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宁晞的选择
    来到海底世界之后宁晞基本上都是处于两眼一摸黑的地步,所以现在进入了这个内置空间里,她也完全找不到一个熟悉的办法可以让他们出去。

    甚至于她压根就是一个法术盲啊,除开自己脑海里现在会运用自如的,她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还会什么法术。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空有一身的力量不知道怎么运用,这个就很伤。

    陆苍黎牵住了宁晞的手,看着她一脸颓废的样子就知道她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于是就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没事的,我们会出去的。”

    宁晞并不怎么高兴的“嗯”了一声。

    事实上她真的高兴不起来。

    即使有陆苍黎的安慰。

    虽然到这里来了之后最后的问题她都很好的解决了,但是每一次遇到事情她都手足无措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碧落也看出来宁晞的不对劲,不过既然有陆苍黎在,他自然就不需要多嘴说什么。

    三人慢慢的在这个虚无缥缈的空间里走了走。

    最后依旧是毫无所获,宁晞差不多也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于是三人就地围成了一个圈,宁晞靠在陆苍黎的身上,打算一边睡觉一边进入梦里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线索。

    碧落比较赞同这个办法。

    毕竟现在他们没有打破这个空间的能力,也找不到任何的出口,如果宁晞能够得到一点指示,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

    于是空间里这么安静了下来。

    宁晞靠在陆苍黎的身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是一片纯白的雾意缭绕。

    宁晞很少看见这样的大雾,这种雾气就像是她正浮在即将沸腾的开水上方,那种水蒸气不断的朝着她的脸蔓延开来。

    宁晞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她并不知道这个雾气到底有什么作用,但是人大概都会下意识的想要保护自己身体最柔弱的地方,所以宁晞下意识的就想要保护自己的眼睛。

    “小丫头,是你要来接受考验?”

    白雾中有一个声音响起,宁晞一愣,随即却是无语。

    “什么考验?”

    从进入这个地方开始,什么考验闯关的好像就没有停下来过,就好像他们现在来到了是一个打怪升级的地方了。

    那声音对于宁晞的淡然也觉得心里有数,毕竟能够一路走到他的面前的,前面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考验了。

    “你一路既然能够过来,自然就知道我们的规矩,前面你通关,就可以继续前进,而我这是最后一个考验,只要你通过,我就可以告诉你一件你想要知道的事情。”

    宁晞吃了一惊:“我想知道的任何事情你都能有答案?”

    那声音笑了笑:“当然,你想知道的任何事情我都能够告诉你。”

    宁晞拧眉。

    如果说起这个任何事情的话,宁晞的心里其实有很多的疑问。

    她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份,她的父母到底去哪里了。

    还有她的身边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奇怪的事情。

    甚至她都很想知道,小黑到底是什么身份。

    一直以来压在她心底的疑问太多,真的到了这一刻的话,她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问出什么。

    但是过了一会宁晞又猛然想起来,陆苍黎和碧落应该还在等待她的答案。

    等待一个那个长老到底在哪里,他们还要去解救他的答案。

    现在整个鲛人族的希望应该就在那个长老的身上。

    她应该要问的,是那个长老所在的位置。

    “我只能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吗?”宁晞咬牙问道。

    “是的,只能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小妹妹,我知道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一路走过来你应该是信念非常坚定,不然的话你不可能会走到这里来,你既然来了这里,那么你自然是希望一直完成了自己原本的想法的,你要想清楚,我可以告诉你任何一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你自己最想要的是哪一个,一定要考虑清楚。”

    那声音循循善诱的说道,言语里的劝解都被宁晞收在了耳朵里。

    她知道那个声音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守在这里的人既然在鲛人族的无鲛之地,那就说明他或许也曾经是鲛人族的族人,现在鲛人族到了生死关头,他想要帮助鲛人族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宁晞一直以来也是想要帮助鲛人族的,所以对于他的劝说,宁晞并没有觉得厌恶和难以接受。

    只不过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纠结。

    她是真的很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是谁,背负在她身上的,到底又是什么。

    “我给你一点时间你好好想想,如果想清楚了,我们就开始考验。”

    那声音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再没有了声响,宁晞沉默着没有回答,只是抱着自己的膝盖坐了下去。

