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久违的梦
    宁晞其实已经有很久没有做梦了。

    自从梦魇神婆答应给陆苍黎治伤到现在陆苍黎已经完全好了,他们之间的姻缘链被自动解开,宁晞的睡眠质量虽然说不上有多少好,但是不管怎么说,以前那样的噩梦是没有再做过的。

    可是今天,她却是十分清晰而直观的发现自己进入梦中了。

    这种感觉非常的玄妙,就好比是一个人明明已经陷入了深度睡眠,但是她的感官却是清晰的在告诉自己,她现在马上就要进入梦境了。

    宁晞现在感觉到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她的身体好像已经开始休息了,但是她的思想却是在不断的告诉自己,她要入梦了。

    下坠的感觉不断的传来。

    宁晞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根本喊不出声音,也无法从现在的这个状态中清醒过来,宁晞最终还是放弃了挣扎。

    面色平静的在等待接下来的梦境。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久到宁晞都觉得自己可能会在睡梦中再度入睡的时候,她的身体终于落到了一个柔软的地方。

    她应该是从高空坠下,可是落地的过程却是意外的柔软。

    宁晞都感觉自己不像是掉下来的,反而像是被人轻柔的放下来的。

    四周一片黑暗。

    宁晞伸手看了自己的手一眼,却是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手的模样,只能依靠着身体感觉到自己的手在什么地方。

    可以说现在的环境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

    宁晞四处看了看,她的视力其实还算是不错,虽然说不可能像是狼族那样有夜视能力,但是很显然的,当初在海底世界生活了两个月,她现在的夜间视力的确是有了很大的提高。

    宁晞站在原地等到自己的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才开始尝试着去观察四周的环境。

    滴答。

    滴答。

    时间掐的正好,在宁晞差不多可以看见四周有模糊的轮廓的时候,有水滴声传来。

    宁晞四处看了看,没有看见任何水源。

    “小晞……”

    缥缈的女声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传过来,宁晞隐隐觉得有些耳熟,正要回应,却又听见了其他的声音。

    “族长,小晞她是无辜的,这件事情不能牵连到她的身上!”

    女声急切的说着。

    宁晞皱起了眉头。

    她总觉得这个声音谈论到的话题很耳熟,她应该是以前做噩梦的时候也梦见过这样的场景。

    可是为什么,她为什么又会再度梦见这段对话呢?

    宁晞正纠结着,想要仔细的听接下来的发展,可是四周却是刷的一下亮了起来,那种亮度刺眼的像是整个太阳直接压到了你的面前,光亮耀目的同时还有一股炙热的温度直接铺就在了皮肤上。

    宁晞看不清楚自己的身上到底有没有被烤焦,但是宁晞却是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上传过来的疼痛。

    “嘶——”宁晞有些忍不住痛苦深呼吸了一口气。

    “宁宁!”

    “宁宁快醒醒!”

    宁晞正要睁开眼睛去看自己的手上到底怎么样了,可是耳边却是传来了陆苍黎焦急又熟悉的声音。

    宁晞睁眼的动作顿时更加急切了一些。

    等到她的眼睛彻底睁开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满面焦急的陆苍黎。

    宁晞眨巴了一下眼睛,对于眼前的一切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有没有从梦里出来,但是眼前的陆苍黎实在是太熟悉了,宁晞没忍住伸手直接摸了一下陆苍黎的脸。

    本来察觉到宁晞的情况非常不对劲才把宁晞叫醒的陆苍黎:……

    他这是被吃豆腐了吗?

    陆苍黎脸上温热的触感从宁晞的手传递到宁晞的脑袋里的时候,宁晞终于确定自己已经从梦里出来了。

    “我……”宁晞刚想要开口说话,手上传来的疼痛顿时就让她接下来的话被吞进了肚子里。

    陆苍黎看着宁晞一瞬间变的痛苦的脸,顿时问道:“怎么了?”

    宁晞把手腕抬到了自己的眼前,她刚才就一直在觉得自己的手腕在作痛了,但是那是在梦中经历的事情,没有想到已经从梦境里出来了她竟然还能够感觉到手腕上的疼痛,而且宁晞还感觉到了手上的疼痛越来越剧烈了。

    陆苍黎也顺着宁晞的目光看向了她的手腕。

    这一看,两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宁晞的手本来就白皙纤细,此时那白皙的如同牛乳一般的手腕上正有一个伤口正在慢慢的扩大,那个伤口像是被什么腐蚀的伤口,看不见到底是怎么样的伤口,但是却不断有被腐蚀的肉在扩大。

    “这是怎么弄的?”陆苍黎心痛的捏住了宁晞的手,惊痛问道。

    宁晞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搞的,手上的痛现在也已经慢慢的麻木,她冲着陆苍黎笑了笑:“不知道怎么弄的,刚才我好像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不知道是被什么碰到了手,就变成这样了。”

    陆苍黎想要触碰一下宁晞的手腕,但是看见那伤口特别的惨烈的样子,又怕弄痛了她,一时之间竟然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宁宁,疼吗?”

