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78:愤怒的刘宏
    雒阳,朝堂之上。

    “陛下!臣等冤枉啊!”一进门,张让、赵忠等人就直接跪伏在灵帝刘宏的面前大声哭喊着,那悲惨的声音,当真是闻者落泪。可惜,对于张让等人的行为,大部分士大夫们只是冷笑的坐在位置上看着他们,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那些依附于宦官的士大夫们则是慌张的低着头,心中默默的祈祷着张让等人能够度过难关。同时,他们也在心中琢磨着如果帮助张让等人辩解。就在等候张让等人到来时,刘宏已经将那些书信传递给诸士大夫们阅览,上面虽然确实有徐奉和封谞与黄巾乱贼勾结的确凿证据,但却丝毫没有关于张让等人的内容。

    如此一来,就给了他们一丝机会,因为只要把张让等人从黄巾乱贼中撇开,那么剩下的那些事情虽然也很麻烦,但却也不是不能够压下去的。倒向袁隗、何进为首的那边?他们并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他们真的会接纳自己吗?

    不可能!先不说这些人曾经为张让等人残害过多少三公、大将军派系的人,单单他们占据的位置,就决定了三公和大将军不可能对他们手下留情。毕竟,刨去大将军何进不提,在三公的门生之中,找不到能够接替他们的人吗?不要太多。

    整个朝堂,对于宦官的态度分成了两派,唯有大将军何进,在那边暗自纠结。因为何苗以及他的妹妹何香兰的话,让他觉得宦官不能就这么被打倒。可问题是,他也没有办法帮宦官说情,毕竟他一直都是站在袁隗等三公这边的。

    那朝堂正中央,张让等人自然不会不知道众人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他们只是不断哀求着,当真是泪洒如雨。看起来似乎很是掉价,毕竟张让等人可都是关内侯,不过侍奉灵帝多年的他们很清楚,刘宏就吃这一套。

    “冤枉?!看看这个!你们还觉得冤枉吗?!难道满朝士大夫们都冤枉你们?!”刘宏愤怒的咆哮着,同时命人将那份上疏以及书信递给张让等人。

    张让等人接过之后连忙看了起来,随着不断观看着这些书信,虽然他们表面上依然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但心中却早就乐开了花。说起来,虽然张让早就派人去处理其与黄巾军之间的联系,而且以往和黄巾军联系的时候也非常消息,但却也不敢保证完全没有任何疏漏。不过在看完这些书信之后,他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你们整天都在和朕说,这个人图谋不轨要禁锢,那个人贪污受贿需要彻查,可如今呢?你们口中那些图谋不轨、贪污受贿的人立下了功劳,而你们却反而和那贼首张角暗中往来?!”刘宏怒吼着,表情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一丝痛心。

    从张让等人帮助刘宏登基皇位以来,刘宏就对他们极为宠信,一方面是希望他们帮助自己制约朝中的士大夫们,另一方面,张让等人的存在让他着实省了不少心,许多本来应该他亲自处理的事情,张让等人都能帮他处理的很好,这让刘宏有更多的时间和那些后宫佳丽们玩乐。

    甚至有消息称,刘宏还曾经直言“张常侍乃我父!”当然,听到的人却也没有敢去证实刘宏到底有没有说过这番话,而张让自然也不可能傻得到处去炫耀。不过这种流言,确实也证实了刘宏到底有多么宠信张让等人。

    很多时候,皇帝其实是很孤单的人,因为无论是后宫的嫔妃还是朝中士大夫们,都很难真的和他们交心而谈。反倒是这些宦官,刘宏可以肆无忌惮的和他们谈论各种身为皇帝不应该说的、不能说得话。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

    可如今,他认为不会背叛自己的人竟然真的做出了背叛自己的事情,这让他如何不恼火?如何部愤怒?如何不痛心?

    “陛下,臣等冤枉啊!逆臣封谞和徐奉所做的事情,臣等一概不知,还望陛下明察!”张让等人高声哭喊着,“而且如果臣等真的暗中和黄巾乱贼勾结,又怎么可能会捐出家财于国库?又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还留在京师?望陛下明察!望陛下明察啊!”

    “此言当真?你等真的不知情?!”刘宏闻言,愤怒之色稍缓,随后急促的问道。那副模样,仿佛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的一片落叶一样。

    “陛下!张让等人到底有没有勾结黄巾乱贼,只需要严加审问封谞等人即可。但张让等人这些年来利用手中的权势,将他们的亲信任命为各个州郡的官吏,贪污受贿、侵夺百姓。如若不是他们在作怪,张角就算有擎天之能,又如何能够迷惑百多万人?!”司徒袁隗开口说道。

    他们和宦官本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自然不会因为刘宏的态度似乎缓和了而有任何的退缩,就像张让等人如果逃过此劫,也不会因为他们如今的退缩而放过他们一样。和外戚不同,他们对于专权的宦官态度,可是非常的绝决。

    只是听到袁隗的话,不等张让等人开口,刘宏倒是率先帮忙解释起来,“袁卿,虽然张卿可能一时糊涂犯了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但如今他们不都把家财捐给了国库吗?而且你所言的那些,却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刘宏语气轻缓的说道,仿佛张让所做的那些事情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刘宏又立刻下令,将封谞和徐奉押下去严加审问,“一旦查出主使之人,朕一定饶不了他!”刘宏厉声说道。显然,刘宏不想再给袁隗以及其他士大夫们开口的机会了。

    见状,袁隗暗叹一声,知道此次基本没有希望打倒张让等人了。其实刚才张让等人一开口,他就知道没有什么机会了,毕竟如果不是真的有把握,张让又怎么敢这么理直气壮的撇清自己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