:“不,我不去。”

    赵艳却是轻轻的拍了宁芳华一记。

    她笑着看了男人一眼,道:“是这样,我们跟宁晞本来就不是什么近亲啊,她是我老公姐姐的女儿,但是又不是我老公的女儿你说是吧?我好歹也是懂一点这个的,你要是真的想知道他跟我们家的关系,那你就直接带我老公去就可以了,等他回来了我亲自跟他说。”

    男人想了想:“可以,我晚上再过来。”

    他说着就站起身来直接离开,桌子上的卡却是没有拿走。

    宁芳华母女两却是露出了贪婪的神情。

    等到男人直接走了之后,宁芳华立刻伸手要去拿那张卡,然而还没有触碰到那张卡,就直接尝到了触电一般的感觉。

    宁芳华立即缩回了手。

    “妈,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宁芳华瞪大了眼睛。

    她总觉得这个男人很是诡异。

    赵艳却是摆了摆手:“没事,你忘记了之前咱们连妖怪都见过,这个人就算是妖怪也没事,只要他的卡可以用就行了,我们等你爸回来好好跟你爸说让你爸去做亲子鉴定就可以了。”

    “唉妈,你说怎么就开始有人关心起宁晞跟我们家的关系了呢?难不成她真的跟我们家没有什么关系吗?”

    赵艳也觉得很是奇怪。

    “说起来宁晞的来历还真的是有些古怪,当初就是你爸非觉得她是咱们宁家的种非要往家带。”

    赵艳仔细的想了想当初宁晞到家里来的细节,越想越是觉得可以:“我跟你说啊,当初你爸爸是在孤儿院找到的宁晞,也不知道是确定了什么就非说是他姐姐的种就是要带回来,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让他把宁晞带回来了,你说宁晞,从小就古古怪怪的,我怎么觉得也跟你爸家里的人不一样。”

    宁芳华还是第一次听自己的妈妈说起这件事情,顿时问道:“妈,这些事我以前没听你说过呢?”

    赵艳笑了笑:“这不是当年你爸是家里的顶梁柱,我是不好多说什么得罪他呢,现在你看你爸,我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一会回来我好好问一下。”赵艳心里已经认定了宁晞肯定不是宁家的孩子,所以心思也完全活络了起来。

    宁芳华对于宁晞的事情现在其实是不在意了,不过女人的天性就是八卦,对于这样的一些事情她还是很在意的。

    宁晞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陆苍黎的怀抱里。

    “嗯?”宁晞有点反应不过来:“阿黎,你也进到我的梦里来了?”

    陆苍黎露出了一个短暂的笑。

    他的声音本来就十分的低沉带着磁性,此时这一声低笑真的是让人觉得无比的酥麻,宁晞只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麻了一半。

    “傻瓜,你这是通过考验出来了啊。”陆苍黎看见宁晞难得有点蒙的样子,顿时觉得心情很好。

    宁晞从进入尊陵开始其实一直都表现的十分的温和淡定,在面对陆苍黎的时候那更是很少笑的这样的可爱。

    也许是陆苍黎自己本身就是毛茸茸的狼族的原因,对于宁晞露出来的那种可爱的样子真的是没有抵抗力。

    宁晞看着陆苍黎那样真诚的笑,顿时被晕的迷迷糊糊的。

    “我通过考验了吗?可是我记得我刚才什么都没有做啊。”宁晞还有点莫不清楚状况,她明明记得刚才她还在问鲛人王问题,然后鲛人王不肯回答呢,怎么醒来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陆苍黎笑了笑:“你又不是鲛人族的人,他们对你考验也不会力度很大的。”

    宁晞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我刚才还见到了鲛人王呢。”

    陆苍黎还没有出声,一道苍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嗯?你见到了吾王?”

    宁晞被吓了一跳。

    “是谁?”

    她从陆苍黎的怀里探出头来,扭头看了看四周。

    可是除了陆苍黎现在所在的这一株珊瑚还算是一个东西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一片空荡荡的海底地面。

    “哈哈,小丫头,我是这里的守护鲛人,所有进入这里的鲛人或者是其他种族的人,都需要进过我的初步审核才可以进入考验,不过我们鲛人族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开启过考验审核了。”

    宁晞听的有点懵:“你说你是考核的?那为什么我也要进去进行考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