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23: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离开真定县,李义就率军一路南下,直奔赵国邯郸而去。他现在尚不知道卢植那边的情况,也不清楚皇甫嵩那边在战败后如何了,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加快行军速度。虽然按照历史,三大将一出马就将黄巾军打得屁滚尿流,但那毕竟只是历史而已,就算知道,李义又怎么敢把宝全部压在历史上面的一行字上呢?

    只是世间万事有些时候就是那么的操蛋,你越急着想要做些什么事情,就总会跳出各种各样的事情拖延你的速度。

    “又是黄巾军吗?”李义看着面前这支约莫百余人的部队无奈的摇头道。黄巾军号称百万,但在如今看来,恐怕还要更多。因为常山国这种并不是黄巾军主力所在的地方,尚有这么多的乱贼,更别说巨鹿、中山等等地了。

    而且从这些天听闻的消息来看,各地的黄巾军声势已经越来越盛,甚至有些郡治都已经备黄巾军攻下。这让李义在震惊的同时,更加好奇黄巾军的主力部队到底有多么强大了。

    这百余人的黄巾军在看到李义的这支部队后楞了一下,顿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他们彷徨的站在原地,既没有摆出战斗的架势,也没有立刻逃走,就那么傻傻的站在原地。显然,李义这支骑军的出现,已经让他们吓傻了。

    “啧,这还真是……”李义有些无语的看着这群人,他还第一次碰到这种在两军相遇之后,敌人却直接傻掉的情况。要知道就算在昔日夜袭鲜卑大营或者在塞北打猎时,那些胡人虽然页游不少愣住的,但绝大部分还是很快就拿出武器准备拼命。

    当然,这并不排除这些人是被小白吓傻的,毕竟只有真正看到小白后,才能够感受那种扑面而来的威势,以及自己和死亡之间的距离。

    不过仔细看一看这些人,似乎他们这种反应也很正常。因为他们并不是如李大狗那支黄巾军一般,看起来就是凶神恶煞一脸狠相。相反,他们几乎都是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虽然拿着镰刀、斧头、铁锹等武器,但眼神中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或许,这才是百多万黄巾军的真正主力吧?一群毫无战斗力的普通农民,甚至连普通农民都算不上……”李义看着这群人心想着。

    正想着,忽然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主公,您看这些人,不过都只是一群饱受疾苦的普通百姓,因为活不下去了才被逼无奈加入了黄巾乱贼……”李义闻言转头看去,却是童飞。

    随后,赵云、关羽、典韦等人也纷纷附和道,而其中典韦、关羽两人更是沉声说道,“主公,这些人会造反,许多都是因为地方的贪官污吏、地主世家的压迫……”显然对于关羽和典韦这两人来说,如果要在百姓和官吏地主之间做选择的话,无疑会选择前者。

    闻言,李义并没有感到意外,之前杀胡人时他们毫不手软,是因为那是胡人,和汉人拥有数不尽的仇恨。可如今,这些,看起来确实只是普通的百姓。“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但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他们虽然生活疾苦,但这些并不能作为他们劫掠地方,杀戮无辜百姓的理由!”

    说着,李义挥了挥手,身后早已经等待多时的骑兵瞬间就冲了上去。他们可不知道这群人可不可怜,所知道的,就是眼前着百多人会有5000人来瓜分。那可都是战功啊,哪怕只有一点点,但谁会闲战功多呢?

    而见状,那些黄巾军们终于不在发呆了,他们挥舞着手中的武器不断试图攻击着冲来的骑兵,虽然只是徒劳无功罢了……

    吕布等人因为没有李义的命令所以没有上前,当然这么点人他们也懒得亲自出手。而童飞、赵云、典韦、关羽四人则看着李义,他们知道,李义的话还没有说完。

    李义看着众人沉声说道,随后指着面前不远处的那些黄巾军们再次说道,“看看他们,有多少人是真的因为活不下去了呢?他们还有力气成群结队的到处劫掠地方,还有力气杀人,还有力气抵抗,那么……他们为什么没办法凭借自己的力气过活?!”

    “或许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干旱,比如世家、地主的压榨,这些原因让他们原本种地、打猎等生计无法维系他们的生活。可如果他们真的是为了生存,难道除了造反之外就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了吗?”李义反问着众人,不过不等他们回答,就直接说道,“当然不是!做苦力,依附于地主、世家,上山打猎等等一大堆的事情,甚至他们还可以背井离乡前往其他地方讨生活!”

    说到这里,李义的语气越来越重,听得赵云等人不由得一身冷汗,“而且,他们以活不下去为理由造反,而到头来他们做了什么呢?攻击地主?攻击官吏?确实有,但更多的人都是像他们这样,去劫掠和他们一样艰难生活着,但却没有造反的无辜百姓!他们不但抢劫粮食、钱财9残杀无数的百姓,**数不清的无辜女子!”

    “所以在我看来,他们不过和之前遇到的那支黄巾军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比那些人更为不堪!最少,那些人从来没有掩盖自己的恶!而这些人,却披着绵羊的外皮,干着饿狼的事情!这种人,值得同情吗?能放过吗?!如果放过了他们,又有谁去保护那些真正无辜的人?!”李义厉声怒斥着。

    “属下知错9请主公责罚!”一席话说完,童飞等人顿时滚落马下跪在地上自责的喊着。

    “起来吧……”李义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所说的,也有许多偏激的地方,毕竟究其原因,还是朝廷和地方官吏没能让百姓们过上富足的生活……”

    说到这里,李义的眼神露出了一丝怀念,“想要过上所有人都富足幸福的生活,是每个人的梦想,虽然我不知道如何去实现,但是!”说着,李义环视了一眼众人,“这场暴乱是绝对不可能带给百姓们幸福安康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