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96:刘氏兄弟
    ,精彩小说免费!

    说起来,皇帝选妃一般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每年都会进行的选秀。嗯,是的,就是选秀,和后世那种选秀其实没啥区别。

    这种选秀,基本是选择在每年的八月左右,在这个时候,朝廷会派出中大夫、掖庭丞、相工三类官吏负责此事,他们会前往各地县城,去检阅那些早已经从各地乡里或者其他县城赶来参选,年岁约莫在十三到二十之间的佳人端丽,选中者,就会被直接送上马车拉回宫中。

    不过这仅仅只是海选罢了,这些少女入宫之后,还需要再次进行筛选,就好像后世选秀的晋级淘汰赛一样。只有晋级成功,她们才能站在皇帝的面前,而失败的人只有两个选择。一种,哪来的回哪去,不过一般情况下是能够得到一些赏钱的,另一种,则是留在宫中担任宫女。

    只是,那些最终站在皇帝面前的少女,就已经能够成为皇帝的妃嫔吗?自然不是,毕竟之前只是各级官吏在挑,皇帝自己可还没挑的。所以,她们还需要进行最后一轮的比拼,只有被皇帝也看中了,她们才会被册封为妃嫔。

    不过所谓的妃嫔,其实也不过只是宫中女官罢了,东汉在皇后以下,共分贵人、美人、宫人、采女四等,其中贵人和美人只有那些得到皇帝宠爱的女子才有资格担任,比如昔日的何香兰、唐宁和现在的伏寿。而宫人和采女虽然在名义上是皇帝的女人,但实际上许多这种等级的女人,一辈子都未能得到皇帝的宠幸。

    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皇帝的女人那么多,而且地位高的还总会争宠,再加上皇帝也需要休息的时间,使得宠幸其他女人的机会,自然是少之又少。所以想要参选,就得做好守活寡的准备。

    而另外一种,则是类似马腾如今这种临时进行的选秀。严格说来,这种和之前的那种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前者时间固定,后者随皇帝的心情。毕竟是皇帝嘛,特权总是要有的。不过因为第一种一直都是在八月进行,而八月也是朝廷开始向民间收税的时候,所以第一种的选秀,久而久之也变成了税赋的一种。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名义上从挑选整个天下的美女,但绝大部分的时候,挑选的范围也仅仅只限于京师周边一带罢了。不然以整个大汉的疆域,天晓得要动员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完成一次选秀。

    当然,这也不代表其他地方没有机会,因为还可以举荐……不过那都是特例了。

    “这钟繇和刘范两兄弟竟然真的只是在帮小皇帝选妃?”看着手中的情报,张宁诧异的自语道。

    为了拉拢刘焉,让其成为自己的臂助,马腾不但将刘璋母子送回了益州,还将刘范和刘诞两兄弟分别拜为了左右中郎将。虽然只是虚衔没有什么实权,但要知道自从马腾掌控朝廷之后,可是鲜有非其嫡系的人被提拔。非但如此,马腾还经常设宴款待他们,并不时送他们一些珠宝美人。

    而对于马腾的这种示好,刘范两人却是来者不拒,甚至还经常回请马腾,并主动写信送往益州,帮马腾说好话。而此次,在听说马腾命钟繇前往各地为皇帝挑选妃嫔的人选后,两人立刻请缨希望一同前去。而对此,马腾却也不好拒绝。

    张宁不断看着手中的情报,眉头微皱,似乎对于这个结果有些出乎意料?而一旁,马腾有些纠结的看着张宁,几次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都放弃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宁忽然看着马腾笑道,“寿成,你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一直忍着做什么?”

    听到张宁的话,马腾仿佛心事被看破了一般,语气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夫人,我觉得虽然那钟繇还需要进一步的试探,不过伯法两人,不过只是一般的纨绔子弟,夫人不用如此担忧。”

    “呵呵,看来你们的关系不错啊?”张宁闻言,看着马腾轻笑道。

    “呃……其实也还好,不过这段时间接触下来,伯法两人还是很识相的,并不像那些顽固不化的士大夫那般……”面对张宁的目光,马腾低声说道,语气略显得有些局促和不安。

    虽然他已经想明白了,也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要这样。但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在意,又哪里那么容易放下呢?

