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7 婢女绿姝
    ,精彩小说免费!

    什么?三十贯?

    围观群众想不到,三角眼没想到,就是小女孩也想不到,最后关头竟然有人出价,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郑鹏身上。

    “小郎君,刚才你说...出三十贯?”小女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边抬头看着郑鹏,一边有些不太肯定地语气询问道。

    目光不仅有惊喜,还有几分盼望。

    三十贯比二十贯多出十贯,能把后事办得风光,还有一点很重要,郑鹏是风度翩翩的少年郎,无论是谈吐还是相貌,比那个猥琐的三角眼胖子顺眼太多了。

    就是委身为婢,谁不想挑一个好主人?

    郑鹏“唰”的一声把随手携带的紫檀扇打开,很骚包地说:“没错,本公子正好缺一个使唤的婢女,看你挺合眼缘,今儿心情好,就按你说的三十贯,怎么样,愿不愿意?”

    自问不是什么好人,不过郑鹏也自认不是坏人,骨子还有一股愤青特有的气质,看到小女孩那么可怜,而要出钱买她的三角眼又太猥琐,还有变态的癖好,郑鹏心一软,就决定拉她一把。

    天下间不平事多了去,郑鹏管不了那么多,但碰上了,小女孩无助的样子深深触动郑鹏,于是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小女孩也顾不得矜持,生怕郑鹏反悔,小脑袋好像鸡啄米一样连连说:“奴家愿意,愿意。”

    郑鹏正想扶起小女孩,没想到旁边绰号叫黄老虎的三角眼胖子一把拉住。

    “拉我干什么?”郑鹏面露不悦。

    三角眼胖子一脸阴狠地说:“这位公子,什么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吧,这位小娘子刚才都同意了,你横插一脚,算什么意思?”

    黄老虎气坏了,心里都想着怎么玩弄这个小女孩,没想到最后让这个小子抢了,一口气憋在心里咽不下,马上找郑鹏算帐。

    要不是郑鹏衣饰华贵,一时摸不清什么来头,黄老虎不敢太过份,要是普通人早就动粗了。

    “有吗?”郑鹏白了黄老虎一眼,一巴拍开扯着自己衣服的手,懒洋洋地说:“小娘子只说应,没说应你,再说了,只要她一天没签文书,那都是没主的,什么横插一脚,要是你出钱比本公子多,人你带走。”

    “可,可刚才她明明是....”

    不等黄老虎说完,郑鹏怒声打断道:“住口,死者为大,小娘子卖身葬父,此孝可以感天,再说那卖身钱是给亡父办身后事的钱,死人的钱你也抢,不怕遭天遣吗?还有,人家是卖身,只要一天还没有签卖身契,还是清清白白的良家小娘子,刚才你在大庭广众下调戏,就这事就可以让你挨板子吃官司,还敢吵吵嚷嚷?”

    看到黄老虎被自己震住,目瞪口呆的样子,郑鹏大声喝道:“滚!”

    刚才听说这个黄老虎好像不简单,背后有靠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就是报官,这里已是贵乡县的地界,郑鹏可没这方面的人脉,小姑娘的父亲还等着入土为安,这事拖不得。

    古代的案子,不是说审就审,官员有事或假日就得押后,要是案件多还得排队,就是轮到了也得衙役收集证据,碰上一个懒散的官员,拖上一二个月也不奇怪,多一件不如少一事。

    自己还赶着去接收房产呢。

    被郑鹏那么一吼,黄老虎吓了一跳,然后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狼狈逃了。

    二十贯已经不划算了,三十贯能买一个漂亮的异域胡姬,黄老虎心里有个小算盘,也不想和不知底细的郑鹏争执,听说还要告自己调戏良家,连忙狼狈跑了。

    走得急,不小心被路边的石子磕了一下,猝不及防摔了个狗啃泥,马上引起一阵哄笑声,黄老虎爬起来时怨恨地回头瞪了郑鹏一眼。

    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黄老虎跑了,小娘子答应卖给郑鹏,没了热闹也怕晦气,众人很快就散了,现场只剩下郑鹏和小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郑鹏开口问道。

