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捉鬼师云清
    云清也不知道是不是见到了刚才宁晞变身之后浑身冒出金光所以觉得十分的有兴趣,也完全卸掉了对于宁晞的防备,对于宁晞的话现在几乎是完全有问必答。

    所以虽然宁晞的问话一个接一个,但是云清也没有觉得不耐烦,反而认真的回答:“她找我,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最近被鬼怪缠上了,所以想让我帮她。”

    “什么?”宁晞觉得有些惊讶,“你说她觉得自己被鬼怪缠上了?”

    云清点了点头。

    “事实上我接受了她的委托之后就在她的身边调查了很久,但是直到她发现自己怀孕之前,我们都是一无所获,一开始我以为是一直缠着她的鬼怪知道有我这个捉鬼师知道自己无法在从凌菲的身上获得什么了,但是很明显的,凌菲后来的怀孕就完全证实了这个猜想是错误的。”

    云清说着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严肃的神情。

    宁晞的眉头也是直接皱了起来。

    “这件事情其实要我说我也说不清楚,因为之前凌菲小姐聘请我的时候就没有把所有的事情说的十分的清楚,我原本以为凌菲小姐隐瞒的事情无关紧要,事实上后来按照我的调查来说,凌菲小姐隐瞒我的事情似乎也跟她招惹鬼怪的事情五官。”

    云清说的虽然比较隐晦,但是宁晞仔细一想,大概也就知道他不好说出口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了。

    凌菲的身边应该是有一个金主一样的存在,虽然宁晞并不知道凌菲跟那个男人之间到底是存在着一种什么样的利益关系,但是不管怎么说,一个跟男人之间保持着的是不正常的男女关系的事情,的确是不足为外人道也的。

    “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知道已经不能再从云清的身上问出其他的什么了,宁晞也就没有再多问关于凌菲的事情了,而是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云清也没有想到宁晞这么快就不再问下去了,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却也直接就顺着宁晞的问话转移了话题:“因为聘请的事情我跟凌菲已经有些熟悉了,虽然我在她的身边并没有调查到什么,但是为了怕她身边是真的出了事情,所以我在她的身上贴了一张符纸。”

    云清说着伸手悬浮在了凌菲的脑袋上,一道白光闪烁,慢慢的包围住了他的手掌,随后凌菲的脑袋也开始像是呼应云清的手似的,竟然也慢慢的开始冒出了白光。

    一张黄色的符纸慢慢的从凌菲的脑袋里浮出来,最后被云清收到了手心里,白光最后慢慢的消失不见。

    迄今为止宁晞还没有见识过白色的灵力,不过云清的手在冒出白光的时候宁晞就隐约感觉到了一点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不会让她感觉到厌恶,宁晞猜想那应该就是人族可以修习的灵力了。

    “这张符只要在凌菲的体内不被取出,我就可以知道凌菲在哪里,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被送进医院来的时候我就有所察觉了,不过当时我正在市郊,一时半会也赶不过来。”

    云清的解释非常的详细,宁晞听完之后并没有说话。

    如果真的按照云清所说他是一个很厉害的捉鬼师的话,宁晞并不认为如果他想要在短时间内回来

    会没有办法,不过云清和凌菲到底不是什么关系亲密的,即使知道云清并没有用尽全力,宁晞也没有什么立场去指责。

    “这样,多谢你之前对于凌菲的照顾,接下来她这边有我照料。”宁晞委婉的提出了送客。

    云清也不是一个蠢笨的,听到宁晞这么明显的要送客的要求也没有多纠缠,虽然他现在心里对于宁晞的身份好奇的要命,但是却也知道分寸。

    现在凌菲出了这样的事情,作为朋友的宁晞肯定也没有心情说别的事情,所以云清打算下一次再来拜访。

    “这是我的名片,下次有什么事情可以联系我。”云清走的时候留下了自己的名片,宁晞接了,但是却只是放在了一边并没有放在心上。

    虽然宁晞对于捉鬼师也有些好奇,但是宁晞现在自己身边的情况并不允许她多去跟捉鬼师接触。

    虽然说捉鬼师跟捉妖师专司的事情并不相同,但是谁知道捉鬼师会不会能够察觉得到妖气,万一被他知道了陆苍黎他们的身份,这才是更糟糕的事情。

    所以宁晞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跟云清多牵扯。

    云清却把宁晞的冷淡当做是她正在为朋友担心,所以也没有多纠缠,走的非常的干净利落。

    宁晞看见云清走了,于是就掏出了手机给陆苍雪打了一个电话。

    陆苍雪接电话接的很快,“嫂子?”

