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47:刘表、陶谦参战
    ,!

    荆州。

    “如今袁绍希望与我结盟共抗袁术,而长安朝廷也命我讨伐袁术,诸位不知有何看法?”刘表看着众人表情平静的问道。

    “主公,此乃天赐主公的良机啊!如今因为袁绍夺取冀州之事,引得整个冀州、并州、幽州、青州、兖州都即将陷入战乱之中。而那袁术更是陈兵沛国,随时都可能攻入兖州。如此一来,不正是主公夺回南阳的大好机会吗?”蒯良闻言恭声说道。

    “主公,属下赞同子柔之言。如今袁术的目光正集中在兖州和黄河以北的地区,正是主公夺回南阳的最好时机!而且就算此时主公不出兵,那袁术也不可能感激主公。毕竟其可一直都将荆州看作是自己的领地,不但表那孙坚为荆州牧,更让其在冠军县不断募集训练部队,目的不言而喻!”蒯良话音刚落,一旁的蒯越就开口附和道。

    “属下也附议,如果不乘此机会拿下南阳,那么等冀州战事结束后,必定更加困难。”一旁的蔡瑁此时也开口说道。

    这三人意见一致,其他人顿时也开口附和道,毕竟两家都是南郡一等一的大族,而且在刘表进驻荆州之后,又被其重用。尤其是蔡瑁,前些日子更加自己的阿妹嫁给了刘表。

    听了众人之言,刘表沉吟片刻后沉声说道,“既然如此,就这么定了!派人前往江夏传令,让德初集结部队前往鄳县,以防从豫州、南阳攻入江夏郡的敌人。”说到这里,刘表环视了众人一眼,随后再次命令道。

    “德珪,命你为大将,汉升、文诚为副将,子柔为军师,率军6万,进攻南阳!”刘表大声说道。

    “诺!”

    而在另一边,徐州牧的陶谦也正在于麾下讨论此事。

    “唉,当时天下响应曹府君的缴文共讨董卓时,我就觉得那袁绍并非能够匡扶汉室之臣,只是没想到其非但不想匡扶汉室,还想当第二个董卓!”陶谦摇头叹息道。

    “主公,话虽然如此,但属下觉得,主公还是应该出兵豫州。”听到陶谦的话,一旁的陈登恭声说道,“如今那袁氏兄弟虽然关系恶劣,袁术更是以袁氏家主的名义将其逐出了家门,但就算如此,两人之争,也依然还是袁氏内部之争。”

    说到这里,陈登看到陶谦沉默的模样,又开口再次说道,“此番袁绍利用卑鄙的手段夺取冀州,引来诸多势力的讨伐,如果主公趁此机会拉拢荆州的刘使君一同进攻袁术,就算不胜,也能够消减那袁术的势力。”

    “而如果主公不出兵,仅凭荆州的刘使君未必会是那袁术的对手,到时候就算袁绍被击败,那些依附袁氏之人也会转头投靠袁术。届时,袁术坐拥豫州、南阳、兖州以及部分的冀州,整个关东又有谁能阻挡?”陈登看着陶谦高声说道。“而如果袁绍胜,整个关东也将变成袁氏的内斗!”

    而这时,一旁的糜竺也开口劝道,“主公,如今袁绍夺取冀州,不管最终胜与不胜,天下都将进入大乱之世,主公想要明哲保身却是不太可能。毕竟徐州地产富饶,又是连接南北的重镇,就算主公不与别人为敌,别人也不会放过徐州这块肥沃之地的。”

    “唉,既然如此,就按照两位之言去办吧。传令给宣高,让其率军赶来彭城国驻扎,随时准备攻入豫州。另外……”陶谦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环视了一眼众人问道,“我想要派一人前往青州,与那刘青州暗中结盟,不知道谁愿意出使?”

    昔日镇压青徐黄巾时,陶谦与刘备却是合作多次,虽然谈不上什么交情,但也算是认识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在陶谦的印象中,刘备乃是一名忠君爱国之人,又是皇室宗亲,理应是最见不得袁氏崛起之人。

    “主公,此事就交给属下吧。”糜竺恭声说道。

    “那就拜托子仲了。”陶谦闻言点了点头说道。

    而对于陶谦的请求,刘备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同意了,“本州进攻那袁绍,是因为其无视朝廷擅自夺取冀州,如果任由其发展,朝廷的威仪和法度又将置于何地?所以还请子仲回复陶使君,请他不用担心。”

    “刘使君不愧是忠君爱民之人,主公听到刘使君的话,定然会非常开心的。”糜竺闻言恭声说道。

    随后,刘备又为糜竺举行了送行宴,宴上,刘备不断询问着关于陶谦的事情,似乎对于陶谦很感兴趣。而对此,糜竺却也没有隐瞒,一一作答。

    上党郡,屯留县城外,足足六万大军分列两边,而在两军中间,童飞、颜良等人正在举行着出征前的宴会。

    “伯武,这一次,我们不如来比一比谁先立下功劳如何?”酒过三巡,颜良看着童飞大笑的提议道。

    “善之莫忘了主公临行时的叮嘱?你我兵不过三万余人,不管是冀州的袁绍还是河内的丁原,兵力都比我们多。虽然尚有飞骑营和陷阵营未曾动用,不过如今毕竟只是刚刚开战,这些部队必须得用于防备未来的变化……”童飞闻言肃声劝道。

    “停!停!”看到童飞要开始教育自己,颜良连忙阻止道,“还有这么多人在呢,给我留点面子嘛~”颜良的表情很是无奈,虽然比童飞要大上三岁,但许多时候,童飞才是他们中间更加成熟的那个人。因为比起只喜欢武艺兵法的颜良,童飞在其父童渊死后,在李义的劝说下却是一直往文武双全的方向发展着。

    比学问,一套之乎者也下来颜良就得懵圈,比武艺,童飞和颜良却也是不相上下。哪怕比身份,颜良虽然是李义的外兄,但童飞也是啊!再加上童飞和颜良也属于外兄弟。

    这种情况,让颜良许多时候都是满满的无奈和后悔,无奈的是面对童飞或者李义,他丝毫没有体会过身为外兄面对外弟的那种感觉,后悔的是,为什么小时候没有好好读书,搞的总是被他们说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