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隐忧
    宁晞在打量男人的时候,站在病床边的男人也在打量着宁晞。

    宁晞察觉到了男人打量的目光,虽然说他的行为很是奇怪,但是宁晞并没有从男人的眼里看见一点恶意,相反的,随着他打量的目光,宁晞甚至觉得这个男人的脸上竟然更多的是好奇。

    他那一张并不算是特比英俊的脸上,眼睛是最出众的地方。

    那一双眼睛虽然不是生的顶漂亮,但是就从宁晞的这个方向看过去,男人的眼神澄澈,瞳孔和瞳仁的颜色都是纯粹的黑和白,这样黑白分明的眼睛映衬的他的眼睛不是一般的好看。

    “你是谁?”宁晞皱了皱眉,虽然眼前的男人看起来非常的无害,但是一看明显就不是普通人的样子。

    男人听见宁晞的话并没有什么反应,他的目光在躺在病床上的凌菲身上一扫,就在宁晞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他却是开口了。

    声音低沉带着一点哑,听起来像是经常抽烟的人才会有了沙哑嗓音。

    “我是凌菲聘请的人。”

    宁晞紧盯着男人,像是在等待男人的下文。

    然而男人却是回盯着宁晞,一副“我已经说完了”的样子。

    宁晞:“……”她这到底是遇见了什么怪胎哦,说话就非要这么简洁的吗?

    “然后呢?”宁晞知道自己等是等不到男人的主动说话了,于是还是选择自己开口问:“凌菲聘请你干什么?”

    男人摇了摇头,一副“我不能说”的样子。

    宁晞:“……”

    莫名的心头有些无奈是怎么回事?

    “我说……”宁晞的话才刚开了一个头,根本来不及接着说下去,整个病房里的氛围却是陡然变化了。

    那是一种像是从地狱里忽然涌上来的阴冷感觉,比起之前陆苍黎还在的时候的那种阴冷的感觉不同,这次的这种感觉竟然像是直接要刻进骨子里的阴冷。

    这种阴冷像是一条毒蛇,直接渗透了宁晞的皮肤骨肉,缠绕住了宁晞的骨头。

    宁晞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已经非自愿的直接变了身。

    男人显然也没有意识到竟然会忽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手一动正要动作的时候却看见了宁晞忽然变身,金银双瞳出现,以及周身围绕着的那圣洁的金光,男人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你……”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宁晞就已经开始念起了晦涩的咒语。

    事实上此时正在念咒语的宁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念的是什么咒语,但是那是一种求生本能,她的身体永远都快过她的脑子做出反应,宁晞对于这种事情也完全的习以为常,所以根本就顺着自己的身体来,反正自己的身体总不可能害了自己不是?

    随着宁晞的咒语念出,一个个金光闪闪的字从宁晞的嘴里冒了出来,开始缓缓的在病房里一圈一圈的绕着。

    男人瞪大了眼睛看着。

    原本那浸入骨髓一般的冷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暖的感觉。

    那种感觉如同被太阳光照耀在身上,温暖的同时,又有

    一股热量慢慢的渗透进了皮肤里。

    房间里阴冷的气息渐渐消失,完全被宁晞念出来的散发着金光的咒语给打断,整个房间都开始变的温暖了起来。

    男人落在宁晞身上的目光也渐渐的亮的惊人。

    宁晞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眼神,在驱退了房间里的寒冷的时候,宁晞敏锐的察觉到这个房间里还存在着什么东西,宁晞闭气凝神,仔细的感觉了一下房间里的气息。

    去了鲛人族一趟,宁晞对于察觉气息这一方面其实还不是特别的会,到目前为止她也只会芦苇的辨别一下种族的气息,而且还有很多的种族她是不知道的,所以即使察觉到了有不同的气息她暂时也很难分辨到底是哪一族的气息。

    所以宁晞在感觉了一圈之后只是能够大概的察觉一点异族气息,根本就不能分辨到底是哪一族的时候,宁晞有点懊恼。

    说实话她现在真的是的要去着重了解一下其他种族的气息了。

    宁晞在房间里寻找了一圈,虽然可以感觉到那股气息,但是却没有察觉到气息的具体位置,而且那股气息渐渐的在变淡,宁晞估摸着这那气息现在应该是当初来过病房的人留下的,也就没有再去追寻。

    她收敛了自己浑身的力量,很快整个病房里就平静了下来。

    外头已经是天光大亮,宁晞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外头的天空。

    从她起来的时候的蒙蒙亮变成了现在的万物苏醒,时间好像其实才过去不久,但是宁晞却觉得好像已经过去了好久了。

    她扭头看着还站在床边,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的男人,皱眉道:“你那是什么眼神啊?凌菲到底聘请你做了什么?”

