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83章 吕雯出仕(下)
    雒阳无双侯府中。

    “什么?!升雯儿为军侯?!陈定长!我的陈司马啊!是你在耍我还是那天我的意思不够清楚?!”李义听到陈靖的汇报后,顿时气得拍案而起,就差指着陈靖的鼻子大骂了。

    他让吕雯加入无双营,一方面是希望借由无双营辛苦的训练,好让吕雯因为吃不了苦自行放弃。另一方面,作为他的亲卫部队,无双营虽然是一支无比精锐的部队,但实际上作战的机会却可以说几乎没有。

    可现在呢?陈靖却一下子将吕雯提升为了军侯?虽然说陈靖身为无双营的司马,确实有这个权利,但显然,这绝对不是李义能够接受的!

    毕竟,从屯长开始,就已经算是李义的正式麾下了,有着足足两百石的年俸,更别提如今的军侯了。而只要是正式的麾下,他们就可以得到各种的优待以及机会,要知道昔日的关羽不也是这么一步步升上来的?

    只是,面对李义的怒火,陈靖却只是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原地,直到李义骂完之后,才恭敬的说道,“属下也不想如此,但家有家法军有军规,提拔吕雯为军侯,完全是按照无双营的军规来执行……”

    “军规?!”李义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不多时,他一脸无奈的坐了下来,心中更是充满了郁闷,“尼玛!老子当初怎么会制定这么一个『操』蛋的军规?!”

    是的,军规,而且还是李义亲自定下的军规。只要忠诚能够保证,同时又获得同属士兵的支持,就可以向营中的司马提出申请,挑战自己的直属上官。只要赢了,就可以坐上被挑战者的那个位置。

    这个规矩不单单无双营有,在飞骑营、陷阵营中均有同样的规矩。而之所以会制定这么一个看似儿戏一般的规矩,却是李义想要挖掘士兵中的那些高手。就好像昔日李义刚刚抵达度辽营的时候,如果不是弄出了一个比武,关羽又怎么可能立刻被李义发掘出来?

    而且,历史上没有留下姓名的高手能人实在太多太多了,就好像如今李义麾下的工部司马马明,如果不是招贤令的关系,又有谁知道他呢?

    但如今有了这么一个规矩,一旦出现高手,必定会被李义所发掘,毕竟又有哪个武艺高强之人愿意当个大头兵呢?

    而除了这一点之外,李义这么做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增加士兵们之间的竞争『性』和野心。李义麾下所有的士兵都知道这么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是写在军规中头一条,而且每个新入伍的士兵都要念上好几遍的条例。

    但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仅仅作为一名士兵,想要出头自然是千难万难,毕竟一场仗打下来,纵然自家部队杀敌万千,平均到每个士兵的身上也不会有多少,更别说大头永远是那些将领们的了。

    但李义制定的这条军规,却给了士兵们一个晋升的捷径。只要你比其他人更强!那就有机会晋升。如此一来,士兵们自然会拼命训练了。

    当然,想要成为兵官,仅仅自身强是不够的,所以李义又加上了需要得到同属士兵的支持,以及挑战者拥有足够忠诚度的条件。

    所谓的忠诚度,自然不是什么效忠之类的空言,毕竟这种东西本来就很难判断。所以李义要求营中的兵官通过长时间的考察来进行判断。判断的标准却是从士兵们对于训练的服从度、和其他士兵的交际以及种种的行为中,来推断士兵的品『性』以及对李义的忠诚度。

    在李义看来,任何品『性』不端或者另有所图的人,都不可能在长时间的考察下隐藏太久。毕竟,这里可是兵营,最磨人心『性』的一个地方。

    至于同属士兵的支持,则是为了体现士兵的领导力。就好像普通士兵成为伍长。你都无法让身边的五个人支持你,又如何能够领导他们呢?

