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29:冀州暗流
    ,!

    年仅十三岁的吕雯武艺有多强?

    嗯……怎么说呢?从小就跟着李义习武的她,不管是戟法还是箭法乃至骑术,都是整个同龄人之冠!再配合天生神力,就算比她还大一岁的高达,也在她手中走不上几个回合。

    再加上她那高傲的性格,充满杀伤力的眼神,这种女人就算长得再好看,会有男人敢娶吗?尤其还是在尚武的并州!娶一个自己都打不过的女人为妻?岂不是被笑掉大牙?

    “照这样发展下去,恐怕也就子龙能够打得过雯儿吧?嗯……他们两个……似乎挺配啊~”李义摸着胡须琢磨着。

    “主公~”就在这时,一个娇媚的声音传了过来,不是貂蝉又是谁呢?却见她手中捧着一个酒壶缓缓走来,“主公,这是蝉儿按照主公所言命人酿制的葡萄酒。”

    “哦?”李义闻言双眼放光的看着貂蝉,随即接过冰镇过的酒壶尝了两口,“嗯,确实有那么点意思了,继续努力~”李义夸赞道。

    对于酒,李义一直都在让人研究,不单单只是因为他喜欢喝,更重要的是,酒在这个时代可以算得上是仅次于粮食的硬通货。事实上这些年来,单单凭借卖酒的生意,李义就赚了非常多。

    说着,李义就将貂蝉搂入了怀中,一边喝着酒,一边感受着怀中可人的娇躯,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李信和吕雯练武。好吧,两个小鬼头在练习武艺这种事情,李义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情去看,不过只是为了多陪陪他们罢了。

    “对了蝉儿,你觉得雯儿和子龙怎么样?”李义随口问道。

    “赵校尉吗?”貂蝉疑惑的看着李义,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他的意思,顿时古怪的问道,“主公打算撮合赵校尉和雯儿?”

    “是啊,雯儿今年已经十三岁了,再过两年,就可以及笄了。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恐怕愿意娶雯儿的男人不多啊……”李义闻言轻笑道。

    闻言,貂蝉那水灵的眼睛注视着李义,好半响,用一种很是古怪的语气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也不急,而且雯儿不是一直打算从军吗?蝉儿记得,主公可是答应过雯儿的。”

    “是吗?”李义疑惑的看着貂蝉,他怎么不记得这件事情了?

    “当然了,难道主公忘记了?”貂蝉笑嘻嘻的看着李义,眼神中带着一丝狡狯。

    “嗯……或许真忘了吧?”李义并没有注意到貂蝉的眼神,只是自顾自的无奈叹道。他确实觉得自己忘了,毕竟这些年来这么忙,而且又是一件这么久远的约定。

    “雯儿可是一直记得呢~而且为了能够成为主公的部将,雯儿除了每天练武之外,还花费了许多时间去读兵书呢~”貂蝉躺在李义的怀中,舒服的帮吕雯说着话。

    “唉,原来是因为我的原因吗?”李义看着不远处的吕雯,口中古怪的低喃着。而这时,吕雯的目光也转了过来,顿时和李义的视线对在了一起。只是一瞬间,吕雯就飞快的将视线移了开去,继续闷头苦练着。

    “嗯……似乎生气了?也对,毕竟似乎很久都没有教导过她什么了。”李义见状自顾自的嘀咕着,从貂蝉的话中,他自行的脑补了许多画面,这莫名的让李义对吕雯产生了一丝歉意。

    埋在李义的怀中偷偷打量着他的貂蝉,自然不可能听不到李义的嘀咕,“雯儿啊雯儿,阿姊如此帮你,你以后可得好好谢谢阿姊啊~”貂蝉心中偷乐着。

    而就在李义在并州忙着改革的时候,冀州渤海郡南皮。

    “主公,那麴义已经答应了主公的要求,不过依然坚定的希望主公先行以联军盟主的身份讨伐韩馥,然后他在起兵附和。”逢纪有些惭愧的说道。

    “哼!当真是打得好算盘!如果我能够起兵讨伐那韩馥的话,还需要他麴义出面?!”袁绍闻言顿时冷哼道。

    他就是因为缺粮才打起了韩馥的主意,如果不是如此的话,还需要别人帮忙吗?凭借他麾下的十万大军,横推韩馥都是轻松至极的事情。当然了,就算他真的不缺粮,他也不可能放过韩馥的,而且也不会真的出兵攻打,毕竟身为袁氏子弟,他可有着许多不需要动粗的办法。

    “主公,其实不如答应他,但我们不出兵,而是帮其找个援军。”逢纪看到袁绍的模样轻笑着说道。

    “援军?元图所说的援军,可是那幽州的公孙瓒?”一旁的许攸闻言插口道。

    “不错,正是那公孙瓒!”逢纪点了点头说道。

    “哈哈,元图此计甚妙!不但能够让那麴义起兵对抗韩馥,还能够给他不识相的刘虞提个醒!”许攸闻言大笑道。

    而听到许攸的话,袁绍也反应了过来,“原来如此,不过那公孙瓒会答应吗?”袁绍有些担忧。

    “主公请放心,根据属下所知,那公孙瓒和刘虞的关系在镇压乌桓的时候就隐约有些不合,如果那公孙瓒答应主公的话,定然会引来那刘虞的猜忌!”逢纪恭声说道,“如此一来,就算不能够将那公孙瓒拉拢到主公这边,也可以加深两人之间的裂痕,届时只需要稍微推波助澜一下,恐怕距离主公拿下幽州的时候也不远了。”

    好吧,如今拿没拿下冀州呢,逢纪就已经开始谋算起幽州了?不过显然,一旁的许攸并不觉得逢纪这番话是因为自大。

    “元图所言极是,一旦拿下冀州和幽州,主公就可以傲视整个北方!届时不管是西边的并州李义,或者是东边的青州刘备,都不会是主公的对手!而且以主公的威望,只要届时登高一呼,兖州必定也能够不战而定!到时候,天下间又有谁人是主公的对手呢?!”许攸有些狂热的看着袁绍说道。

    “好cc!就按照两位的计划行事!”袁绍大笑着说道,显然许攸和逢纪的计划,让他非常的满意。

    “到时候,就算我行那王莽之事,恐怕也没有人会多说什么……”袁绍心中暗想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