    这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空间,即使坐下去了之后宁晞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臀部触碰到了实地,但是这样一个将自己缩成了一团的姿势,还是很好的缓解了她现在内心的挣扎和空洞。

    这个时候宁晞对于陆苍黎的思念可以说是如同野草般的开始疯长起来。

    她现在很想要抱一抱陆苍黎,问他自己到底该做什么选择。

    她其实私心里的确是知道该问的,也只能问关于长老的位置问题,但是私心里,宁晞对于自己的身世也有着很强烈的想要弄出去的念想。

    她现在只是想要让一个人来帮助她做出选择,然后在她以后后悔的时候可以有一个怨怪的对象。

    是吗?

    是这样的吗?

    宁晞忽然怔了怔。

    如果陆苍黎帮她做出了选择,选择了顺从她的心思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而永远找不到了长老的下落,最后鲛人一族覆灭,那她就会开心吗?

    宁晞忽然捏紧了自己的手臂。

    如果鲛人族覆灭了,她绝对不会开心。

    碧落和碧云好不容易才从人类的魔爪里面逃出来,后来又面临着鲛人族的绝境,他们现在内心里肯定也是非常的煎熬的。

    宁晞掐住自己手臂的手越来越紧。

    她知道自己该做出一个选择了,在她还没有后悔之前做出一个选择,可是没有办法,那几个字就是不能从自己的嘴里出来。

    那些字仿佛到了她的嗓子眼,可是她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说不出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哑巴终于会说话了,可是她的脑子却在不断的告诉哑巴,说你不应该会说话的,你不能说话的。

    宁晞又挣扎了好一会。

    她的手臂已经被她掐出了血痕。

    “我选择问鲛人族长老的解救方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宁晞的两只手臂都被她挠破了之后,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终于响起了宁晞的声音。

    白色的雾气骤然消失。

    宁晞瞪大了眼睛。

    “哈哈哈哈恭喜小妹妹,你通过了最后的考验!”

    那声音带着一点前所未有的愉悦,宁晞呆怔在了原地,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那个声音却是还在继续说着:“如果刚才你的选择是问了关于自己的问题,那么现在你说不定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也已经离开了鲛人的海底世界。”

    宁晞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说,我如果问了关于自己的问题,我会直接离开鲛人族的海底世界?”

    “是的,所有问出了自己想要的问题的人都会回到自己的该去的地方,你现在问了关于那位鲛人族长老的解救方法,那我就送你去他所在的地方。”

    那个声音说着的时候,宁晞也注意到了自己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条小路。

    那是一条用珊瑚封住了两边,只容一人通过的小路。

    “从这里往前走就是无鲛之地的牢房,那位长老,就在那里面,你只需要进去,就可以看见他。”

    宁晞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别的什么,直接站起身来,先缓解了一下自己眼前的晕眩之后,才抬脚打算朝着牢房里走。

    那个声音没有在响起。

    宁晞慢慢的走到那条小路上。

    四周珊瑚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凌冽的香味传过来,宁晞闻了之后感觉自己的脑海中似乎都清醒了很多,这种香味好像可以提神的样子。

    而且她也感觉到手臂上原本还火辣辣的痛苦也减轻了许多。

    这条珊瑚小路并不长,宁晞慢慢的走过去,没一会就看见了路的尽头是一栋黑色的小房子。

    那个小房子没有窗子,从宁晞现在所站的那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黑色的一扇门。

    “长老?你在里面吗长老?”宁晞站在门口,敲了一下门。

    里头传来了一点衣衫摩擦的声音。

    然后是一个宁晞还觉得熟悉的苍老的声音:“是上次做梦见到我的女娃?”

    宁晞应了一声“是”,看了一眼不远处有一块大石头,宁晞走过去搬起来,对着那扇门上的锁就重重的砸了下去。

    锁立马就被砸坏了,宁晞把坏了的锁弄下来丢在地上,一把推开了那扇门。

    就在门的对面,一位穿白衣的老者正靠在角落里,他的白色衣服上虽然并没有什么褶皱,但是却有干涸的血迹。

    宁晞赶紧跑过去:“你没事吧长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