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69;马腾与张宁
    天色微亮,并不强烈的阳光照射进了屋内,给漆黑的房间带来了一丝光明。

    “天亮了吗?”马腾有些迷糊的嘀咕着,往日,在这个时候他应该早就起来进山砍柴去了,不过今天,他却想多睡一会,因为脑袋实在是有些疼痛,“唉……昨晚似乎喝得太多了。”马腾心中暗想着。

    只是想到这里,马腾猛地睁开眼,眼神直勾勾的瞪着天花板,随后一下子坐了起来,惊恐的看着身旁。只在在那里,一名长相清秀素雅,绝色倾城的女子正在沉睡着。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马腾惊恐的低喃着,同时脸上一下子就布满了红润,显然,他对于眼下的一切是那么的迷茫,那么的难以接受。马腾呆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仿佛时间定格了一般,脑中不断回想着昨天所有发生的事情,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最关键的地方,黄云是女人!

    “然后……然后发生什么了?!”马腾抓着自己的头发焦躁的想着,不多时,零零碎碎的记忆开始涌现,黄云要喝酒,结果撒在了衣服上,再然后……黄云嚷嚷着要去洗澡,再然后……黄云喊他一起过来洗……最后……

    “怎么会这样?!”当马腾想起了全部发生的事情后,他再次呆住了,不光光是因为黄云从男人变成了女人,更是因为他竟然和她发生了关系!而且还是在对方醉酒的情况下!

    这对于马腾来说,可是非常难以接受的,虽然他从小就在凉州长大,多少沾染了羌人的豪放,但他本身,其实还是非常内敛羞涩之人。再加上自从他的阿父病逝后,他就一直过着贫穷的日子,这让他多少又有一些自卑。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取一个羌女为妻。

    好吧,汉人娶羌女这种事情其实并不罕见,但绝大部分的情况下,汉人娶的羌女,羌女的身份都会比那汉人高一等,因为只有这样,汉人才会觉得比较门当户对,而羌人更是对自己的女儿能够嫁给汉人而骄傲。而马腾娶的羌女,却是那种家境很一般的羌女,这在一般情况下,只有实在娶不到妻室的百姓才会做出这种选择。

    而在其妻因为过于劳累而病逝后,马腾就没有再娶,一方面是因为有了马超等孩子后,依然那么的贫穷很难有普通女子愿意嫁他,另一方面,也因为他心中的那种自卑。

    可如今,他竟然和他的房客黄云发生了这等关系?而且那黄云虽然没有透露来历,但单凭那些财富以及黄大等四人的实力,说不是世家子弟又有谁会相信?

    “要不要跑?”马腾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随即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他不怕死,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大不了将这条命陪给黄云就是了。但他却还有马超等儿子,如果他死了,这些孩子们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飞快的跳下床穿起衣服来,只是或许是因为太过于急躁和慌乱,导致好半天都没办法穿好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娇吟传来,顿时马腾就仿佛被定身一般,他的头一点点的转向床铺方向,就好像传说中公输班的机关人一般。随后,他就听到了一声清脆娇媚的声音,“寿成,你这是打算做什么啊?”

    终于转过头来,却见那张宁笑吟吟的坐在床上,那白玉一般的娇躯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暴露在马腾的眼中。张宁的那微红的俏脸上,可谓是眉黛春山,秋水剪瞳,眉梢眼角说不出的万种骚……春情。

    “黄……黄君?”听到张宁的话,马腾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虽然他已经回忆起了昨天的一切,但如今的黄云,和之前的黄云完全就是两个人。

    “呵呵,怎么?一夜过后,就不认识了?”张宁娇笑着,那笑容,如同桃花盛放一般,引得桃枝摇摆,蜜桃晃动不已。

    “不……不是……”马腾结巴的应着,随后猛地跪在地上拜伏在张宁的面前哀求道,“昨夜之事,是我鬼迷心窍生了歹心,要杀要剐任凭黄君处置,只是希望黄君能够放过我的那些孩子,他们……他们是无辜的……”

    闻言,张宁嘴角勾起了一丝诱人的笑容,也没有回答马腾的话,只是自顾自的起身穿衣,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娇躯完全暴露在马腾的眼中。同时,看着马腾笑道,“寿成,先把衣服穿好再说话吧~”

    好半响,两人对面而坐,看着马腾那充满愧疚、担忧、惶恐、自责的复杂表情,张宁轻笑道,“寿成,其实我黄云的身份是假的。”

    闻言,马腾并没有做声,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张宁又重新低了下去,不单单是因为此时他最关心的是张宁如何处置他,更因为他本身也猜得到,黄云只是她的化名。毕竟,一个人乔装打扮成那般模样,又怎么可能还用自己的本名呢?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

    见状,张宁也不以为意,只是继续说道,“我本叫张宁,乃是冀州的一个世家之女,但因为得罪了宦官,导致全家遇害,只剩下我与那四名忠仆逃了出来。从此四海为家,虽然赚了一些钱财,但却不敢暴露身份……”

    张宁并没有避讳自己的名字,因为这些年来,她发现朝廷对于黄巾余孽的通缉早就已经撤了,而且似乎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所以,她丝毫不担心说出自己的姓名会有什么问题。

    “黄……张君,我……”听到张宁的话,马腾更加愧疚了,可嘴皮子动了半天,最后却还是那句话,“只求张君放过我的孩子们,我马腾,任由君处置!”

    闻言,张宁再次露出了那诱人的笑容,“既然如此,你就娶我吧……”

    你就娶我吧……就娶我吧……娶我吧……我吧……吧……

    一句话,马腾顿时呆若木鸡,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张宁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见状,张宁再次忍不住笑道,“真是个呆子……”那一刻,春天仿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