    只是对于马腾的这种不自然,张宁却并没有太多想,只是看着马腾娇笑道,“寿成,难道我在你心中,是像何太后那般的恶毒妒妇吗?”

    说到此,张宁忽然露出了一副感慨的模样叹道,“其实我还真的挺希望你能纳几个小妾,毕竟我一直都忙于政务,身为正妻应有的职责,却是……”

    “夫人万万不要这么说,如果没有夫人,我如今定然还在狄道过着打猎为生的贫苦日子,甚至可能在凉州动乱的时候就已经被害了。”马腾闻言连忙说道,语气异常的真挚。

    “呵呵……”听着马腾的话,张宁笑了笑没有在多说什么,而是继续看起手中的情报。而马腾见状,又坐了一会就起身离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量被挑选出来的少女被送入了宫中,准备着下一轮的角逐。不过,却也不是所有人都被送入了宫中。

    “此女乃是我兄弟二人经过多方挑选出来的绝色,特带来献于丞相。”刘范两人恭声说道。

    “两位实在太客气了,不过这等美人,两位还是自己留着享用吧~”马腾看了看那名少女,随后对刘范两人笑道。

    “哦?丞相不喜欢吗?却不知丞相是喜欢年纪大的还是小的?或者有什么其他要求?我兄弟二人承蒙丞相厚爱,一直希望能够报答丞相的恩情……”听到马腾的话,刘诞恭声说道。

    刘范和刘诞两人不断试探着,那模样看上去,似乎只要马腾说出要求,他们就能弄到附和这个要求的女人一样。只是对此,马腾却只是随意的应付着。

    待马腾离去之后,刘范两人就来到了府中的密室里,“兄长,你怎么看?”刘诞皱着眉头问道。

    “嗯……以我的观察,那马贼今日多次扫过那名美人,虽然不太明显,但应该还是有些想法的。”刘范同样皱着眉头应道,只是语气却带着一丝不确定。

    “那兄长觉得,元常提到的那件事情是真是假?”刘诞闻言再次问道。

    “这……我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凉州虽然因为羌人而导致民间风气更加开放一些,但要说马贼会惧怕其妻,甚至大小事情都由其妻做主,实在很难让人相信。”刘范闻言犹豫的说道。

    “嗯……那个叫张宁的女人我也见过,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刘诞闻言沉吟着,“不过元常既然特意将此事告诉我们,显然是觉得有很大的可能性。而且那马贼一直没有纳妾,或许就是因为畏惧那张宁呢?”

    “可如果是这样,那就算由她出面,恐怕也不会有什么用吧?”刘范怀疑的说道。

    “既然元常这么做,肯定会有他的理由。毕竟他的才学在士大夫中也是顶尖的,不可能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乱来。”刘诞沉吟道。

    “唉,那就按照元常的意思试试吧,就算最后失败了……那也是为了我大汉江山!想来,弘农王在九泉之下得知这个消息,也不会因此而怪罪我们吧?”刘范闻言叹息道。

    月末,刘范两兄弟再次将马腾请到了府中赴宴。

    只见刘范兄弟不断向马腾敬着酒,口中更是各种阿谀奉承至此不断冒出。而马腾坐在上首的位置,笑眯眯的听着两人对自己的奉承,之前刘范两人想要献给马腾的那名女子,此时正衣衫半解的坐在马腾的怀中伺候着。她面带羞红,却是马腾的双手不断在她的衣服里上下作怪着。

    好吧,虽然马腾拒绝了,但刘范两人却也没有自己享用那名女子,而是将其留了下来专门伺候马腾。对此,马腾确实完全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

