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2 板砖的威力
    ,精彩小说免费!

    “三郎,你可知错?”郑老爷子盯着郑鹏,厉色问道。

    郑鹏脑子还很乱,一时间千头万绪不知从哪里说起,只能强忍脑袋的痛楚,低着头说:“回大父的话,三郎知错了。”

    不公平啊,前任吃喝玩乐,凭什么好处都归他,自己一来就得背黑锅,只是这种场合,还是先低头。

    “现在才知道错?晚了!”郑老爷子猛地一拍旁边的案几,大声吼道:“身为兄长,没给弟妹立好的榜样,好而不学,教而不善,还为青楼女子与人急风吃醋,郑家的脸面都给你丢尽了。”

    “可不是吗”郑元业马上附和道:“三郎,你知不知现在整个郑家都因你而蒙羞,知错?你哪次闯完祸不是说知错,哪次不是说改,可你有改吗?只会一次次让你大父(祖父的意思)生气、失望。”

    众人七嘴八舌,都在声讨郑鹏的不是,就是一向明哲保身的郑元兴也表态:“三郎是有些过了,再不严肃惩,郑家早晚有一日折在他手里。”

    多只香炉多只鬼,一份家业就这么多,要是成功扳倒长房的嫡子郑鹏,不仅可以多分一些,也有机会争一下家主的位置。

    就在郑家老爷子犹豫不决时,郑程突然跪下来,一脸痛心疾首地说:“大父,三哥还年轻,虽说做了那多错事,也让我们元城郑家丢尽了脸面,可一笔写不出两个郑字,程儿觉得,最重要就是的一家人团团圆圆,就是孙儿少用些、多受些委屈也是心甘情愿。”

    郑程跪在地上,说得声色俱下,不仅郑老爷子动容,就是其它人也纷纷点头,说四郎知书识礼、有情有义,兄长就是再败家也百般维护,三郎郑鹏和四郎郑程一比,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高低立现。

    郑鹏看着旁边那张表情丰富的脸,一下子郁闷得快要吐血。

    尼玛,这是帮自己?

    分明是背后捅刀,表面是替自己说话,可实际就是踩着自己显得他人品高尚,说什么一笔写不出二个郑字,还说宁愿自己少花点、多承受一点委屈也没关系,听起来句句感人,可实则字字诛心。

    特别是那张小白脸,把崇高、委屈还有忍辱负重等多种情绪完美地表现出来,再加上哽咽的动作、欲哭还泣的语气,郑鹏觉得要是自己是评委,肯定得颁一个影帝的奖项给他。

    果然,经郑程一劝,郑老爷子的眼神变得更凌厉,脸色越发铁青,怒不可恕地喝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郑鹏,你屡教不改,这里容不下你”

    “父亲大人”这时郑元家再也坐不住了,马上跪下道:“鹏儿少不更事,可怎么说也是郑家的血脉,虎毒尚不食儿,还请父亲大人给他一次机会。”

    再木讷的人,看到自己的儿子受到严惩也会着急。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父亲大人是虎?”一旁的郑元业大声反驳道:“这事能怪父亲大人吗,今天能撕几十贯,说不准明日能输过几百贯几千贯,郑家就是有金山银海也不够他挥霍。”

    “这次我觉得二哥说得对。”

    “哎,大哥,你再这样放纵三郎,反而是害了他。”

    “早该好好惩治三郎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一边倒地支持严惩郑鹏,郑老爷子看看跪在地上的儿子,再看看有点不知所措的郑鹏,脸色时阴时晴,最后还是心一软,开口说道:

    “三郎屡教不改,现在我以家主的名义逐出家门,念在你是郑家的血脉,贵乡县那处宅子分给你安身,以后各安天命,谁敢给三郎任何资助,就跟三郎一样,逐出郑家!”

