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不习惯
    宁晞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伸出手摸了摸穹月圆乎乎的脑袋,感受着他柔软的毛发,舒服的喟叹了一声才道“你还知道什么叫做种族的高贵呢?”

    穹月嗷呜了一声“那当然啊,我们是高贵的月见狼一族,虽然现在整个狼族都是我们的家人,我也一直把他们当做我的家人来看待,但是他们好像不太敢,每次我跟他们好声好气的说话,他们总是很受不起的样子。”

    宁晞把穹月抱进了怀里,一边梳理着他毛茸茸的尾巴一边道“穹月,你对那些狼族的叔叔哥哥们好是可以的,但是那只是在平日里的时候,更多的时候,你要有身为上位者的威严。你可以不像你哥哥他们那样每天都冷冰冰的,但是你也不能太把自己当做小孩子,适当的对属下好那是你做主子的仁慈,但是绝对不可以太过心慈手软,不要谁都以为你很好欺负。”

    陆苍黎坐在一边静静的听着宁晞对穹月说话,对于她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陆苍黎的心里惊讶的同时,更多的却是欣慰。

    穹月虽然有点听不懂宁晞的话,但是对于宁晞的话他一直都是言听计从的,所以即使不懂,他也暗自记在了心里。

    “我知道了。”穹月乖巧的道。

    宁晞笑了笑,低头在穹月的脑袋上印下了一个吻,轻声道“先吃饭吧。”

    吃饭的时候穹月发现了宁晞手上的伤口,宁晞解释说是忽然出现的,不疼,暂时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来的,穹月扭头看向陆苍黎企图得到答案。

    但是宁晞自己身上的伤口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陆苍黎明显就更不可能知道,没有得到答案的穹月很是不开心,但是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三人用过饭之后穹月就又困了,他在宁晞身边的时候好像总是很困,就像是要把以前没有睡饱的觉现在全部都要补回来似的,宁晞让陆苍黎检查了一下穹月的身体,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之后才让穹月去睡觉了。

    等到穹月睡着了之后,宁晞才去查看了一下凌菲的状况。

    凌菲大概之前也是太久没有睡觉了,现在一睡之后都有些醒不过来的样子。

    陆苍黎在医院里陪了宁晞没多久,等到入夜之后就离开了。

    豫市已经全面进入了冬天,宁晞之前一直在别墅里,后来又来到了医院,根本没有感觉到外界天气的变化,看着之前留白带过来的衣服她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是冬天了。

    宁晞在浴室里好好的洗了个澡,换上了一身长毛线和一条加绒的黑色铅笔,整个人已经一副标准的冬天打扮才出了来。

    她注意到了身上的这身衣服是新的,不过好像洗过的样子,宁晞猜想应该是陆苍黎准备的,对于他的贴心心里觉得很是温暖。

    宁晞今天睡的也算是久,现在也才晚上时间九点多,宁晞睡不着,干脆就拿出了手机开始慢慢的处理手机上的短信还有未接电话的事情。

    她离开豫市这几个月并没有很多人给她打了电话,大多数都是凌菲打过来的,还有一些垃圾广告的电话短信,凌菲慢慢翻着记录,最后目光定在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上。

    宁城。

    &nbs

    p;   他的舅舅,在一个月前给她打过一次电话。

    而且不止如此,接下去宁芳华还有赵艳,他们三个人轮番给她打了好些个电话。

    宁晞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当初她跟宁城他们在妖怪在豫市出没的时候直接断了个干净,之后她就没有再去关注宁城他们的事情,他们也很自觉的一直没有找她,一个月前他们为什么要给她打电话?

    而且三个月还轮番的打,难不成是有什么事情?

    宁晞握着手机的手慢慢的紧了紧。

    她对于宁城一家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觉得宁城他们现在还来找她让她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就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犹豫了半晌,宁晞的手指还是移到了宁城的号码上,正要按下去的时候病床上的凌菲却是发出了一声尖叫。

    宁晞的注意力顿时被凌菲吸引了过去,随手将手机丢在了沙发上,再也没有管什么宁城的事情,直接就冲到了凌菲的床边握住了凌菲从被子里伸出来正在四下乱抓的手。

    凌菲也不知道是梦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此时双手挥舞的力道惊人,宁晞抓住她的时候竟然一个不查差点被她给甩出去。

