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06:夜话
    入夜。

    “袁车骑,不知这个时候找本使有何要事?”刘岱步入袁绍的营帐恭声问道。刘岱的语气中充满了一种隔阂感,不过也很正常,毕竟他与袁遗等依附袁绍的人不同,虽然也附和袁绍,但也不过只是畏惧袁氏的力量罢了。毕竟,单凭他击杀桥瑁一条,袁绍就有理由找他的麻烦。

    “呵呵,公山不必如此生疏,坐~”袁绍摆了摆手示意着。等到刘岱落座,袁绍就和其客套寒暄起来,而对此,刘岱也是不断恭维着袁绍。

    好半响,袁绍才貌似随意的问道,“公山,我听说你有一女,相貌秀丽知书达理,尚且待字闺中?”

    “盟主可以直言无妨。”刘岱闻言沉吟道。

    “哈哈,那我就直言了,我有一子名谭,今年已经17岁了。虽然尚未到行冠礼的年纪,不过如果公山同意,我们可以先定下这门亲事。”袁绍闻言大笑道。

    “这……”刘岱闻言有些疑惑的看着袁绍,似乎有些不明白袁绍的意思。

    见状,袁绍摇了摇头说道,“公山啊,虽然之前那桥瑁有些不对,但你将其擅自斩杀,更夺了他的部队……”

    听到袁绍的话,刘岱哪里还不知道袁绍的意思?“盟主的意思是?”刘岱的语气有些低沉。

    “部队,自然还是公山的,不过东郡郡守一职,我希望能够举荐孟德担任。”袁绍看着刘岱说出了他的目的。

    “这……可以!”刘岱闻言并没有考虑多久就答应了下来。正如刚才所言,如今联军之中,袁绍的势力实在过于庞大,而且真的想要找刘岱的麻烦,却也不是没有理由。

    “另外,定亲之事,我也答应了。还希望,盟主日后能够多多照顾……”刘岱说着,就直接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待得刘岱离去,袁绍又派人将曹操请了过来,并将这件事情和他说了一番。

    “呵呵,东郡郡守吗?”曹操随口轻笑着,同时拿起桌上早已经准备好的酒水自斟自饮着。

    “孟德,我知道你对于联军不继续西进有些不满,但你不得不承认,如今的联军根本不可能同心协力对付董卓!”袁绍有些苦恼的说道,“是,伯业、公节两人都唯我马首是鞍,而公山也同样服从我的调令,但那是因为我是盟主或者我是袁氏子弟吗?不是!是因为我没有主战的意思!”

    袁绍说着,站起身来走到曹操的对面坐了下来,抓起酒壶就给自己的杯子倒着酒,一口饮尽,又再次无奈的说道,“你也知道公路与我不合,如果我也主战,不就将他们推到公路那边了吗?”

    说完,看到曹操试图开口说些什么,袁绍飞快的将其打断,“我知道,就算推到公路那边,只要能够击败董卓匡扶汉室就可以了是吗?但孟德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真的可能办到吗?!”

    “不可能!”袁绍没好气的说道,“我等虽然聚集了数十万大军,但又能如何呢?那李无双经营并州这么多年,这才半年多就将积蓄快打光了。我听闻,他甚至已经派人南下去劫掠粮草了。”

    好吧,不得不说袁绍的情报真心做的不错,当然,这也是因为李义本来也不打算隐瞒任何人。

    “本初……”曹操闻言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又再次被袁绍给打断了。看起来,这段日子他似乎也过得很憋屈?

    “孟德啊,你应该知道,我现在能够集结这么多的部队,靠的可都是那黑山张燕以及韩馥供应粮草,而你们呢?也是那陈国刘宠供应的粮草。可以说,我们的部队能不能够支撑下去,靠的都是他们!但他们能够供应我们半年,还能供应我们一路打到长安吗?”袁绍摇了摇头叹息着。

    “可是朝廷怎么办?!圣上怎么办?!”曹操语气急促的问道。

    闻言,袁绍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而是斟满酒杯一饮而尽。随后才看着曹操叹息到,“孟德,如今天下十三州,刘焉领益州、刘表领荆州、刘备领青州、刘虞领幽州,除了那兖州刺史刘岱和陈王刘宠在劝说下或出兵、或出粮,其余人皆以皇室宗亲不适合出面为理由拒绝讨伐董贼。”

    说到这里,袁绍顿了顿,随后有些无奈的摇头叹道,“本来我以为凭借我们已经足够对付董卓了,不过现在想来,似乎有些天真了。”

    “本初有什么话直说吧……”曹操眯着眼看着袁绍,语气低沉的问道。不知道为何,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的想法很简单!”袁绍看着曹操,目光炯炯语气异常坚定的说道,“既然刘氏宗亲都不出面,那就逼迫他们出面!所以,我打算尊幽州牧刘虞为皇帝!让其统领关东群雄共讨董贼!”

    “你疯了?!”曹操闻言,唰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袁绍,似乎完全无法相信这番话竟然会从自己的这位挚友的口中说出。

    “我没疯!”袁绍也站了起来,目光直视着曹操寸步不让的说道,“昔日桓帝病逝,因为无子,朝廷公卿只得在后继者中寻找继任者,而在那个时候,刘幽州就已经作为候选人出现在皇帝的候选人中。”

    “如今董贼控制了圣上和百官,我等又讨伐无力,如果不想些别的对策,难道真的坐视那董贼继续祸乱天下?!”袁绍看着曹操沉声说道。

    “胡闹!如果你奉刘幽州为帝,那很有可能就会有人奉那刘益州、刘青州、刘荆州为帝,甚至还有会更多的刘姓王侯自己称帝!届时整个大汉就完了!难道你没有想过吗?!”曹操激愤的怒斥着,脸色更是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

    “孟德多虑了,我奉刘幽州,是因为他在早年间就任地方之时,就已经以贤政爱民深得人心,而且在出任幽州牧后,更是平定了乌桓、张举等人的叛乱!论功绩、论名声,天下那些刘氏子孙哪个比得上他?”袁绍无视着曹操的愤怒,继续劝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