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04:蝗灾?蝗虫的灾难!
    并州曼柏县,李义就这么站在土坡上默默的看着手中的蝗虫,而不远处的那些曼柏百姓们,则疑惑的看着李义,因为李义保持这个模样已经很久了。李义当然不是在发呆了,而是在思考,思考到底如何才能将蝗虫从天虫的位置上拉下来,彻底变成一只普通的害虫。

    可惜,想来想去,李义却完全想不到任何的办法,“唉,蝗虫叭虫,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做吗?”李义看着手中那只不断在挣扎的蝗虫问道。只是就在这时,李义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一个人来。

    那是在李义前世知道的一个人,人们戏称他为宇宙第一打野,他的节目被人们戏称为吞食天地。甚至许多粉丝戏言,就算是神,在饿到极致的他面前也只会变成肚子里的蛋白质。而那句“鸡肉味,嘎嘣脆,蛋白质是牛肉的三倍。”更是足以写进史书的名言。而这个人的名字叫做,贝尔格里尔斯。

    “吃?!”当这个想法在李义的脑海中冒出后,随即就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吃字。而随后,这个字更是不断在李义的脑海中不断的盘旋着,甚至还延伸出了这么做的好处。

    是的,就是这么做的好处,其实道理也很简单,什么东西最不值得去敬畏呢?自然是那些进了嘴的食物!而如果将蝗虫变成食物的话,那它的地位自然是一落千丈。而且李义还依稀记得,后世的蝗虫在餐馆中可不便宜呢。

    想到这里,李义又瞅了瞅手中的那只蝗虫,突然将其高举起来,看着天空口中大喊道,“今日,大量飞蝗袭我并州,啃食庄稼青草无数!使得我并州百姓无粮可食!牲畜无草可吃!现在,大汉无双侯、飞将军、并州牧李义在此宣布这些飞蝗死罪!并让其作为吃食补偿它们吃掉的庄稼和青草!如果上天要惩罚,那么现在就来惩罚我吧!”

    喊完,李义就这么高举着蝗虫看着天空,仿佛真的在等待上天的惩罚一般。而一旁,蔡琰、魏忠以及无数的曼柏百姓早已经被李义的话给惊呆了。捕杀天虫就算了,而如今李义竟然还打算吃它?

    过了好半响,李义这才收回手看着众人大喊道,“如今已经过去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既然上天没有降罚于我,那么就代表其已经接受了这件事情!”说着,李义再次低头看着手中那可怜的蝗虫,随后用手轻轻一拧,就将它的脑袋拧了下来,随后又飞快的将它的四条腿拔了下来。

    “啊!”阵阵惊呼响起,虽然许多人看不清到底对那只蝗虫做了什么,但从他的动作,却也能够猜到。随后,他们就看到李义一张嘴,一抬手,却是直接将那飞蝗丢进了嘴里。而蔡琰、魏忠以及那无数百姓们就这么呆愣的看着李义,显然都已经吓傻了。

    蝗虫,拥有蛋白质,以及脂肪、钙、磷、铁、铜、锰、维生素a、b等丰富的营养,而且拥有健脾消食、息风止痉、止咳平喘的效果。在后世许多地方,蝗虫都作为一道名菜出现在餐桌之上,搭配佐料和大厨的手艺,芳香四溢,可谓是一道上等的美食。

    前世李义并没有吃过蝗虫,因为他觉得虫子很恶心,所以他并不知道一种人人喊打的害虫到底是有多么的美味,才能够变成需要人工养殖。但如今,李义却品尝的活蝗虫的味道,而确实如李义以前所想,相当的恶心。

    虽然李义已经将蝗虫的脑袋和四肢都拧掉了。但在入口的那一瞬间,李义还是感觉到蝗虫的翅膀似乎动了一下,却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事实。

    上下牙齿咬合,随后就听到“咔嚓”一声,甚是清脆,最少在这一点上,贝爷确实没有欺骗李义。只是随着这一声嘎嘣脆的声响,一瞬间,李义就感觉到从口中的蝗虫体内涌出了大量粘稠腥臭的东西,并瞬间占据了整个口腔,简称爆浆。那是蝗虫的碎肉、内脏以及血液的混合体,那滋味,让李义瞬间就想要吐出来。

    但李义还是忍住了,他倔强的不断咀嚼着那些碎肉、内脏、血液以及不知名东西的混合体,同时依然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神色,因为他觉得只有这样,才更加有说服力。

