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33:埋伏
    ,!

    并州上党郡,襄垣与涅县之间的官道上,万余名匈奴人正忙着将散落在地上的麻袋不断装回车上。

    “这群汉狗真是的,要跑就跑,还把东西都弄散在地……下次遇到了,一定宰了这群人!”一名匈奴士兵不断碎碎念着。虽然这些东西并不是很重,但散落的到处都是,加上人车众多,搞的搬运起来非常不方便。

    忽然,他感觉到手上有一些油腻,古怪的看向手掌,却发现手上正泛着一丝油光。“嗯?这是……”这名匈奴人将手凑到鼻子处闻了闻,随后又舔了一下,顿时古怪的嘀咕着,“那群汉狗只是粮食短缺,为什么还要运油呢?”

    只是就在这时,官道两旁的小树林中忽然射出一阵箭雨,目标却并非那些匈奴人,而是散落在各处的辎重车以及装着各种辎重的麻袋。

    “有埋伏!准备作战!”呼廚泉见状大喊着,不过话刚出口,他的眼神忽然直勾勾的看着面前不远处的辎重车,此时在上面,插着一支箭矢,不过呼廚泉的目光并不是在那箭矢上,而是在其与辎重车连接的地方,冒出的阵阵火焰。

    “火矢……”呼廚泉心中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随后顿时惊恐的大喊着,“不好!快撤退!”一边喊着,呼廚泉拔腿就往后方逃去。

    从无数火矢射出来到呼廚泉拔腿逃跑,来回不过几个刹那的功夫罢了。但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那些被火矢射中的辎重车以及散落在地上的麻袋,却已经燃烧起来,转瞬间就化作一团团的火焰,约莫一个弹指的功夫,千余辆辎重车以及满地麻袋所处的位置,就化作了一片火海。

    “火p……”

    “救命啊……”

    “快灭火……”

    身处在其中的匈奴人顿时惨叫起来,一个个试图冲出这片火海,只是可惜,那布满整个官道的辎重车和麻袋,让他们没跑两步就摔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火焰飞速的窜到了他们的身上,疼得他们不断在地上打着滚,试图将身上的火焰熄灭。只是越是如此,身上的火焰反而越大,不多时,他们就变成了一个个火人,成为了火海的一部分,不到片刻,就彻底没了声息。

    更严重的却是那一批批在辎重附近的战马,被火缠绕之后,顿时疯狂的到处乱冲,将火焰的范围越扩越大,而边上的那些战马看到一团团火马冲来,也同样惊得四处乱串,无论匈奴人如何控制,都无法让其停下来。

    只是对此,呼廚泉却完全没有理会,他只是飞快的窜上马,同时招呼着其他人立刻撤退。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中了汉人的计谋了。“混账!不要让我直到是谁干的,不然的话,定然要将他们抽皮剥骨,以解我心头之恨!”呼廚泉心中愤恨的想着。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能够百战百胜,但他所有想象中的败仗,也应该是败给李义这种当世名将。可如今呢?他却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败给了谁。

    在呼廚泉的带领下,无数匈奴人飞快的向来路冲去,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阵形,只是玩命一般的向后方退去,甚至有不少人因为拥挤不慎跌落马背,结果被无数的人马践踏而死。

    只是就在此时,呼廚泉惊恐的发现不远处的道路上,一支约莫约莫3000人的汉军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正是刚才逃跑的那些汉军吗?“哈哈!你们这群胡虏,我高子玉来送你们上路了!”高珣横刀立马看着呼廚泉大笑道。

    “冲过去!”呼廚泉咬着牙大喊着,哪怕面前的3000步兵正挺枪结阵于面前,这般冲上去,几乎就是在送死。但就像他毫不犹豫的放弃那万余人葬身火海的匈奴骑兵一样,此时的他,依然没有任何的犹豫。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稍微一犹豫,很有可能连这2万人也会被留在这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阵箭雨射来,随后就看到约莫2000人的汉军从小树林中蜂拥而出,为首一人,手持一把大刀,两尺长的美须随风飘扬着,不是那关羽又是谁?

    “胡狗!无双侯帐下,关羽关云长在此!!”关羽大吼着,提着大刀就率军从侧面杀向了那群匈奴人。

    一句话,顿时引来这些匈奴人的阵阵骚动,不过显然,他们之所以如此不是听到关羽的名字,而是因为那一阵阵的箭雨,从侧面袭来的大量汉军,以及那无双侯的名号。关羽?他是谁?当然了,这一点关羽也很有自知自明,不然他也不会搬出无双侯的名号来了。

    “不要停!一直冲!冲出去!我们还有报仇的机会!停下来!必死无疑!”呼廚泉再次大喊着。他知道,此时根本不是理会侧翼敌人的时候,而且他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后方的混乱,哪怕不回头看,单凭声音他也猜得到一个大概。所以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面前的那支步军的身上!

    当然,如果钻进周围的小树林,他们却也可以逃命,但如此一来的话,许多人就不得不放弃战马,甚至因为道路的崎岖,不得不四散而逃。在这种汉人的领地,放弃战马只身逃难,那基本和送死没什么区别了。

    “立盾!挺枪!放箭!给我挡住他们!”高珣不断下着命令,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因为他知道,他的机会来了!只要能够击败呼廚泉,那么封候拜将的时候就到了。“到时候,我就可以真正的改变天下,还百姓们一个朗朗乾坤了。”高珣心中兴奋的想着。

    只是,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一名士兵惊恐的大喊着,“上官,小心!”随后,就感到胸口一痛,“看来……我还是应该老老实实的学习岐黄之术啊……”随着这个念头,高珣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再也没了声息。

    “冲!继续冲!”呼廚泉在射死高珣之后,并没有停止射击的行动,只见他一边大喊着,手中不断弯弓搭箭,箭矢仿佛连珠一般不断射向汉军。而在他的身旁,无数的匈奴人也同样不断向汉军飞射着箭矢,试图用箭矢打开一条通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