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99:支撑大汉天下的人们
    青州,济南国东平陵县,曹操立于城墙之上,面带冷笑的看着正缓缓退回营地的黄巾军,表情中充满了不屑。就在刚才,曹操率领东平陵县的官兵们击退了由徐和、司马俱率领的青州黄巾军余部的第三次进攻。

    “哈哈!不愧是孟德啊!有孟德在此,本王可以高枕无忧了!”济南王刘康见状大笑道。

    “殿下严重了,如果没有众兵将的奋勇,以及殿下的信任,下官又如何能够击退这十余万的贼寇?”曹操闻言恭声应道。

    “对对对!兵将也都辛苦了!”刘康闻言不断点头笑道,“本王已经命人设好了酒宴,孟德你……”说着,刘康看着曹操不再多言。

    “殿下邀请,下官又岂敢拒绝呢?”曹操作了一下揖,看着刘康笑道。

    “哈哈~”刘康闻言大笑着转身离去,却没有看到曹操隐藏在眼中的鄙夷和无奈。

    “唉,刘氏子孙都如此无能,而如今整个天下又到处都有刁民作乱,这大汉天下……”曹操心中感叹着。

    自从徐和、司马俱举兵以来,在整个济南国、乐安郡可以说是横行无阻,大有昔日张角率太平道起事时的架势。可实际上,他们的实力根本比不上昔日的黄巾军,要知道他们在起事时,兵也不过才一万多的黄巾余孽罢了,可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瞬间膨胀到了十余万人。

    会产生这种结果,或许有很多种的原因,但最大而且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因为济南王刘康以及乐安郡郡守徐瑞的无能导致的。尤其是那徐瑞,面对敌军起事,竟然准备连夜弃城逃跑,结果却被手下将官直接斩杀,抢了财物和他的女眷径直投奔黄巾军去了。

    不过,这济南王刘康的表现却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就在徐和、司马俱等人率军进攻济南国的时候,这位济南王竟然打算将周边县城的兵将都调到东平陵县来。虽然后来被曹操说服,但当徐和两人第一次率军来攻时,他却吓得躲在府邸中不敢冒头。

    可如今呢?他竟然虽然依然不敢上城墙,但最少已经能够一边听着小曲,一边和美人快活,等到士兵来报,上来感受一番战胜后的喜悦和得意了。

    而另外一边,徐和和司马俱在下令收兵之后,就聚在一起商讨下一步的行动,“唉,司马将军,我觉得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徐和表情凝重的说道,“三天了!我军已经连续攻打东平陵城三天了!可却连城墙都冲不上去。”

    “不错,我们都小看了那曹孟德啊!”司马俱闻言表情同样严肃的应道,“本以为他不过只是跟着那李义后面拿功劳的阉人子弟,却没想到真的有些本事!”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撤吧,再这么耗下去的话,恐怕城没攻下来,我军的士气就已经先散了。”徐和表情无奈的说道。

    这三天没能攻下东平陵城,让黄巾军的士气下降的很厉害,可对此,徐和和司马俱去也没什么办法。因为他们提升士气的办法无非就是钱、粮、女人而已,可这些都在东平陵城里呢。

    “也好!我们先去掠夺其他城,我就不信那胆小如鼠的济南王敢出城!”司马俱闻言点了点头应道。

    隔天,两人就率军直接离去,率军直接向乐安郡的方向退去。见状,曹操立刻就向率军追击,在他看来,既然黄巾军退走,定然是时期滑落不敢继续攻城,只是,却被刘康给劝阻了。

    “孟德,此事万万不可啊!城内兵不过万多人,且大多都是步兵,就算追击,又怎能比得上孟德昔日与无双侯在东阿时率领的精骑啊!而且……而且如果孟德率军追击,万一贼寇分兵来攻打本城,又有何人来守城啊!”刘康慌乱的劝说着。

    “不是还有你吗?!”曹操好像指着刘康的鼻子怒吼着,可惜,他不敢,只能看着远去的黄巾军叹息着。

    “上官无能,累死三军。官吏无能,害苦了地方百姓啊!”曹操心中叹息着,“子康啊子康,可真是羡慕你啊!虽然需要面对十万胡人铁骑,但最少,没有这种废物在你的头上指手画脚……”

    冀州,中山国安熹县广场处。

    百余名士兵将刘备、张飞、简雍团团围在了中间,旁边不远处,无数的安熹县百姓们,还有许多士兵们面带惶恐看着这一切,显然对如今的变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刘备!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捧你当皇帝你都不做?!”赵贺手持宝剑看着刘备怒喝道。

