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76:强攻
    胡人不善攻城,自古以来皆是如此。究其原因,其实也很简单,胡人绝大部分的时候都在大草原上,而且不管是以前的匈奴也好,如今的鲜卑也罢,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处于松散部落联盟的情况下。

    偶尔出现冒顿或者檀石槐这种枭雄,但风光也仅限于他们在世的时候。就好像匈奴,冒顿死后虽然匈奴表面上依然是一个统一的势力,但实际上单于的权利根本无法和冒顿在世是媲美。毕竟冒顿牛逼不代表子孙后代也牛逼,在做出成绩之前,各个部落的首领又怎会心服?

    就好像如今的鲜卑,檀石槐死后,各个部落很快就各种小动作不断。正因为如此,草原争霸其实才是北方胡人的主旋律,不管是匈奴、鲜卑又或者是其他什么部落。这种情况下,又有谁有心情去研究什么攻城技术呢?

    另一方面来说,鲜卑在之前檀石槐在世的十几年里几乎年年南下,按道理来说,应该和汉人有许多交锋的机会。但实际上就像前面提到的那样,胡人南下,全是以劫掠为主,他们轻装上阵,迅速绕过示警的长城杀入汉朝边境,抢掠一番之后就迅速离开,根本不会和汉朝军队交手,更别说攻城了。

    但是!不善攻城,并不代表不会攻城!毕竟和汉人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而且被鲜卑掠去的汉人也不在少数。基本的攻城方式和技术,他们却还是懂得的。

    “通知下去,各部原地安营扎寨,同时派出探马检查周围,别让阴险的汉人算计了!”和连观察了一下九原县城后下令道,“另外,派人迅速制造木梯撞木,一定要赶在汉军支援到来前拿下九原!”

    “是!”

    而另外一边,九原城城墙上,督瓒也在有条不絮的下达着命令。虽然仅有2000人,但九原城作为五原郡的郡治,同时也是边境重镇,虽然和天下著名的坚城比不了,但也有坚厚的城墙和难以逾越的护城河。

    唯一的问题就是,和连到底能够承受多少的伤亡?虽然胡人不善攻城,但此次和连毕竟率军4万多人,如果真的不计伤亡的话,督瓒也没有把握守住九原。也就是这个原因,让他最终没有否决李义的提议。

    树林之中,吕布、曹性神情紧张的注视着远处,那里,正有一群鲜卑人在连夜制作攻城器械。

    “不用理他们,就算现在阻扰他们破坏攻城器械也没什么用,我们就这么一点人,得在关键时刻出现。”对于吕布等人的汇报,李义淡淡的说道。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隔天一早,和连就指挥大军向九原城发起进攻。

    只见战场方向,十数名鲜卑士兵扛着一个约莫4丈左右的木梯随着大部队向九原城冲去,足足有十多个。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批人合抱着3、4尺宽的大木头紧跟着,而在他们的周围,有无数鲜卑士兵伴随着,并在冲入射程范围后,近半人留在原地,他们弯弓搭箭,向城墙上不断射箭以掩护自家部队。

    “造梯子爬城墙,造撞木敲城门,弓箭手远程压制,还真是简单粗暴啊……”李义心中暗暗吐槽着。

    这边李义看着戏,那边城墙上的督瓒却在不断指挥着部队,“盾牌手保护!弓箭手准备!待胡人靠近时,自由射击!”督瓒大声下令道。

    虽然鲜卑人的攻城方式简单粗暴,但如果和连不计伤亡的强攻,对于九原县城来说那也是非常难以应付的事情。因为地理环境的原因,九原城虽然位置重要,却也没有宽广的护城河保护,整个城墙全部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加上兵力稀少,一旦被敌人冲上来,那可是非常危险的。

    很快,鲜卑人就抬着木梯冲到了城下,奋力将木梯架好后,就一手拿着木盾防御箭矢,一手抓着梯子迅速向城墙上爬去。而抱着撞木的鲜卑士兵们,则奋力的不断撞击着城门。

    “落石!”督瓒大喊着,随着他的命令,一名名士兵抱着脑袋大小的石头不断向下方砸去。这种方式,一旦砸中敌人的脑袋,那基本是必死无疑,因为就算没被砸死也会摔死。哪怕砸到对方的木盾上,也会给对方造成大量伤害。而只要对方因此而站不稳,那么摔下去也基本差不多了。

    因为位处边境,九原县城的落石、滚木、箭矢什么的储备甚多,这也是李义对督瓒能以2000人守上3天左右的底气所在,要知道李义所说的3天,可是以鲜卑人猛攻作为前提的。

    城墙外,惨叫声不断响起,一名又一名的鲜卑人被箭矢、落石击中,进而从木梯上摔落下来。而撞击城门的敌人更是受到了汉军的优待,大量的箭矢落石纷纷向他们袭来,很快,负责撞击城门的士兵就死伤殆尽。但这种情况并没有让他们有任何的畏惧,相反,同伴的鲜血和死亡反而激发了他们的血性和凶残。

    只见他们嗷嗷叫着,前仆后继的填补着木梯、撞木的空缺,仿佛根本没有看到那不断落下的箭矢和石头。

    “张声!”督瓒忽然大喊道。

    “是!”张声闻言立刻应道,随后立刻率领数十名手持环首刀的士兵来到了城墙前。他们全部都是由武艺高强的士兵组成,且装备精良,鲜卑人想要登上城墙,他们将是最大的障碍。

    而在城门后,十数名士兵用巨木和自己的身体死死的顶着城门。同时,还有百余人的部队手持长矛、弓箭,布好阵势将城门团团包围,一旦敌人攻破城门冲进城来,就会立刻受到猛烈的攻击。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李义看着九原城感叹着。战争不过刚刚开始不到片刻,鲜卑人那边就已经战死数十人了,而这数十人的代价,却连九原守军一根毛都没有摸到。

    这么做似乎只是在白白让士兵们送死,但在这个时代想要强行攻城的话就必须得习惯这种牺牲。因为哪怕是拥有更加先进攻城器械的汉朝,在进行强行攻城的时候也必须付出几倍于对手的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