    好在穹月也被凌菲刚才的尖叫给吵醒,从被子里钻出来就看见了宁晞差点甩出去,他赶紧脚下一蹬,整个狼在病床上一跃开去直接撞在了宁晞的背上,阻止了宁晞要摔跤的姿势。

    宁晞终于站稳了身体,赶紧抱起穹月检查了一下他刚才那一跳有没有受伤。

    好在穹月这段日子锻炼的也很及时,整个四肢的力量比起之前来说已经增加了很多,这轻轻的一跃完全不是什么事。

    宁晞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将穹月重新放回了床上,扭头看着另一张床上还在不断摆着手像是在摆脱什么一样的凌菲,心里一阵难受。

    也不知道凌菲之前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在梦境里她居然会这么的害怕。

    看着凌菲这个样子,宁晞不由的想起了之前她每次在梦里被梦魇神婆支配的恐惧。

    宁晞再次走过去握住了凌菲的手,这一次她有了心理准备,无论凌菲怎么挣扎她都没有放手,还伸出手慢慢的在凌菲的身上拍着。

    慢慢的凌菲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宁晞看见她安静了下来,终于也松了一口气。

    这一晚上凌菲并没有再做梦,宁晞也回到床上,抱着穹月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宁晞依旧清醒的非常早。

    洗漱过后的宁晞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穹月和凌菲,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选择自己下去买东西,而是直接拿了手机叫了外卖。

    等外卖的时候宁晞接到了陆苍黎的电话。

    “起来了吗?”陆苍黎的声音带着暖意,虽然经过机械的传播让他的声音变的有点喑哑,但是却还是好听的不可思议。

    “起来了,我刚才点了外卖,正在等人送过来。”宁晞道。

    陆苍黎轻笑了一声“我不在你就只吃外卖?”

    宁晞也跟着笑了笑“如果你在的话恐怕我们也只有吃外卖的份?说的好像你会煮饭似的。”

    这话宁晞当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对于妖族来说人类的食物本来就是当做零食吃的,他们并不需要饱腹感,或者说,人类的食物根本就不可能让妖族有饱腹感,陆苍黎他们几个也就只有穹月特别喜欢吃人类的食物,而陆苍黎和陆苍雪每天吃饭都是应付。

    需要吃饭的时候就吃,不需要的时候完全忘记吃饭这一茬。

    就这样的妖怪,你还指望他会做饭?

    呵。

    趁早别做梦了。

    陆苍黎那边果然良久没有声音,他听着耳朵里传来的宁晞的笑声,过了一会之后才笑着道“昨天没有出什么事吧?”

    宁晞“嗯”了一声“昨晚小菲一直在做梦,后面渐渐的安静下来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做了什么梦,感觉很吓人的样子。”

    陆苍黎“哦”了一声,犹豫了一下才道“你觉得她做的梦能有你做的可怕吗?”

    宁晞的目光在自己还没有复原的手腕上一扫“必须没有。”

    也不知道谁做梦会把梦里的伤直接带出来啊,全世界估计也就她独一份了。

    “我今天可能会晚点去找你,这几天陆续会有妖族回来,你要回别墅的话提前跟我说一声我让阿雪去接你。”

    宁晞想到之前陆苍雪也说过这几天别墅里的妖族会特别多,点了点头道“好,我这边你不用担心了。”

    陆苍黎“嗯”了一声,两人又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宁晞看着已经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有些怅然的叹了一口气。

    她跟陆苍黎在一起形影不离了三个月,现在他们之间的姻缘链解开了,原来分开就是这个样子的。

    他们虽然就在一个城市,但是却不会再时时刻刻都呆在对方的身边,每天居然还只能靠着打电话来寄托自己的思念。

    说实话,可能是这种现象才刚开始,所以宁晞一时半伙根本就适应不过来。

    她还是很怀念当初每天都跟陆苍黎一起的时候。

    “是你男朋友吗?刚挂完电话你就想他了?”凌菲带着好笑的声音忽然传来,宁晞愣了一下,随即猛地扭头看过去,却看见凌菲果然已经清醒过来了。

    此时正睁着眼睛,带着笑意看着她。

    宁晞看见凌菲的笑,眼眶一热差点没直接哭出声来。

    凌菲看见宁晞要哭了,顿时有点哭笑不得“我不是第一次醒过来了吧,你现在要哭是不是反射弧也有点太长了。”

    宁晞擦了擦眼睛,走到了凌菲的面前站定,缓缓弯腰抱了抱她“我只是觉得幸运,小菲,我庆幸我回来的时间正好,还有救你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