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26:少年时代(14)
    ,!

    童渊在李彦这里待了一个月,直到李义彻底学会百鸟朝凤枪后,才准备离开。

    “我说雄付,你就这么把毕生绝学交给阿义了?这么一来,你家那小子恐怕一辈子也不可能打败阿义的。”李彦看着童渊神色复杂的说道。

    童渊并没有告诉李彦他已经将百鸟朝凤枪交给了李义,但这并不妨碍李彦知道这件事情。毕竟李义每天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着各种训练,如果李彦还看不出来李义的武艺出现了某种变化的话,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李义只要出现差错的时候,李彦总是会第一时间发现。

    “呵,就算不交阿飞那小子就能够击败阿义了吗?”童渊闻言苦笑道,“这一个月来,我已经充分见识到阿义那恐怖的天赋了,就算阿飞也像阿义那般训练,恐怕也很难超的过他……”

    说着,童渊转头看向李义,语气复杂的说道,“而且,我总觉得阿义不会像你我这般碌碌一生,未来,他肯定会有一番大作为!”

    “我宁可他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李彦看着李义叹息着。

    “行了,你家那老祖宗留下的遗训都过了200多年了,就连天下都差点易主,就算未来阿义真的去当官,我相信老祖宗肯定不会怪罪的。”童渊拍了拍李彦的肩膀大笑道。

    “啧,你说得倒是轻巧。”李彦撇了撇嘴,却也没有继续说些什么,因为这种话题他已经经历了无数次,实在不想再说什么了。

    “呵呵,你早晚会明白的,有些人啊,天生就是干大事的人,任何规矩都无法束缚他们。”童渊笑着,也不理会李彦,径直走向了李义。

    当天下午,童渊就离开了,说起来,他之所以会来,不过只是因为双方约定每四年进行一次比试而已。如今,耽搁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童渊都不知道回去的时候怎么和颜雨以及童飞解释呢。

    “要不要将阿飞丢过来让阿义帮忙看着?他们是同龄人,应该说的话比我这个当阿父的更容易听进去吧?”童渊心中暗想着。

    5月底,桥玄被朝廷调任河南尹,在向李彦父子告别后,前往司隶赴任。只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朝廷并没有再次派人出任度辽将军。不过李义显然不会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别人的帮助下。就算没有人指导,他依然每天保持着自己习武读书的节奏,不过在没有人指导的情况下,他在读书时,更多的还是偏向于兵法,而非那些儒家典籍。

    10月,一件大事震惊了整个天下,宦官和士大夫们再次爆发了激烈的斗争,而这一次,却依然和延熹9年时的结果一样,宦官取得了完胜,大将军以谋反罪被枭首于雒阳都亭,太傅陈蕃被关进宦官长官的北寺狱中,最终被杀害。除此之外,更有无数的士大夫们被杀害抓捕,整个朝廷陷入一片混乱和恐慌之中。

    “唉,不知道桥将军会不会被波及到,然明公怎么会这么糊涂啊!”李彦叹息着。窦武之所以失败,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张奂率兵回师,直接奉旨把窦武给抓捕了。

    “阿父啊,这也不能怪张夫子,他刚刚入朝,又哪里知道那么多的内幕,想来是那些阉人假传圣旨,或者干脆就是蒙骗圣上下诏。毕竟不管怎么说,窦大将军屯兵都亭都是事实……”听到李彦的话,李义淡淡的说道。

    他自然不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不过介于大规模的士大夫出逃,以及这件事情给天下带来的震动,使得虽然某些细节不得而知,但事情的大概并州这边还是听过许多个版本。

    而从这些版本中,李义并不难以推断出真相,毕竟在前世的网络时代,从超大量的信息中判断真假,可是每个人都必须学会的技能,虽然这个技能李义也并不是很厉害,但相比前世那种海量的信息,这时代的版本还是很容易分辨的出来。

    简单来说,在李义眼中那窦武就是个傻帽,既然已经打算用武力诛杀宦官了,竟然还一直拖了3个多月,难道那小子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迟则生变吗?看看后来的袁绍多干净利落,管他何进是生是死,直接就带人杀了进去。

    可惜,这些话李义显然不可能说出来的,但看着李彦在那边不断唉声叹气心里又不是个滋味,最终有些无奈的劝道,“阿父,其实您也不用如此,毕竟……这也不是那些士大夫们第一次失败了,您也该习惯了。”

    闻言,李彦瞪大着双眼看着若无其事的李义,好半响都说不出话来。显然,李义这种所谓的安慰除了让李彦感到惊吓之外,一丁点的安慰效果也没有达到。

    当然,李义也不是没心没肺,事实上他之所以表现的若无其事,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已经知道皇甫规、张奂、桥玄三人在这次的朝廷纷争中并没有受到迫害。

    时间匆匆,一转眼的功夫,李义已经8岁了,他的生活也有了很大的改变。除了日常习武读书之外,他还增加了箭术和骑术的修炼。对于这两项的修炼,李义可是向往很久了,不过直到他5岁的时候,才好不容易让李彦答应教他,虽然为此,李义不得不连续向李彦撒了一个月的娇。

    话说回来,这两项技艺可是李义神往许久的技艺,说起来在前世他对于箭术可是很不屑一顾的,直到有一次看到李彦凭借弓箭愣是射退了扰边的数百胡人骑兵时,李义才发现这种武器的恐怖。

    2月,李府的练武场上又多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的父亲原本是生活在马邑县的猎户,因为得罪了当地的地主,逃到了九原县讨生活,后被李彦收为了徒附,而随他一起来的孩子自然就进入练武场开始练武了。

    而对于这个孩子,李义非常的关注,倒不是因为这孩子聪明伶俐,而是因为他的名字,张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