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16:皇城大火
    ,!

    皇城之内,火光通天,照亮了整个夜空。或许,任何人的体内都拥有破坏和毁灭的**吧?董旻点燃的不过只是就近的宫殿,但当火光出现之后,就仿佛是打开了那些正在疯狂捕杀宦官的士兵们内心的某个按钮一样。瞬间,让他们变得更加疯狂了。

    无数的宫殿燃起了烈火,宫殿内的财宝被肆意的掠夺着,甚至有些隐蔽处,还传出了女子那凄凉的哭喊声以及男子的大笑声。

    对此,袁绍等人虽然试图阻止,但随后看到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后也就放弃了。反正那些需要保护的东西和人,早就已经被他们置于保护之下,除了……

    “怎么回事?!张让他们人呢?9有圣上和太后呢?!”袁术的表情异常狰狞,不过也不能怪他,因为不管是谁,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攻打皇城,甚至还烧了许多的宫殿,杀了无数的宦官,更有许多宫女惨死。可最终却发现最重要的人竟然消失了,恐怕不管是谁,心情也不可能好到哪里去吧?

    而一旁的袁绍,表情同样好不到哪里去,此时的他表情呆滞的站在原地,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见状,一旁的陈琳连忙说道,“肯定是那张让带着太后、圣上从暗道中逃走了,依我之见,应该立刻派遣骑兵四下搜捕!”

    “就这么办!”袁绍闻言,立刻反应过来并飞快的下令道。“尤其是北方!一定要仔细搜捕!董卓此时就率军在平阴城,其一直和张让有联系,很有可能张让会带着太后、圣上去投奔他!”

    袁绍的语气虽然急促,不过表情上却没有太多的担忧,因为打从心底他也没把董卓放在心上,哪怕他有3万大军。因为在他看来,那董卓只不过是凭借贿赂一路爬到如今这个青州牧的位置,又有什么资格和他袁氏斗呢?更别说袁氏的身后,还有杨氏等一票士大夫们的支持。

    “诺!”

    众人领命离去,袁绍也匆匆带人离去,见状,袁术的表情顿时就变得非常不爽,“混账,明明那袁本初只是一名庶出的卑贱之人,为什么大家都会听从他的命令?”袁术有些抓狂的想着。

    他看不起袁绍,除了袁绍是庶出的身份外,更是因为袁绍从很小就和袁术一同,作为袁隗等人尽力栽培的接班人之一,这让自视甚高的袁术一直都很难接受。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许多事情上面,哪怕是任侠交友这方面,袁术也远远比不上袁绍。再加上袁绍行事喜欢雷厉风行,而他行事却喜欢三思而后定,这让他们如何能够互相看得顺眼?

    不过虽然不爽,但袁术却也很快派出麾下前往雒阳周边搜索张让等人,毕竟从哪方面来说,这可都是大功一件,又怎么能被袁绍得了去?

    看到袁氏兄弟相继离去,一旁一直充当隐形人的曹操转头看着周围那陷入火海之中的宫殿,听着依然不断传来的惨叫声,忽然长叹道,“错了!错了!此事当真是做错了!”

    说罢,他就立刻命人分散开来去救火,同时命令依然留下来的诸多将领四处去阻止那些依然还在作乱的士兵们。此时的他,已经不在意张让等人到底跑哪里去了,只是不希望这象征着皇权的宫殿,毁于这场动乱之中。

    而在另外一边。

    张让等人挟持着何香兰等人不断向平阴逃去,但跑没多远,何香兰突然一个蹒跚,径直就带着张让摔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张让暴虐的瞪着何香兰,自从带着何香兰等人出了雒阳,他就再也没把何香兰当作是太后对待。

    “脚……脚崴了……”看到张让那狰狞的表情,何香兰有些畏惧的说道。

    见状,张让正准备斥骂一番,却见一名官吏站了出来高声说道,“张让!太后乃是千金之躯,如此赶路如何能够受得了?!而且你们究竟打算将圣上、太后、陈留王挟持到什么地方?!”

    “你说什么?!”张让闻言顿时怒视着该人,一旁的宦官们也纷纷举剑怒视,只是那人却丝毫不惧,依然自顾自的说道,“张让!你口口声声说大将军试图谋反,但又有何证据?!而且大将军身为外戚,要谋反,岂不是要抢他侄儿的位置?!”

    一番话,顿时迎来诸多官吏的大声附和。见状,张让恨不得将这些人全部斩杀,可偏偏他又不能,毕竟这都是他拿来当作人质用的,如果杀了,哪又何必将他们抓来?

    无奈,张让只能派人前往周围的民户征集马车,所幸雒阳周边甚是繁华,却也不是很难。

    让何香兰抱着刘辩、刘协两人坐于车上,张让等人继续挟持着众人向平阴城赶去。不多时,忽然身后亮起了红光,所有人转头看去,顿时就呆住了。

    “噗通!”一声,却看到张让径直跪在了地上,面如死灰一般的自语道,“他们怎么能……他们怎么敢……”

    而一旁,赵忠等宦官的表情也一样无比的阴沉,显然他们猜到了张让为何会变得如此,同时,也明白了自己的命运将走向何处。

    与此同时,坐于马车上的太后何香兰,正痴痴的看着正在烈焰中熊熊燃烧的皇城。在那朦胧的火光之中,她似乎依稀看到了昔日刘宏与她在皇城内恩爱的场景。那个时候,刘宏是那么的宠她、爱她,而她,是那么的相信这位帝皇,将让她男人的恩宠以及荣华富贵之中度过一生。

    “母后,你怎么哭了?”缩在一旁的刘协看着何香兰忽然问道。

    闻言,正陷入回忆中的何香兰顿时回过神来,转过头来,看着眼前这名以前自己一直试图毒害的孩子,又看了看正躲在自己怀中一脸恐慌的刘辩,忽然幽幽的叹息道,“唉,先帝啊,虽然不想承认,但如今看来,你确实是对的。”

    而就在众人全部被皇城大火震惊的时候,依然还是刚才的那名官吏,他快步走到张让的旁边恭声说道,“张……张常侍,事已至此,还是快快赶往平阴吧,不然乱军来了……”他的语气很是急促,但对于张让的态度却改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