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疲惫的宁晞
    凌菲说到这里的时候眼里飞快的闪过了一抹恐惧,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浑身的都开始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宁晞见状顿时站起身来走到了凌菲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在呢,小菲,你别怕。”

    有了宁晞的安慰,凌菲的状态好是好了一点,但是她显然是已经触动了什么很恐怖的回忆,虽然面上好看了很多,但是浑身发抖的症状却没有缓解。

    宁晞看着她的样子,也知道她一时之间缓不过来了,虽然她很想要知道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宁晞到底还是没有追问下去,只是说让凌菲好好休息。

    反正现在她在这里,以后发生什么事情她会想办法解决。

    凌菲也是因为刚醒过来,虽然说已经决定要把事情说出来,但是到底还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再加上今天她一时之间得到的消息有点太让她惊讶了,所以一时之间说不出来什么也是正常的。

    所以她也就没有逞强,跟宁晞说了声抱歉之后就闭上眼睛休息了。

    宁晞看着凌菲入睡,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吊瓶,刚才护士来检查的时候已经说了这是最后一瓶药了,眼看着药水已经见底了,宁晞就按了护士铃叫了护士过来。

    护士很快过来,宁晞想到之前她上来的时候走廊对面那边的混乱,想了想开口问道:“之前对面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之前上来的时候看见那边很忙的样子。”

    护士的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是宁晞还是可以看见她的脸上带着一点疲惫。

    听见宁晞的问话护士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她道:“小姐你之前看见了?”

    宁晞“嗯”了一声。

    护士苦笑了一下:“是有一对情侣发生了意外,女人是几天前送过来的,当时只是忽然晕倒,这几天一直在医院里等待检查结果,之前结果刚出来,女人得了绝症,男人本来就身体不好,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当即就受不了去跳楼了,女人当时心脏猝停了。”

    宁晞瞪大了眼睛:“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护士看见宁晞很吃惊的样子顿时笑了笑:“医院嘛,每天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我们都已经很习惯了,每天送走很多康复病人的同时,也会看见很多被确诊的病人。”

    “你们真的很辛苦。”宁晞佩服的看着护士。

    护士笑了笑,伸手给凌菲拔了针头,又收起了所有的空吊瓶,检查了一下凌菲的身体状况之后就扭头对宁晞说道:“接下来好好休养就行了。”

    宁晞:“谢谢。”

    护士摆了摆手:“不用。”

    直到护士出了病房关好了门,穹月才从被窝里钻出了一个圆溜溜的脑袋:“宁宁。”

    宁晞转头看见穹月醒了,顿时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瓜子:“睡饱了?”

    穹月摇了摇头。

    宁晞笑了笑:“那你就接着睡。”

    穹月顿时笑弯了眼睛:“好嘞,吃饭的时候叫我。”

    宁晞答应下

    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穹月会这么嗜睡,不过想到陆苍黎跟她一走就是两个多月,想必小家伙想他们睡不着也是常有的事。

    宁晞看着穹月睡着,就给他盖好了被子,拿起手机走到了阳台边上。

    此时楼下刚才因为有人跳楼造成的一滩血已经被收拾干净了,只有偶尔有几个人从门口走过会下意识的绕开了之前那个人掉下去的地方。

    宁晞打开手机的日历,马上已经是元旦了,大半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她这大半年好像很忙碌,但是其实真的要是回忆起来,宁晞又觉得自己好像根本就没有忙什么。

    不过有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就是小黑马上可以出关了。

    当初说好的三个月,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他肯定马上就可以回来了。

    几个月没有了小黑在身边,宁晞真的是觉得非常的不习惯。

    虽然说她的身边现在已经有了陆苍黎,但是小黑对于她来说就像是亲人一样,这是一种和陆苍黎完全不同的感情。

    凌菲的这一觉睡的很沉,直到傍晚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醒了一次。

    不过醒来之后没有多久她就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宁晞觉得凌菲的状态有些不对,叫了医生过来检查,医生也只说是凌菲之前肯定是已经很久没有睡好觉了,所以现在整个人放松之后精神疲惫一时之间无法恢复。

    宁晞虽然有些着急想要知道发生凌菲身上的事情,但是现在她的这个状态也让宁晞不好开口。

    到要吃晚饭的时候,陆苍黎来了医院。

    听见敲门声过去开门的时候,宁晞还在想着要不要跟陆苍黎打个电话。

    但是考虑到他大概和族人在商量事情,所以也就一直在踌躇着没有打电话。

    谁知道一开门就看见陆苍黎站在病房门口。

    他大概是刚洗完澡没有多久,身上还带着清晰的沐浴露的气息。

    “你怎么来了?”宁晞有些惊喜,拉开了门让开了地方让陆苍黎进来。

    陆苍黎迈步进了病房,把手里提着的东西在宁晞的面前亮了亮:“我不来你们晚上吃什么?”

