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41:四个选择
    ,!

    严格来说,如果真的要打,那么以如今匈奴人和汉军之间的士气对比,其实赢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如果是以前的李义,肯定会直接选择继续进攻。不过如今,显然情况已经不同了。

    以前的李义,需要的是战功和名声,而如今的李义,需要的只是守住目前所拥有的一切。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如今整个并州的局势,其实并不在他这边,而是在太原。只要太原那边能够取胜,那匈奴人也不过只是李义板上的肉罢了。

    一路跟到美稷城下,不过李义并没有选择围城,一是因为自己兵少,围起来反而容易被敌人各个击破。另一个则是预防出现什么变故,届时如果围城,自己想要撤退,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而在美稷城内,羌渠脸色阴沉坐在位置上,虽然在他得知城外的大军败退之后,心中就已经有了不妙的感觉,但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糟糕到这种地步。

    白波谷黄巾军败了,而且败得非常彻底,整个西河诸县全部失守。虽然没有打探到具体的情况,不过按照这种情况,在羌渠看来,可能白波谷黄巾军已经降服了李义。

    虽然看起来只是三支势力中的一支败了,但在如今这种情况下,任何一方的败北,都将引起其他地方的形势变化。而且抵挡白波谷黄巾军的那支部队,也能够腾出手来支援其他地方。

    “而且这个情报并非呼廚泉派人来汇报的消息,看来呼廚泉也……如此一来,大势已去啊……”羌渠心中想着,不由得感到一阵悲凉,尤其在想到胡人可能面临的命运时,更觉得心中直堵得慌,仿佛一口气上不来一般。

    而就在这时,一阵喧哗声传来,随后就有一人快步走了进来,不是於夫罗又是谁?

    “你醒了?”羌渠见状淡淡的问道,语气中既没有对单于的恭敬,也没有对自己儿子的关系。那平淡的情绪,仿佛於夫罗只是一个和他没有什么关系的人而已。

    於夫罗听到羌渠这番话,忽然停下了脚步,对着众人沉声说道,“你们先下去吧。”

    闻言,众人没有多言,各自离去了,不多时,厅堂之内就只剩下於夫罗和羌渠两人。

    於夫罗就这么站在不远处看着羌渠,好半响,他忽然无奈的叹息道,“阿父……孩儿……让你失望了!”

    “不,你并没有让我失望,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没有看好你的行为……”羌渠看着於夫罗淡淡的说道,“真正对你感到失望的,应该是追随你那数十万的狼神子民们!他们相信你能够带领他们回到昔日冒顿单于时期的强大,可如今,你选错了时机,挑错了盟友,最终使得我们胡人即将面临自古以来最大的危难!”

    羌渠的语气依然是那么的平淡,不管从他的表情还是语气,都无法听出其有任何的怒意。而任何听到他所说之言的人,都感到了一种名为悲凉之一。或许,是因为太过于悲痛,所以没工夫愤怒了?

    闻言,於夫罗沉默着,好半响,才面无表情的说道,“阿父,我相信我们胡人绝对不会亡于此处!肯定还有什么转机!”

    “确实有……而且有四条路可以走……”羌渠看着於夫罗淡淡的说道。

    “还请阿父明示!”於夫罗闻言恭声说道。此时的他,虽然表面平静,但心中早已经乱了分寸。

    “其一,集结所有部队和李义决战!现在虽然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情况,但想来就算他们都败了,各地的汉军想要赶来这里也需要一段时间。而我们在短时间内,就可以集结最少15万人的兵力。”羌渠淡淡的说道。“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是否能够赶在其他地方的汉军支援前攻下曼柏。”

    “这个不可能,另外三个选择呢?”於夫罗闻言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他自然不可能选择这个办法,因为如果真的靠人多就能赢的话,一开始他就直接进攻曼柏城了,要知道那个时候,曼柏城的守军也不过才万余人罢了。

    “其二,集结所有愿意跟我们离开的人,前往幽州或者凉州,那里有乌桓人和羌人正在和汉军为敌,想来他们很需要我们的帮助。”羌渠伸出两个手指头淡淡的说道,“不过我们胡人和乌桓人、羌人的关系也好不到哪里去,就算联合,也只是暂时性的而已。甚至汉人会故意撤军给我们内斗的机会。”

    闻言,於夫罗没有做声,只是静静的看着羌渠。

    见状,羌渠又伸出了三个指头说道,“其三,如今鲜卑人内乱,如果我们重返塞外,未必不能挣得一处安身之所。只是虽然鲜卑人在内斗,但如果我们胡人进入大草原,他们很有可能会联合起来进攻我们。”

    听到羌渠的这两个选择,於夫罗沉默着,好半响他才幽幽的问道,“最后一个选择呢?”

    “前往雒阳请降。”羌渠一句话。

    闻言,於夫罗表情依然很是平静,似乎羌渠的这番话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不过,於夫罗还是开口问道,“为什么不直接向李义降服呢?”

    “如果你打算让我们胡人彻底变成汉人,乃至我们的后人也变成汉人的话,那就向李义降服吧。”羌渠闻言摇头说道。

    “但朝廷会接受吗?”於夫罗闻言苦笑道。看起来,他反而对这个选择动心了?

    “他们会答应的,只要我们拿出足以让他们答应的东西。”羌渠看着於夫罗淡淡的说道,“而且,朝廷之中,宦官、外戚、士大夫一直都很不对付,而李义,却是属于士大夫那边的人。恐怕,有许多人并不想要看到李义立下平定我们胡人的功劳吧?”

    “哈哈!就是这种不断勾心斗角的朝廷,统治了我们胡人百余年,而且现如今,再次败给了他们?”於夫罗闻言,忽然大笑起来,只是笑声却充满了凄凉。

    “如果他们不勾心斗角的话,你觉得你还会有机会反叛?而且还在并州僵持了这么久的时间?”羌渠闻言淡淡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