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6 卖身的小女孩
    ,精彩小说免费!

    就在郑鹏想入非非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隐约还有女子的哭泣的声音,郑鹏走出房门,拉住一个在驿所的下人问道:“发生什么事,一大早有人哭丧?”

    “回公子的话”郑鹏住的是上等客房,下人也不敢怠慢,闻言马上应道:“昨晚有个异乡的游侠儿死了,他女儿插标卖首,不少人围着看热闹,没想到吵醒了公子。”

    郑鹏知道,游侠儿在大唐很有名气,是唐人任侠精神的典型代表,而任插标卖首出自三国,《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屯土山关公约三事,救白马曹操解重围,关公举目一望,谓操曰:“吾观颜良,如插标卖首耳!“

    大致是把草插在头上或身上,意思是贩卖自己的性命,说得简单点就是卖身为奴,以前只是在电视小说中看到这些桥段,没想到让自己碰上。

    “哦,还有这事,我去看看。”郑鹏边说边往外走。

    饥荒和战时多人卖身,现在是盛世,卖身的可不多,郑鹏按捺不住好奇心,出去看看热闹。

    走近一看,熟悉的桥段: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女孩子跪在地上,只见她穿着一袭青灰色的圆领儒裙,身材瘦削、面带愁容,头发有些乱、身上的衣服很脏,眼睛又红又肿,最醒目的是她头上插着一根象征卖身的枝条,在她身边还有一个用草席盖住、只露出一双惨白脚的人,要是猜得没错,应该就是那个客死异乡的游侠儿。

    不是说游侠儿多是单身的吗,没想到,这个还有一个女儿。

    郑鹏在人群中听了一会,很快就明白什么回事,那死去的男子是一个游侠儿,带着女儿来到这家叫竹田驿所时染了重病,盘缠花光后被赶出,由于没钱医治,在又冷又病中死去,他女儿在万般无奈之下选择卖身葬父。

    小女生虽说长得瘦弱,身上脏脏的,但看得出五官很清秀,这个年龄买回做婢女不错,一些喜欢幼女的男人,像看货物一样上下打量,有人看热闹,有人想趁机捡便宜,一时间把小女孩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小娘子,你要卖多少钱?”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开口问道。

    “三十贯,哪位好心人给三十贯,奴家就跟他走。”小女孩头也不抬地说。

    人群中响起一阵哗然声,那管家看了小女孩一眼,摇了摇说:“贵了,贵了。”

    现在一个婢女大约值八十匹布,一匹布的价格大约200文,八十匹就16000文,折合16贯,小女孩张口就要三十贯,差不多贵了一倍。

    这个价格,能买两个姿色不错的新罗婢了。

    “奴家...奴家也不多要,就是想给爹爹买块好一点的墓地,再买副好的棺木好好安葬,以报爹爹的养育之恩。”小女孩有些哽咽地说。

    现在墓地贵,好的一块要十贯左右,一副好的棺木至少十贯起,置办一身下葬的寿衣,请人抬棺做法事等等,三十贯的并不多。

    穷庙有富和尚,盛世也有穷人,不少人因好赌或治病,卖儿卖女的事并少鲜见,众人虽说同情小女孩的遭遇,可是纷纷摇头,没人愿意拿出三十贯。

    三十贯够一家三口丰衣足食二三年了,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而有钱的人,也看不上小女孩这种瘦巴巴的女子,那管家问价后,原来有兴趣的几个买主也纷纷打退堂鼓。

    婢女在大唐很常见,有点家境的人家都会有婢女,这个小女孩虽说长得清秀,可是人长得瘦,不显身材也没异域特色,最主要是价格有点高。

    没人再问价,小女孩有些神色沮丧地低下头,皱着眉,一脸愁容,也不知在想什么。

    就当郑鹏以为这件事要告一段落的时候,一个矮胖子却眯着他那双三角眼,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卖身的小女孩,一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小女孩正低头伤感,突然一只胖手伸到眼前,还没回过神,就让人捏住了下巴,吓得“啊”的一声惊叫起来,连忙往后缩。

    “你,你干什么?”小女孩有些惊恐地叫道。

    “嘿嘿嘿”三角眼皮笑肉不笑地说:“叫价叫得这么高,还不让人看清一点货?”

    说到后面,特意在“货”字加重语音,小女孩听到,脸上出现一种羞愧的神色,轻咬了一下红唇,头又低下了一些。

    “这位大哥,你不会想花三十贯买下吧?”人群里有人好奇地问道。

    三角眼有些贪婪地上下打量了小女孩一遍,好像是在回答,又像在自言自语言地说:“身子有些单薄,不过模样倒是清秀,瘦瘦小小的,玩起来肯定别有一番滋味。”

    “喂,小娘子,三十贯太贵了,你就是卖到过年也卖不出,看到这么可怜,又念你一片孝心,大爷二十贯买了你,让你好安葬你爹。”

    “二十贯?”小女孩有些迟疑了,这与她想像中差距有点大。

    三角眼冷笑地说:“给你二十贯还是大爷发了善心,你打听打听,这价格都能一个很不错的胡姬了,你可想好,过了这村就没了这村,你也不忍心你爹死了迟迟不能入土为安吧?”

    这话算是软硬兼施,刚开始那小女孩还有些抗拒,这个长着三角眼的胖子不仅样貌猥琐、人品也堪忧,出的价钱也低,一张嘴就少了十贯,可现场就他一个人出价,要是真的没人要,就是自己能等,死去的爹也等不了,谁知道下一个买主什么时候出现?

    人死为大,总不能让尸体腐烂变臭吧,二十贯也不算少了,节省一点,例如墓地和棺木将就一下,也够了。

    三角眼胖子是一个人精,看到小女孩的脸色就知她动摇了,故意摇摇头说:“算了,二十贯钱买一个漂亮的新罗婢绰绰有余,小娘子不同意我也不勉强。”

    看到三角眼要走,小姑娘一下子急了,马上说:“这位郎君,奴家...奴家”

    “怎么,愿不愿意,痛快点。”三角眼胖子盯着小女孩,眼里露出一丝龌龊的光芒,就是一头饿狼看着一只可怜的小羊羔。

    人群中发出不少叹息声,不少围观者对小女孩投以同情的目光,很明显,这个可怜的小女孩要被这个猥琐的三角眼胖子糟蹋了,要知道有些人喜欢糟蹋还没发育的女童。

    从三角眼前子的行为来看,可能性极大。

    有人压低声音证实众人的猜测:“女娃子这辈子算是完了,买她的可是黄老虎,别看他表面笑迷迷的,可是背地里吃人不吐骨的主,黑着呢,最喜欢就是玩弄幼女,到手后百般折磨,那些买回来的婢子,要么被他折磨死,要么是玩腻了再卖到窑子里去,唉....”

    众人的议论小女孩好像没听到,或者说就是听到也装着听不到,此时她一心只想好好安葬老父,闻言认命地说:“奴...奴家应...”

    就当所有人以为小女孩要掉到火坑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慢着,我出三十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