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8 一只馒头(求收藏)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老头疑惑的目光,郑鹏知道他在怀疑自己,穿着光鲜,带着美婢,可跑到这小破房,思索片刻,很快开口道:“不瞒老丈,我是元城郑家的远房亲戚,听说我到这里求学,郑家就把这宅子送给作安身之所。”

    说什么也是外乡人,就怕这里的人欺生,先扯上郑家的大旗,传出去让人忌惮一下也好,说成远房亲戚,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住这种小破房。

    贵乡县出了郭元振这位朝廷高官,这位壮志未酬郭尚书就读过的郭氏书院跟着水涨船高,在整个魏州也是数一数二,很多读书人慕名到这里求学,有一点很重要,郭尚书是被错斩,事后郭家也得到安抚,对郭氏书院并没有影响。

    老头一听马上没了疑问,客套地说:“老汉一看公子就与众不同,原来是大族的子弟,失敬失敬。”

    郑鹏客套了几句,又塞了几文给老头作辛苦费,这才把他打发走。

    绿姝看着一脸纠结的郑鹏,小心翼翼地说:“少爷,现在怎么办?”

    郑鹏双手捂着脸,用力一抹,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收拾一下,先将就一下,绿姝,这破房子,你住得习惯吗?”

    “奴家没事,以前跟我爹流浪时,什么都住过,有时找不到山洞、破庙,爬上树用绳子把自己绑在树上睡到天亮也试过,现在有瓦遮头,不错了。”

    看着有些愤愤不平的郑鹏,绿姝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易的笑意:自家这位少爷,没有架子,待自己很好,也不把自己当下人,平日温文尔雅,不过有时有点孩子气,看到宅子破一点,嘴巴都翘了起来。

    “少爷,你累了,不如先坐着休息一会,绿姝先清理一下再进去。”

    郑鹏也不会搞卫生,闻言点点头说:“也行,你随意收拾睡觉的地,我想想办法,早点搬离这里。”

    “知道了,少爷。”

    绿姝用手轻轻一扯草绳,草绳一扯就断,轻轻一推竹制的大门,马上扬起一股灰土,郑鹏当场就捂着鼻子咳起来。

    “少爷,这里脏,你离这里远一点。”

    “算了,这钱让人赚吧”郑鹏拉着想去清理的绿姝,摇摇头说。

    在后世,绿姝还是初一的小女生,自己端坐着,让一个小女生干这种重活脏活过意不去,那么久不住人,也不知有没有老鼠和蛇,这么漂亮可爱的小萝莉,郑鹏可不忍心她受伤。

    也不顾绿姝的反对,以二十文一个人,请了三个在旁边看热闹的大婶帮忙打扫一下。

    二十文不少了,这宅子也不大,几个大婶当场就同意,也不用吩咐,各自回家拿工具就开始打扫,不用半个时辰就清理完。

    和前面猜的一样,家行徒四壁,没什么好打扫,清理起来速度也快。

    打扫完卫生,郑鹏又花了五十文请人清理小院里的水井,那么久不用,井里的水成了死水,也不知有没有小动物掉到里面,不能喝,需要全吊出来,整理井底的杂物淤泥,流出干净的水才能重新使用。

    清理完水井,看着房顶的破洞、破烂的窗户,一咬牙,又请工匠简单修耸一下,又置被席等等,一边折腾了三天,这幢破宅子终于的稍稍有了一点家的样子。

    然而代价也不小,等结算工匠的费用,郑鹏吃惊地发现一件可怕的事:没钱了。

    被老爷子赶出家门,只有这幢破房子的地契和几件换洗的衣裳,老爹和老娘偷偷在衣服里放了点黄金,被郑程搜出,好在自己也不吃亏,狠狠报了一箭之仇,还连本带利带走三十多贯。

