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18:全面备战
    很明显,虽然李义派人前往长安打探皇甫嵩被害的消息,但在他的心中,却已经认定杀害皇甫嵩的人就是马腾。因为在李义看来,他有充分的动机以及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说白了也很简单,皇甫嵩的威望太高了……身为平定黄巾之乱的名将,皇甫嵩本身在朝廷之中的威望就非常高。而且皇甫嵩乃是名门之后,在朝中好友也很多,如果让士大夫们去选择的话,李义相信,九成以上的士大夫们都会选择支持皇甫嵩。

    最重要的是,皇甫嵩还是凉州三明之一皇甫规的侄儿,还曾经担任过北地郡守一职。可以说皇甫嵩在凉州的声威,就算与昔日的董卓相比也不见得会输多少,更别说和一介叛贼出身的马腾相比了。

    而马腾之所以能够掌控朝廷,在李义看来靠的就是武力。而偏偏,马腾麾下绝大部分的士兵都是凉州人。而投降马腾的段煨、杨定、胡轸也都是凉州人。如此一来,在有心人煽动的情况下,他们会不会背叛马腾转而依附皇甫嵩呢?

    事实上这一点不光光李义猜得到,郭嘉和荀彧也均能猜到。甚至在长安朝廷的众多士大夫、惺帝刘协也都能够猜得到,毕竟,这也不是什么难猜的事情。当然,和李义一样,所与人都没有任何的证据。

    也正是因为如此,郭嘉和荀彧才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李义。不过让两位稍稍放心的是,李义并没有因此而爆发雷霆之怒,直接兴兵进攻三辅讨伐马腾。而是选择先行打探消息,同时做好战争准备。所以郭嘉和荀彧虽然依然愁眉苦脸,但还是按照李义的命令去执行了。

    随即,身在并州的影部士兵开始大量向长安涌去,与此同时,整个李义治下领内开始厉兵秣马,无数的军备粮草开始被集中了起来。这让一直以来都和平稳定的并州,难得的生出了一丝肃杀之气。

    而在得知情况后,蔡邕等人也同样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只是叹息着让李义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不要因为愤怒而冲昏了头脑。导致吕布等人各个摩拳擦掌,似乎非常期待即将到来的战事。

    四月中旬,长安。

    并州的动静自然不可能瞒得过马腾,毕竟在掌控了朝堂之后,马腾就派遣了大量的探子监视和打探并州的情报,更别说李义也丝毫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

    “唉……就知道那李义没有那么容易打发。”马腾摇头叹息着,脸上带着一丝无奈。

    “呵呵,就算那李义不相信又能如何?难道他敢直接出兵?”坐在窗边的张宁听到马腾的叹息,头也不抬的笑道,“如今除了被那李义趁乱占据的河东与弘农西部,其余都已经落入了君子之手,而君子身为掌控朝廷的骠骑将军,与君子开战,就等于和朝廷开战……”

    “话说这么说,但……”马腾听到张宁的话,脸上的担忧并没有减少。

    见状,张宁忽然放下简策,站起身来走到马腾的面前,手指轻挑马腾的下巴,让他仰视着自己,“君子怕了?”

    “我……”闻言,马腾顿时就想否认,只是看着张宁那娇媚诱人之中,带着看破一切的目光,“不怕”这两个字却根本说不出口。

    “呵呵,确实,那李义自从斩杀和连进入天下人的眼中之后,北猎胡人,平定黄巾,逼降匈奴,讨伐董卓,与那袁绍交锋,生平大小数十战战必胜攻必克,尤其那张济也被那李义攻杀……君子对其有些畏惧,却也是人之常情。”张宁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马腾,娇媚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嘲弄,丝毫不在意的将马腾内心深处的想法全都说了出来。

    如果换做是别人,恐怕此时早就被恼羞成怒的马腾一剑斩杀了,但如今从张宁的口中说出,除了愧疚之外,马腾竟是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甚至最后张宁那看向自己那带有嘲弄的目光,马腾也没有感到任何的羞愤,就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一半,甚至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有一丝连他自己都没能发现的快意。

    看到马腾羞愧的模样,张宁嘴角微弯,转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天色轻笑道,“君子不用担忧,虽然如今天下越发混乱,但朝廷的威信依然还在,给他李义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直接与朝廷为敌。”

    “而且就算他以昔日讨伐董卓的办法兴兵讨伐君子,但如今那袁绍正与公孙瓒互相攻伐,兖州也因为黄巾再起自顾不暇,豫州的袁术虽然兵多将广,但周围的刘表、刘繇、陶谦却均对他充满戒心。而且其为人傲慢自大,又怎么可能响应那李义的号召。”张宁不断说着,而随着他的话语,马腾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明亮。

    “如此一来,作用关中、凉州,兵力已然超过三十万的君子,还需要怕那李义吗?”张宁信心满满的看着马腾说道。声音之中,带着一丝莫名的魔力,让人忍不住相信她所说之言。

    “不错!我现在已经掌控了朝廷,而且还坐拥整个关中,又何须畏惧那李义?!”马腾攥了攥拳头低声说着,也不知道是在回应着张宁的话,还是在给自己打气。

    见状,张宁这才告诉马腾具体的应对方法,不多时,马腾信心满满的离开了府邸,那模样,似乎就算如今李义站在他的面前,他也有自信上去与其一战一般。

    “唉,寿成的这种性格,恐怕以后会成为致命的缺点啊。”张宁看着马腾消失的在大门处的背影叹息着,不过随即就自嘲得暗笑道,“不过,寿成本来不就是如此吗?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会对我言听计从?”

    想到此,张宁转身回到了房中,再次拿起那份简策看了起来,“之前董卓竟然暗中拉拢了贾龙等人,倒是可以试探一下呢……嗯,还有这个张鲁,根据这些情报来看,应该也不是真心为那刘焉效力……”张宁嘀咕着,随即唤来下人,命其立刻请贾诩前来议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