    “赵贺反贼!你食我大汉之禄,却行此禽兽之事,备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又怎会与你同流合污,行那大逆不道之事!”刘备手持雌雄双股剑,一手持剑指着赵贺大骂道。

    而一旁,张飞和简雍各持武器护卫在刘备的身侧和背后,眼睛不断在周围的官兵处打量着,只是看他们的模样,却不像是在警惕着这些官兵,反而像是在搜寻什么一样。

    “哈哈哈哈!大逆不道?!狗屁大逆不道!如今天下各地不断出现叛乱,不就是意味着这大汉江山已经快要灭亡了吗?!”赵贺看着刘备冷笑道,“刘备!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同意,我就立刻捧你为皇帝!以如今天下纷乱的局面,我等大可以在这冀州大展拳脚,立那不世之功!”

    说着,赵贺顿了顿再次冷笑道,“如果你不愿意……哼哼!天下姓刘的可不只你一人!”

    闻言,刘备却没有再理会赵贺,反而环视着那百余名官兵们,以及身后的诸多百姓士兵们大喊着,“诸位!如今赵贺欲行之事,可是要被诛九族的大罪!难道你们就真的觉得他能够成功吗?!昔日逆贼张角聚众百多万,最终还不是被朝廷率兵平息了?!昔日赵贺贪污乡里,欺男霸女之时,你们在忍耐。而如今他要带着你们走向绝路!难道你们还不敢反抗吗?!”

    一句话,顿时引来一阵骚动,而那边赵贺见状顿时就慌了神。而在这时,刘备身旁的张飞和简雍却在悄悄对李义说道,“主公,没有发现弓弩手!”

    闻言,刘备猛地向赵贺冲了过去,同时口中爆喝道,“不想死的!随我一同斩杀逆贼赵贺!”与此同时,张飞和简雍也纷纷跟上,一同向赵贺冲去。

    “拦……拦住他们!”赵贺见状顿时惊恐的大喊着,一边向后方躲去一边眼睛乱瞄着,显然被刘备的气势给震慑道了。

    见状,刘备又再次大喊着,“该死的只有赵贺!不想死的速速让开!”一句话,让原本准备拦阻刘备的官兵脚步顿时就慢了下来。

    刘备距离赵贺不过数十步之遥,对于刘备而言,这不过只是几个刹那的功夫而已。虽然赵贺带来的士兵并不是全都在划水,但仅凭他们,又如何挡得住刘备和张飞呢?嗯,还有简雍!

    不过两个弹指的功夫,刘备手中的雌剑就已经横在了赵贺的脖子上。

    “别!别杀我!玄德!别杀我啊!你还记得吧?当初你初到安熹……”赵贺见状顿时惶恐的求饶着,同时一股尿臊味从他的身下蔓延出来,却是直接被吓尿了。

    “放心!备不会杀你,因为只有朝廷才能够治你的罪!”刘备看着赵贺淡淡的说道。随后转头看向夹在百姓中间还处于呆滞中的士兵,“给我把他绑了!”

    一声爆喝,让那些还在愣神的士兵们慌乱的跑了出来,也不管赵贺身上的污垢,直接将其绑了起来。

    待其被绑好后,刘备这才转头看向身后,之前跟随赵贺的那些士兵除了被杀的,其余人早就已经跪在地上不断求饶着。

    “唉,都起来吧,备知道你们都是被赵贺怂恿的。”刘备沉默了半天后才长叹一口气,看着他们缓缓说道,“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从今天起,你们都去加固城墙!”

    “谢县尉不杀之恩……”一群人闻言连忙拜谢道。

    而随后,刘备立刻命令简雍安抚百姓,同时带着张飞召集县内诸多的官吏议事。好吧,其实用不用召集,因为他们除了有几个或跪或躺在地上,其他的基本都躲在人群之中呢。

    之后,刘备更是直接就在百姓的包围下,和这群官吏商议起防守安熹县的事情来。不过说是商议,却只是刘备再说,其他人在听而已,根本没有半个人敢多说一个字。

    好半响,刘备才遣散众人,让张飞去聚集部队防止再次发生叛乱,自己则带着简雍一同去了县府。

    “唉,主公你总是这么冲动……”待没人之时,简雍顿时忍不住抱怨起来。虽然刚才他跟着刘备、张飞也冲的很凶,但到了现在,却反而一直在后怕。

    “哈哈,宪和啊,昔日讨伐黄巾时你不也跟着我们大风大浪过来了?这种小场面还需要担心?”刘备闻言大笑道,显然根本没把简雍的抱怨听进去。

    “那可是有士兵在周围啊!”简雍心中无奈的想着,他真心搞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这位主公总是喜欢冲锋在前呢?“难道是被无双侯影响的?”简雍觉得这应该就是事实的真相了。