    而就在这时,那群百姓又忽然惊呼起来,却是看到蔡琰学着李义将手中蝗虫的脑袋和四肢扭了下来,随后直接丢进了嘴里。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当一声嘎嘣脆的声响从蔡琰口中传出来时,她的神色瞬间就变了。但她依然还是眼含泪珠,不断的咀嚼着口中的蝗虫。

    见状,李义又是感动又是心疼,连忙快步走到蔡琰的身边,“夫人不必如此……”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蔡琰却阻止了李义继续说下去,而是飞快的将蝗虫吞了下去,随后看着天空娇声喊道,“我乃是大汉无双侯、飞将军、并州牧李义的妻室蔡琰蔡文姬!今日,大量飞蝗袭我并州,啃食庄稼青草无数!使得我并州百姓无粮可食!牲畜无草可吃!现我以这些飞蝗为食,替代被其啃食的庄稼,如果上天认为我有罪的话,尽管惩罚我好了!”

    “夫人……”李义听完蔡琰的话,顿时更加的感动。

    “君子甘冒天罚之险也要治理蝗灾,妾身虽为女子,却也不会惜命!”蔡琰看着李义低声说道,那依然泛着泪光的眼睛中,透露着无尽的情谊。

    而就在李义和蔡琰你侬我侬之时,一旁的魏忠忽然对着天空喊了两嗓子,随后也生吃其蝗虫来了。紧接着,周围的县兵、百姓们也纷纷有样学样,竟是每个人都生吃了一支蝗虫。

    “诸位……”看到众人的表情,李义一时间却是说不出话来。但他的脸上却充满了动容和喜悦,因为他知道,治理蝗灾的事情,已经前进了一大步!

    “君候与夫人都能为了治理蝗灾甘冒天罚,我等又岂是贪生怕死之人?!”魏忠大声喊道。

    “正是如此!如果真有天罚,就来惩罚我等吧!”诸多百姓紧跟着大喊着。

    好吧,虽然他们或许是因为看到李义吃了蝗虫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又或者是被蔡琰这么一名女子的行为激励,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但他们的表现确实让李义非常的欣慰和感动。毕竟,这个时代的人可是非常迷信的,李义相信这些百姓在生吞蝗虫的时候,一定是已经做好了被天罚的准备。

    “哈哈!诸位之言,实在让我倍感欣慰。不过,生吃的味道恐怕不那么好吧?”李义大笑道,一句话,顿时惹得百姓们大笑起来。一时间,欢快的气氛取代了之前的愁眉苦脸,这种画面搭配着一旁漫天的蝗虫,说出去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伯贤,你立刻派人回城,让城内运来一口大锅,锅内盛满油,再带上一些盐和醢。比起生的,我还是觉得熟的会比较好吃~”李义大笑道。

    “诺!”

    不一会,一口盛满油的大锅就出现在了耕田之旁,而在锅中,啪啦啪啦的油炸蝗虫的声音不断响起,伴随着的,是弥漫在空中的香气。无数百姓们死死的盯着那口锅,不断的吞咽着口水。

    要知道自从干旱以来,并州官民早就开始严格的控制着粮食,所以许多人在这段时间都只能吃个半饱而已。而如今闻到那如此香的味道,他们又怎么可能忍得住呢?好吧,捕杀蝗虫可能招来天罚,可如今他们不但杀了,而且还吃了,这种情况下,什么天罚的,一边玩去吧。

    半响后,负责油炸蝗虫的厨子就将炸好的蝗虫捞了出来,盛在一个个盘子上,看上去,香酥可口,和之前那模样却是天差地别。随后,那厨子抓起一些盐撒在了这盘油炸蝗虫上,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李义走上前拿起一个,和之前相比,显然这一次吃起来是没有半分的心理障碍了。虽然只是撒了点盐,但那香味加上与之前生嚼蝗虫的对比,顿时让李义觉得这油炸蝗虫仿佛天下顶级的美味一般。

    “好吃!大家都过来尝尝,不过大家注意,这东西毕竟是虫,还是不宜多吃。”李义转头对众人大声说道。老实说他也不记得这玩意到底能不能多吃,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这么说了,因为他在前世就因为嘴贱吃了一次油炸蝎子,结果上吐下泻了一个晚上,更别说起疹而导致的浑身痒的不得了。

    闻言,众人包括蔡琰、魏忠等人均上前拿着拿起一只炸好的蝗虫尝了起来。而从他们的脸上,李义就知道他们已经喜欢上了这种食物。而在之后,更多的百姓参与到了捕捉蝗虫的行动上,不过他们的目光之中已经没有了畏惧,而是满满看美食的神色。

