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80:夜袭
    夜,鲜卑人的大营内,通明的火光照亮着营地周围,数名鲜卑哨兵靠在临时搭建用于监视的木台上,他们眼皮耷拉着,仿佛随时都可能睡着一般。而除了门口的这些哨兵,其他人早已经进入了深沉的梦想中。

    鲜卑人攻城不过刚刚度过了第二天,可强度之大,却已经让这些以矫勇善战之名的草原勇士累坏了。不过说实话,和连这种不计伤亡的强攻也确实难为这些草原男儿了,毕竟比起攻城,他们还是更加习惯策马奔驰。

    “呵呵,看起来这些胡人累的不轻啊~”李义注视着远处那静悄悄的鲜卑营地,低声冷笑着。此时,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鲜卑人的大营大概有一里地左右,这在李义看来,是最近的安全距离了。再靠近一些,就很容易暴露自己。

    “主人!”吕布看着李义轻喊着,听得出,他正在极力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激动。

    闻言,李义转头环视了一眼众人,忽然发现,众人并没有出现他所担心的那种畏惧之情,相反,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激动和难以压抑的兴奋。“这就是酒壮怂人胆吗?”李义心中古怪的想着。

    就算是他自己,此时此刻的心跳也是非常之快,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带着95名骑兵冲击敌军大营,哪怕因为分兵,此时和连所在的大营只有0多人。虽然李义等人都或多或少的杀过胡人,但这次可是他们第一次面对真正的军队。

    不过这个念头并没有在他脑海中盘踞太久,不过一刹那的功夫,他就回过神来,看着众人点了点头,随后翻身上了小白。见状,吕布等人也飞快的翻身上马,目光凝视着李义高举的大戟。

    随着天龙破城戟在李义的动作下划开空气,李义率领吕布等95骑瞬间在黑夜中化作一道道残影,直奔鲜卑大营而去。不过一个弹指之间,就已经将距离拉近了将近百步。

    “踏踏踏踏……”哪怕用布、麻等东西包裹着马蹄,但当李义率人开始极速冲刺时,还是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尤其在这种寂静的夜晚,这种声响更加显得格外引人注意。

    “怎么回事?”正处于半睡半醒之间的哨兵楞了一下,随后转头循声看去,顿时,他就看到在火光的映射下,数十道黑影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这边移动着。几乎下意识的向腰间号角掏去,只是还没等碰到号角,一支利箭就已经刺穿了他的咽喉。

    倒下的一瞬间,他只依稀看到一名骑着白色巨虎的人,正手持一把巨弓,“是梦吗?”哨兵心中暗想着,随即就失去了意识。

    那骑白色巨虎的人自然就是李义,凭借着比寻常骏马要快上不止一分的小白,瞬间就冲到了敌军大营前方,手中灵宝弓连连开弓,刹那间就将面前的哨兵全部射死。

    随即李义也不停留,径直就冲到了敌军大营前面,手中天龙破城戟一把插进拦在面前的简易拒马之中,“起!”李义低吼一声,手中使力,竟直接将那拒马挑了起来,随即手一挥,那拒马直接被他丢到一旁的营帐处,“砰!”的一声,随即就传出一阵阵惨叫声。

    而这时,吕布等人终于跟了上来,他们飞快的利用鲜卑营地中的火把、火盆将箭矢点燃,随后弯弓搭箭,伴随着“嗖嗖嗖”的声音,无数燃着火焰的箭矢就落在了周围的诸多营帐上。

    这一切不过只在弹指之间,随即李义再次率众人向和连的营帐处快速冲去,一边冲一边继续射着火矢,而刚才那些射中营帐的火矢,除了少数因为各种原因自动熄灭之外,绝大部分的开始燃烧起来,不断扩大着自己的领地。

    “汉人援军来了:人援军来了!”一路急行,吕布等人一边高声大喊着,一边继续四处散射着火矢。不多时,整个鲜卑大营已然乱成一团,无数营帐被点燃,无数战马因为绳索被烧断,惊恐的四处乱窜着。

    而那些听到喧闹声一脸迷糊走出营帐的鲜卑士兵们,在看到这种场景后愣了愣,随后也跟着慌乱的喊了起来,“汉人援军攻进来了!”

    有的人返回营帐拿武器准备迎敌,有的人看到火焰准备救火,有的人则想要去安抚那些被惊吓的战马,但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组织性可言,所有人都在胡乱的做着不同的事情。更有甚者,在混乱中碰倒了火盆,让火势变得更大起来。不过几个弹指的功夫,整个鲜卑营地就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所有人,随我冲!目标只有一个,和连的人头!”李义高喊着,同时胯下一夹,小白顿时会意的大声咆哮起来。

    “嗷呜!!!”

    老虎的咆哮声到底有多么的恐怖呢?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不会懂得。那巨大而又充满杀气的吼叫,仿佛就在耳边响起一般,哪怕没有看到,稍微胆小之人恐怕也会被吓住,更别说此时鲜卑大营内已经乱成一团了。

    “老虎?!”

    “怎么回事?!难道是老虎冲进来了?!”

    “是汉狗:狗驱使着老虎攻入大营啦!”

    无数的鲜卑士兵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窜着,可能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过显然,这种情况就是李义想要的。

    “没事吧?”李义担忧的大声询问着。

    “主人请放心!”吕布等人高声应道。就在刚才小白那一嗓子之后,哪怕吕布等人所骑战马早已经习惯了小白的存在,还是出现了一些蹒跚。所幸很快就被吕布等人稳住,跟着李义继续向前冲去。

    与此同时,九原城。

    “什么?!子康行动了?!”沉睡中的督瓒被士兵吵醒,不过在听到他的话后,顿时睡意全无,三两步就直接冲出了房间,快步向城墙上跑去。

    说起来,为了能够在有情况时立刻做出反应,这两天督瓒一直都住在城墙下的一处民居,更是连衣服都不敢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