    三十多贯不算少了,可半路遇上丧父的绿姝,为了不让猥琐男糟蹋,前后花费了三十三贯,一路上雇车、食宿,然后是修耸这座房子,把钱花得一干二净。

    结算工钱时,钱不够,郑鹏一咬牙,让绿姝偷偷去当铺变卖了一套绸子做的长袍,这才结清工钱。

    摸摸口袋,郑鹏发现,自己除了一幢破宅子、一个婢女和一套换洗的衣裳,可以说身无分文,就是晚饭的钱都没有。

    看着空空的荷包,郑鹏半天没说话。

    记得出门时,“黑”了郑程十贯钱,几十斤重的铜钱,背着都吃力,在马车上,脚踩着装着十贯钱的钱袋、一手捏着金叶子、一手挥着贵玉街一十八号的地契,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当时还想着这么多钱该怎么花,没想到半个月还不到,黄金和铜钱都长了翅膀似的离自己而去。

    早知给绿姝死去老子办后事省一些好了,当时以为宅子有不少家当,说不定还有大笔的租金收入,为了哄绿姝高兴,花起钱来没节制,一下子就要断炊。

    以前大手大脚惯了,反正花完再跟家里要,就是没钱也可以赊帐,对钱银没观念,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曾经美好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唉”郑鹏长叹一声,把轻飘飘的荷包扔在地上。

    “咕...咕噜咕噜”

    有些空旷的宅子里,突然响起怪异的声音。

    正在铺床的绿姝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少...少爷,有怪声。”

    天快黑了,空洞洞的宅子有点可怕,两人没钱买灯油和蜡烛,突然响起怪异的声音把绿姝吓了一跳,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小女孩。

    “不怕,是我肚子的声音”郑鹏有些尴尬地说:“绿姝,你哪里还有钱没?”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郑鹏正处在长身体的发育期,消化得特别快,一顿不吃就饿得慌,大唐早上不习惯吃早饭,中午顾着修耸宅子,只吃了一个蒸饼,现在快饿得前背贴后背。

    “没,没了,全结算给陈叔了。”绿姝有些怯生生地说。

    说完,绿姝变戏法拿出一个馒头说:“少爷,你饿了吧,这里还有一个馒头。”

    还有吃的?

    郑鹏眼前一亮,二话不说接过的绿姝递过来馒头,惊喜发现还是温热的,闻着食物散发的淡淡清香,口水都流了,看到馒头皮有点脏,换作以前绝对一扔了事,现在饿了也不计较,撕掉外皮,几口就把馒头全咽了进去。

    “少爷,喝水,别噎着。”绿姝忙递过一碗水。

    吃了馒子,又灌了一大碗水,肚子终于不再响了,郑程这才想起绿株没吃,忙问道:“绿姝,你吃了吗?”

    “吃了,是奴家不好,以为少爷要去喝羊肉汤的,几个馒头吃剩一个,还请少爷责罚。”

    郑鹏挥挥手说:“罚什么,是我花起钱来没节制,钱方面用超了,不过不要紧,明儿我去找份差事赚钱去。”

    绿姝嗯的应了一声,很乖巧地什么也不说。

    就是郑鹏不说她也知道,绝大部分的钱都花在自己身上,越是这样,绿姝心里越是内疚,正在自责时,看到郑鹏往外走,绿姝连忙问道:“少爷,这么晚了,你去哪?”

    “没事,上个茅房。”刚才喝水喝多了,一会儿的功夫,郑鹏就有“放水”的冲动。

    “少爷,我陪你去。”

    “不用,就在院子里,一会儿的功夫,坐着就好。”郑鹏连连的拒绝。

    这个小婢女还是太小了,还没开始发育,郑鹏可没那种特别的僻好,平日二人分床睡,像洗澡这些也不用她伺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免得自己有罪恶感。

    萝莉嘛,还是思想单纯一些好。

    茅房就在院子里,天气有点冷,郑鹏急急忙忙解决后,正准备回家时,突然想起绿姝刚在害怕的样子,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调皮的笑容:吓她一下,会不会吓得大惊失色,然后飞快地扑到自己的怀里呢?

    调戏一下小萝莉也不错,郑鹏想着,不由放轻脚步,悄悄走到窗前,准备吓绿姝一下,走到窗前往里面一看,不由整个人都呆住了:只见绿姝一边看着大门的动静,一边飞快地捡起地上的馒头皮放进嘴里,可能是怕郑鹏发现,也可能是太饿了,捡起来看也不看,也不顾脏不脏,飞快往嘴里塞,吃完了,还意犹未尽伸出小舌头把嘴角的一点馒头屑舔进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