    而这个热闹的景象很快就传到了美稷,事实上一直都有匈奴人的探子潜伏在远处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什么?!那李义竟然把天虫生吃了?!”於夫罗听到这个消息,简直快疯了,因为他觉得李义这么干就是为了和他们匈奴人同归于尽。老实说,如果可以离开的话,於夫罗绝对会立刻率军离开并州,不然等到天罚出现后,他可真的不敢保证只有那群汉人会受到惩罚。

    无奈,於夫罗只能再次请来了今尔丹萨满,让其再次作法祭天。随后,更是派人请来了各地的萨满一同作法祈祷。

    而另外一边,曼柏城发生的事情很快就被传到了雁门、太原诸郡,虽然震惊李义的所作所为,但蔡邕等人还是立刻有样学样,毕竟这种行动,可比他们单纯的用嘴巴劝说有用的多。

    不过真正完全转变态度的,也只有五原郡而已。毕竟李义就出身于五原,五原的百姓对于李义有一种盲目的信任。不过就算如此,当那些吃了油炸蝗虫的人,除了好吃以及还想吃之外,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更别说什么上天的惩罚后,越来越多的百姓开始参与到了捕捉蝗虫的行动之中。

    尤其那些品尝过蝗虫美味的人,更是拉着一家大小赶来捕捉。虽然这么做,并不可能彻底消灭蝗灾,但确确实实的将蝗灾的影响降到了李义能够做到的最低限度。

    李义和於夫罗在并州一个治理蝗灾,一个天天派人焚香祷告,弄得倒也算是和谐友爱。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匈奴人根本没有叛变呢。只是对此,於夫罗是真的有苦说不出,因为他在叛变之前,也没有想到会出现大旱啊。

    於夫罗并不是不敢打,只是一旦开战,必定会消耗更多的粮草,这让本来就粮草就不是很足的匈奴如何敢打?虽然从西河郡南部诸县得到了一些粮草,但那些终究也只能解解燃眉之急而已。或许,他如今唯一比较欣慰的就是李义并没有太多的兵力,而且精力都放在治理蝗灾的上面,不然恐怕他只能率领族人逃亡了。

    “二弟啊……希望你能够尽快带回来大量的粮草……”於夫罗有些无奈的想着。

    只是可惜,他的这个想法终究只能落空了,面对朱儁,呼廚泉和郭太率领的大军占不到丝毫的便宜。虽然呼廚泉利用骑兵的速度劫掠了不少的乡里,但如果攻不下城池,那么就算劫掠再多的乡里又能如何?更别说就算呼廚泉的匈奴骑兵再怎么强,也不敢真的带到敌人腹地中转悠。

    曼柏县内。

    “哈?美稷县那边有萨满在焚香祷告?”李义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古怪的看着曹性。“真的假的?那於夫罗就算不想因为开战而耗费额外的粮草,也不会这么闲吧?”

    “主公可万万要当心,属下怀疑他们是打算用巫蛊之术暗害主公!”曹性一脸担忧的说道。

    “……”李义闻言,顿时露出了一副无语的表情,好半响才无奈的说道,“去吧,好好练兵,如今奉先他们都不在,阿云他们又还年轻,正是你们这些老人出力的时候。”

    “诺……”看到李义的模样,曹性就知道自己的这位主公根本就没往心里去。但他又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起身告退。

    而待他离去不久,蔡琰就从内室中走了出来,“君子,妾身觉得那巫蛊之术毕竟传承了数百年,可能真的会有些奇异之处……”蔡琰有些担忧的看着李义说道。

    蔡琰迷信吗?迷信,但她迷信的是书籍上面的东西。对于巫蛊之术,她只能说是半信半疑,但如果对象是李义,那她宁可信其有,也不敢信其无。

    “放心吧~我的好夫人,如果那巫蛊之术真有这么神奇,为什么於夫罗现在才用?而且既然传承了数百年,又为什么当年没有对霍去病他们用?”李义好笑的拉着蔡琰的手安慰着。而心中却一直在暗骂着曹性,“那个混蛋小子,让他去查探敌情,结果竟然带来这么无聊的消息。”

    雒阳。

    “什么?!油炸天……蝗虫?!”灵帝刘宏目瞪口呆的看着司徒袁隗,显然被他口中的话给震惊住了。

    “正是,无双侯之前为了治理蝗灾,下令各郡大肆捕捉蝗虫,并直言这不过只是一群普通的虫,就算捕杀也不会招来天罚。”袁隗恭声说道,“而且,无双侯更是当众生吃蝗虫……”

    “胡闹h灾乃是上天的惩罚,李义这么做,不但会害了并州百姓,更会害了我大汉!”张让闻言顿时激动的说道。

    “张常侍!误杀蝗虫这种事情在民间时有发生,可未曾听说谁真的招到了上天的降灾。”袁隗看了一眼张让冷笑道,随后又对刘宏说道,“陛下,如今在并州,因为无双侯的努力,以及确实没有任何人因为吃了蝗虫而出现问题,所以许多百姓都已经喜欢上了这种美食……”

    听着袁隗的话,刘宏好半响才古怪的问道,“美食?”