    原本宁晞以为之前男人那样不肯说,现在肯定也不会肯说的,但是没有想到她这随口一问,男人还就真的回答了。

    “我叫云清,我是一个捉鬼师,凌菲之前聘请我是因为她发现自己怀了鬼胎。”男人,也就是云清这一次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还有跟凌菲的关系。

    “什么?!”宁晞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你说凌菲之前怀了鬼胎?”

    宁晞虽然没有听漏云清的身份,但是比起云清的身份来说,她更关心的是凌菲。

    “你说的是真的?凌菲怎么会怀的鬼胎?”宁晞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怀鬼胎这个事情她虽然听小黑说过,但是从她听说这个事情到现在,身边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能够怀上鬼胎的,毕竟怀鬼胎这事情也不是说随便找个鬼那个啥就可以怀孕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想要怀上鬼胎可比人类之间的怀孕要麻烦多了。

    而且也血腥多了。

    宁晞记得曾经小黑跟她说过,想要怀上鬼胎,首先怀孕的女方就必须是濒死之人。

    宁晞的目光落在躺在病床上的凌菲的身上。

    房间里气氛发生过两次诡异的变化,可是凌菲还没有要清醒的迹象,刚做完手术的她脸色苍白的几近于透明。

    凌菲的长相是非常好看的,不同于宁晞自己的那种淡雅空灵,凌菲的长相非常的大气,如果放在古代来说的话,凌菲的长相就是那种大家贵族出来

    的嫡女,注定是要做当家主母的那种。

    不过讽刺的是,凌菲在现在的世界里,只能有这样大气的长相,却并没有一个能够让她的长相更加发光发热的家族在背后拱她依靠着。

    凌菲的家境宁晞并不是十分的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凌菲读大学的这么多年,肯定靠的都是自己。

    宁晞的目光瞬间就变的有些冷。

    “她怀了鬼胎,那你自然也知道她是濒死之人了,那她是为什么即将濒死?”宁晞的声音清冷,听在云清的耳朵里却是如同惊雷般炸响。

    更可怕的是声音在炸开之后,竟然还带着丝丝缕缕的寒意。

    和刚才的阴冷感觉不同,这种寒意是真正的冷淡,就像是你面前忽然就变成了一座冰山,寒意不断的从冰山上流淌下来。

    云清忽然就有些害怕眼前这个年纪看起来比自己大概要小十几岁的小女孩。

    “她……她之前出了一次车祸,当时其实就已经快不行了。”

    宁晞沉默。

    过了好久才问道:“什么时候?”

    云清看着面无表情的宁晞,吞了口口水之后才道:“大概……大概四个月前。”

    四个月前。

    宁晞的心口钝痛。

    四个月前的时候她还在市里,只不过当时因为她才刚跟梦魇神婆确定陆苍黎的治疗方式,那个时候全身心都放在了陆苍黎的身上,压根就没有去关注自己这个唯一的好友。

    却没有想到在四个月前她竟然就遭遇了那样恐怖的事情。

    “当时你就在了吗?”

    宁晞面无表情的问。

    虽然宁晞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同寻常的情绪,但是云清毕竟也是一个捉鬼师,对于气息敏感的同时,对于人类的情绪变化也十分的敏感,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宁晞现在的情绪特别不对,可是考虑到现在的情况,宁晞的这种状态其实还能算是表现好的了。

    “对,我到她身边其实是差不多五个月前。”

    时间线越拉越长,宁晞却是更加的懊恼自己。

    凌菲那么早之前就发现了自己身边的不同寻常,可是她却什么都没有说。

    不过也有奇怪的地方。

    五个月前的她虽然依旧不能很好的掌控自己身体里的力量,但是如果凌菲的身边有不同寻常的气息的话她肯定也能够感觉的出来。

    那么那个时候到底是到底是人缠着凌菲还是有其他的什么东西?

    如果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为什么她之前竟然都没有能够察觉到?

    她之前跟凌菲见面的次数少,但是的确是每一次见面,凌菲的状态都很好。

    身边也没有跟着什么奇怪的东西,身上也没有沾染什么奇怪的气息。

    宁晞扭头看向云清:“她找到是为什么?五个月前她应该不太可能怀上鬼胎。”

    时间线扯清楚了,宁晞现在奇怪的是云清到底被凌菲聘请来干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