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凌菲醒来
    讲真的,短时间碰见的次数多了,宁晞现在体会到那股冷意的时候都觉得特别的无语。

    宁晞从来没有哪一刻有这样迫切的想要凌菲醒过来过。

    她现在是真的完全被勾起了好奇心,真的非常想要知道凌菲到底是惹上了鬼族的哪位大佬啊,竟然要一直被鬼族这么眷顾着。

    三顾茅庐都不是这么玩的吧?

    人家刘备那么诚心都不敢一天来好几次啊,好歹也过几天再来啊,都不给人一个缓冲的机会的吗?

    宁晞真的非常想要吐槽。

    但是即使心里这么无语的想着,宁晞的手也在碰上门把手的一瞬间就使劲拉开了门。

    病房的门一被拉开,一股冷意扑面而来。

    宁晞现在都有点习惯这种冷意了,毫不在乎的直接进了病房,反手锁上了门,这次连身都懒得变了,直接挥手打出了一道散发着金光的灵力。

    灵力直接如同利剑一般划破了空气。

    整个病房里因为鬼气凝结而骤降的温度此时如同镜面一样噼里啪啦全部被划破,宁晞甚至都可以听见空气里传来的碎裂的声音。

    “啊——”

    空气中凄厉的叫声不断传来,宁晞此时没有变身,她的金银双瞳也没有出现,所以她也看不见此时空气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宁晞没有那个心思去管。

    毕竟有的时候一件事情来的多了,人的忍耐力就真的非常的有限了。

    至少现在的宁晞就是丝毫都没有耐心了。

    管来的到底是谁,宁晞现在就是打算走“非暴力不合作”的路子,那些鬼族再敢来就直接打回去,来一次打一次,直到他们不敢来了为止。

    就别的不说,宁晞对于自己的武力值还是非常的自信的。

    再说了,实在不行她就搬救兵吧。

    陆苍黎现在可是她的最大后盾呢。

    别说,有大腿抱的滋味就是不同,宁晞甚至都觉得自己只要想到陆苍黎,原本郁闷的心情就会好很多。

    空气中凄厉的叫声从一开始的尖锐到后来的虚弱,最后渐渐的消失不见了,直到终于听不见尖叫声了,宁晞才有空在房间里四处逡巡着:“穹月?”

    宁晞的话音才一落下,阳台上就传来了爪子抓挠玻璃的声音。

    宁晞扭头看了过去,就看见玻璃门外,穹月正苦着一张脸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你怎么跑到外面去了?”宁晞把手里的外卖放在了一边的茶几上,走到了阳台门前拉开了玻璃门,弯腰一把把穹月给捞了起来。

    穹月的皮毛非常的白,此时上面除开蹭到了一点灰显的有一块特别的脏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痕迹,宁晞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陆苍黎把穹月送过来是来陪她的,她可不希望因为到这里来让穹月受到什么伤害。

    而且穹月的身体太弱,如果真的被鬼族伤到哪里的话恐怕也是一件麻烦事。

    穹月摇了摇尾巴:“你走了之后我觉得太无聊了就

    四处走动了一下,我走到阳台的时候整个房间里的气氛就怪怪的,然后就特别冷,我没敢出去。”

    宁晞点了点头,伸手在穹月的脑袋上摸了摸:“没事了已经,来,我们来吃饭吧,你饿了吗?”

    听见终于可以吃饭了,穹月将脑袋点了成了拨浪鼓:“饿饿饿,我早就饿了,我现在特别特别饿。”

    一叠声的说了自己到底有多饿,穹月的目光就落在了一边的外卖上。

    他的鼻子很灵,早就闻到了食物的味道了。

    宁晞看着他小馋猫的样子笑了笑,抱着他走过去在沙发上给他安顿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才拆开了外卖。

    两人现在都是非常饿,用餐的速度比平时都要快一倍。

    仔细看的话其实宁晞吃东西的速度其实比穹月还要快一点,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宁晞实在是有太久没有吃人类的食物了,再不吃她都感觉自己会活活饿死。

    在海底世界的时候宁晞很少感觉到饥饿感,她也一直有吃东西,但是那种吃东西就是跟在人界的吃饭不太一样。

    宁晞觉得自己的身体大概对于一顿三餐都已经有了一种依赖性了。

    毕竟她的身体可是吃了二十多年的三餐长大的,到点了就会饿需要食物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身体习惯。