    说到这里,语气稍稍缓了一下,很快又严肃地说:“三郎,若你有光耀门楣之日,就是你重回郑家之时,来人,把这不屑子孙给我赶出去。”

    终归是长房嫡孙,本想说逐出家门、开除族谱,可是儿子那么一跪,一向强势的老爷子硬起的心肠稍稍软了一下,没有开除族谱,还给郑鹏一个安身之所和回家的希望。

    元城是待不下去了,声名狼籍,得罪的人也多,干脆把他打发得远一点,眼不见心不烦。

    郑元家只有一个儿子,可郑家可不止郑鹏一个男丁。

    等郑鹏回过神,已经被下人架到门口放在地上,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那扇厚厚的宅门。

    郑鹏一下子傻眼了,不会吧,成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还憧憬着锦衣玉食、无聊带着狗腿子到街上调戏良家妇女的好日子,可一转眼的功夫,自己就由一个准备继承大笔家业的少爷,一下子成了被逐出家门的弃子。

    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郑鹏楞了好一会,也顾不得围观百姓异样的目光,忙跑到大门大声拍打起来。

    敲了好一会,大门才打开一丝缝,管家福伯有些复杂地说:“三少爷,你有什么事?”

    “开门,我要进去。”

    “老爷吩咐,不能让你再踏进宅门一步,三少爷你就别为难老奴了。”福伯一脸为难地说。

    郑鹏觉得自己碰上了一个假爷爷,放在后世,哪个做爷爷的不是把孙子捧在手心上的,看到平日很好说话的福伯说得坚决,只好退而其次道:“那我得收拾几件换洗的衣裳啊。”

    被赶出家门,怎么也得收拾点细软什么,现在身无分文,总不能一离开家门就讨饭吧,记得自己还有点压箱的私房钱,穷家富路,拿去防身也不错。

    对了,还说给自己一个宅子的,地契还没拿到呢。

    “三少爷稍等,老奴先请示一下老爷。”福伯拿不稳主意,关上门就去禀报。

    等了近二刻钟,郑鹏等得快没耐性时,紧闭的门才再次打开,不过出来的不是福伯,而是四郎郑程。

    郑程手里提着一个包袱,嘴角挂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冷笑,看到郑鹏随手把包袱抛往地上一扔,冷笑地说:“郑鹏,你的包袱,里面有贵乡县的地契,拿了快点滚。”

    说到这里,他嘿嘿一笑:“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真是天助我也。”

    从小就没少受郑鹏的欺负,有什么好的,总是郑鹏挑完才轮到自己,郑程一直憋在心里,现在郑鹏被逐出家门,以后郑家自己就是“长子”了,一想到这些郑程心里就乐开了花。

    刚才在祠堂还一口一个三哥、兄长,就这一转眼的功夫,马上换了嘴脸。

    郑鹏懒得理他,忙捡起包袱摸了摸,脸上很快现出失望的神色:除了几件换洗的衣裳、一张地契,别说金银首饰,就是一个铜板都没有。

    不会吧,收拾衣服的人,不是老娘郑王氏就是贴身婢女小青,都这时候了,怎么不放点值钱的东西?

    “三哥,你在找钱吧”郑程看到郑鹏的举动,狡猾一笑,然后走过来,压低声音说:“你娘让婢女偷偷在衣领里放了一片金片子和几个金豆子,啧啧,大娘还真疼你,不过我搜出来笑纳了,小弟也是为你好啊,你想想,大父说了哪个敢资助你,就得严惩,不用感谢,小弟乐于为三哥分忧。”

    谢尼玛,把钱拿走了,还装出一副活雷锋的样子,郑鹏一听心里就冒起无名火。

    要不是郑程体格比自己强壮,早就把他按倒在地狂揍了,郑鹏一时气得脸色都变了,没想到昔日对自己唯唯诺诺的郑程,竟敢这样对自己。

    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想起了,自己平日胡闹,多是这小子怂恿的,以前专心读书时,就是他变着花样带自己吃喝玩乐,当时还觉得他懂事,现在才明白,这家伙处心积虑带坏自己好上位。

    看着得意洋洋、居心不良的堂弟,郑鹏的脑中思如电转,很快换上一张笑脸说:“四郎,还是你想得周到,要是让福伯那老奴搜出,连累我娘就不好,好在我在外面还有一点积蓄,这点小钱不算什么,也不用还我,你自个留着花好了。”

    什么,折合十多贯的黄金也叫小意思?