    是的,就是五人,还包括那名伍长在内!赢得光明磊落,输得心服口服,这就是李义所希望看到的竞争。当然,也有可能会出现兵官通过手段拉拢麾下的士兵,让他们反对强大的新人挑战自己。但为了以防这种情况的出现,李义又定下了许多的奖励惩罚制度来预防。

    比如各个士兵互相举报的奖惩制度,如果有打压新人拉帮结派等事情,一经发现,严惩不怠!而举报之人,也会得到嘉奖。但如果隐瞒,则一同定罪。同时,如果有出『色』的士兵被提拔,该名士兵橼属的伍、什、队等兵官乃是所有士兵,都会得到一定的奖励。同时,该名士兵的直属上官还会得到一定的功绩!

    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老人压制新人的情况,而且那些带出大量出『色』新人的老兵,在从无双营等三大营退出来后,均可以依照功勋下任到地方担任县吏。

    这种情况,就导致李义麾下的士兵们变强的心情格外的强烈,甚至那些兵官们也会要求自己麾下的士兵不断变强,进而晋升上去已获得奖励。

    吕雯的武艺自然不用多说,同龄人中最强者就足以说明许多问题了!注意,这里的同龄人可不是指那些普通的小孩,而是如高达、关平这种从小就开始练武的孩子。这种级别的人,哪怕才区区十五岁,也不是寻常士兵甚至精锐士兵可以抗衡的。毕竟,如果士兵都这么强的话,那武将又得强成什么样呢?

    而至于士兵们的支持……这点李义虽然没问,但想却也想得出,毕竟无双营作为自己的亲军,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护卫在自己所在的城中,如此一来,见过吕雯的人肯定少不了。这种情况下,又有哪个士兵敢不同意?

    看到李义一副郁闷且无奈的模样,陈靖心中顿时觉得一阵好笑。从小到大,在陈靖的心中李义都是近乎于无所不能的存在,又何曾见过他这等吃瘪的模样?不过陈靖虽然心中笑开了花,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恭敬的态度站在原地,依然保持着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就差在脸上写上“一切都和我无关”这么几个大字了。

    好半响,李义才无奈的叹了口气,一副疲惫的模样对陈靖说道,“这样吧,以后无双营的事务就交给雯儿来处理,你则在旁边协助并观察。嗯……到时候将观察到的所有细节全部汇报给我。”

    既然无法阻止,那么干脆就主动铺路好了,毕竟,李义也无法强行反对这件事情,哪怕他确实可以这么做。

    “诺!”闻言,陈靖没有任何犹豫的应道。如果将吕雯换做是旁人,哪怕陈靖不敢反对,恐怕也会询问一番,但对于吕雯……显然是不需要的。

    “唉,既然你这么想成为我的麾下,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只希望……你可别让我失望啊。”看着陈靖离去的身影,李义有些无奈的低喃着。

    左冯翊,高陵城。

    “将军,君侯派人送来的加急书信!”一名士兵匆匆赶来,将一封书信呈了上来。

    “嗯?!难道主公打算再次进攻那马腾了?!”闻言,吕布迅速拆开书信看了起来,而一旁的王盖、李、樊稠三人,也纷纷注视了过来。

    他们的表情充满了期待,因为李义如果真的打算进攻京兆尹,那就代表他们立功的机会要来了。尤其是吕布,要知道自从被任命为了左冯翊之后,吕布可是经常站在城墙上,痴痴的望着长安的方向,幻想着自己领兵攻克长安的场面。

    只是很快,他们就发现吕布的脸『色』变得很是奇怪,有无奈,有郁闷,随后更是『露』出了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

    “将军,不知主公送来的加急书信……”一旁的王盖忍不住试探的问道。凭借王允长子的身份以及李义的叮嘱,让王盖被调来左冯翊担任吕布的郡丞之后,就得到了吕布的重用和赏识。不过对此王盖并不满足,他希望自己能够凭借能力获得自己理应获得的一切,所以一直以来,不管是日常的政务还是为吕布出谋划策,他都非常的尽心尽责。

    “没什么……主公把我臭骂了一顿……”吕布苦笑着摇头叹道。

    闻言,王盖三人全都愣住了,同时『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因为哪怕是樊稠、李这些降将,也知道吕布是李义麾下第一人,不然也不会将左冯翊如此重要的地方交给吕布来镇守了。可如今,李义送了一封书信过来专门臭骂吕布一顿?而且还是用加急的方式来送信?