    “回小郎君的话,奴家姓杜,名叫绿姝,绿姝见过小郎君。”说话间,绿姝跪了下去。

    绿姝?这名字还是挺好听的,郑鹏一边想一边忙扶起她说:“快起来,本公子不喜欢跪跪拜拜这套,这礼以后免了。”

    “是,小郎君。”

    “小郎君听着有些别扭,叫我少爷吧。”

    绿姝乖巧地问道:“是,少爷。”

    三十贯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好在走之前抢回老娘给的金叶子和金豆子、坑了郑程十贯钱,还把他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都洗劫,变卖了扇子和玉佩等物,又找人兑换了黄金,这才筹够给绿姝的钱。

    筹完钱,然后就是签卖身契、找保人、到官府登记,最后还得帮绿姝办理身后事,一连忙了七天,绿姝给亡父烧完“头七”的祭品后,这才跟着郑鹏一起走。

    这时她正式多了一个身份:郑鹏的婢女。

    “少爷,我们准备去哪?”马车上,绿姝有些好奇地问道。

    郑鹏目视前方,眼里露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大手一挥,高兴地说:“贵乡县。”

    十六国前燕建熙时(公元360年),从元城县分出一部分组建了贵乡县。县治设在孔思集寺(今河北大名县大街乡),和元城县一样,贵乡县属于魏州管辖。

    贵乡县历史不如元城县悠久,规模比不上元城县,但也是一个名人辈出的地方,近年最有名气就是出了一个尚书,大唐兵部尚书郭元振,这可是贵乡县的骄傲,可惜在骊山演武时被斩,成为贵乡县上下的心中之痛。

    郑鹏的内心也痛,不过不是为了郭尚书,而是为了自己的房子。

    “老丈,你确认这里是贵玉街第一十八号?”郑鹏拉着一个老头的衣袖,一脸难以置信地问道。

    被逐出家门时,分了贵乡县一套宅子,上面写着贵玉街第一十八号,郑鹏路上拿出来看了好几次,心想以郑家的实力,不说五进五出的大宅子,起码也临街带后院的豪宅才对,到时自己做个包租公也可以衣食无忧。

    贵玉街,地名多富贵,一十八号,号码多吉祥,都幻想着一来就有管家送上厚厚的帐本,一排年轻貌美身材好的婢女等着自己宠幸,光是想想都美,万万没想到,拿出地契后,当地的乡正把自己带到这里。

    这是宅子吗,夯土筑的墙,屋顶看着都有几处破损的地方,从外面看最多是一套三房一厅的小宅子,门口的石板生了厚厚的青苔,门是竹子编成的,还破了一个大洞,看起来散发一股穷酸、腐朽的气息,锁都没一把,就用一根草绳绑着,风一吹就摇摇欲坠。

    难怪钥匙也不给,尼玛,分明是防君子不防小人。

    就这模样,不用看,里面肯定是家徒四壁,没一点值钱的东西。

    不仅破,离街道还很远,贵乡县城东贵西富,贵人住在城东,有钱人住在城西,市集设在城南,而穷人聚居在城北,这宅子就在城北,还要离主干道好几百米,真不知有啥脸面叫贵玉街,别说收租,就是送给人白住,估计也没几个乐意,郑鹏的脸都有些铁青了。

    要是郑家的老爷子在这里,郑鹏绝对指着他的脸骂道:郑家啊,说什么也是天下七族五姓荥阳郑家...的分支,置这么一个破宅子,堂堂郑家的脸面还要不要,还要不要?

    “没错”老丈一脸不容质疑地说:“老汉在这里活了几十年,闭着眼都能找到,要是不信,公子大可去县衙打听,不过到时少不了递门包。”

    郑鹏搓搓手,有些不相信地说:“元城郑家,听说可以荥阳郑家的分支,豪门大族啊,置这么一个小宅子,不至于吧?”

    “不是置的,那是一户人家欠了郑家的钱,实在还不上,官老爷就把这宅子判给了郑家,不过郑家一直没派人来安置,人家是豪门大族,估计看不上吧,都荒废有些年头,还以为郑家把这事给忘了,没想到公子拿着地契来接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