    “正是!”袁隗点了点头,“无双侯的上疏确实是这么说的。”说到这里,袁隗同样感叹道,“臣在刚开始看到的时候也非常震惊,不过想来,无双侯不会也不敢拿这种事情愚弄朝廷。”

    闻言,刘宏让袁隗将李义的上疏呈了上来,随后脸色古怪的不断观看起来。看完之后,刘宏好半响都没有说话,许久之后,他才古怪的看着众人问道,“你们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陛下,蝗灾乃是天灾是自古以来就有的说法,不过也正因为这个说法,从来没有人去试着治理蝗灾,更别说拿来吃了。所以到底蝗灾是不是上天降怒,谁也说不清楚。”袁隗闻言立刻说道。

    而其他的士大夫们也各抒已见,有人觉得要治李义的罪,有人觉得既然李义他们都没什么事情,想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李义那边杀也杀了,吃也吃了,他们还能怎么办?

    就在这时,张让忽然言道,“陛下,臣以为,百闻不如一见,虽然无双侯的上疏这么说,但终究并州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却也没有人知道。既然如此,不如派人去并州看看如何?”

    “嗯……张卿此言有理。既然如此,就让……”刘宏说着,环视着众人准备挑选一人前往并州。

    “臣愿往!”中常侍宋典忽然恭声说道。

    “哦?既然宋常侍愿往,那实在是最好不过了。”刘宏闻言欣喜的说道。

    “陛下,臣以为并州如今尚有胡人作乱,而宋常侍身份高贵,不应该亲身赴险才是。”袁隗等人见状连忙劝说道。他们如何不知道这群宦官是什么样的人?哪怕李义的上疏一个字都没错,在他们的口中也会变得欺君罔上大逆不道。

    虽然以前刘宏对李义非常的欣赏,不过袁隗知道,自从为李义平反之后,刘宏对李义的这种欣赏就基本已经消失了。

    “陛下,臣身为臣子,又岂会害怕这些危险?况且虽然胡人于并州作乱,但这份上疏之中不是已经提到了吗?那胡人因为旱灾的原因,均所在朔方、上郡和西河三郡休养生息……”宋典闻言看着袁隗笑道。只是目光之中,满满均是挑衅之意。

    “行了,就让宋卿前往吧,多派些护卫就是了。”刘宏闻言开口阻止了即将爆发的争论,随后话锋一转,又转到了凉州的叛乱上。对于如今的刘宏,最为关注的就是凉州和并州这两个地方的战事了,毕竟并州那边是匈奴人,凉州那边是羌人,两个都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敌人。

    至于其他地区,刘宏真心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因为在平定了黄巾之乱之后,让他早已经不把那些黄巾余孽放在心上。

    冀州。

    廮陶城内,血流成河尸横满街。在围攻了半个多月后,张燕终于率军攻破了廮陶城,同时,也宣告了廮陶城内官兵百姓的命运。

    屠城,足足3万多人的官民百姓就这么被煞气冲天的黄巾军斩杀的一个不剩,除了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子。同时,张燕更是下令让麾下部队随意抢掠一天。

    数万的黄巾军疯狂的在城内劫掠着,他们劫掠着所有能够看到、搬走的财宝,当然少不了对他们充满致命吸引力的女人。甚至许多急不可耐的黄巾兵,直接将裤子一扒,就在这还躺着数具温热尸体的房间中,做起了那丧心病狂的事情,哪怕有些女子不甘受辱选择了自杀,他们也完全不在意。

    一天之后,张燕环视着众人沉声说道,“命人将廮陶城烧毁,我要让整个冀州的人知道,与我军作对的下场是什么!”

    “诺!”众人兴奋的应道,可能之前还有些人对于张牛角的死充满怀疑,但如今,他们已经彻底将张牛角忘记了。毕竟,他们之所以起兵造反,为的不就是昨天的那些事情吗?

    “另外,为了继续壮大我军,同时避开官兵的主力部队。我决定于黑山之中建立新的坞堡!”张燕顿了顿再次说道,顿时,营帐内的诸人纷纷变了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