    要知道所谓的加急,就是通过设立在各地的驿站进行换人换马,达到十二个时辰不停歇赶路的效果。可以说,除了那些昏君之外,凡是使用加急送去的信件,都是非常急迫的军情。

    好半响,王盖才从目瞪口呆的状态下回过神来,但依然带着一副无法相信的语气问道,“这……还请将军赎罪,不过将军这些时日,也没有犯什么大错,不知主公……”

    “唉,谁说没有呢?”吕布无奈的苦笑着,一边将书信收了起来。虽然书信中的内容很简单,但他可不想王盖他们看到这封书信,因为实在太丢人了。

    “呃……”看到吕布似乎不太想说,王盖三人自然不敢多问,但脸上却还是忍不住充满了好奇。毕竟,李义加急送来一封书信却只为了臭骂吕布一顿,可偏偏他们根本对于吕布可能惹怒李义的事情毫无头绪,这如何不让他们好奇?

    很快,吕布就找了一个理由离去了,看到他匆匆离去的模样,王盖三人顿时心中的好奇仿佛一团烈焰一般在燃烧着。

    “王郡丞,难道以你的才智,也猜不到缘由吗?”待吕布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三人的眼中,一旁的李和樊稠顿时开口问道。

    “唉,怎么可能猜得到?这段时间吕将军都做过些什么事情,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王盖无奈的说道。

    闻言,李和樊稠顿时无奈了。因为正如王盖所言,这段时间吕布所做的那些事情,他们都很清楚,因为无非就是治理领地、训练士兵这些枯燥无聊的事情。而且绝大部分,都是他们负责处理的。

    三人琢磨了半天,最终还是不知道吕布到底因为何事而被李义臭骂了一顿,最终,只能继续处理起政务来。虽然吕布跑了,但可不代表那些政务就不需要处理了。

    不提好奇的三人,那边吕布离了郡守府后,就快步回到了自己的将军府。

    “主公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看到吕布快步走来的模样,正躺在摇椅上晒太阳的严秀好奇的问道。

    “唉,别提了,刚才我收到了主公加急送来的书信。”吕布一边叹道,一边将书信递给了严秀。

    “这……”看着吕布递过来的书信,严秀的眼中充满了惊疑。因为在她看来,能让李义加急送来的书信肯定是什么紧急军情,但吕布如今不与众人商议,却将书信交给自己又是什么意思呢?

    “你看看就知道了,不是什么军情。”吕布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一旁的石凳上,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后就直接饮了起来,完全一副借酒消愁的模样。

    见状,严秀小心翼翼的展开书信看了起来,虽然她没有什么学问,但却也跟着吕布识了不少字,看一封书信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没看多久,严秀就忍不住娇笑起来,不过随后就反应过来,连忙捂住小嘴让自己别笑出声。只是看到后面的内容,又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吕布那一副苦瓜脸,终于让严秀忍耐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而见状,吕布那本来就很是凄苦的脸『色』变得更加苦『逼』了,三两口就喝光了酒壶之中的酒水,随后直接从一旁拿起一个酒坛就往嘴里灌去。

    对此,严秀非但没有理会,反而还津津有味的继续读着这封书信,甚至在看完之后还反复看了起来。似乎……她觉得这封李义臭骂吕布的书信很有趣?嗯……从她那完全止不住的笑声来判断,似乎正是如此啊。并州李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