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5 倒霉的郑程
    ,精彩小说免费!

    “啊....”

    第二天一早,春花楼突然响起一声惨叫,惨叫声之大,差点让巡逻的捕快以为哪里发生命案,要不是龟奴阿旺上前又是陪好话又是塞红包,都想冲上去看看发生什么事。

    郑程睡觉的时候,总是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好像被什么压着一样,有点费力睁开眼睛后,感觉眼前白花花的一片,楞了一下,看清楚一点,差点没给吓着:自己像小猫一样被一个胖女人抱在怀里,那女子,肥得像一座肉山,看着她就像一头刚刚产完小猪仔卧倒在地的肥母猪。

    最可怕的是,那脸上的水粉一块有一块无,描眉的炭笔、脸上的水粉还有嘴唇上的胭脂全混在一起,那张胖胖的脸白一块、黑一块、红一块,天啊,这不是惊讶,而是惊悚,这一刻,郑程有一点被雷电击中的感觉。

    怎么回事?

    自己怎么在这里?

    这不是春花楼的小乔吗,自己这个胖得像猪的女人睡在一起?

    对了,郑鹏说把小香莲托付给自己,记得去的路上,自己好像突然被郑鹏阴了,被砖头砸晕,这里...哪里?

    就在郑程拼命回忆到底发生什么回事的时候,也许是郑程的动作惊醒了小乔,小乔然睁开眼,看着有些发呆的郑程,小眼睛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有些娇羞地飞快亲了郑程一下,然后裂嘴一笑,露出发黄的牙齿,娇滴滴地说:“四公子,你醒啦。”

    丑,真丑,还有一股腥臭的口气,郑鹏眉头一皱,差点没吐出来。

    “小乔?你怎么在这里?”郑程吓得猛地跳下胡床,一脸惊恐地问道。

    “四公子,你真坏”小乔双手捂着脸,一脸娇羞地说:“昨晚你还抱着奴家说是心肝儿肉,一晚要了人家七次,这么快就忘记奴家了?”

    什么?一晚七次?

    和这个猪一样的女人?

    郑程一下子楞住了,等等,怎么这么冷,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赤条条的,什么也没穿,身上有不少唇印,还有不少指甲的划痕,下身蔫了似的趴着,还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身体像被抽光了力气一样,腿脚有些发软。

    也就是说,小乔说的,十有**是真的!

    用手摸摸自己的后脑勺,隐隐还摸到一个大包。

    一瞬间,郑程的脸一会青一会紫,一双拳头捏得紧紧的,牙齿咬得咯咯响,目光锋利得能杀人。

    想明白了,郑鹏那个家伙,骗自己说把小香莲托给自己,取得自己信任后,在偏僻的地方用板砖袭击自己,对了,自己在半昏迷半醒时,好像记得郑鹏给自己灌酒,肯定是这个该死的家伙去贵乡县前坑了自己一把,不仅打晕了自己,还给自己点了春花楼最难看、最恶心的姑娘。

    无意中看到桌面上打翻的酒瓶,郑程忍不住脸抽了抽,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那是专门放合欢酒的瓶子。

    这一刻,郑程内心崩溃得快哭了,郑鹏那王八蛋,给自己点了最丑的女人不算,还给自己喝了催“情”的合欢酒,以至自己一夜被猪一样的女人糟蹋了七次。

    七次啊。

    传出去,自己绝对成为元城县的笑柄,这种“特别的癖好”恐怕也没好人家的女子敢嫁自己,问题是自己不仅不能回家告状,还得千方百计隐瞒,不能让家里的老爷子知道。

    郑鹏去逛青楼被逐出家门,要不是大伯跪下求情,以老爷子的强势,说不定开除族谱,昨天才教训一个,这个时候还敢顶风作案,老爷子不把自己打死才怪?

    损,这招实在在损了,就是把自己胖揍一顿也比现在好啊。

    郑鹏现在不知所踪,就是找人对质也找不到,硬生生吃下这个哑巴亏,郑程郁闷差点没吐血,要是郑鹏在这里,恨不得拿刀把他杀上一百遍,不对,一千遍一万遍。

    好不容易稳定情绪,警告小乔要保密不能说出去,穿衣服时忍不住又气得哆嗦了好几下:荷包不翼而飞,不仅搜来的黄金不见了,连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全搜刮完,就是自己喜欢的贴身玉佩也不在。

    一文钱也不给自己留下。

    算了,这帐到时一起清算,看在郑家庞大的家业上,忍!

    郑程阴着脸下楼,准备赊帐时,掌柜笑脸如花地说:“四公子,昨晚还好吧?”

    “卡嚓”,郑程仿佛听到心碎的声音,这死胖子哪壶不开提哪壶,可是偏偏不能反驳,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声,然后装作不经意地说:“掌柜,结帐。”

    有些事是越描越黑,还不如尽可能淡化。

    “嘿嘿,四公子可是贵宾,加起来一共是12贯。”

    郑程楞了一下,吃惊地说:“什么?12贯?小乔有这身价?掌柜的,大清早的你没喝高吧?”

    就是以前花魁小香莲,一晚的过夜资也不过五贯钱,就小乔那猪一样的身材,敢收自己12贯?

    真把自己是傻子不成?

    黄掌柜马上说:“四公子说笑了,酒费房钱加上过夜资一共才二贯钱,绝不敢多收一文钱,那余下的十贯,是令兄暂借十贯钱,他说这帐记在四公子身上,难不成,当中有误会?”

    不仅是误会,还是血海深仇呢,郑鹏不怕狠狠摆了自己一道,还借支十贯钱要自己负责,偏偏自己又不敢把事情闹大,硬生生把一口涌到喉咙的老血咽回去,强颜欢笑地说:“哦,没误会,这帐我认,现在身上不太方便,回去我派人送来。”

    这话说完,郑程气得身子都晃了晃,差点没气晕。

    胖掌柜看到,忙一手把他扶住,对郑程眨了眨眼,一脸暧昧地说:“年轻人就是好,昨晚小乔这小浪蹄子可是叫了一夜,四公子不仅眼光独到,还这般勇猛,啧啧,小的真是望尘莫及。”

    郑程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又气又怒之下,眼珠子一翻,白多黑少,硬生生被气昏过去,在昏倒的一刻,从他牙齿里挤出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话:“郑鹏,我跟你没完.....”

    “啊超”就是郑程咒骂时,郑鹏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一边揉揉鼻子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奇怪,难道是昨晚驿所的被子不够暧和,不会感冒了吧。”

    这个时候郑程那倒霉蛋差不多该醒了,一想到郑程看到小乔的精彩表情,郑鹏就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程弟啊,这种体验可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的,传出去郑程想不红都难,嘿嘿,不用感谢,那十贯钱就当是成名的推广费。

    外人以为郑鹏被驱逐,路上伤心难过,还没有盘缠,可郑鹏把它当成旅游,雇了辆马车不急不徐地赶路,昨晚还在驿所找了舒适的房间过了一晚,第二天太阳晒屁股了才懒洋洋地起床。

    以后要一个人生活,也不知给自己的那套房子有多大,最好是在黄金地段,前面作铺面出租,里面再弄成几个小单间的收房租,光是收租金就衣食无忧就好了,有了钱再做点生意,二世为人的优势,赚钱估计不难吧,嘿嘿,到时来个腰缠千万贯骑鹤下杨州,品尽天下美食、阅尽天下美女,也不枉在人世间多走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