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敞开心扉
    宁晞。

    凌菲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医院里看见宁晞。

    她不是出差去了吗?当时说好像要去三四个月的样子。凌菲想到宁晞走的时候跟自己打的那个电话。

    当时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她的情绪已经接近于崩溃,但是自己的朋友得到了公司的重视,连这样重要的出差她都能够跟着去,这充分的说明了宁晞在尊陵的地位已经是非常的好了。

    凌菲虽然当时自己的日子过的艰难,但是从读大学的时候开始宁晞也帮过她不少次,她对于宁晞现在能够有一份好工作也是非常的开心的。

    可是现在才过去不到三个月,宁晞竟然就回来了,而且还就陪在她的病房里。

    凌菲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之前的事情,她之前来医院是因为什么她已经完全记不得了,但是她对于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一直都是抱着竟然反正都是要消失不见的那就消失不见好了,醒过来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是要流产的,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最终还是会被宁晞给撞破了。

    宁晞是凌菲最好的朋友,如果不是这次意外,她是真的很不想把自己的烦恼带给朋友。

    而且她这个可能都已经不是烦恼了。

    鬼知道那人到底打算要怎么对付她。

    她要死也就算了,自然是不愿意去连累自己的朋友的。

    而且宁晞和她不一样,宁晞现在可以说是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凌菲想到这里忽然觉得眼眶有些热。

    她很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嗓子实在是干的厉害,她现在已经察觉到了有丝丝缕缕的疼痛不断的在喉咙见蔓延开来了。

    这种疼痛来自于身体内部,跟她手血液逆流相比要严重的多。

    凌菲很想顾不得其他的,直接把宁晞叫醒,但是看见宁晞即使睡着都难掩面上的疲惫,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一回来就过来连时差都没有倒了。

    凌菲这样想着就完全没有办法开口。

    几个来回之后凌菲自己都想要放弃了,打算直接把针头给拔掉的时候,宁晞忽然睁开了眼睛。

    宁晞的睡眠状态其实一直都不太好,但是今天也实在是太累了,所以一睡下去竟然睡的特别死,而且穹月就被她抱在怀里,暖烘烘的温度不断的从穹月的身上传递到了她的身上,那种感觉让宁晞睡的更加的熟。

    可是没有过多久她就察觉到了有视线不断的在她的脸上扫来扫去。

    一开始她以为是陆苍黎,但是想到如果真的是陆苍黎,他的目光不应该会停留这么久。

    于是宁晞纠结了一会之后还是睁开了眼睛。

    然后她就看见凌菲醒了。

    宁晞先是一喜,刚要说话,就看见了她手上血液逆流的输液管。

    宁晞顿时一惊,赶紧掀被子下床,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了直接按下了护士铃。

    这一层有专门的护士在等着,几乎是宁晞才按下的同时,就有脚步声传了过来。<

    br />

    宁晞走到凌菲的床边,看着凌菲苍白都一惊开始泛青的脸色,心疼的问道:“你还好吧?怎么醒了不把我叫醒呢?”

    凌菲怔怔的看着宁晞,她的关心是那么的自然和真实,凌菲原本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现在却是可以完全确认了。

    她张了张嘴,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宁晞却明白了她的意思。

    赶紧把鞋穿好了,宁晞才绕到了茶几上,倒了一杯凉白开过来喂了凌菲。

    等到凌菲一杯水喝完的时候,护士也已经到了。

    处理了凌菲手上的输液管,眼看着管子里的液体重新变成了无色,宁晞终于松了一口气。

    等到护士检查了凌菲的身体,确定现在只需要修养就可以了之后,宁晞才算是终于把悬着的一颗心放在了肚子里。

    “你什么时候醒的呢?”宁晞在床上坐下,看着凌菲问道。

    凌菲喝了水之后嗓子已经舒服多了,虽然要开口还是有点干涩的疼,不过总比说不出话来要好很多。

    “刚醒来没有多久。”

    宁晞听着她那干哑的声音皱了皱眉,拿着杯子又去倒了一杯水给凌菲喂了下去。

    凌菲打量着宁晞。

    事实上宁晞这一次去了海底世界回来之后连个澡都没有来得及好好洗,现在宁晞的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来自于大海的咸味。