    看着陆苍黎满脸的心疼,宁晞摇了摇头,虽然手上的伤口现在已经开始变的有些麻痒,但是宁晞没有跟陆苍黎说。

    宁晞靠着陆苍黎坐直了身体,空出一只手慢慢凝聚了一道金光,将手腕上的伤口包裹了起来。

    虽然并不能够消除那个伤口,但是却成功的阻止了那个伤口的蔓延。

    陆苍黎看着宁晞的动作,伸出手搭在了宁晞的手腕上,输送了自己的妖力进入了宁晞的身体想要检查一下宁晞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然而他的妖力进入了宁晞的身体之后,顺着宁晞的奇经八脉环绕了一圈之后又原路回来了。

    陆苍黎的眉头皱起。

    “你刚才的那个梦肯定不简单。”

    宁晞点头:“嗯。”

    陆苍黎扭头看了宁晞一眼,低头在宁晞的手上的伤口上吹

    了吹:“疼一定要说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陆苍黎的力量还比较单一,毕竟就宁晞的个人能力而言,陆苍黎能够帮助宁晞的地方还真的不多。

    毕竟宁晞可是一个能够转化死气跟妖气的大佬级别的存在,而且在海底世界的时候陆苍黎还见识了宁晞可以直接把水灵力转化为自己力量的能力,这样的能力陆苍黎至今都没有从别人的身上见识到。

    宁晞对着陆苍黎笑了笑,点了点头:“要是疼我会让你哄我的。”

    陆苍黎笑了笑,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就松开了她的手腕转头去拿放在茶几上的保温盒。

    “穹月呢?”陆苍黎一边把保温盒打开,把里面的吃食拿出来在茶几上摆好,一边问道。

    宁晞缓了缓身体,等到脚下的酥麻已经完全褪去了之后才起身走到了病床边上,伸手把窝在被子里呼呼大睡的穹月给捞了起来。

    穹月猛的从温暖的杯子里被捞了起来,还有些迷糊的四处看了看。

    看见面前的是宁晞之后顿时就咧开嘴笑了笑。

    “宁宁,是不是要吃饭了?”穹月的小虎牙几个月不见已经长的有点大了,笑起来的时候已经依稀可以看出是未来的大月见狼的样子。

    宁晞上一次在路上看见了陆苍黎的真身的时候就觉得非常的惊讶,但是也记住了陆苍黎的样子,现在的穹月虽然距离陆苍黎那样庞大的身躯还有一段距离,可以说是除开雪白的毛发之外完全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但是他现在的獠牙时隐时现,看样子以后只要成长的好,也会是一匹强壮无比的月见狼。

    当然,前提是穹月身上的病变能够被完全治好。

    “你舅舅来给我们送饭了。”宁晞摸了摸穹月的脑袋。

    相比较于小黑,宁晞对于穹月其实才是真正的宠溺,宁晞对于小黑的依赖是来自于小黑从小的教导,从某个方面来说他们是完全的相依为命,但是穹月不同。

    从认识穹月的时候开始,穹月就一直是宁晞心中的小萌物,对于萌哒哒的小狼崽,宁晞实在是有点母性爆棚。

    穹月听说自家舅舅来了,顿时就从还有点昏昏欲睡的状态里清醒了过来。

    瞪圆了一双狼眼四处看了看,直到在沙发边上看见了自家舅舅那高大伟岸的身影的时候,穹月才严肃了狼脸,认认真真的给陆苍黎打了一个招呼:“舅舅,你来了。”

    宁晞看见穹月一本正经的样子只觉得好笑,等到陆苍黎回了穹月一个“嗯”之后才问道:“你现在这么懂礼貌了?”

    见到舅舅要问好的事情穹月以前也做过,不过穹月那都是在犯错的时候才会那么的乖巧,其余的时候那是不存在的。

    穹月虽然最怕的是陆苍黎,但是关系好的舅舅的确是陆苍雪没错的。

    现在他见到陆苍黎竟然会态度这么严肃,这让宁晞很是好奇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

    穹月任由着宁晞把她抱着来到沙发上,一被放在沙发上之后穹月就正襟危坐的坐好,一板一眼的回答宁晞的问题:“小舅舅说了,我们现在马上就要回到妖族,舅舅马上就要成为妖王,我不能给舅舅丢面子,我要很严肃,我们月见狼是妖族最尊贵的种族,要有一种天生的高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