    虽然陆苍雪不是第一次这么叫宁晞,但是宁晞之前离开了人界两个多月去了地底世界,之前跟陆苍雪他们插科打诨的日子都好像过去了很久了似的。

    现在猛然又听见了他这样的话,让宁晞还有些恍惚。

    同时也有一种终于回家了的感觉。

    宁晞笑了笑,换了只手拿着手机,问陆苍雪:“穹月起来了吗?”

    陆苍雪:“起来了,不过他吵着要去找你呢。”

    宁晞想到穹月,她跟穹月的确也是分开了好久了,本来好不容易回来了,但是没有想到一回来他们都没有好好的一起吃一顿饭就直接遇见了这样的事情,宁晞想着还觉得有些愧疚。

    “你哥哥是不是在忙?你现在有空吗?有空就把穹月送过来怎么样?另外帮我带几套衣服过来,我朋友还没有醒,我暂时也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呆在这里。”

    宁晞说着还有些不好意思。

    一回来就这么指使陆苍雪做事,宁晞还真的是有点过意不去。

    陆苍雪早在之前相处的时候就知道宁晞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了,且不说宁晞这样的人本来就很让人心疼,就说现在宁晞的身份,陆苍雪对于宁晞也是非常的尊敬还有爱戴。

    虽然说这样听起来有点怪,但是这也是陆苍雪为了说服自己。

    他总不能说他现在对于宁晞是疼爱吧?

    这种事情当然是归他老哥的,他也能对宁晞好,但是绝对不可能越界就是了。

    “一会我要跟我哥一起

    去公司开会,我让留白去吧,刚好你也把穹月带着在外面住几天,这几天别墅里很多族人都回来,到时候也顾不上穹月。”

    “好。”宁晞道。

    留白带着穹月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的时间了。

    凌菲还是没有醒,宁晞之前叫过一次医生过来检查,不过医生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只是说凌菲现在并没有出现什么术后问题,现在还没有清醒大概是因为之前太过疲惫的原因。

    宁晞直觉的感觉凌菲现在的状态应该是跟那个鬼胎有关,但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除她的那种状态,好在医生可以确定凌菲的身体乜有什么问题,这就是目前最好的消息。

    留白带着穹月一路大摇大摆的上来,期间还被好几个护士给拦住。

    他们拦住留白的理由是医院里不给带宠物,怕会惊扰到其他的病人,或者是其他的病人有对于动物毛发过敏的。

    留白对于人类毫无办法,所以只好出了医院给宁晞打了电话。

    宁晞接到留白的电话听见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也是哭笑不得。

    她直接让留白隐身进来。

    留白也是一副“我怎么没有早点想到这一招”的样子,跟宁晞聊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宁晞为了怕留白找不到地方,还特意站到了走廊上去等他。

    留白很快就坐电梯上来了,不过妖族的想法一向简单粗暴并且不计后果,他直接抱着穹月,两个人也不看电梯里有没有人,直接就坐着电梯上来了。

    这场面看在其他人的眼里那就是没有人的电梯居然自动运行了,两人下了电梯之后后面明显引起了一点骚动。

    宁晞无奈的看了留白和伸开了双手一副求抱抱样子的穹月,“我说你们就不能低调一点吗?隐身之后竟然还搞出这么大的阵仗的吗?”

    留白看起来是一个沉稳的大叔模样,不过听见宁晞的这话低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忘记了忘记了。”

    宁晞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也没有再说什么。

    留白好像一直都是在暗处保护穹月,并不是经常会在人界现身的样子,宁晞想了想也就完全可以理解留白这种大大咧咧毫不顾忌的行事作风了。

    “这是二少让我给你带来的衣服,另外大少说晚上会过来看你。”留白把提着的袋子放去了一边的沙发上,撤去了隐身的效果自后就径自坐去了病房的沙发上。

    穹月早就已经腻在了宁晞的怀里,宁晞抱着穹月摸着他柔软的毛发,虽然一人一狼正在腻歪着,但是宁晞也没有漏听他的话。

    “我知道了,麻烦你了。”宁晞冲着留白笑了笑。

    留白摆了摆手:“嗨,马上都是一家人了就不要在意这些了。”

    其实真的要是说起来,留白现在见到宁晞是要行礼的,不过考虑到是在人界,所以陆苍黎早就跟族人说了不比那么多礼节,留白虽然没有行礼,但是心里却还是记着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