    “啊?”宁晞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扭头一看外头已经是华灯初上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哪能让你过来送饭啊,我可以叫外卖的,你不是要留在别墅里处理事情的吗?”

    他们这么久不在,陆苍黎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

    陆苍黎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茶几上,看见宁晞关切的样子露出了一个笑,手一伸直接牵住了宁晞的手拉着她到了沙发上坐下:“反正都已经回来了,难道明天就不能处理事情了吗?”

    宁晞摸了摸后脑勺,哈哈笑了笑:“也不是。”

    她说着看了陆苍黎一眼,见他温柔的看着自己,愣了一下之后直接伸手抱住了陆苍黎的腰。

    陆苍黎一只手环住了宁晞的腰,抱着她直接坐在了沙发上,他直接把宁晞放在了他的大腿上,两人的动作和

    谐而暧昧。

    “怎么了?”看见宁晞的情绪不太好的样子,陆苍黎的目光在病床上的凌菲脸上扫了一眼,问了一句。

    宁晞把头埋进了陆苍黎的怀里,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陆苍黎“嗯?”了一声,伸手拖住了宁晞的下巴把她的脑袋抬了起来,两人的目光直接对上,陆苍黎的眸子里满是关切和笑意:“没事现在这样对我撒娇?”

    哈?

    宁晞瞪大了眼睛,她的脸蹭的一下红了,有些结巴的道:“什……什么撒娇啊?谁跟你撒娇啊?”

    陆苍黎看见宁晞的脸瞬间就红了,只觉得好笑,伸手揉了揉宁晞正在发烫的耳朵,声音温柔:“不是在撒娇你害什么羞?”

    宁晞:……

    真的是不得了,感觉陆苍黎现在真的是荷尔蒙爆棚,这种无形撩人对于她来说真的是该死的诱惑啊。

    “咳……不是,就是,感觉有点累。”

    宁晞其实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但是大概是一回来就碰上自己的好友发生这样奇怪的事情,让宁晞觉得心里有些疲惫。

    好像她的身边就没有平静的时候。

    这种感觉真的让宁晞觉得非常的不好。

    虽然她已经不是再是以前的宁晞,那个非常厌恶小黑跟她普及她所在的世界到底有多么光怪陆离,以及她身上背负的宿命的小女生。

    但是不管怎么说,即使经历了这么多,宁晞也还是有一颗想要过平静生活的心。

    陆苍黎对于宁晞现在虽然不能说是百分之百的了解,但是看见她难掩疲惫的样子,也知道一路从海底世界到上岸的这段时间,宁晞的确是太累了。

    本来在海底世界赶路就已经十分的匆忙了,回来之后又马不停蹄的发现了船上那奇怪的事情,她大概是受到了一点惊吓。

    在之后又是朋友出事了,这也就是宁晞,要是换做其他人估计早就崩溃了。

    而且他虽然不知道宁晞的这个朋友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就之前看见的而言,宁晞的这个朋友身上的事情明显也是不同寻常的。

    宁晞骨子里还是一个怕麻烦的人,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背后的人也不知道,这当然会让宁晞非常的烦恼。

    陆苍黎叹了一口气,伸手把宁晞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语调低沉的道:“休息一下吧,一会我叫你起来吃饭。”

    陆苍黎带过来的食物都是放在保温桶里的,也不怕这一时半会就冷掉,而且病房里开了暖气,温度也不低。

    宁晞靠在陆苍黎的怀抱里,闻着他身上那好闻的味道,听着耳边传来的沉稳的心跳,他的大手就放在她的背上,此时正像哄小孩子一样的在轻轻的拍着她,耳边又是他低沉好听的声音,那低沉的仿佛大提琴的声音一样的声音就像是催眠曲,几乎是瞬间就让宁晞的眼皮开始打起架来。

    陆苍黎看见宁晞马上就要入睡了,动作顿时放的更加的轻柔,说话的声音也压的更低,宁晞很快就睡了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