    说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马腾来刘府的次数是越来越频繁了,虽然每次,他打得旗号都是前来拉拢刘范两兄弟,但马腾却知道,自己不过只是喜欢这里的气氛而已。刘范两人会不断的奉承着自己,更会献上许多珠宝钱财,还有美女伺候着自己。

    虽然马腾不敢将这些女子带回府中,甚至连金屋藏娇也不敢。但……在这里享用一下总行吧?毕竟,张宁似乎也没有反对过……

    当然,如今对于这种场合,马腾仅仅只是有点喜欢而已,最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酒过三巡,刘范两人对视了一眼,就看到刘范拍了拍手,随即厅中众人就纷纷离去,只剩下马腾与刘范两兄弟。

    “这……不知两位可是有什么事情相求?”马腾看到这副模样,眼睛微眯的看着刘范两人问道。虽然此时他已经有些醉了,不过头脑依然清醒的很。毕竟身在凉州,酒量不好的人可很难得到尊敬。

    闻言,刘范两人忽然起身走到马腾的面前拜了下去,“下官确实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丞相。”

    “诶~两位快快请起,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马腾见状,连忙起身将二人扶起。“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要让两位如此?”

    闻言,刘范拍了拍手,随后就在马腾疑惑的目光中,一名女子缓缓走了出来。只见她生得是花容月貌,身材丰满诱人,体态婀娜多姿。不过最吸引马腾的,却是她身上那高贵典雅的气质,以及脸上那化不开的愁苦。

    好吧,恐怕绝大部分的男人,在看到一名楚楚可怜的女子时,都很难不心动。怎么说呢?或许是因为这种女人更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谁知道呢。

    “这位是……”马腾语带疑惑的问道,看向刘范两人的目光显得很是严肃。因为他明白,拥有这等气质的女人,肯定不会是出自民间,最少,也得是那种世家才能够培养的出。而如此一来,刘范两人的目的可就很值得玩味了。

    不过,马腾似乎猜错了。

    “回丞相,此女乃是已故怀王尚在位时的妃嫔唐贵人。”刘范恭声说道。

    在弘农王刘辩死后不久,刘协就下诏将其葬于中常侍赵忠的墓穴中,谥曰怀王。

    顺便一提,皇帝的称呼基本是和年号、谥号以及庙号联系在一起的,比如太祖刘邦这个太祖就是庙号,基本只有开国皇帝或者中兴皇帝在死后才能够享有的。而年号就比较普遍了,比如大名鼎鼎的崇祯皇帝,就是朱由检的年号。而这个谥号,则是人死后,给与评价的文字。比如大名鼎鼎的隋炀帝杨广,炀就是他的谥号。

    “民女唐宁拜见丞相。”唐宁款款走到马腾的面前恭声施礼说道。

    “民女?”马腾古怪的看着唐宁,随即转头看向刘范两人,目光中,充满了问询和疑惑。

    “启禀丞相,昔日怀王被董贼害死后,她就被贬为了庶民遣散出宫了。前些时日在各地选秀之时,下官无意间发现了她,顿时惊为天人。本想让其参选,结果细问之下……”刘范恭声回答着。

    “在得知这件事情后,兄长就与下官商议,均认为不应让其继续流落民间……”刘范说完,一旁的刘诞紧接着说道。

    闻言,马腾沉吟了一番后说道,“既然如此,不若就接入宫中居住吧。届时本相会亲自将此事秉于圣上,请其恢复王妃的身份。想来,以圣上与怀王的感情,应该不会不同意的。”

    “多谢丞相!”刘范两人闻言,连忙恭声拜谢道。

    只是对此,唐宁只是安静的站在一旁,从刚才到现在,动也没动过,甚至她的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哪怕在听到自己可以重回宫中,并恢复应有的身份时也一样如此。似乎,唐宁对于自己未来的命运一点都不在意。

    而这幅模样,被偷偷打量着她的马腾尽收眼底,心中顿时生出了怜惜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