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4 小乔
    ,精彩小说免费!

    “本公子就算了,前晚有些过了,现在脚还有点发软呢”郑鹏给阿旺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然后开口说:“是我四弟非说要,稍等,我问问他点哪个。”

    “是,是。”阿旺笑嘻嘻地附和道。

    前晚郑鹏在这里和别人斗富,一撕就撕了二十匹绸缎,然后要了二个红牌胡闹了一夜,最后还是郑家的下人抬回去的,这事阿旺就是见证者,一龙二凤玩了一晚,不腿软才怪。

    反而是郑程,可不常来。

    郑鹏低下头,小声地对郑程说:“四郎,春花楼的姑娘,你喜欢哪个?”

    “小香莲,我,我要小香莲。”

    这家伙,都成那位什么小香莲的忠实捧场客了。

    “不对啊,你不是要小乔吗?花魁小乔啊,小香莲就是端茶送酒的肥婆,四郎,你说最漂亮的是小乔啊。”郑鹏“循循善诱”道。

    郑程的目光有些迟疑,好像在回忆,脑中那个美艳的倩影慢慢和小乔联系上,然后傻笑地说:“对,对,小乔,我要小乔。”

    郑鹏满意地点点头,抬头吩咐道:“去,让小乔姑娘梳洗一下,好好伺候我四弟。”

    “啊,小...小乔?”阿旺楞了一下,有些不确信地问道。

    春花楼的姑娘很多,大多是用艺名,像春花、秋菊、海棠、牡丹等等,也有用古代美女做艺名的,小乔就是其中一位,三国的小乔是天下闻名的美人,春花楼的小乔也曾是美人,不过那是以前,二年前小乔突然暴吃胡喝,现在都胖分不清脖子和腰,早就没恩客点她,平日就是扫扫地、清理一下房间等杂活。

    看着都倒胃口,阿旺自问就是倒贴也下不了手,现在还有人点?

    “小乔,我就要小乔。”郑程一听龟奴好像不太配合,醉眼朦胧的他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吼道。

    郑鹏脸色一沉,厉声地说:“没带耳朵吗,说是小乔就是小乔,怎么,怕我兄弟付不了帐?”

    “是,是,小的该死”阿旺轻轻扇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马上大声喊道:“恩客到,小乔姑娘准备。”

    “恩客到,小乔姑娘准备。”生怕小乔没听到或不敢相信,阿旺特地大声叫多一遍。

    这年头,什么样的客人都有,有的就喜欢重口味,阿旺早就见怪不怪,只是这郑家四公子的口味也太特别了,一想到小乔那近二百斤的庞大身躯,心头还是一阵颤抖。

    “咚咚...咚咚咚”很快,一个胖得满脸横肉的女子欢快地跑下来,郑鹏吃惊地看到,这位小乔姑娘走路时震得地板都在动,脸上的横肉、身上的肥肉随着走动一颤一颤的,感觉像是一大团肥肉在滚的样子。

    目测不会低于200斤。

    小乔下来问好后,满心欢喜从阿旺手里接过还有点烂醉的郑程,看她轻而易举的样子,郑鹏总感觉她在拎着一只小鸡。

    “好好伺候我四弟,伺候得好重重有赏。”郑鹏强忍着笑,一脸从容地吩咐道。

    据说花前月下的女子更妩媚,其实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喝醉后,喝醉了就是看着母猪赛貂婵,这不,郑程一抱着小乔就不肯放手,当着大堂就上下其手,怎么也不肯放。

    郑鹏不着声息远离几步,尴尬呢。

    “嘻嘻,奴家一定好好待候四公子。”小乔说话间,还飞快在郑程的下身摸了一把。

    看着小乔眉开眼笑、双目含春,像捡到宝贝一样半扶半拖地拉着郑程进房,郑鹏终于明白什么叫三十如狼四十似虎五十坐地能吸土的传言,碰上这么一号饥渴己久的女人,郑程估计得被榨干。

    可怜的郑程,以后不会不举吧?

    郑鹏有些同情看了一下那扇关闭的木门,扭头对阿旺说:“**一刻值千金,怎么能没酒助兴呢,去,给我四弟送一壶合欢酒去,敢渗水我砸了你的店。”

    “不敢,不敢,公子可是我们这里贵客,就是给小人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糊弄。”阿旺说后,有些手抖地把一壶合欢酒给四公子送去。

    这四公子的口味还真是独特,喝了这没稀释的合欢酒,一宵快活起码要休息十日八日才能恢复元气,啧啧,小乔今晚可是有得爽了。

    阿旺下楼后,看到郑鹏还坐在哪里自顾喝着茶,不由讨好地说:“三公子,最近来了一个苏州的粉头,脸蛋像花一样娇艳,皮肤滑得像绸子,要不要给个机会她伺候公子?”

    少年郎血气方刚,嘴上说了不要,只要撩一下,马上就像发情的小牛犊,阿旺也想讨点赏钱。

    郑鹏随手抛出一把铜钱说:“算了,今日约了人玩叶子牌,晚点再说吧。”

    “是,是。”阿旺欢天喜地把铜钱收入,说话更恭敬了。

    “咦,出门有点急,忘了拿荷包,去,找你们掌柜拿十贯钱来,晚些再派人送来。”

    借钱?阿旺一下犹豫了:“这,这....”

    “这什么,本公子什么时候差过你们的钱,再说我四弟还在这里,怕跑了不成?”郑鹏悖然大怒道。

    阿旺还没开口,挺着大肚子的胖掌柜闻讯过来训斥道:“没听到吗,让你拿钱快点拿去,光是郑家三公子这个名字,就值千贯,这区区十贯算什么,你这个没长眼的东西。”

    郑家是元城县数一数二的人家,郑鹏以前没少记帐,可没一次赖帐,胖掌柜就怕他不来,绝不怕他记帐,再说了,郑家四郎郑程还在楼上快活,怕什么?

    “嘻嘻,还是黄掌柜仗义,也不知什么时候散局,这样吧,你把帐记在我四弟哪里,回家我再与四弟结就行。”

    “是,就听三公子的。”胖掌柜堆着笑脸道。

    没多久,郑鹏拿着一袋沉甸甸的钱袋,满脸春风地从春花楼出来。

    狠狠地坑了郑程黑心鬼一把,报仇之余还赚了一笔路费,可以说一举两得,反正一会自己就去贵乡县,郑程就是醒来来想报仇也找不到自己。

    有自己的前车之辙,郑程也怕家里的老爷子知道去青楼的事,再说自己远走高飞,想对质都没机会,最大的可能是哑巴吃黄莲,硬是憋在心里,还得想办法填上郑鹏的十贯债务。

    大唐的开元通宝大约是一千枚一两,由于短陌的问题,一贯通常不足1000文,按重量一贯大约是5斤左右,十贯就有50斤,要不是郑鹏实在背不了那么多,估计郑程要填的更多。

    跟自己斗,嫩着呢,郑鹏吹着口哨,在街上找了一辆马车商量好价钱,然后径直往贵乡县赶去。

    那些白眼狼,都以为自己被逐出家门要吃苦受累,偏不,郑鹏心里暗暗下决定:自己努力,把小日子过得舒坦,说什么表现得好有机会回郑家,哼,以后得让你们求着我回去,反正自己和郑家也有隔阂,把自己分了更好,乐得自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