    隔天,刘备将赵贺之前贪污的钱财拿出来分于百姓,同时下令聚拢周边乡民日夜操练,一边提防着黄金乱则,一边将这件事情飞报于冀州刺史王芬和京师的朝廷。

    长安。

    “皇甫将军,京师那边又派人来催了。”董卓恭声对皇甫嵩说道。

    “催催催!朝廷就知道催!催就能够有用吗?!”皇甫嵩不耐烦的抱怨着。

    闻言,董卓不语,只是走到皇甫嵩的身边注视着摆在桌案上的地图。经过这段时间皇甫嵩对三辅的部署,基本上凉州贼寇基本已经扯出了三辅,毕竟他们绝大部分都是骑兵,且又不擅长攻城,哪怕拥有从凉州劫掠来的攻城器械,面对皇甫嵩的部署,他们也颇为有心无力。

    只是,虽然凉州叛军已经撤出了三辅,但朝廷显然并没有满足,只是不断的催促皇甫嵩快点出兵凉州,将那群叛乱的逆贼全部诛杀。只是对此,皇甫嵩根本没有理会,只是一边敷衍着朝廷,一边不断探查着敌情。

    因为进攻和防守可是两回事,尤其是面对来去如风的胡人骑兵更是如此。汉军可以凭借城池、装备让胡人骑兵无可奈何,而胡人骑兵到了旷野草原之上,也能够让汉军只能吃灰。

    这一点,曾经就任凉州北地郡郡守的皇甫嵩知道,从小在凉州长大的董卓也知道,但朝廷那边却没有知道。或者说,就算知道了,但灵帝刘宏也没有理会。

    而且在加上汉中的五斗米道的配合,皇甫嵩必须得做好充分的部署才敢出兵凉州。不然前脚刚走,后脚三辅不就又被敌人冲进来了?

    “唉,如果子康的飞骑营在此就好了。”皇甫嵩忽然感叹着。在他的认知中,还从来没有见识过如飞骑营那般强大的骑兵,有时候皇甫嵩都觉得很奇怪,李义到底是怎么将那支骑兵训练出来的。嗯……如果他知道那支骑兵之中有多少未来的猛将名将在担任小小军候、司马、甚至是屯长,或许他就知道为什么了吧?

    闻言,董卓沉默不语,不过心中却也在琢磨着,“骑兵啊……我是不是也应该找机会组建一支能够纵横天下的骑兵呢?”董卓麾下也有骑兵,但却不过数百人而已,均是昔日从凉州一路跟着董卓的精锐。不过与其说他们是骑兵,不如说他们是亲卫更加恰当一些。

    并州,五原郡曼柏县。

    “主公!”一声轻喊从屋外传来。

    “进来吧。”李义头也没抬的说道,眼神一直在看着面前的并州地图。

    “主公,胡人那边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只是呆在距离本城十数里的地方驻扎。”曹性恭声说道。

    “是吗?”李义闻言应了一声,随后又问道,“你看他们的阵容如何?”

    “因为属下没办法靠得太近,所以并没能打探到敌人的虚实。不过按照以往的情况,那5万人中,直属于胡人王庭的部队最多不过2万人!”曹性闻言恭声说道。

    “嗯,下去吧。”李义挥了挥手说道。

    “诺!”

    曹性作揖离去,房间内再次剩下李义一人。他依然在看着那张并州地图,只是许久之后,他忽然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抚着脑袋无奈的想着,“怎么会想不出任何办法呢?”

    好吧,事实上李义并非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想到,只是他所有想到的办法,无论中间如何操作,最终的结果依然还是需要李义用那4000多骑面对於夫罗的5万骑兵。

    虽然看起来5万人并不多,毕竟李义之前可是用6000骑兵冲击过12万的大军。可显然,如果李义真的把於夫罗麾下的骑兵当作卜己麾下的黄巾军那么对待,嗯……以这种智力的话,估计李义也活不到现在了。

    如今,世间绝大部分的人都将李义麾下的飞骑营当作是天下第一骑兵,但只有李义知道,他的这支骑兵并没有那么强,虽然确实算的上精锐,但和日后公孙瓒的白马义从、董卓的飞熊军、吕布的并州狼骑、马超的西凉铁骑以及曹操的虎豹骑相比,可能还是差上一些。