    “你去海边了?”凌菲忽然开口问道。

    宁晞放杯子的手一怔,随即点头:“是啊,回国之前都去海边游泳了。”

    宁晞并不擅长撒谎,把话说到现在这份上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凌菲也没有多问什么,病房里一时之间竟然静了下来。

    过了也不知道有多久,宁晞觉得自己虽然不该问,但是有些事情现在明显不是不问就可以解决的,于是就开口打算问个清楚:“你……”

    “你……”另一道声音却也恰好响起。

    两人都是一愣,随即凌菲轻笑了起来。

    “你有很多事情要问我吧?小晞,你其实根本藏不住事啊,什么心情都写在脸上了的。”

    宁晞愣了一下,随即也跟着笑了。

    其实她跟凌菲已经有很久没有相处过了,有的时候时间和距离其实很能够改变一段感情,宁晞觉得自己之前对于这个朋友实在是关心过少,所以现在一直都觉得非常的愧疚,听见凌菲这话,她就知道她一定是看穿了她的心情了。

    “菲菲,有些事情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告诉我,但是菲菲,我接下来跟你说的这些事情,全部都是真实的。”

    宁晞盯着凌菲,目光灼灼。

    凌菲还是第一次看见宁晞这个样子,下意识的就点头应了一声好。

    宁晞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的同时,整个人也开始慢慢的发生变化。

    半个小时过去。

    凌菲还处

    于极度惊讶的状态下,完全回不过神来。

    宁晞跟她说的事情虽然她并不觉得惊讶,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她以前所知道的那么和平安全,但是她却是没有想到,有一天她的好朋友也会告诉她,她原来不是人类,她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种族,但是她的身上似乎背负着使命。

    凌菲愣怔了好半晌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般的笑了起来。

    宁晞看着忽然笑起来了的凌菲,也不知道一时之间该说什么。

    “小晞,其实我从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你不平凡了。”话已经说到这里了,那她也就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凌菲直接道。

    宁晞“啊?”了一声:“你说很早之前?不,我很早的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变身……”

    凌菲的目光落在宁晞那一双神奇的眼睛上,面上带着笑:“其实有一次我曾经听见你在跟小黑说话……那个时候我在想,你大概是什么拥有特殊能力或者眼睛的人吧,可以和小动物说话什么的,不过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宁晞吓了一跳。

    她倒是没有想到自己以前跟小黑说话的时候竟然被凌菲听见过,而且当时凌菲还硬生生的忍住了什么都没有问,就这么一直藏在心里。

    “唉……”宁晞叹了一口气。

    其实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也希望自己只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但是好像命运的齿轮从小黑来到她身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转动了,不然的话这个世界上有谁是被一只猫教养长大的?

    宁城夫妻两虽然留了她在,但是宁晞从小就被他们家当做佣人下人一样的使唤,宁晞虽然以前被使唤的时候从来不恨什么,但是心里到底也会不舒服。

    他们对于她只有使唤,宁城自己好歹因为是一个老师所以才坚持要送她去读书,不然的话宁晞觉得就以赵艳那个抠门的样子,是绝对不可能会想着送她去读书的。

    但是其实就以当时的宁晞,即使读书了也可能只是比普通人聪明一点而已,是小黑的教导,才让宁晞有了完全的世界观,渐渐开始清晰的看这个世界。

    宁晞对于小黑的依赖,其实远远比现在她对于陆苍黎的依赖要多。

    如果说陆苍黎是现在宁晞根本放不下的人,那么小黑就是那种他如果出事,宁晞会毫不犹豫跟着去的人。

    话已经说开了,那么接下来凌菲的事情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了,宁晞说自己想要知道,因为只有知道了前因后果,她才可以想办法去帮凌菲。

    凌菲被宁晞说动,其实就算是宁晞表明了自己的特殊之后,她都不想要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告诉宁晞,但是眼看着宁晞那么坚持,凌菲也知道即使自己不肯说,她也还是会去调查。

    与其让她自己去调查最后一知半解的遭遇那个人,还不如她自己告诉她。

    “宁宁,我的事情其实你大概也有一点猜测吧,刚进入大学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叫做什么我其实一直不太清楚,但是他说可以提供给我需要的东西,代价就是,我陪着她,那个时候我原本以为我们只会是普通的金主关系,但是后来,我发现事情不太对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