    在外面还有积蓄?

    郑程根本没想过把钱给郑鹏,只想刺激一下郑鹏,听到郑鹏还有积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二下,很快换上笑脸说:“还是三哥想得周到,早就给自己留有后路,有空可要带小弟见识一下。”

    先旁敲左击弄清情况,查清楚就上报给祖父大人,断郑鹏的财路还立一功,看到“死对头”落难,郑程很乐意落井下石。

    郑鹏没有回郑程的话,而是悄悄把他拉到一边,有些讨好地说:“四郎,大父一时在气头,把我逐出家门,等他气消了就没事,到时还得你在大父面前多说几句好话,等我回来做了家主,以后亏不了你。”

    帮忙说好话?那是做梦!

    郑程心里冷笑,自己巴不得郑鹏永远不回来,这样自己才有机会争家主的位置,闻言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有些为难地说:“一场兄弟,小弟自然不忍心看到三哥在外面受苦,不过你也知大父的脾气,倔性子,就怕提起这事连我也受责打,唉,这事难办啊。”

    难办,不是不能办,就是看看你会不会做人。

    听到郑鹏说自己在外面还有积蓄,这么好的机会,郑程自然不会放过。

    “肯定不会让四郎白忙乎,我有好事便宜你。”郑鹏压低声音,神秘地说。

    郑程眼前一亮,连忙问道:“三哥,什么好事?”

    这小子,真是属狗的,那脸转得飞快,马上又叫起哥来了。

    郑鹏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小声地说:“四郎,你还记小香莲吗”

    “记得,春花楼的花魁,一等一的美人儿,可惜后来让人赎身走了。”郑程眼前一亮,脑中浮现一个面容清秀、身材窈窕的美女。

    曾经心中的女神啊,以前一发月钱就去春花楼听她弹琴唱曲,可惜口袋钱不够,好不容易攒够过夜的钱想一亲芳泽,没想到佳人被人赎身走了。

    “嘿嘿,是被我赎走的。”

    “三哥,你....”

    “四郎,现在我被逐出家门,要流落贵乡县,带着小香莲不方便,再说大父知道我在外面金屋藏娇,更没希望回来,你我兄弟一场,只要你答应帮我在大父面前说好话,再好好待小香莲,那小香莲就交由你照顾,怎么样?”

    “好,好,好”郑程闻言眉开眼笑,一边说了三个好,然后拍着心口保证:“三哥,这事就交给我,一定帮你办得妥妥当当。”

    一想到自己能和朝思梦想的小香莲滚床单,郑程感到自己的骨头都轻了几两。

    美人乐于接受,话嘛,也会说,不过是说坏话。

    郑鹏点点头说:“那行,我们走,到时我把小香莲的卖身契也给你,对了,四郎,这事得保密,你最好不要带下人,免得大父知晓。”

    “这个自然,自然”郑程现在对郑鹏那是一百二十分的满意,闻言连连点头。

    于是,郑程美滋滋地跟着被逐出家门的郑鹏,穿街走巷,准备接收小美人。

    当两人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时,郑鹏突然向前一指:“四郎,你看,小香莲。”

    郑程闻言下意识顺着郑鹏指的方向一看,没想到前面只有一堵墙,什么也没有,正在迷惑间,突然感到后脑勺一痛,扭头一看,然后眼珠子往上翻,一脸不甘心瘫倒在地,昏了过去。

    郑程最后看到的画面:郑鹏手里拿着一块板砖,一脸诡笑地看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