    之所以会表现的这么强,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对手只是区区黄巾军,除了人数之外可能根本找不出其任何的优势来。另一方面,就是武将了。

    昔日李义率军冲击卜己时,6000骑中除了普通骑兵之外,还有吕布、典韦、高顺、颜良、文丑等一大票的猛将。固然,一个人的力量在面对大军的时候是非常渺小的,但猛将配强兵,那绝对是1+1>2的事实。更别说在整个骑军的阵形中,几乎数十人之间就有一名猛将在率领着他们。

    而如今,这些猛将大部分都被李义派去各地了,留在李义身边的,除了吕布和高顺,就只有赵云、张任、张辽这些还不到20岁的小年轻。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面对不再是连齐全的装备也未必拥有的黄巾军,而是武装到牙齿,并州匈奴王庭麾下最为精锐的匈奴骑兵!虽然可能只有2万人,但已经足以让李义忌惮了。

    可以说只要李义脑子不犯病,他就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和於夫罗打野战。可如果就这么干守着,李义却也不知道能够拖多久的时间。

    他所希望的,只不过是他们过去帮督瓒等人能够尽量拖住其他地方的匈奴人,让他们得以尽快组建起一支大军来。毕竟并州的匈奴人加起来早就超过了40万,就算去掉那些老人、孩子、女人,兵力也最少在20万人以上,谁让他们是战斗民族呢?

    “兵太少……兵太少了!”李义无奈的想着。虽然他已经派童飞等人去后方增兵,但这种新募集的部队无论是战斗力还是配合都不可能和老兵相比,就好像李义压根没把飞骑营的其他人和陷阵营算进去一样。

    想到最后,李义都觉得有些佩服於夫罗了,如果於夫罗不理李义直接率军攻打各地或者直接来进攻曼柏,李义都觉得比现在要好受得多,也好处理的多。

    “唉,那就熬吧!看谁熬得过谁!”李义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放弃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的过去,於夫罗和李义就这么隔着十数里地遥望着对方,虽然他们基本看不到什么东西。但从各地不断传来的消息,却让他们足以想像得到对方的表情。

    不过半个多月时间,上郡、朔方、西河、五原、云中以及太原郡,各种战报不断传来。但唯一让李义放心的就是,在诸人的奋战下,胡人只是在地方进行劫掠,却没有攻下任何的城池。

    与此同时,朝廷的命令也传到了曼柏,是李义那梦寐以求的并州军政大权。只是如今这种情况得到,却让李义根本笑不出来。

    5月底,蔡邕带着从雁门郡守郭缊那边要来的援军抵达了曼柏县。

    “哈哈!外舅啊!我可终于把你盼回来了!”李义兴奋的大笑道。

    “可惜公德那边也需要大量的部队防备北方和云中郡的胡人,不然还可以派更多的援军。”蔡邕叹息道。

    “这些已经让婿很满意了。”李义笑道。加上这一万人,以及飞骑营和最近一段时间征集到的部队,曼柏这边的兵力已经在3万人左右了。虽然真正的老兵精锐很少,但最少,这些兵力已经足够让李义去实行一些他以前不敢实行的主意,虽然具体怎么做,他还得仔细琢磨一下。

    十数里外,匈奴人的营地。

    “王兄,曼柏的汉军现在已经达到了2万多人,我们还这么看着吗?”羌渠的二子呼廚泉有些焦急的问道,他今年不过才21岁,比起他的大兄,呼廚泉显然少了许多的沉稳和耐心。

    “呵呵,二弟莫急,就算那李义多了援军又能如何?他能够拉出来和我军野战的,不过只有那不到5000人的骑兵而已。想凭借这么点骑兵击败我军的5万精骑,就算昔日那卫青霍去病再世也不可能做得到!”於夫罗闻言轻笑道。

    “可我们这么干耗着有什么用啊?!”呼廚泉急躁的问道。

    昔日,他愿意跟随自己的大兄背叛父王,就是因为大兄和他说得那些话,以及对父王各种对汉人妥协的不满。可如今,虽然其他地方正在不断取得优势,可他们这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此下去,呼廚泉可是非常担心那些贵族、头领们会起异心。

    似乎看出了呼廚泉的担心,於夫罗轻笑着安慰着,“放心吧,只要再等一段时间,获胜的必然是我们胡人!”

    於夫罗看上去信心十足,却是不知道究竟是谁给他的信心。而那边,李义也在不断的谋划着,准备让於夫罗见识一下汉人的厉害,只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