    两人迅速的解决了午饭之后,宁晞就觉得有点困了。

    穹月也是一个吃饱了就想睡觉的小家伙,宁晞于是检查了一下凌菲手上的输液管,确定在她睡觉的时候凌菲的输液管不会输完,就抱着穹月在空着的另外一张病床上睡了过去。

    虽然昨天夜里也休息了,但是宁晞身体上的疲惫远远低于精神上的疲惫,在海底世界的那种日夜不分颠倒十足的生活让宁晞现在需要倒很长时间的时差才可以缓过来。

    市郊某栋别墅内。

    男人推开了别墅的大门,轻手轻脚的走进了一片黑暗的别墅里。

    这栋黑暗的别墅里没有一丝光亮透出来,男人并不怕黑暗,他慢慢的走着,很快上了别墅的二楼。

    “吱呀——”

    房间门被推开的时候终于发出了一点声音。

    而就是因为这点声音的发出,让房间内一只悬空浮在半空中的眼睛陡然睁开。

    血红的眼睛如同一只大大的红灯笼,在他的眼睛里,两个不同颜色的瞳孔微微重合在了一起,但是边缘却又露在了外面,明显而直接的向看见他的人表明,这只眼睛是诡异的双瞳。

    男人走到了眼睛的面前单膝跪下。

    “主人,那位小姐已经回来了。”男人低声道。

    眼睛微微眯了眯,似乎是在回忆男人说的小姐到底是谁。

    良久他终于有了反应。

    整个房间里只有一只眼睛,可是男人却是可以清晰的听见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是之前那位救走了鲛人的小姑娘?”

    男人点头:“根据海底传来的消息,鲛人族的危难已经接触了,我让他们仔细调查了一下,鲛人族对于这件事情非常的保密,并没有说出到底是谁帮忙解除了这一次的鲛人族大难,但是

    我查到,就在鲛人族大难解除的这段时间里,那位小姐也不在市里。”

    “哦?这倒是有趣了,那个小姑娘身上的秘密看起来还挺多的。”眼睛的双瞳孔微微缩了缩。

    他说出口的话好像带着玩味,可是男人却是凭着直觉感觉到眼睛的这句话无论是从话里还是话外都绝对不带着一点玩味的意思。

    “主人,要不要查查那位小姐?当初你放出去的诱饵,跟那位小姐也是有点牵扯。”男人道。

    眼睛发出了一阵沉沉的笑声:“算了,本来当时我也没打算干什么,也就是想要搅个局玩玩而已,我现在还不能回到我的身体,你吩咐下去,所有人原地待命,不要给我闹出事情来。”

    “是。”

    凌菲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病房里。

    她的思绪略微有些混乱。

    各种画面在脑海里如同放电影一样的不断回旋播放着,凌菲皱起了眉头。

    她的目光直直的盯在白天的天花板上,身下传来的疼痛感觉陌生而又熟悉,但是这种熟悉却并不像是自己经历过的那种感觉。

    画面一帧帧的回放过去,在某一个画面冒出来的时候,凌菲使劲的握住了自己的手臂,用了一种几乎强迫的方式让自己的脑海中止了播放任何关于那个画面相关的事情。

    手背上传来的疼痛很快就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她的身体也听从了全身疼痛神经的调遣,那些凌乱的回忆全部被打断。

    凌菲呆呆的发了半晌的呆,知道手背上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她甚至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从自己的身体内流出体外。

    凌菲终于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手背。

    原本正在输液的管子里,此时已经倒流了差不多成人小手臂那么长的血。

    凌菲苦笑了一声,张口想要叫人,嘴张了张却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她才想起她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嗓子估计都干的要爆炸了,一时说不出话来也是正常。

    她动了动身体,发现身下的疼痛在习惯了之后也可以忍受,于是就打算坐起来按护士铃。

    然而她才动了一下手臂,就发现自己浑身无力,那种感觉就像是浑身的力量都流失了,而现在的她就像是毫无行动力的玩偶。

    凌菲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等到嗓子舒服一点了直接叫人。

    她的目光四处转了转,这间病房非常的豪华,应该是贵宾病房,她的床边也没有凳子什么的,可见应该之前没有人留在这里陪床。

    凌菲的目光扭向了另外一边。

    其实她本来该是第一时间就去看另外一边的,但是现在正在太阳大的时候,落地窗的窗帘并没有拉上,外头刺目的阳光直接透了进来,所以对于自己的另一边她就下意识的选择了忽视。

    直到现在房间都被打量的差不多了,她才要去看另外一边。

    只见和她身下的这张床一模一样的床上,隆起了一个人的形状,凌菲的目光落在那团隆起上的时候瞳孔微微一缩,随即她猛然抬头,想要看看到底床上的是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